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隨著段鵬的解說,蘇沐才知道段鵬為什麼會知道這兩人。實在是因為當時段鵬親眼目睹了一起很為普通不過的收停車費的事件,停靠在縣城之內的那些停車位,隨便一個便要收取十塊錢的停車費。而那輛車,只不過是剛剛開出去,都還沒有走出停車場,再開回來停下的時候,就又被收了二次錢。

奇怪的是那個人雖然也很憤怒,但卻沒敢說什麼,老老實實的又交了十元錢。而等到那個人走出來之後,和路邊等著的很顯然是外地來的朋友聊天的時候,便被段鵬聽到了不該聽到的。

原來不但這個停車場是歸屬李少君的,整個花海縣的停車場業務都是被李少君把持著。簡單說,李少君壟斷著整個花海縣的停車業務,是這個行業的老大。

至於說李少君為什麼敢這樣?

原因很簡單,因為李少君的姐姐李夢嫁給了地主李,而這個地主李是誰?他可不是一般人,正是花海縣那個所謂的縣人大主任李天碩! 始終想不明白雷根為什麼會自甘墮落,劉伯陽一急之下,直接使用「靈魂出竅」之術,然後飛拔向高空,蠆在下面淡淡說道:「居然做這種傻事,你不要命了?!」

賴上監護人:萌妻有術 劉伯陽哪管他說什麼,此刻心中就只有焦急,迅速朝著雷根飛去,想問清楚他為什麼會助紂為虐,沒想到才剛剛飛上高空,就有一個兩翼天使轟然朝他飛了上來,手中持著一柄長劍,錐心便刺!

劉伯陽大驚,什麼時候天使也不問青紅皂白就殺人了?對方的劍路這麼快,自己根本避無可避,只能拼了命噴出一口天照黑火,那天使抬手一擋,就將黑火給擋住了!

天照黑火焚盡一切是不假,可也是相對而言的,對付人類和普通妖魔綽綽有餘,真要對上天神就要大打折扣!天照大神本身只是一位j國天神,與西方天使沒有高低優劣之分,他所專屬的火焰當然不可能對天使造成致命威脅!

不過好在這一口黑火暫時擋住了那天使的攻勢,劉伯陽趁機繼續往上沖,途中又遇到兩個兩翼天使,也全部用黑火打發,劉伯陽不是西方人,沒有信奉上帝和天使的觀念,可本身也不想跟天界正義的一方產生衝突,就是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都要誅殺自己!

好不容易突破三個兩翼天使的截殺衝到雷根和那四翼天使跟前,劉伯陽大聲叫道:「老雷!是我啊!你怎麼會幫撒旦出戰?快住手!到底發生了什麼?!」

正在與四翼天使激烈拼殺的雷根對劉伯陽呼喚置若罔聞,那四翼天使卻察覺到了劉伯陽,頓時起了一起消滅之心!

劉伯陽近距離看著雷根,總算知道他哪裡不對勁了,此時的雷根跟以前完全不一樣,兩個眼神中充斥著只有死人才有的冰冷光芒,防彷彿完全沒有自我,沒有感官,只會戰鬥!一定是撒旦那個混蛋用了什麼手段,奪走了他的思維和意識,讓他變成一個戰鬥機器!

四翼天使短時間內鬥不過雷根,口中默念了一句咒語,然後扇動翅膀瞬飛到高空,一掌朝著隔空雷根打出,一股無形氣枷鎖當場就將雷根封鎖起來,整個人被禁錮在那裡,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宛如雕塑!

這就是這位四翼天使的拿手絕招精神屏障!暫時性的封住雷根之後,四翼天使另一隻手赫然對準了劉伯陽,食指一彈,一道炫白的光束就閃電般打了過來,劉伯陽猝不及防,也根本無處可躲,眼見著就要被那光束洞穿,忽然身前衝上來一個小東西,用它自己的身體把那道聖光束給擋飛!

「蠆?」劉伯陽驚訝的看著蠆,這傢伙今晚已經好幾次救自己的命了,眼下自己又欠他一個人情!

