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然後拉著曉雯就往外頭,剛走到門口,欒曉萱又開口了。

「你這麼急著走,你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們啊!」欒曉萱還真是覺得自己多了不起,我就非要躲著她似的。

「既然你這麼相信我,那我就給你挑兩雙吧!」行吧,你覺得我品味可以那我就給你挑。我走回店裡,在櫃檯旁邊轉了幾圈,挑了兩雙跟又高又細的鞋。這種鞋好看但是不好走,稍不注意就容易崴腳。

「這兩雙鞋很襯你!」我虛情假意的拿著挑好的鞋給欒曉萱,我都想用那個鞋跟跟戳死她。這麼討人厭,她難道就不怕我在這裡待久了,林東看到會對我做些什麼嗎?

欒曉萱沒說話,她看了看林東,林東全程就是一副平淡的表情。欒曉萱笑了一下,然後拿著兩雙鞋去試了一下。我自己挑的,不管她穿成什麼樣,我都說很好看。不過確實,畢竟也是當過模特的,欒曉萱也是能hold住那兩雙鞋。

「嗯,好看是好看,不過這鞋會不會太高了,我覺得平常穿好像不好。」過了一會欒曉萱又一副為難的樣子說道。

「那我再給你挑!」

我又挑了一雙比較正常的鞋,樣式也不錯,服務員都說我眼光好,挑到了店裡最受歡迎的款。但是欒曉萱就說最受歡迎的款那一定很容易和別人撞,她也不要。

最後我挑了好幾款,欒曉萱都以各種理由否決了,這個不喜歡,那個不好。

「這個最好,又好穿又好看,還不撞,而且這也是限量款,送你了!」這時,曉雯在一旁看不過去了,她脫下自己腳上的帆布鞋甩到了欒曉萱面前。那雙帆布鞋就是一個很普通的鞋,不過上面好像她自己手繪了圖案上去,顯得還是挺特別的。

「這雙我要了。」然後曉雯隨手拿了店裡的一款拖鞋穿上就讓服務員結賬,在欒曉萱的一臉震驚中拉著我走了。

我都有點驚訝,這好像不是我認識的曉雯吧?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序列玩家 我還以為她溫溫柔柔的只會被人欺負呢,沒想到她還是會反駁回去。

「安姐,你怎麼幫我的時候就那麼剛,到自己的時候就不說話了呢!」走出去一段距離以後,曉雯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著我說道,覺得我剛才太軟弱了。

一看就知道欒曉萱是在欺負我,但是我卻沒有反駁回去,還任由她使喚。

「我這不是在給你表現機會嗎?」我笑了笑,曉雯倒是學到了,剛才她應該把欒曉萱氣的不行。這樣挺好的,我覺得曉雯就應該硬氣一點,這樣她以後就會少吃一點虧了。

「算了,我們去吃東西吧,沒心情逛街了。」曉雯看了我一眼,然後拉著我去吃東西了。

我並不是在忍耐,只是懶得和欒曉萱杠起來,她這難得的威風一次,就讓她威風一下吧!不然她心理得不到平衡,又要來找我麻煩了,為了以後的太平我才忍著的。

吃飯的時候曉雯告訴我說其實她也是第一次這樣懟人,因為以前她都不敢,還是跟我學的。她一直都溫溫柔柔的,做著家裡的乖寶寶,好像習慣了這樣的人設以後,她就變得什麼都比較乖巧了,遇到事情也是能忍就忍。

但是我覺得在最應該張揚的年紀不應該顧慮那麼多,沉穩是我們這個年紀才應該做的事情。我以前是想張揚,卻生生的被這折斷了翅膀,無法張揚。

和曉雯吃完飯在商場我們就分開了,我拿著她送給我的香水在路上走著。

走著走著我就感覺後面好像有人跟著我,但是我回頭又沒有人。但是直覺告訴我情況不對,我趕緊攔了計程車坐上去,然後立馬給周行打電話,讓他出來接我。

但是在我上車以後那個人就沒有繼續跟了,可能是知道被我發現了吧!

