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是的,我知道。」楊萬標說道。

「就在今天早上我讓余順前去市宗教事務局討要個說法,但誰想到當時林花的丈夫也過去了。不知道張龍是怎麼進去的,竟然趁著王家巷不備,拿出一把刀就刺了過去。

結果那?因為當時余順距離王家巷最近,所以王家巷竟然將余順當作人肉盾牌直接給推了過去。猝不及防之下的余順,便被張龍的刀刺中了大動脈,因為失血過多,現在已經被送到市第一醫院。

張龍現在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了,而王家巷竟然躲藏起來,屬於他的責任非但沒有想著承擔,還敢做出這樣的舉動,真的是當我殷玄縣好欺負不成嗎?」蘇沐殺意凌然著。

市宗教事務局!

王家巷!

當楊萬標聽到這個名字后,眼前一亮,瞧著蘇沐已經是走出辦公室,他趕緊走上前,低聲道:「這件事情性質真的是很為嚴重的,你討要說法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你關鍵是要有證據。如果說這件事要是發生在王家巷辦公室的話,只要當時大門是敞開著的,我倒是有辦法弄到證據!」 推開碧雲軒虛掩的竹門,曲徑迴廊掩映在松竹花石間,樓、軒、亭、榭,金碧輝煌,錯落有致,冰雲大家酷愛園林,猶愛紫竹,因此在她的碧雲軒內西南牆角種植了一片紫竹。

此時正值春夏交接之際,鬱鬱蔥蔥,清風送爽,不時的傳來陣陣竹葉之聲,令人心境平和。

一條廊道隔開,左邊是一座布置的非常雅緻的小花園。裡面錯落有秩的分佈著各種景緻,園林假山,叢花生樹。紅牆房邊,一株高大的杏樹枝幹槎,怒放著盛開的大紅杏花,斜斜的伸出牆頭之外,隨風搖曳。而杏樹旁的幾株芭蕉綠意盎然,襯著枝頭的紅杏和一片粉紅的牆面,格外的賞心悅目。

右邊是一個小池塘,周圍布置了一些花草,清澈的水中挺立著幾株翠綠的荷葉,幾朵荷花也含苞待放,充滿了無限的生機。微風拂過,那一大片綠色的荷葉隨風搖晃不定,池中水光瀲艷,映著藍天白雲,美不勝收。

前面由北向南排列著一間間獨立的小閣樓,被錯落有致的矮牆隔了開來。

各方景緻會聚的中心,點綴著一座涼亭。

「姑姑,今日怎麼有空到雲兒這裡來?」清脆動聽如黃鶯出谷、泉水叮咚的聲音驟然響起,一道美好的紫色身影,悠悠然而至。「怎麼,沒空,姑姑就不能來看你嗎?」冰鳳嗔怪地看了飄至眼前的紫色人影。語氣中似有不滿道。

「姑姑說哪裡話了,雲兒這裡誰都可以拒之門外,唯獨姑姑您。碧雲軒的大門永遠敞開著。」

「咯咯,瞧你這小嘴甜地,姑姑還真是有些受寵若驚呢!」冰鳳頓時開心的掩嘴笑了起來,大有花枝亂顫的味道。

「姑姑,請!」冰雲嫣然一笑,領著姑姑冰鳳一同進入涼亭。

「來,姑姑,嘗一嘗雲兒親手烹制的雲霧茶!」冰雲親手烹茶待客道。

「好!」冰鳳伸手取了一盅。清香撲鼻,低首輕輕的抿了一口,頓感齒頰留香,一股清幽之氣直通五臟六腑,散於經絡之中,渾身毛孔舒張,頓時清爽無比!

「好茶!」冰鳳睜開眼睛,大讚了一句。

「姑姑喜歡就好。」冰雲俏臉之上露出一絲喜悅的紅暈,問道,「姑姑向來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今日來找雲兒想必是有什麼事情吧?」

冰鳳愛習武,而冰雲則好文,兩個人雖然關係很好,但一般都是冰雲去尋冰鳳,而冰鳳卻很少來尋她,每每冰鳳來,定然是有什麼事情,冰雲早已摸透了這一點了。

「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這丫頭的一顆玲瓏心!」冰鳳伸出纖纖玉指輕輕的在冰雲眉心點了一下,嬌笑一聲道。

