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8 日 0 Comments

「好了,我已經決定了,你不用再說了。」魏悅拿起自己的挎包,那個皮製的包好像也很貴的樣子。

但是恭新不懂包的牌子,那個包好像就和塑料袋子一樣,只是個包而已。

或許不是,他的窮酸樣,終究缺了點格局。

「你知道你在書里寫了什麼嗎?金錢?權力?人脈?你懂嗎?你懂這些嗎?你就寫出來誤人子弟?」魏悅像是被氣笑了:「不要說你是在什麼網站上看的知識理論哦,不然要笑死人的!還歷史輪迴都來了……歷史什麼輪迴啊?你講的清嗎?寫點情情愛愛,寫點裝X打臉不好嗎?非要扯這些!」

魏悅將手放在門把手上:「還有,你對於人物的關係根本就沒有把握清楚,誰是誰的女兒,誰是誰的兒子不寫當然可以,主角光環!懂嗎?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懂嗎?」

門,被魏悅打開,狂躁的風,就像是拉扯的尺鋸,呼嘯而過,留下難以磨滅的聒噪。

「我……並不會不懂裝懂……這一點我很肯定……」恭新的嘴巴再次的閉合,便也久久的未在說話,看著那雙高跟鞋離開……很多東西,便再與他無關了……

「金錢對人的異化非常嚴重,只要有利可圖,動了邪念的人。就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這已經是一百件,一萬件,萬萬件血淋淋,髒的不能再髒的悲慘事件驗證的了……」

他這個時候開口,好像已經沒有了聽眾,也便失去了……唯一的聽眾似的……再也回不來了……

「歷史,歷史輪迴,歷史周期……歷史……以史為鑒,王侯將相……輪迴……」

他的聲音好像有些不太好了,說的模模糊糊,就連他自己也聽不到自己的話了……

這是多麼可悲的事情……

就好像失去了一切……一切的動力……

有些人需要努力,有著人不需要努力,有些人走的很快,有著人走的很慢。有些人活的健健康康,有些人連好好活著的權利都沒用……

「你不能總是去遊樂場……」

風,帶來了這片黑暗天空的纏綿氣流,繞在恭新的身上,他洗的有些長的襯衣,被風捲起來……呼嘯著,那些稿紙,如風般逆卷,好像魏悅並沒有關門,讓風灌了進來,恭新沉默著,看著那些廢紙,翻飛在房間里,這個小小的房間,就像是一個難以逾越的牢籠……

說它是牢籠,也僅僅是因為高昂的費用……

「也可以嘗試去一去醫院裡看一看……」

他依然在說,嘗試。

「我知道大家都很苦,不願意看悲的,難過的,失敗的,但是這就是人生,如果一個人的人生已經註定了會取得成功,那一定是傳記,而不是……一個母親對於孩子的愛。」

可是已經沒有最後一個聽眾了。

「如果一個母親想著自己的孩子將來一定會成功……真的不能說有多愛這個孩子……因為母親可能自己也沒有獲得自己想要的成功……雖然有個例,但是還是太少了,大多是殘酷的母愛……而不是讓人羨慕的母愛……」

恭新不再說下去,靜靜的坐下來……趴在桌子上,他應該很難過……但是他就是哭不起來……

因為被否定,太過於正常……他或許真的有些自卑?但是自卑的人真的能夠遭受住這樣的打擊么……

他很難過,但是就是哭不出來……

風好大,風好冷,他吸著一口氣……提起氣腔,有些顫抖的抽搐……

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就好像,他的一切世界,都在慢慢的崩潰,自暴自棄起來……

「嘿……你根本不需要難過……」

一個人的聲音在恭新的耳邊響起來,他想著,還會有第二個人會來安慰他,顯的有些震驚。

他抬起頭,看著窗外,一個男孩子安慰著另外一個女孩子,將手放在她的頭上,慢慢的撫摸,在冷風裡,他們的衣裙,就像是在起舞。

「琳兒,我不是在你的身邊嘛,這點困難算什麼?對吧,親愛的。」

那個黑色華衣的男子笑的可甜,還眨了一下眼睛,他明目皓齒,美眸如秀,生的可好看。

「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好想,好想你……」那個被喚做琳兒的女孩子紅衣箐袖,擁在那男子的懷裡……