等計程車開到門口的時候,周行已經在門口等著了,看到他在門口我就安心了。我是真的害怕,害怕又被顧長森抓走,那件事情讓我留下了很大的陰影。 我告訴他我感覺有人在跟蹤我,但是我也不太確定,只是一種直覺。我倒真希望只是我的錯覺,因為我真的害怕,害怕之前的事情又發生了。

那件事情我現在想起來都渾身發抖,所以我才這麼緊張,因為害怕事情又一次上演。

周行在門口確認了一下,沒有什麼異常,別墅的安保設施也很好,所以也不用擔心有人進來。

回去以後我洗了個澡,然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都睡不著。我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害怕,明明現在只是秋天,我卻冷的像冬天一樣。

腦袋裡不停的浮現那個畫面,我捶著自己的腦袋,讓自己不要去想,可是越不去想就越是要出現。

最後實在沒辦法,我拿出了安眠藥,這是之前威廉給我開的。因為我經常老是受到這件事情的困擾,所以讓威廉給我開了安眠藥。但是威廉千叮嚀萬囑咐的告誡我不要經常吃,如果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吃安眠藥。

我現在顧不得那麼多了,要是不吃安眠藥我肯定會痛的一晚上都睡不著。吃了安眠藥我躺在床上開始有些迷迷糊糊的,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著了。

「安若!」好像聽到有人叫我,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到了顧鄖坐在床邊看著我。我有些不敢相信,我伸出手想去摸一摸他是不是真的,他伸手握住了我的手。

「顧鄖!」在摸到顧鄖手的那一刻,我的眼淚就忍不住的掉了下來,我真的好想念顧鄖,我有多想見到他,摸摸他。

「是我,我回來了。」顧鄖溫柔的撫摸著我,他對著我溫柔的笑了笑,那個笑容讓我覺得好像春天來了一樣。

「我好想你,好想好想……」我對著顧鄖訴說著我對他的思念。

「我也很想你,好了,快睡吧!」顧鄖溫柔的拍著我的背,哄著我睡覺,不知道是因為顧鄖的原因還是因為安眠藥的原因,我一下就睡著了,我還能感覺到顧鄖把我抱在懷裡,特別溫暖特別舒服。

早上,陽光透過窗子灑在床上,我被陽光給刺醒了,睜開眼睛伸了伸懶腰,這一覺睡得特別舒服。

突然我想到了昨晚我好像看到了顧鄖,可是看了看房間,還是只有我一個人。大概就是我在做夢吧,可是那個夢好真實,我都能感覺到顧鄖的體溫。

會不會是顧鄖回來了,可是他既然回來了那他怎麼又不見了呢?是我太想他了,就連做夢都覺得他是真實存在的。不過就算是夢,我也希望我能經常見到顧鄖,只要多看看他就夠了。

去公司之前,周行給了我一個東西,說是報警器,告訴我這個東西只要我帶在身上就能定位我。然後如果有危險了,我把它破壞了它就能自動通知周行這邊,告知他我有危險。

看著周行的黑眼圈,我想他大概是熬夜做了這個東西吧,因為我昨天說了有人跟蹤我。雖然有時候周行看起來不近人情,但是其實他心思很細膩,很會照顧人。

「謝謝你!」拿著周行給我的報警器,我覺得特別安心,一下就覺得很有安全感。

「沒事!」周行大大的打了一個哈欠,看來是困的不行了。

「好了,你休息一天吧,夢潔說她想可兒,我把可兒帶去她那。」其實余夢潔根本沒有說這樣的話,只是我覺得周行熬夜太辛苦了,想讓他休息一下。畢竟他也是為了我才熬夜的,那就只能再麻煩一下余夢潔了,反正她老是吵著讓可兒當她兒媳婦,就讓她提前照顧一下自己的兒媳婦吧!

所以我就帶著可兒出門了,可兒很久沒有跟我一起出門了,坐在安全座椅上可兒特別興奮,一路上嘰嘰喳喳的還以為我要帶她出去玩。

「哎呀,我們可兒來了!」余夢潔媽媽看到可兒那叫一個激動啊,立馬就從我手裡接過了可兒。

「阿姨,不好意思啊,今天周行休息,所以又麻煩你們了。」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老是來麻煩他們幫我帶著可兒。

「麻煩什麼麻煩,這可是我未來的孫兒媳婦,我疼都還來不及,哪裡會覺得麻煩!」余夢潔媽媽抱著可兒笑的特別開心,彷彿就已經抱著自己的孫兒媳婦了。

「是啊,放下我兒媳婦,你走吧!」這時,余夢潔穿著睡衣就出來了,她還會揮手趕我走。感覺我不是來麻煩他們的,只是來給他們送兒媳婦的。

「行,那我走了,麻煩阿姨了。」還好還有餘夢潔可以幫我看著孩子,可兒和團團兩個人小朋友也可以一起玩,我還比較放心。

從余夢潔家出來我就準備搭電梯下樓了,剛好我走到就看著有一個電梯立馬就要關門了,我衝過去想趕上,但是沒來得及。可是我最後看了一眼,好像看到了一個人特別像顧鄖。

電梯是往下的,我狂按電梯鍵,可是電梯還是沒有停下來,還好這時旁邊的電梯到了,我立馬乘著電梯下去,可是旁邊的電梯早就沒人了,我看了看周圍,也沒有顧鄖的身影。我又跑了出去,還是沒有發現顧鄖,不經有些垂頭喪氣,可能又是我看錯了吧!