「姑姑還是別點了,再點地話。雲兒就會被點傻了。」冰雲小聲抗議一聲道。

「你個小丫頭,盡跟姑姑唰嘴皮子。」冰鳳咯咯一笑道。

「人家不小了,再說姑姑,你也不比雲兒大多少嘛!」冰雲撒嬌似的攬住冰鳳的胳膊搖晃道。

「好了。別搖了,姑姑今天來是找你有重要事情商量的。」冰鳳說道。

冰雲主動的放下冰鳳的胳膊,問道:「什麼重要的事情?」

「太后召你爺爺入宮,說是想讓你入宮,伺候陛下……」

「我不去,打死我也不入宮!」冰雲豁然起立,聲音異常堅決的道。

「小雲!」

「姑姑,你今天要是來勸我的話。那什麼話都不要說了。想讓我入宮伺候那個混蛋,不可能!」冰雲粉臉含煞道。

「小雲。你怎麼如此說陛下,傳出去那是要……」冰鳳趕緊的道。

「哼,他不是混蛋,難道天下地百姓都瞎了眼不成,小雲這幾年都在外面,看到的和聽到的到處都是些什麼?苛捐雜稅都快要到官逼民反的地步,現在還要我去伺候這樣一個人,除非我死了,否則,絕無可能!」冰雲斬釘截鐵的道。小雲,你先聽姑姑把話說完嘛!」冰鳳道,冰雲這丫頭性格剛烈,卻沒有想到她聽到這個消息會有如此大的反應,恐怕就是家裡要送她入宮都不可能了,還是三哥說得對,冰雲入宮對冰家只有禍而沒有福氣!

「姑姑,你說。冰雲平息了一下胸中的情緒道。

「經過我們大家商量了一下,覺得若是讓你入宮,以你的性子定然在宮裡面過不來,再說太后還沒有直接下旨,只是跟爺爺提了一下,此事應該還有迴轉的餘地。」冰鳳說道。

冰雲聽了也鬆了一口氣,這事如果是旨意已經下達的話,那冰家如果不遵從,那會很麻煩地,至少冰家會在不忠的名聲上留下一個大大的污點,她爺爺,冰老公爵是不會答應的。

「不過,這件事不可能就這樣結束,太后地性格是不那麼容易放棄的。」冰鳳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一絲難色。

先皇身體羸弱,蕭太后四十歲的時候才懷了當今天子,含辛茹苦二十五年一手將太子拉扯張大,並一舉將其推上了帝位,這個女人的隱忍和心計都是當世無雙,是個極其不好糊弄和屈服的女人。

「那怎麼辦姑姑,反正我是不會入宮的。」冰雲道。

「唯今之計,只有找個人把你嫁了。」冰鳳明眸微微一挑,很鄭重的道。

「嫁人?」冰雲驚地差點跳起來。

「不錯。唯有你嫁人了,太后便再沒有理由選你入宮,此事也就自然作罷了。」冰鳳解釋道。

「我不嫁!」冰雲臉色微微一變道。

穿越空間福滿園 「如果你不嫁人。那只有入宮,小雲,你沒有其她選擇。」冰鳳道。

「姑姑,能不能不嫁人,又不入宮呢?」冰雲哀求一聲道。

「不行地,太後行事向來雷厲風行,這一次肯主動跟爺爺商議此事,已經是給足了咱們冰家的面子。要是直接下旨地話,那就一點迴旋地餘地都沒有了。」冰鳳道。

其實冰鳳並不清楚的是,太后表面上是放下身段,給冰家面子,實際上還是在試探冰家對朝廷的態度,若是冰家乖乖的送冰雲入宮,那就說明冰家目前對朝廷還有所顧忌,就算造反也不會在現在,冰雲的性情,蕭太后焉能不知?

如果冰家耍花樣。不肯送冰雲入宮,那就證明冰家對朝廷起了貳心,那就到了必須除之而後快的地步了。

上京城的風土人情對蕭寒來說還是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地,古代中國是什麼樣子,只能從一些書籍中讀到,身臨其境卻又是一回事,上京城的給蕭寒的感覺如同讓他穿越回到了古代的中國,濃厚的氣息讓他感覺非常的熟悉,宛若遊子回到了久違的故鄉一般。

上京城當真是熱鬧非凡,茶樓酒肆人聲鼎沸。販夫走卒人來人往,吆喝買賣之聲此起彼伏,整個街市都找不到一處清靜之處!

「夫君,我有些餓了。不如找家酒樓,咱們吃飯吧。」逛街是個體力活,饒是雪影劍神這樣的高手,在轉了一個大上午之後,也有些吃不消了。

「也好,咱們也嘗一嘗這上京城的美食。」蕭寒擁著雪影往前走道,寧馨兒「水土不服」只能留在鳳來閣,有清叔照顧。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二人走進一家叫做「天然居」地酒樓。要了樓上一張憑窗的桌子,便吩咐那夥計好酒好菜的送上來。

夥計的手腳還是挺麻利的。大概是看上她們二人非尋常酒客,速度也快了三分,不一會兒,四大碟冷的,四大碟熱的都端了上來,酒是「天然居」自釀的米酒,很不錯,度數雖然不低,入口綿甜,頗有些後勁!