「早告訴你不要犯傻,偏偏不聽,現在的你是靈魂狀態,在他們眼中與妖魔無異,他們怎會放過你?不想死就趕緊回去!」蠆冷冷說完之後,直接頂著那道白色聖光束朝著那四翼天使沖了上去,速度越來越快,最終黑芒一閃直接穿透了四翼天使的心窩,四翼天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看向自己的胸口,然後就栽向了地面,就此隕落!

劉伯陽不敢在空中多呆,只能落回自己的身體中,眼見著雷根突破那四翼天使的精神屏障之後,又奮不顧身的沖向遠處另外一個四翼天使,劉伯陽恨的牙癢:撒旦果然把老雷變成了一具行屍走肉,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幫他重新恢復意識啊!

劉伯陽來到天上尋找雷根,對整個神魔大戰而言只是個小插曲,此刻的神魔大戰已經進行到白熱化,巴爾被那支聖光翎羽箭重傷,飛回來的時候已經損耗了七成戰鬥力,達爾普斯被米迦勒斬斷三條胳膊,只剩下零散三條還能活動,加百列一個人對付迪亞波羅和墨菲斯托,竟然略佔上風,不過短時間內想把兩人徹底滅殺,還是不可能的,那些兩翼天使、四翼天使與高階妖魔的拼殺也未見分曉,天使隕落的有很多,妖魔被消滅的更多,放眼望去地上幾乎到處都是被誅殺的妖魔,很多妖魔的屍體直接都被岩漿燒化了!

但是作為這場神魔大戰的決定因素,路西法卻不是撒旦的對手,自從上一次神魔大戰過後,路西法的實力沒見有多大提高,而撒旦卻是提升的可怕,現在的他儼然已經能夠跟耶和華上帝本人一決高下,路西法當然不是對手!

「路西法,不要白費力氣了,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在天界安逸慣了的你們,不思進取,固步自封,註定要被要被我們妖魔趕超,今天就是你的末日!」撒旦冷笑著說道,飛手打出一道黑光,直接炸到路西法身上,當場把路西法炸的倒飛出去,嘴裡發出痛苦的慘叫,因為那些黑光落到他身上之後,竟然還像火焰一般在燃燒,無情的腐蝕著他的身體!

米迦勒和加百列看到老夥計受了重傷,趕緊收回兵刃飛退回去,只見路西法已經被黑光折磨的滿頭大汗,衣袍破爛,渾身狼藉,嘴角還殘留著血絲!不過他也緊急用了聖光修復術,一層乳白色的聖光縈繞在他的身體表面,幫他修復傷勢,同時路西法的額頭上竟然露出了橄欖枝一樣的印記,微微閃爍著,似乎在彌補他的體力!

「喂,路西法,不要燃燒你的命元,還沒到那一步呢!」加百列當然知道這個印記代表著什麼意思,趕緊勸他道!

路西法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們沒得選了,你們沒跟撒旦交手,不知道他已經強悍到什麼程度,估計今天就算我們三個都殞命在這兒,也未必能阻擋他的野心!」

米迦勒和加百列都轉頭震驚的看著撒旦,能被路西法如此評價,只能說這傢伙已經強大到讓他們想象不到的地步了!

受傷的四大魔王也終於重新回到撒旦身後,迪亞波羅問撒旦道:「撒旦大人,現在機會難得,為什麼不直接幹掉他們?」

「呵呵,你難道不覺得眼前這一幕很有趣嗎?我喜歡獵物在我眼前垂死掙扎,尤其是自詡高貴的獵物,我們那麼多年都忍了,何必在乎這一時?且看我如何讓他們在絕望中隕落吧!」撒旦邪邪的笑著說道。

路西法聽到這話,咬著牙笑了,用前所未有的鄭重語氣說道:「加百列,米迦勒,我以首席大天使長的身份命令你們,無論如何都要阻止撒旦的圖謀,把他徹底消滅!現在我先燃燒命元,與他一戰,如果我死了,希望你們繼我之後,也全力以赴,直到耗盡最後一絲命元!願我主耶和華萬能,願大地萬物永世輪迴生生不息,願我天堂聖芒普照大地,盪除一些邪惡陰霾,給人間帶來福光,六翼熾天使路西法膜禮上蒼!」 隨著路西法把最後一句話說完之後,額頭那個橄欖樹的印記更加清晰了,整個人都沐浴在白色朦朧的聖光當中,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色速度恢復著,他雙眼微閉,表情是說不出的安詳,前所未有的神聖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刺的下面那些僥倖存活的妖魔都不敢直視!