走到公司,看到大家都聚在那裡嘰嘰喳喳的,忍不住好奇過去看了一眼。看到孔菲的辦公室面前放著一束花,有人給孔菲送了花來。

「這是什麼情況?」看著那束花,彷彿就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好像有人給菲姐送了花,但是菲姐直接就丟了。」那束花現在正可憐的待在垃圾桶里。

我走過去把花撿了起來,花裡面還插著卡片,我拿出一看,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字:「親愛的菲,上次見到你以後就很想念你!」

咦……我們在旁邊都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親愛的菲,真是太肉麻了。不過這是誰送的花倒是讓我很好奇,孔菲很久沒有收到過花了,也沒聽她說有什麼追求者。

我讓大家都散了,然後進去了孔菲的辦公室,她正一臉鬱悶的坐在那,好像有些不開心的樣子。

「嘖嘖嘖,這收到花的人不該是這個表情啊!」我看著孔菲,她好像一點都不開心一樣。

「那應該是什麼表情!」孔菲愁眉苦臉的說道,她不僅不開心,反而好像還因此覺得有些鬱悶!

「收到花了不是應該很開心嗎?說吧,是誰?誰在追你啊?花都送到公司來了,你們在一起了嗎?」可能是因為孔菲太久沒有談戀愛了,我顯得有些激動。

孔菲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告訴我這只是她出去旅遊時遇上的一個朋友。其實並不算認識,只是在旅行過程中兩個人剛好聊的來,就一起去旅行了兩天。那個男的告訴孔菲說他來了中國,約孔菲見面她沒有答應,結果就送了花過來了。

「多浪漫啊!人家肯定是對你念念不忘才追過來的。」老樣子,這個男的是很喜歡孔菲了,不然也不會追回來。 孔菲看著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說出了實情。她和那個人在旅遊的時候兩個人因為喝醉了不小心發生了關係,所以那個男生吵著要對她負責,就來找她。

但是孔菲就覺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不需要誰對誰負責,而且兩個人都是自願的,也沒有損害誰的利益。所以她就覺得很苦惱,她不喜歡這種粘人的人。

「那你對人家有沒有感覺嘛? 冷情暖少:愛妻哪裏跑 或許也可以試試,看那個人還挺有責任感的。」從那個男生追過來說要負責我就覺得那個男生還挺有擔當的。

「什麼責任感嘛,就是煩人。」孔菲一臉不屑的說道。

「那你就約他出來好好說。」老樣子孔菲好像還是沒有談戀愛的想法,不過人家大老遠跑了過來,還是應該和人家說明白。

孔菲又是一聲長嘆,然後拿出手機,大概是準備約那個男的見面聊吧。但其實我倒是覺得如果可以,孔菲也是可以談談戀愛的,感受一下戀愛的美好也是不錯的。

下午下班,我正準備提前下班去余夢潔家的時候就看到孔菲已經出去了,看樣子是去見那個人的。我去超市買了些菜然後提到了余夢潔家,打算給他們做飯吃。

從回來以後沒少麻煩余夢潔一家,也還沒有好好感謝過他們,今天晚上就給他們做一頓飯吃,就當是我小小的心意。

一邊買菜一邊想著晚上做什麼,根本沒有注意到有一個人偷偷的跟著我,他的手裡還拿著一個相機在偷拍。

他跟著我一路到了余夢潔家,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根本沒有注意到。到了余夢潔家,可兒和團團正在客廳里玩,可兒已經有了姐姐的樣子了,在那裡逗著團團。

團團好像也很喜歡可兒,笑的特別開心。可兒看到我來了,特別開心的朝著我跑來,沖著我撒了一會嬌。

「哎呀,親媽還是親媽啊,我這個乾媽帶了一天了也沒見這麼對我撒嬌。」余夢潔在旁邊有些不開心的說道。

「那可不,你看團團還不是最黏你!」這種關係是沒辦法輕易斷開的,孩子當然最黏自己的媽媽了,因為媽媽是和他待的最久最親近的人。

「是啊,我們團團!」這麼一說,余夢潔好像找了一絲自信,滿足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我回來了。」這時sam才回來,看到sam回來,我就把孩子交給他了,然後去廚房準備做飯。余夢潔媽媽進來幫我,不過她不是純粹來幫我的。