一邊吃著可口的酒菜,一邊說著話,頗有點偷得浮生半日閑味道。

三杯兩盞下肚,雪影有些不勝酒力,便少喝了些,每每抿上一口都是為了給蕭寒作陪。

天然居的生意極好,不到片刻工夫,這二樓就看不到一張空桌子了,談天說笑,好不熱鬧。

「這位大哥,可否容我主僕在此搭個桌?」

蕭寒抬頭一看,一位明眸皓齒,俊俏異常地公子哥帶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書童含笑與蕭寒拱手抱拳。

「哦,請便。」蕭寒心道,自己與雪影也吃的差不多了,這桌子就讓這這對主僕也沒什麼。

「多謝大哥!」俏公子在蕭寒面前坐下,小書童則面對雪影也跟著坐了下來。

「在下觀這位大哥似乎不是上京本地人?」俏公子坐下,微微一笑,發問道。

「不是。」蕭寒正欲飲下最後一杯酒,聽到對方發問,便放下手中的酒杯道。

「這位是?」俏公子看到蒙著面紗地雪影,雙目之中異彩連連的問道。

「拙荊!」

「原來是嫂夫人,兄弟有禮了。」俏公子忙站起來施禮道。

雪影無動於衷,她不太喜歡跟陌生人說話,尤其這俏公子看上去有些輕浮之意,更為她所不喜。

「這位兄弟你慢慢吃,我夫婦先走一步了。」蕭寒站起來,拉著雪影的手,朝俏公子道。

「這怎麼好,這位大哥,不如小弟做東,留下來再喝杯酒如何?」俏公子挽留道。

「不了,我夫婦已經酒足飯飽。」蕭寒拉著雪影往樓梯口走去。

蕭寒和雪影走後,那書童沖俏公子道:「小姐,這兩個人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俏公子紅唇微張道:「不錯,這對夫婦突然出現在寧馨兒的歌舞團中,而且獨來獨往,似乎不受寧馨兒的控制,名義上這個男的是歌舞團的二管事,實際上,我猜他很有可能是這一次寧馨兒歌舞團地秘密武器!」

「什麼秘密武器?」小書童瞪大眼睛不解道。

「本小姐也不知道,傳聞寧馨兒表演風格突變,這一次來嘯龍帝國,她是本小姐地唯一勁敵。」俏公子肅容道。

「小姐,我們還是早些回去吧,宮裡頭又來人了,把老公爵又召了進去了。」小書童道。

「放心吧,我三叔說了,在太后壽宴獻演沒有結束之前,不會有事的。」俏公子很有把握地一笑道。

於是便叫了幾樣菜肴,主僕二人吃了起來。 「我真的是有著辦法的,至於說到這個辦法的話,其實是很簡單的,因為我曾經有一次去過那裡辦事。我恰好發現,正對著王家巷的辦公室有著一個監控攝像頭。

那個監控攝像頭是位於大樓的對面,為的是監控著整個宗教事務局的安全。如果說事發的時候,真的像是你所說的那樣,我想有著這樣的視頻資料,是絕對比沒有的強。」楊萬標說道。

「你有辦法弄到手?」蘇沐問道。

「有!」楊萬標果斷的道。

「好!」蘇沐點頭道:「楊哥,這件事情就拜託你了,現在你就動用你的關係,給我將監控資料留下,然後儘快的送給我。我現在就要動身前去市第一醫院!」

「沒問題,老弟你先去,我這邊坐車緊隨你后,我動身前往市宗教事務局!」楊萬標說道。

蘇沐沒有再多說什麼,現在時間就是生命,真的要是再在這裡多做停留的話,沒準那邊的余順就真的危險了。要知道他趕過去的話,是有著辦法救治余順的。

余順絕對不能出事!

這個家庭已經是夠悲慘的,要是余順這時候再出事的話,那就真的是賊老天你不公!

