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0 月 25 日 0 Comments

「對不起,我錯了,但我真不是故意要騙你的。」面對柳雲霄的怒火,姜成表現得十分從心。

「出去。」

「啊?」姜成有點反應不過來,一臉懵逼的看著她。

「立刻出去!」

「我不出去,柳館長你相信我,我保證很快就能背完。」

我出去?不可能!傻子才出去呢!

就現在這個情況來看,我要是真出去了估計再想進來就難了,所以現在絕對不能衝動!

柳雲霄見他賴著不走,便直起身來到沙發前,然後在姜成不解的眼神下一把抓住他的衣服,直接將他拽了起來並往門口拖去。

壞事了,她好像真生氣了。

姜成這才知道柳雲霄是鐵了心要把他趕出辦公室,於是他徹底慌了。

眼看離門口越來越近,束手無策的姜成決定放手一搏,沒準單車可以變摩托。

於是,趁著柳雲霄不注意,姜成突然張開雙臂,直接將柳雲霄抱在了懷裡。

柳雲霄身體一僵,冷聲說道:「放手。」

「不放。」

「放手!」

「除非你不生我氣了我才放。」

「……」

「好,我不生氣了。」柳雲霄語氣放緩。

「那我放手了,你別再趕我走了啊。」說著,姜成鬆開雙手。

柳雲霄剛一恢復自由,立刻轉身向門外走去。

你不走,我走!

姜成見狀,趕緊快步上前,然後再次將她緊緊的摟在懷裡。

「柳館長你騙我。」姜成委屈的說道。

小娘皮說話不算話,還好老子反應快,不然就真讓你糊弄了。

「是你先騙我的。」

「那我不是道歉了嗎。」

「我不接受。」

「那不行,你不接受也得接受。」

「……」柳雲霄再次沉默。

「但是我真的知道錯了,而且我可以保證以後再也不騙你了,我發誓!」

「……」柳雲霄依然沉默。

姜成見狀,也不說話,只是用極為認真的眼神,一動不動的看著柳雲霄的眼睛。

五分鐘過後。

柳雲霄:「你抱夠了沒有?」

「那你還生氣嗎?」

「不生氣了。」

「真的?」

「真的。」

姜成鬆開手,柳雲霄轉身就走。

早有準備的姜成快速向前邁出一步,然後再次把柳雲霄抱在了懷裡。

我就知道你個小娘皮肯定又在騙我,還好我足夠機靈才沒上你的當!

「你又騙我,你已經騙了我兩次了,我才騙了你一次,你這個女騙子!」姜成突然裝出一副委屈至極的表情,可憐巴巴的說道。

柳雲霄:「……」

「我沒騙你,我只是想要去衛生間。」

「我不信!你又再騙我!」

柳雲霄:「……」

「那你要怎麼才肯信?」

「除非,除非你也抱我一下,這樣我就可以說服自己相信你了。」

幾秒種后。

柳雲霄緩緩伸出雙手,環抱住了姜成。

「鬆手。」

「再抱一會兒。」

「松!」

刷的一下,姜成迅速鬆開了緊緊抱著對方的手。

聽這語氣還不鬆開的話,那就等著被打斷狗腿吧。 本宮也只是前來參加林凡的拍賣會中的一員,與爾等一般,在這賣場中,只是最普通的拍客,不用多禮。」珏公主讓諸人起身,隨後看向孟軻,道:「繼續拍賣。」

孟軻恭敬道:「遵命。」

拍賣繼續開始。

接下來的一幕幕很有趣。

比如在拍賣一顆聖骨丹時,就出現了這一幕。

這聖骨丹雖然可讓聖者的脛骨堅固更上層樓,但局限性太大,本來按照林凡的估價,大抵在十萬極品元石上下浮動。

可卻是在珏公主表露出好奇,且心動后,坦言道:「本宮覺得這聖骨丹很了不起,當值二十萬極品元石。」

只是簡單一句話,下方頓時吵翻天了,最終以一個姓盧的豪雄以三十五萬的高價搶拍成功。

然後這姓盧的豪雄,轉手就恭敬的將這聖骨丹送給珏公主。

這舉動,讓諸雄眼神都微亮。

這簡直是溜須拍馬的十佳方式啊。

接下來就是有樣學樣,一個個爭先恐後,但凡是珏公主稍微表露出絲毫興趣的拍品,都是遠超市價好幾倍拍賣成功。

什麼?