余夢潔一直在問我公司里有沒有一些優秀的女孩子,我有些納悶,不知道她怎麼突然對我們公司的女孩子這麼感興趣了。

後來才知道她是想給周行找女朋友,這余夢潔作為妹妹孩子都生了。但是周行還是單身一個,他們都有些著急了,想著給周行找一個女朋友。

我想了想,我們公司的女孩子都不錯,但是也都不適合周行。畢竟周行不是一般人能hold住的,我想周行要求應該也挺高的,不然怎麼一直都沒有找到女朋友。

「哎,你說他不會是那種……」余夢潔突然小心翼翼的對著我說道,我一下有點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但是看到她那彷彿有什麼情況的眼神,我一下就明白了。

我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這余夢潔媽媽也太可愛了,居然會這麼想。我想要是周行知道,大概都要鬱悶死吧,自己只是沒有找女朋友而已,就被大家這樣誤會了。

「笑什麼啊,我認真的,你說他也沒怎麼接觸女孩子,唯一接觸多的就是我們小潔,哎,算了,小潔也不算什麼女孩子。」余夢潔媽媽看了一眼在客廳里坐著的余夢潔,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真的要被她笑死了,她也太可愛了,一本正經的嫌棄自己的女兒。

「沒有啦,周行大概是沒有遇到合適的而已,你們別著急,我會幫他留意的。」為了讓余媽媽放心,我還是攬下了這個重大的任務。

當然我也會有私心的,萬一餘媽媽天天拉著周行去相親,那他就不能安心照顧可兒。而且這種事情我們著急也沒用,還是應該順其自然的。

說到曹操曹操就到,正在我們說著周行的時候,周行就到了。余媽媽看到周行來了也沒有再繼續說要給他找女朋友的事情,因為她知道要是做了周行不願意的事情,他可能就跑了。

看到我們在做飯,周行下意識的就進來幫忙了,只是還沒開始幫忙就開始嫌棄我們來了,嫌棄我們這個菜沒切好,那個搭配不好。最後被我毫不留情的趕了出去,因為這頓飯是我的心意,不能讓周行插手。

被趕出去的周行好像還不放心一樣,在廚房門口不停的徘徊著,好像怕我下毒一樣。

還好可兒及時轉移了周行的注意力,順利的把周行帶離了廚房。不愧是我女兒,非常理解她媽媽的立場。

最後過了一個小時以後,我終於做好了一桌飯,之前在澳大利亞也經常做飯,所以做飯的手藝還是沒有生疏的。

吃飯的時候,余夢潔像是被余媽媽拜託過一樣,開始旁敲側擊的勸周行早日結婚生子。周行卻不以為意,根本不理會余夢潔的話。

「就是,你看找一個像我老婆這樣的多好。」sam一臉得意的說道,他現在有老婆有兒子,生活真是要多開心就多開心,關鍵兩個人感情到現在都還是很好。我都懷疑兩個人是不是才進入熱戀,明明都好幾年了,還是像在熱戀期一樣。

有幾次我都看到余媽媽忍不住白眼余夢潔和sam兩個人公然秀恩愛了。大概余媽媽也是嫌棄兩個人這麼膩歪的吧,尤其是還要天天看到。我想要不是因為團團這個大孫子,余媽媽早就走人了。

「呵,找一個你老婆這樣的?那我還不如單身一輩子呢!」周行不以為意的說道,他那嫌棄的眼神看的出來他是發自內心的嫌棄余夢潔。

「你什麼意思?我怎麼了?」余夢潔一聽周行這樣說,立馬就暴走了,把筷子重重一摔指著周行問道。

「看嘛看嘛,這麼凶,要是找的女朋友像你這樣,那我還不得死啊!」周行一下抓住了把柄,指著余夢潔說道,一邊說還不停的搖著頭感嘆道。

「你再說!」余夢潔要不是看在還有孩子在這,差點都直接上桌了。我和sam互相看了一樣然後嘆了一口氣,其實我們已經習慣兩個人這樣了,不覺得有什麼了。

余夢潔只有在sam面前才是小女人模樣,一遇到周行完全就暴走了,分分鐘就能原地爆炸。周行就像余夢潔的*一樣,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輕易點燃。

「你看,你還不讓我說話,sam你說你這找的什麼老婆,這麼凶,還是趕緊休了比較好。」周行看到余夢潔氣呼呼的樣子,更是得意了。

余媽媽也是一臉無奈的看著兩個人,明明兩個人已經這麼大了,卻總還是像小孩子一樣拌嘴,她應該都後悔叫周行來吃飯了。 我和sam還有餘媽媽同時嘆了一口氣,拿起筷子不理會兩個人趕緊吃飯。不然等兩個人打完鬧完回來菜就冷了,我們也已經懶得管兩個人打不打架了,因為也打不死。

而可兒還以為周行和余夢潔在表情,在那裡又是大笑又是拍掌,特別開心的看著兩個人打鬧。我有些擔心,萬一以後可兒都以為別人只是表演,在旁邊這樣鼓掌的話會不會被打死?