加百列和米迦勒臉色都很凝重,他們很清楚路西法燃燒命元的代價是什麼,這是六翼熾天使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會使用的終極招術,就算能戰勝對手,自己也會因命元耗盡而隕落,到時候就連號稱無所不能的上帝都不能將其復活!

「呼!我要上了!」就當路西法感覺自己的命元燃燒的差不多了,已經達到戰鬥的最佳狀態時,忽然頭頂上無端射下來一束流光溢彩的光芒,將他整個人籠罩了起來!

路西法一下子頓住腳步,抬頭驚訝的看著那股彩光的源頭,而米迦勒和路西法臉上也露出驚喜之色,他們知道誰來了!!

「好強,好強的一股氣息啊!竟然比摩西扎的分身還要強,誰又來了?」蠆不知何時又回到了劉伯陽的肩頭,和劉伯陽一樣,抬頭看著空中那道七彩光束!劉伯陽隱約已經猜到了,心頭忍不住的激動顫抖,難道是上帝?上帝親自來到人界了?!

撒旦那副成竹在胸的邪笑表情終於緩緩收斂起來,換上一副凝重,不過緊接著,這股凝重又被某種意味深長的微笑取代,對他而言,好戲這才剛剛開鑼!

「路西法,不必這麼拚命吧?」隨著一個溫和的聲音從那七彩光束中傳來,一個穿著白色長袍的男子緩緩七彩流光中浮現而出,並慢慢降落到路西法米迦勒加百列三人身前。他的身體表面籠罩著一層金色光邊兒,不過一點都不刺眼,看上去反而還顯得非常柔和。

劉伯陽視力向來實力絕佳,瞪大眼睛仔細看著,傳說中的耶和華上帝,竟然跟普通的西方男子沒什麼兩樣,看上去也就三十歲出頭,白皮膚高鼻樑,輕抿著嘴唇,下巴上一撮柔順的小鬍子,頭上是也棕色的短波浪發,胸前戴著一個十字架,雪白長袍之下,一雙腳是赤著的,一塵不染!

「耶和華,你終於親自來了?」不同於身後四大魔王已經露出了驚慌畏懼的表情,撒旦像是跟老朋友打招呼一樣,平平淡淡的笑道。

「撒旦,好久不見了。」耶和華也微笑著說道。

從他現身到與撒旦對話,不過短短十幾秒鐘的時間,也沒見他做什麼,忽然那狼藉不堪的地面,就開始自動恢復原狀。

劉伯陽眼睜睜看著自己腳下的土地翻滾涌動,就好像奔騰的河水一樣流著,自動的填上了那些坑坑窪窪的大坑,而遠處被炸飛的塵土,也都自動回來,修復著被達爾普斯那滅元炮以及電光球炸碎的地形。

所有的岩漿都自動流回弟弟之下,就連那刺鼻的硝煙也一併縮了回去,空氣又恢復了清新,被炸零碎的卡桑絲城市建築,竟然也像被倒帶一樣,重新自動組裝整合起來,一切都朝著今晚什麼都沒發生之前的樣子轉變,就連那些不幸被海妖殺死的無辜市民,也被重新詞語了生命,不過他們都沒有醒來,一個個都躺在城市街道上昏睡著,估計等他們明天醒來的時候,今晚的一切都不記得了,就算稍微有點印象的,也只會以為自己做了一個夢!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沒能醒來,至少老貓、崔國棟、高震飛和周猜就醒過來了,四人先是睜開眼睛,然後機警的爬起來一看,詫異的發現自己身上的傷都恢復了,就連老貓那條斷掉的胳膊都完好如初,不禁大惑不解!

周猜和高震飛還好,畢竟他們在手上昏死之前,還知道發生了什麼,可老貓和崔國棟就完全沒印象了,只記得自己是被達爾普斯蹂躪了的,眼下怎麼又變成了這樣?

短暫的發懵之後,他們也一同朝著天空看去,頓時就看到相互對峙的那兩撥人,於是全都噤了聲,不發出任何動靜,就那麼不安而又謹慎的看著!

