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步塵老大,你才是真厲害,之前聽郭勇他們說你很弱,弱小到可以任憑他們欺負,修鍊多年,都沒能突破到凝形中期,怎麼你一下子就達到凝形巔峰了呢?」鐵牛撓著頭,滿心的不解。

「這是秘密,先別說話了,那些內門弟子已經下來了。」步塵神秘一笑,並未道出個中的緣由。

此時,那十幾名內門弟子已經走了下來,目光掃過在場的所有雜役,廣場上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雜役都摒住了呼吸,希望自身能夠好運被選中。

根據千林劍宗的規矩,每個內門弟子最多都可以挑選三名僕從,等到今後實力更強了,在宗內的地位更高,才可以挑選更多的僕從。

「你、你還有你,跟我來!」一名內門弟子隨意點指了三人。

被點中的三人均是露出了狂喜之色,毫不猶豫的走了出去,跟著那名內門弟子順著階梯往山上走去。

廣場上,幾乎所有人都露出了羨慕之色,對於他們而言,能夠被選為僕從,那就是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

「是她!」步塵的眼中露出異光,目光停留在了一名內門弟子的身上。

那是一名少女,身材高挑,模樣秀麗可人,身著紫色的衣衫,正是他之前在溪流中遇到過的那名少女,也是差點讓他變太監的少女。

「沒想到她竟然是內門弟子,也對,以她的年紀,能夠修鍊到顯形境,的確是很優秀,比我當初差不了多少。」步塵暗自點頭,對少女的評價頗高。

此刻,那少女也在挑選著僕從,東張西望,顯得十分活潑。

挑選了許久,少女也只是挑選了一名年齡與她相仿的清秀少女,還差了兩名僕從。

「千萬別看到我。」眼見少女的目光投向這邊,步塵心中連祈禱起來。

然則事與願違,少女的目光偏偏停留在了他的身上,並且目不轉睛的盯著他,不經意的有著狡黠的目光閃過。

「你們兩個過來。」少女開口,聲音清脆如黃鸝。

「步塵老大,我們被選中了,我們真的被選中了。」鐵牛當即露出了狂喜之色。

而步塵則是苦著一張臉,他知道那少女多半是認出他了,真要做了她的僕從,自己今後還能有好日子過來,甚至於他都懷疑少女是否還會想殺了他。

可現在對方已經選中了自己,他也沒辦法,只得硬著頭皮和鐵牛一同從人群中擠出,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那名少女的身邊。

在走近的時候,他分明看到少女眼中閃過一道異光,更有一抹古怪的笑容,不禁讓他的心中一顫。

「倒霉,怎麼又遇到她了?」步塵心中暗自嘆息,自己還真是流年不利。 不多時,他們三人跟著少女來到了一處竹樓,這裡無疑就是少女的居所了,也是他們今後生活的地方。

「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我波月兒的僕從,你們必須絕對服從我的命令,誰要是敢不聽話,我可是會給予很嚴厲的處罰的哦!」少女笑盈盈的說道。

在說這話的時候,她是站在步塵的面前的,似乎特意說給步塵聽的。

不由得步塵的表情變得更加難看,他知道自己今後恐怕是沒有好日過了。

「你們先做下自我介紹吧,從你開始!」波月兒指向那名與她年齡相仿的少女。

「啟稟主人,奴婢叫蓮衣。」那名少女恭敬的回道。

「啟稟主人,小的叫鐵牛。」鐵牛一臉憨厚的表情。

最後就剩下步塵了,可他卻久久沒有說話。

「怎麼?你沒有名字嗎?」 重生福氣小軍嫂 波月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步塵憋紅了臉,最後抬起頭來,硬著頭皮道:「波月兒小姐,我能不做你的僕從嗎?你就讓我回去繼續種菜好了,我沒有那個福分做你的僕從。」

「你有資格拒絕嗎?嘿嘿,你可以放心,本姑娘今後會好好照顧你的,步塵!」波月兒一臉壞笑道。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步塵眼中浮現出驚訝之色。