我們自顧自的吃著飯,不理會那兩個大打出手的的人,余媽媽更是見慣不慣的自己吃自己的飯。兩個人打累了就自己回來吃飯了。

余夢潔頭髮亂糟糟的,周行也衣衫不整了,但是兩個人都很默契的什麼都傷都沒有受。也是兩個人都有自己的分寸,我想兩個人也是藉此發泄一下。

看到兩個人回來了,余媽媽給一人盛了一碗湯,然後就沒有繼續過問了。

sam就幫著余夢潔整理著頭髮,余夢潔和周行打架的時候,他是不敢插手的,因為一不小心,他就會變成被打的最慘的那個人。

剛開始他不知情還會去拉架勸架,後來受了太多次傷他就學聰明了,安靜的當一個吃瓜群眾。因為其實兩個人都不會真的打對方,而且兩個人都很厲害,sam想攔住那是不可能的,最後只有受傷的自己。

而且只要兩個人聚在一起,只要沒有什麼正經事,兩個人就一定會鬧上一鬧,感覺像已經成了一種習慣一樣。

「我們團團,可兒,以後要相親相愛知道嗎?要是打架,婆婆就……」余媽媽給了余夢潔和周行一個兇狠的眼神,這話她就是說給兩個人聽的。

看到余媽媽的眼神,兩個人乖乖的低頭吃飯,再也不說話了。這樣餐桌上才安靜了下來,大家安靜的吃著飯,吃完飯sam就主動擔起了洗碗的職責。

玩了一會兒以後,我就跟著周行一起回去了。回去路上我問他為什麼每次都要和余夢潔吵架打架,他說好像就是習慣了,自己有時候都不知道為什麼。

明明每次打完自己都覺得自己很是幼稚都還要繼續打鬧,他自己也不理解。

我想就是因為兩個人從小這樣習慣了,好像不打鬧兩個人就找不到相處的模式了。兩個人因為家庭環境比較特殊,從小也沒有什麼朋友,所以基本上就兩個人一起玩。

而且小孩子好像都喜歡以打鬧來引起父母的注意,所以可能慢慢的這樣就養成了這樣的習慣。即使現在不需要引起父母的關心了,他們也沒辦法改變了。

不過兩個人這樣其實挺好的,雖然看上去兩個人好像關係不好,但是熟悉的人都知道,兩個人是因為關係太好了,所以才會這樣。

我都很羨慕他們兩個,我也多想有知道這樣的兄弟姐妹,哪怕每天和我打鬧,我都覺得很是溫馨。

「後面好像有人跟著我們!」突然,周行看著後視鏡說道,我轉過頭去看,後面確實有一輛車跟在我們後面。

「是誰要跟著我們?」我不知道這輛車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我根本都不知道,要不是因為周行我應該也不會發覺。現在想來,他會不會早就跟著我們了,不然他怎麼會知道我什麼時候從余夢潔家出來?

「現在還不知道,不過現在我也沒辦法甩開他!」周行嘆了一口氣,可兒睡著了坐在後面,因為車上有小孩子,周行不行加速甩掉那輛車。

「不會是沖著可兒來的吧?」我突然意識到,他們這個時候跟著我,應該不是想做什麼,可能就是沖著可兒來的。

「那就不能開回去了,沒事!」周行好像想到了解決辦法,他不慌不忙的開到商場,然後讓我下車去商場里隨便買了些什麼,然後又開著車回去了余夢潔家。

全程周行都和可兒待在車裡,不能讓可兒下車,這樣他們就發現了我還有一個女兒了。周行是想製造出我只是去商場買了一個東西,這樣就算被拍到什麼也好解釋。

到了余夢潔家樓下以後,讓余夢潔下來把可兒抱了上去,然後我和周行也上去了。

在余夢潔家待了一會兒,現在沒辦法把可兒帶回家,我只能自己回去了。可兒就放在了余夢潔家,好在可兒已經睡著了,她這一覺也能睡到明天早上,不會有什麼問題。

「肯定是顧長森!」我想了想,肯定是顧長森找人來跟蹤我們的,他想找出我有孩子的證據然後爆料給媒體,這樣我就會處於風口浪尖上。

「以後要小心一點了。」周行看了看車後面,已經沒有人繼續跟著了,我們順利的甩掉了跟蹤我們的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