遠處,一道黑色光芒忽然飛了回來,鑽進了劉伯陽腰間的小葫蘆里,很明顯這是北邙山鬼王,雖他也被一股無形的力量修復了傷勢,不過上帝身上那股聖潔的力量始終讓他覺得很不舒服,還是躲在葫蘆裡面好。

「這就是上帝么?」劉伯陽嘴裡發出呢喃似的低呼,明明什麼都沒做,就可讓一切都恢復原樣,耶和華的本領果然不是蓋的!

原本那些隕落的天使,此刻居然也都被重新賦予了生命,一個個重新飛回了天空,但被滅殺的那些妖魔和海妖,就沒那麼走運了,永遠都失去了生命,被聖光殺死,就算是撒旦都沒能力讓他們復活!

撒旦看了看恢復如初的腳下,不屑的笑道:「耶和華,你這又是何必呢?戰場就是戰場,你再怎麼修復也沒用,現在復原了一切,待會兒又要被重新摧毀,純粹是白費功夫!」

「若干年沒見,撒旦,你還是一樣的執迷不悟啊,邪惡的力量永遠無法戰勝光明,再漫長的黑夜終有迎來黎明的時候,你什麼時候才能明白這一點呢?」

「耶和華,你就不必對我說教了,是不是很後悔當初從錫安山上把我撿回來,所以埋下禍胎?呵呵,你現在後悔也晚了,再光輝的黎明都有被黑暗取代的時候,這也是宇宙萬物輪迴的規律啊!」撒旦笑著說道。

「迷途的羔羊,你在不歸路上已經走的深遠,我無法再喚醒你的良知。只能徹底將你凈化,才能讓世界重新恢復肅寧!」

「哈哈,耶和華,你總是說世界萬物皆平等,可你又把自己擺在一個至高無上、受人膜拜的位置上,這叫做『平等』嗎?如果這就是你所謂的『平等』,那麼你在這個位子上坐得太久了,我為什麼不能取代你?我現在可以明確告訴你,今天就是你和你手下這些忠實信仆的死期,為了將你拉下神壇,我還精心為你準備了一份大禮呢!」

撒旦笑著說完,袖口中忽然劃出一張古老的羊皮紙卷,將其打開之後,裡面金光燦燦,閃爍著密密麻麻的一些金色小字!

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這竟然還是一些漢字,而且都是人名!

「睜大眼睛看好了,耶和華,我介紹一些朋友給你認識!」 「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髮對紅妝。鴛鴦被裡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

從段鵬嘴中聽到的消息,真的是讓蘇沐有種這樣的無奈感。這算是什麼,李天碩你雖然是縣人大主任,雖然說沒有了前途,但也沒有必要這樣做吧。說起來其實也是很為好奇的,為什麼這花海縣這麼貧窮之地,會出現這麼多幺蛾子。李雋這麼一個強勢的女人,硬是沒有在是縣委書記的同時,還兼任著縣人大主任。

李天碩這樣的人,分明就是老牛吃嫩草嘛!

只不過這樣的嫩草吃起來很顯然是舒坦的很,如果不是這樣的嫩草吃著,李少君這樣的外戚又如何能夠在花海縣如此囂張跋扈?要說這李少君的背後沒有李天碩撐著,那絕對是假的。

「停車收費壟斷化。」

蘇沐嘴裡念叨著,突然間感覺好像是抓到了什麼東西。要知道別小瞧這麼一個事情,什麼事情一旦是壟斷化,所能夠帶來的利益絕對是無法想像的。花海縣有著多少車蘇沐是不知道的,但對於現在的縣城而言,絕對不會少。只要是車,除非是每天都不開出來,只要開出來就要收取停車費。每天都有著進賬,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日積月累絕對會達到一個難以想象的高度。

這事花海縣的政策文件之中,蘇沐好像是記得有這樣的規定,縣內的停車收費問題是歸屬縣公安局治安科管理的,而這個李少君莫非還是什麼警察不成嗎?