風華流轉,桃花紛亂,漂流著,整個世界的孤寂……

「我也很想你啊……你別哭,乖,你別哭……你哭了,我也要哭了……」男孩子摸著女孩子的臉,用修長的大拇指抹掉她的眼淚。

只是梨花帶雨,哭凄凄,也不停了,晶瑩的淚水被風吹的散了,如玉珠落地,卻悄然無聲……

凄凄之風,唯予我悲。

灼灼之夢,唯欲我心。

恭新猛的推開桌子,有著踉蹌的來到風裡……就好像那兩人真實存在一樣,他的腦門和身上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那未關住的門兒,一下子轟然的關上,將他的身子撞的遠了,跌落在牆上。

「喂!」

恭新大喊著!想要去呼喚他們的名字……

「喂!」

恭新的口中竟然流出血來,那有些腥的,竟然是微甜的血液從口中吐了,他才真實的感覺到,他呼喊不出他們名字……

「喂!」

【英蘭!我當爸爸了!】

一個身穿硃紅色鎧甲的男子,就像是沉沉天幕的戰神,高大挺拔,英姿颯颯,威風八面,將軍模樣他抱著一個嬰兒,臉肉嘟嘟的臉,就像是沉沉悶悶的啼哭。

【哈……長的真可愛!爸爸抱抱~嗚——哈哈哈——】

將軍笑臉相迎,在雲端站著,霧氣說是有些冷了,他緊緊的抱著這個孩子。

用眉毛逗她。

她哭啊哭的……竟然又咯咯咯的笑了……

【你當媽媽了!英蘭——】

他見自己的妻子,孩子的母親不甚歡喜,也有些詫異……

【你怎麼了英蘭……】

他抱著孩子……奔向自己的妻子……卻望而未及……

他們慢慢的化為雲中之霧……消散,遠離……

恭新看著他們的臉龐,那身硃紅色的將軍甲,如夢,如灼。

恭新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們消散……捂著自己的胸口……他害怕自己的心臟跳不過來……緩緩的抓著自己的胸口,祈禱著,這個掌控著他生命的小東西,明明每一個人都有……

而他的,卻是殘缺……

【麓心齋,我就要死了,對吧……】

恭新看著那個穿著一件白色華衣的男人,慢慢的躺在如棉花般柔軟的花絮里,那些純凈的白色,就像是天幕拋去任何一絲蔚藍,白的嚇人,白的可怕,和他的臉,一樣虛弱……

【要死啦!要死啦!要死啦!】

那男子狠狠的大聲的叫喊起來,就像是狂怒著,喊著自己的死期……

【要死了啊……終於……】

他想要咳嗽,卻還是沒有咳出來。

他難過的……好像是真的難過了……一滴淚流到了他的眼角,緩緩的流淌,滴落在那棉絮里,化為純凈的藍色……

那天空也跟著蔚藍……

【吾為王之神明!吾為魔之至尊!吾為世界的終焉!】

【我是……無上至尊之王……】

【我是……你願意相信我是誰呢?】

他忽然的側過頭來,用嚴厲的眼神看著恭新,恭新被嚇了一跳。恭新害怕的不得不在地面上摩擦著倒退,靠在牆上,大睜著眼睛,與那雙怒火的雙眼對視。

那殺伐的眼神,猶如強大的怒火升騰,衝天而起,炸燃掉整個世界。

火!天火!在降臨!

天火,在降臨!