波月兒沒有回答,而是取出了一塊玉佩,在他的眼前晃了一下。

「那是我的,還給我!」步塵立刻就像出手搶回來。

可惜的是,波月兒的動作很快,瞬間將玉佩放入了胸前的肚兜中。

步塵的手伸出,但最終還是停了下來,沒敢將手伸到波月兒的肚兜中。

「你到底想怎麼樣?」步塵臉上滿是苦澀。

波月兒微微一笑,一臉的俏皮之色,「不想怎麼樣,就是要讓你知道,你以後是我的僕從,而我是你的主人,快,叫聲主人來聽聽。」

「那你不如殺了我,我是不可能叫你主人的。」步塵無比果決的回道。

他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即便他現在需要重頭開始,卻也絕對不會讓人踐踏自己的尊嚴。

他是誰?曾經最年輕的劍神,威名赫赫,誰不敬他三分?讓他叫別人主人,那是絕對的侮辱,他不可能妥協。

「不叫主人就不叫主人唄,擺什麼臭臉色啊?那你以後得叫我小姐,給,這是賞你的,你們也有!」波月兒嘟囔了一句,隨手將幾株靈藥扔給了步塵三人。

「謝謝主人。」鐵牛和蓮衣均是露出驚喜之色。

唯有步塵表現得很平淡,接過靈藥后,只是淡淡的看了波月兒一眼,倒也沒拒絕,他幹嘛要和修鍊資源過不去呢!

「嗯哼!」波月兒當即哼了一聲。

其一直站在步塵的面前,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步塵有些無語,這個波月兒還真是小孩子脾氣,是和自己杠上了。

無奈之下,他只得開口:「謝謝小姐。」

「嗯,這還差不多,旁邊這棟竹樓是給你們住的,房間你們自己分配,另外,這段時間你們要好好修鍊,因為半個月後,我們這批剛晉陞的內門弟子之間會有一次切磋,不過不是我們動手過後,而是要僕從動手,你們都給我好好表現,不要讓我沒面子,要不然,哼哼,後果是很嚴重的。」波月兒一本正經的吩咐道。

聞言,步塵心中一動,總算是明白為什麼那些內門弟子挑僕從都那般仔細了,敢情這些內門弟子不但彼此間競爭,連僕從也需要競爭,看來以後的生活不會太枯燥。

有表現的機會,才又出頭的可能,也才能夠獲得修鍊的資源。

對他而言,現在沒有什麼比獲得資源更加重要的了。

要不然他何必委屈自己來當什麼僕從,而且還是給這個波月兒當僕從。

一看到波月兒,他心裏面就有些發怵,這個少女看上去人畜無害,單純無比,實際上卻是古靈精怪,下手狠著呢!

上次就因為一點小誤會,這個波月兒就差點廢了他,以至於他的命根子現在都還沒有感覺呢!

離波月兒遠一點,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可有時候越是想躲,就越是躲不開。

這不,他不去招惹波月兒,波月兒卻偏要來招惹他。

竹林中,步塵靜靜的盤坐修鍊著,他在鞏固著自身的修為,以其早日達到凝形境大圓滿,進而跨入顯形境。

猛然間,他睜開了眼睛,眼中明顯有著警戒之色。

「你來這裡做什麼?有什麼事嗎?」步塵不溫不火的問道。

「喂,你這是什麼態度啊?好歹我現在也是你的主子,有你這樣和主子說話的嗎?」波月兒雙手抱在胸前,很是不悅道。

「有事兒說事兒,別扯這些沒用的。」步塵有些不耐煩道。

一想到自己命根子幾乎被廢,他就很難對波月兒有什麼好臉色。

「哼,你凶什麼凶?我可是好心好意給你送葯來的,既然你不願意領情,那就算了。」波月兒冷聲哼道。

「送葯?你不覺得太晚了點嗎?你也不想想自己上次出手有多狠,我真不明白,你小小年紀為何那般毒辣,而且上次完全是你蠻不講理,你難道還覺得自己受了委屈嗎?」步塵站起身來,難色十分難看。

聽到這話,波月兒不禁有些說不出話來,她心中很清楚,自己上次的確是理虧,事後她其實也挺愧疚的。

「上次的確是我過分了些,你說需要什麼補償?」波月兒也算有魄力,敢做敢當。

「你那叫過分了些嗎?是太過分了,而且你以為有什麼東西能夠補償得了我的損失嗎?」步塵並不領情。

波月兒頓時不高興了,翻臉道:「你別太自以為是了,不就是把你費了嗎?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當時只是一時衝動罷了,你有必要這樣和我計較嗎?小氣的男人。」