市第一醫院。

儘管余順只是殷玄縣的常務副縣長,但要知道他這個常務副縣長卻是和其餘地方不同的,殷玄縣的這位,原本就是分量極重的。他如果要是真的出點事情的話,絕對會掀起一番風波的。

而現在余順便躺在急救室內。仍然沒有脫離安全期。

在急救室外面,站著的是他的秘書陳希,除卻陳希外,便再沒有其餘人在這裡。市宗教事務局這邊,竟然沒有任何人派過來。如此不說,就算是市裡面,也沒有任何動靜。

要知道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是過去有段時間,在這樣長的時間中,商禪市該知道的領導能不知道嗎?既然知道卻沒有誰過來。這其中的意思就值得琢磨了。

「蘇書記!」

就是在這樣的氛圍中。陳希看到迎面走過來的蘇沐,趕緊走上前,神情緊張著。

「怎麼樣?」蘇沐問道。

「還在搶救!」陳希說道。

「怎麼?這裡除了你之外,就再沒有別人嗎?」蘇沐沉聲道。

「是的。我是因為生怕余副縣長家裡面著急。所以並沒有通知他們。但市宗教事務局那邊。直到現在都沒有人出面。」陳希說這個的時候,也是神情憤怒著。

市宗教事務局!

蘇沐心底記下了這個名字,就在他等待著的時候。急救室的大門突然之間打開,蘇沐趕緊迎上前。

「醫生,怎麼樣?」蘇沐急聲道。

「幸好送來的比較及時,總算是沒事了。只是病人失血嚴重,需要好好的休養休養。」

「多謝醫生!」蘇沐說道。

等到余順從裡面推出來之後,蘇沐已經重新要了一個病房,是那種最高級別的特護病房。余順怎麼說都是因公受傷的,要是再不能夠保證醫療條件的話,就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蘇書記,真的是不好意思,我沒有辦好工作。」余順低聲道。

「說什麼胡話那,具體是怎麼樣的情景我已經知道,你放心吧,這次別管是誰,都必須付出代價。我殷玄縣的人不是誰想要欺負就能夠欺負的,誰敢欺負就要付出血的代價。」 一胎雙寶:老婆結婚吧 蘇沐冷聲道。

「蘇書記,我真的是沒有想到,張龍會那樣做,而王家巷會將我推過去。王家巷這個人,真的是不地道的很。」余順在說起王家巷的時候,真的是神情悲憤著。

「你放心,安靜的養傷就是,你會很快就好起來的。我能夠保證,你在最短的時間內,就能夠回去正式工作的。」蘇沐說道。

「嗯!」余順點頭道。

隨著蘇沐動手拍了余順兩下,兩道官榜之內的能量便輸送到余順的身體裡面。要知道余順可是殷玄縣現在不可或缺的領導,是蘇沐的左膀右臂,是絕對不容有失的。

「陳希,你留在這裡,有任何的情況第一時間通知我。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余副縣長下午就能夠好點,然後到時候你聯繫下咱們縣醫院,準備將余副縣長轉回去。」蘇沐吩咐道。

「是!」陳希點頭道。

「咱們走!」

蘇沐說著就離開市一院,等到坐進車內之後,段鵬問道:「蘇書記,咱們現在去哪?」

「去市宗教事務局!」蘇沐臉色低沉著。

「是!」

市宗教事務局。

這個在平常說起來是沒有誰會登門的機關部門,今天卻真的是發生著一件件稀罕事。王家巷的事情,這裡已經是人人皆知。周翠前去殷玄縣那樣鬧騰,難道還想隱瞞住嗎?

只是在上級領導沒有下達撤職令之前,王家巷還是這個部門的主管領導,所以他才會繼續上班。實際上誰都知道,王家巷能夠坐到這個位置,完全是因為一個人,那便是江苛。

王家巷是江苛的同班同學,兩人在大學的時候關係就是不錯的。這不後來江苛前來這裡任職,便重點提拔了王家巷。

在這期間,王家巷原本是有著機會能夠提升到更高的位置,但卻因為作風問題才會淪落成為市宗教事務局的局長。誰想到現在又因為這樣的事情,要面臨著被處理的結果。

蘇沐出現在這裡的時候,恰好看到楊萬標從裡面走出來。當楊萬標看到蘇沐后趕緊走上前,低聲道:「蘇老弟,你真的過來了。」

「是啊,我不過來能成嗎?我的人都被人給欺負成這樣,我倒想要看看,這個所謂的王家巷到底是誰,是不是長著三頭六臂。」蘇沐聲音冰冷著道。

「蘇老弟,我給你介紹個人,他就是趙忠德,是這市宗教事務局的一個科長,和我的關係不錯。東西,現在我已經拿到手了。」楊萬標將身邊的人給讓出來道。

「蘇書記!」趙忠德趕緊道。

別看趙忠德是這個市宗教事務局的科長,但要是說到話語權,說到含金量的話,真的是夠忽視的。誰都知道王家巷仗著背後有著江苛撐腰,是在市宗教事務局一手遮天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