「段鵬。這事你跟蹤查下,李少君是什麼樣的人,在最短的時間內給我摸清楚。」蘇沐說道。

「明白!」段鵬道。

作為一個偵察兵出身的精英,段鵬哪怕是不是這花海縣的人,想要找到點這方面的資料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這也是當初蘇沐為什麼會考慮將段鵬調過來的原因,身邊沒有一個使得順手的人,實在是彆扭的很。

夜幕之下的花海縣縣城,和蘇沐之前所經歷過的城市相比,少了一份喧嘩,多出的是一種寧靜。這裡的夜經濟還真的是沒有搞活。仍然和之前差不太多。蘇沐將段鵬安頓好之後,便開始在腦海之中梳理著今天看到的那些資料。當然資料是書面的,他想要真正將腦海之中的計劃給完善起來,必須親自下去進行實踐。

花海縣的優勢資源是什麼?答案很顯然,花!

之所以命名為花海縣就是因為這裡的天然氣候是不錯的,有著大山作為一個調節,這裡簡直就是栽種鮮花的溫床。但這麼多年下來,花海縣像是將這樣的傳統和優勢給拋棄掉,除了幾個不成規模的地方之外。其餘之地都沒有想著再在花海這個方面進行文章。

這裡面的原因是很多方面的,但別管如何。蘇沐都想著切身實際的下去看看。

就明天吧!

蘇沐心中暗暗拿定主意,爭取在一個月之內,將花海縣的十個鄉鎮全都走個遍,知道這裡的每處都是幹什麼的,都有著什麼樣的優勢條件,這樣才能夠讓蘇沐在制定計劃的時候,做到有的放矢。

就在蘇沐這邊悶頭思索著如何發展花海縣經濟的時候,在這座縣城之內的一個小區之內,在一個房子之內。正在上演著一出很為勾魂奪魄的盤腸大戰。

其中一個是曼妙的身軀,姣好的臉蛋,渾身上下如凝脂般的肌膚,釋放著青春的氣息。一雙眼睛更是媚意流轉,讓人瞧著就會感覺到有種說不出的魅惑。現在的她,**著身子,不斷的上下聳動著。

「別這麼快。我不行了!」

「別射,堅持住!」

「不行了!」

就在這樣的對話之中,在女子身下的那具明顯有些老態的身子,突然間向上不斷的挺動了兩下。隨即便是一陣疲倦般的氣喘吁吁聲。這個男人便是地主李,也就是花海縣縣人大主任李天碩。

那麼和他正在肉搏的這位,便是李天碩剛剛迎娶的妻子,李夢,李少君的親姐姐。

這可真的是老牛吃嫩草,不知道的人在瞧見兩人的時候,會以為是父女,又有誰能夠想到,這兩人竟然會是這樣的關係。李夢在李天碩瞧不見的時候,臉上閃過一抹濃烈的不屑,但很快被掩飾起來不說,臉上還露出一種滿足的神情,如蛇般的嬌軀就那樣直接軟趴下來,整個身子緊貼著李天碩,修長的手指開始不安分的遊走著。

「你真厲害!」李夢嬌聲道。

「那是,我不厲害誰厲害!」李天碩大笑道,在這方面,李天碩還真的是從來都不願意承認自己不行,真的要是承認了,那李天碩的面子豈不是就要敗光了。

「聽說縣裡新來了個縣長!」李夢問道。

「毛頭小子,家裡有點背景,下來鍍鍍金而已。」李天碩不以為然道。

「真的是那樣嗎?我可是聽說他在就任的時候,說出的那番話是鏗鏘有力的。」李夢笑道。

啪!

這話剛說完,李夢的翹臀之上便被李天碩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當下便紅腫起來。李夢臉上露出一種悲苦的神情,故意在那裡就要假裝哭泣的時候,李天碩卻是笑著開口:「打你是想要讓你知道,你是誰的人,作為我的女人,你就不要再惦記著那些有的沒得。年輕又如何?還不是一個毛都沒長全的主兒,還想在這花海縣翻起什麼波浪不成?再說要知道他現在還只是一個代縣長,什麼時候這個代字不摘掉,他就一天別想名正言順的管理花海縣。」

「是,是,知道老爺您是縣人大主任,就管著這事還不成嗎?那老爺您說他會前來拜訪你嗎?」李夢問道。

「肯定會的!」李天碩自通道。

聽到這個,李夢眼珠便開始轉動起來,李天碩瞧見這樣的一幕,沒好氣的一笑,「說吧,你想要怎麼樣?」

「老爺,我就是想我表弟不是還沒有安排的嗎?既然蘇沐剛過來,又還只是一個代縣長,不如就讓表弟去當他的秘書吧。相信他總會給您這個面子的吧?」李夢說道。

表弟?