哭喊!呼嚎!哀鳴!像是時刻無法抹去的陰影……

「救命!」那伸出火堆里的手焦枯而猙獰……

「救救我!」那已經去火瞳般的眼睛已經被燒穿……空洞而恐怖……

「救命啊——啊!」那呼喊聲,被硬生生的截斷,就好像是火燒斷了他們的軀體……

焦枯的煙,從喉嚨里噴薄而出……

風欲靜了……而這天火……卻未再熄滅……

恭新獃獃的,看著那火海升騰翻滾……

他的口舌好像也行為火焰而乾涸,嘴唇開裂,耳朵被慘絕的呼救聲轟炸……

嗡嗡的……這腦袋裡……好像從未再有出現想法的意思……一片片的空白……一片片的空白場景里,沉悶……

【你知道我最欣賞你什麼嗎?】

「什麼?」

【狠絕,毒辣。我發動血統戰爭,可不是一場天真的遊戲。】

「你想通過這場戰爭給你自己帶來什麼?」

【我想給人間帶來和平……】

「不是為了自己?」

【我又不缺什麼……】

「真的不是為了自己?」

【當然,現在這個世道這麼亂……是時候清楚一下了……種族少了,自然就團結了……】

「你確定?」

【確定……】

「你可真天真。」

「天上的神,都這麼天真么?」

【可能……】

「天真,真好啊……」

【可能……】。小主人我覺得你在修行學校的聲望很高啊!我們都還沒有過去,他們就這樣熱情了,要是我們一會過去了,我們還不得讓人圍得都走不動道啊!

你們想太多了,我只能說有些事情我們得看兩面,別看現在這樣熱情,但那也是因為我給他們代來了榮光,如果有我還是以前的那個廢材你來看看,當然了,這種事情不用試的,一試就會很尷尬,只要我們心中自己明白就好。

總之就是一句話,別太漂了,不然的話會出問題的,可能我們在現在不會……

《全職鎮守》第五百六十九章:能記一輩子的只有仇恨 混沌中,帝和尊對坐,無數大道湧現而出,在二人身前構建出一個晶瑩氣泡。

跟着,兩顆道果分別從帝尊的頭頂湧出,沒入那枚晶瑩的氣泡中。

下一瞬,那兩大道果發生變化,無數大道湧現,支撐起那晶瑩氣泡,在迅速擴張。

帝和尊對視一眼,各自輕輕點在自身道果之上,只見那道果如果即將破碎的卵殼一般,有密密麻麻的裂紋蔓延。

不過須臾時間,兩大道果徹底破碎,萬千碎片化作無數條大道,沒入那晶瑩的胎膜中。

而在那道果中仍存的,乃是兩方輝煌的道宮,分別為仙帝宮、仙尊宮。

兩大道宮晃動不休,越來越明亮,頓時只見無數大道自兩大道宮中飛騰,讓兩大道宮越來越明亮。

在無數大道的支撐下,那晶瑩胎膜擴張的速度愈發的快。

兩大道宮每一次震顫,那晶瑩胎膜便擴張一次,無盡的混沌被開闢出來,化作玄黃,化作天地,化作五行*八荒,化作無數星辰!

玄氣上升,黃氣下沉,一座座大6形成,山巒轟隆隆拔地而起,日月星辰紛紛在滾滾的混沌中湧現,無數道仙氣橫貫長空,化作了雨水,從上空落下,而地火涌動,火山噴涌,一片又一片天地形成!

大風呼嘯,吹動星空中的星辰,將一塊塊碩大的6地吹飛,捲動無邊大火!

這般大的動靜,驚動了整個大混沌,無數無人區中的老怪物都復甦,在觀摩這一幕。

就連時空長河的盡頭,都有一道道目光投射而來。

隨着帝尊開天的動靜越來越大,居住在九方寰宇中的諸多生靈也發現了這一幕。

一道道靈光從九大宇宙中騰起,眾多的帝尊的弟子匯聚,在觀摩這地水風火涌動,開闢宇宙乾坤的震撼景象。

在這觀摩的眾多生靈中,自然也就姜瀾的存在。

閉關數千年時間,姜瀾仍舊不曾徹底悟透永恆藍金中的奧義,究竟是哪一種永恆。

但這次觀摩帝尊開闢仙界,無數大道演化的場景,他似乎抓住了冥冥中的一道靈感。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