你敢不參與競拍?

難道你是在質疑公主殿下的眼光?

人家殿下都說了,至少值三十萬極品元石,你不出四十萬,都不敢表忠心,不夠拍馬屁。

林凡哭笑不得。

轉身向著珏公主誠懇致謝。

實則上,這場拍賣會,林凡做好了種種準備,他敢肯定這場拍賣會,一定會有各種刁難出現。

可那些準備竟然全都是無用功,被珏公主以最是霸氣的方式解決。

林凡甚至覺得,珏公主之所以故意揭開瓶蓋,本就是故意,就是要找個苗頭,讓群雄老老實實參拍,最後的故意抬價,則也許是出於女人的小心眼,在為鷹鳩搬出國舅府後,諸人的溜須拍馬而不爽。

這場拍賣會,最終喜劇般的收場,當然是沒有流拍的拍品,拋開林凡拿出丹藥的確逆天不說,想來珏公主時不時漫不經心說出的話語,也是至關重要。

提督府。

珏公主將所有別人送的拍品都全都丟給孟軻,也只是留下了兩顆歲月奪顏,且她還很促狹的與林凡提議——

「林凡,我感覺我們可以一起合作。」

她很鄭重,倒是讓林凡也跟着嚴肅起來,道:「公主請說。」

「這種拍賣會可以多來幾次。」珏公主笑眯眯,小手一揮:「到時候我們三七分賬,你七我三。」

林凡除了苦笑還是苦笑。

珏公主可以肆無忌憚的這麼做,但他林凡如果敢附和,絕對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最起碼,林凡就敢肯定,現在指不定那些參加拍賣的豪雄,在背後指着他的背脊罵娘。

「你啊、就別坑害林兄了。」旭陽無語道:「這種事,想要合作也得我們三人合作,林兄只管提供丹藥,我來召開拍賣,你來抬價。」

林凡感激的眼神都還沒看向旭陽呢,就想一巴掌拍在他腦門上。

這貨一臉奸詐,分明就是不想他與珏公主吃獨食,他也要分一杯羹。

「這主意好,就這麼定了,我記得將軍府在魔尊城也有一家賣場吧?」珏公主來了興趣。

林凡沒心情聽了,狠狠瞪了兩人一眼直接就離開,等這兩人在這裏商量怎麼坑這天下豪族。

林凡走遠。

「陛下到底什麼時候與殿下相認啊。」旭陽無語的看着珏公主。

珏公主道:「父皇的意思是,等他殺回天人界,最好是一直不讓他知道。」

旭陽皺眉:「這太狠了。」

珏公主嘆息,道:「父皇說了,若兄長知曉有他這麼一個父親,他一往無前的意志,有我無敵的戰心怕是都會消減,對兄長不利。」

旭陽嘆了聲,沒有再這個話題上糾.纏,而是道:「國舅府呢?什麼時候動?我家一直準備着呢。」

珏公主冷笑:「區區國舅府而已,不說其他,就只是我一人手中力量,都可以輕易將他覆滅。」

旭陽眼神冷了下來:「那就先殺個乾淨;他們越來越過分,父將甚至懷疑,國舅府與某些深淵生物都有勾結。」

珏公主擺手,霸氣道:「他們翻不起浪花來,況且兄長想要繼承父皇的位置,也需要立威,需要籠絡一幫能人,你覺得若是兄長將國舅府踏平,那麼這麼多年來,一直被國舅府欺壓得家破人亡的那些隱藏山野中的豪雄會不會對兄長感恩戴德?」

旭陽眼眸眯起。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