李天碩寵愛李夢是不假,但卻不會無底線無原則的寵愛,就像是現在,他便不是能夠隨便應下的。蘇沐的秘書問題,還真的是輪不到李天碩前來管。但他架不住李夢現在又開始的動作,這個該死的妖精竟然直接俯下身,又開始沿著身體親吻起來,當李天碩感覺身子進入到一個濕潤滑嫩之地后,整個人頓時感覺到飄飄欲仙。

「老爺,成嗎?」

要命的是李夢偏偏在這個時候主動拔出來,眉角揚起著問道。

「成,成!」

李天碩現在哪裡還顧上去理會這些有的沒的,沉浸在那種飄飄然的狀態之中,整個人如痴如醉著。

這才是人生啊!

就在李夢正在賣力的討好李天碩的時候,作為她惟一的弟弟,李少君卻是在花海縣內最大的娛樂場所內正逍遙自在著,這座名為花魁的夜總會,就是李少君投資興建的。在花海縣內像是這樣的夜總會,真的是不多見,說到規模的話,那可是比西品市市區之內的那些都不次多少。在花海縣你可以不去別的地方玩,但只要玩就必須前來花魁。

要是被李少君知道,你不來花魁玩的話,那下場是慘烈的!

現在的李少君,就那樣在一間大包廂之中,身子不斷的聳動著,在他的身下,一個曼妙少婦不斷的發出著曖昧的呻吟聲。這個少婦便是花魁的大堂經理,也是李少君眾多情婦之中最為討他喜歡的一個,叫做韓穎。但要知道韓穎並非是獨身,她也有著自己的家庭。但那又如何?韓穎她家那口子就算知道了這事,又該聲張嗎?

如果不是看在不想要韓穎這個麻煩的面子上,李少君一句話就能夠讓兩人離婚。

不過你別說,在李少君的眼裡,韓穎越是這樣,越是有牽絆,越是能夠激起他那變態的心理,一想到韓穎可是有家室的人,想到要是將她壓倒在身下能夠婉轉哀鳴時,就相當於徵服了一個超級無敵的女人,李少君就感覺爽的很。

就像是現在!

李少君是**來了,就直接將韓穎給喊進來,摁倒的同時便開始使勁的嘿咻著。至於說到韓穎那邊到底是什麼樣的感受,有沒有達到**,那和他李少君真的是沒有半毛錢關係。

我爽了就成,管你爽不爽!

啊!

終於在一陣猛烈的聳動之中,李少君將火熱的精華全都注入到韓穎體內,當那道哀鳴聲隨即響起之時,李少君和韓穎兩人便雙雙跌倒在沙發之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君哥,聽說咱們縣新來一個縣長,而且在就職的時候,真的是要多囂張有多囂張,君哥,咱們花魁是不是最近一段時間要避點風頭?」韓穎低聲問道。

李少君手裡玩弄著那兩顆櫻桃,時不時的還抓上兩把,豐滿的山峰不斷的在他的手指之下變換著形狀。 耶和華不知道撒旦要搞什麼把戲,微微皺眉看著撒旦。不光是他,後面路西法、加百列、米迦勒三人也盯視著撒旦,竟然莫名有種不妙的預感!

「出來吧,我的東方朋友們!」撒旦冷笑著說完,用手拂過那張羊皮紙卷,猛地向外一灑,只見羊皮紙卷上那些金燦燦的小字,竟然全都被他拂到了虛空中,彼此間分散開一定的距離,紛紛放大,然後金光閃爍著。

劉伯陽高震飛等人在下面看的真切,這些放大后的金字讓他們一下子緊張到屏住了呼吸,因為這些人名他們都認識,竟然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二郎神楊戩、托塔天王李靖、哪吒三太子等一幫人!

這些金字緩慢放大之後,隨著一陣陣爆閃,每一個金sè人名都變成了他們所代表的z國神仙,其中不僅僅真有二郎神、三清、托塔天王父子等一些天庭大神,就連佛祖那邊的降龍羅漢、伏虎羅漢、斗戰勝佛齊天大聖等等也紛紛現身,大大小小到場的神仙足有數十位之多,全都冷冷看著耶和華一群人,目光中殺機瀰漫!..