聽到這話,步塵不禁被氣樂了,「呵,我小氣?好,你去給我找個大氣的來,看誰願意很高興的被你廢掉?有哪個男人會願意失去那樣東西?」

說罷,步塵直接快步走開了,他懶得與波月兒多說,免得越說越氣。

原地只留下波月兒在那兒怔怔發獃,感覺自己的腦子似乎都不會轉動了一般。

半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內門弟子直接的切磋即將拉開序幕。

這也算是這些內門弟子間彼此競爭的開始,今後會變得越發的激烈。

在千林劍宗內,好的修鍊資源是有限的,不可能平均分配給每一個內門弟子,必須要靠自己去爭取才行,所有弟子間的競爭是避免不了的,任何一個家族、宗派都是如此培養弟子的。

優秀者,可以得到更多的資源,從而變得更加的優秀,反之則會越發落後,彼此間的差距就是如此一步步被拉大的。

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步塵哪兒都沒去,專心修鍊,將波月兒所給的那株靈藥給煉化了,修為徹底鞏固,已經達到凝形境的最巔峰,逼近大圓滿。

只是想要突破到顯形境,卻是並不容易,大境界的突破往往都是最困難的,他需要做更多的準備才行。

一處不算太大的廣場上,十幾名剛晉陞的內門弟子相繼趕來,當然也少不了他們各自選中的那些僕從。

「既然人都已經來齊了,也就不用羅嗦了,早些開始吧,這也算是我們內門弟子的一個傳統了。」一名內門弟子開口,顯得頗為急切。

「老規矩,這雖然只是尋常的切磋,但總歸是要分勝負的,沒有點實質性的獎勵怎麼行呢,這把中階凡劍便是我的賭注。」另一人開口,直接將手中的長劍放到了石桌之上。

聞言,其他內門弟子不禁都露出了異色,心中開始盤算起來。

但凡是劍修者,對於劍的品階都是有著一個大致的概念的。

劍的品階大致分為五類,分別是凡劍、玄劍、靈劍、聖劍和神劍,每一個層次又都分為高中低三個層階。

一般凝形境和顯形境的劍修,用的都是凡劍,且很多都是低階凡劍,中階凡劍那是很難得的。

在場的這些內門弟子倒是都擁有中階凡劍,那是他們晉陞為內門弟子時,宗門賞賜給他們的。

這可是他們的寶貝,還真沒有幾個人捨得將其拿出來當作賭注的。

「劉雲師兄果然是豪氣,連這等寶貝都捨得拿來當賭注!」一名內門弟子不由開口恭維道。

「那是當然,劉雲師兄可是黑土城劉家的嫡系血脈,區區一把中階凡劍算得了什麼!」有人附和道。

「黑土城劉家!」步塵心中一動。

他雖然從小就生活在千林劍宗,可也聽說過一些外界的事情。

黑土城算是方圓千里內最大的一座城了,處於千林劍宗的庇護之下。

當然了,管理黑土城的乃是三大家族,分別是張家、波家和劉家,三大家族相互制衡,在黑土城經營多年,早已是根深蒂固了。

既然說黑土城劉家,肯定就是三大家族中的劉家了。

「這個劉雲竟然是劉家的人,難怪這麼多人想要討好他了,對了,波月兒,難道是波家的人?」步塵心中一動,不禁看向了波月兒。

這個時候,不少內門弟子都已經拿出賭注來了,等會兒切磋,誰贏了,所有的東西就歸誰,其實也就是落入這些內門弟子的手中,他們這是在博呢,為了證明自己的眼光獨到,所選擇的僕從乃是最優秀的,這是一個臉面的問題。 「波月兒,你的賭注是什麼?還是說你根本拿不出什麼像樣的賭注來?」一道帶著嘲諷的聲音響起。

步塵循聲望去,卻是看到了一個身材火辣、模樣精緻的大美女,已然是發育完全,與波月兒的情況大不相同。

他已經發現了,在所有的內門弟子中,似乎就以這個美女和劉云為主,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在恭維巴結他們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