劉伯陽總算知道自己之前使用「請神術」請太上老君的時候,為什麼沒能成功了,原來他早就被撒旦給請了!而且撒旦這傢伙從自己身上竊走「請神術」之後,居然用另外一種方法將它融會貫通,一下子請下那麼多神仙為其所用!一想到自己是師門的罪人,劉伯陽更加愧疚的無地自容!

從地府出來的時候,自己明明叮囑過閻羅王,讓他提前向仙界通風報信啊,可眼下怎麼還是到了這一步,難道閻羅王沒按照自己的話做?!

「耶和華,你一定很意外吧?呵呵,向你介紹一下,這些都是和你一樣的天神,只不過你是西方天神,而他們是東方天神!現在他們都被我用某種契約給『請』來了,目的就是要幹掉你們!現在你還覺得你有勝算嗎?!」

「怎麼會這樣?」包括路西法他們三位聖光六翼熾天使在內,所有天使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撒旦「召喚」出來的這些人,每一個都有極其強悍的實力,其中最差的都跟四翼天使差不多,像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靈寶天尊這三位「三清真人」,更是差不多具備和上帝持平的實力,原本相對平衡的神魔雙方勢力瞬間被打破,撒旦一方瞬間就佔了上風,而且直接是壓倒xìng的優勢!

「感到恐懼了吧,耶和華?沒有十足的把握,你以為我會貿然發動大戰?哈哈,等你這號稱至高無上的天神隕落之後,我會親自在你的墓碑上題字的!現在,就讓這些東方神仙好好陪你們玩玩吧!」

隨著撒旦話音一落,滿天諸神頓時就朝著耶和華等人展開了雷霆攻勢,三清直接就圍攻耶和華,二郎神單挑加百列,哪吒直取米迦勒,至於斗戰勝佛孫悟空,則是直接沖向了路西法,剩下降龍伏虎羅漢、南天門四大天王、巨靈神、托塔天王等人,也是直接朝著那些四翼天使和兩翼天使攻去,一場亘古未有的曠世大戰倏然爆發!

地面上,高震飛老貓崔國棟周猜全都跑到了劉伯陽身邊,上氣不接下氣的道:「陽哥,你最擔心的事居然還真的發生了,咱z國的神仙居然幫著撒旦打上帝!他們人多勢眾,上帝他們顯然不是對手啊,如果真這樣下去,上帝他們就完了!!」

「就算是用了『請神術』,這些神仙也不至於一點意識都沒有吧?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咱們有什麼辦法可以攔住他們?」

幾位兄弟召集,劉伯陽比他們更急!在場的人中,沒有人比他更了解『請神術』,這個術一旦施展成功,請下來的神仙就勢必幫你做完一件事,除非他實在做不到,否則絕不會中途收手!

「鬼王,你見多識廣,你告訴我,像現在這種情況,我到底該怎麼辦?」劉伯陽情急之下,只能求助於葫蘆里的北邙山鬼王。

北邙山鬼王苦笑著說道:「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啊,天上這幫人隨便哪一個拉出來,都比我厲害,所以我是在幫不上你!我勸你也認了吧,至少那個叫撒旦的現在不是在對付你,如果那幫西方天神今晚註定要隕落,你也沒辦法啊!」

「不行!這件事歸根結底是我引起的,我不能坐視不理!」劉伯陽心緒不寧的想了想,又對著肩膀上的蠆說道:「蠆,你是地藏王菩薩派來幫助我的,現在這種情況,我要怎麼做才能阻止悲劇的發生?!」

「哈哈,除非我本體在這兒,才能把他們攔下,否則根本沒可能,你想都不用想了,你一個普通人類能在神魔之間的發揮什麼作用?」

劉伯陽深深吸了口氣,感覺無助到了極點,這是他有生以來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明知道一場悲劇即將發生,卻無力扭轉戰局!

天空中,只見那些四翼天使、兩翼天使果然都不是眾神仙的對手,被打落的速度比之前跟妖魔交手時要快好幾倍,隨處都可見他們的從空中隕落,許多剛剛被上帝復活不久的,此刻居然又隕落了一次,只不過上帝現在自己都自身難保,能不能第二次讓他們重獲新生,就真的是未知數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