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秦洛也不能讓傷員過於用力,他從石椅上起來,然後轉到王九九的正面,身體緩緩的壓了上去。

一切都是那麼的和諧自然,兩人沒有一點兒生疏感,就像是已經結婚多年的夫妻似的。

秦洛解開了王九九的內衣,沒有來得及丟到岸上,任由它浮在水中,像是水面上突然綻放開來的一朵粉紅小花。

當他隔了一年時間后再次撫摸上那胸口的一堆柔軟時,忍不住的呻吟一聲。還是那個女人還是那對胸部——不同的是,上次是在冰地雪地里,這次卻是在溫暖的陽光下。

秦洛忍不住感嘆了一聲:為什麼每次都是野外戰鬥啊?

(PS:難得三更。紅票。) 「兩位前輩感情可真好。」

見兩人又杠上了,蘇魅唇角微勾,忽然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聽到這句話,那兩人微微一怔,緊接著臉上竟同時露出了驚悚之色。

他們倆——感情好——

「丫頭別瞎說,誰跟那老東西感情好了!」白衣老者率先反應過來,當即一臉嫌棄的開口道。

「靠——你那是什麼表情?好像誰稀罕你似的!」猥瑣老頭聞言,很快也反應了過來,跟著露出了不屑之色。

「不稀罕?那將我的酒還回來。」

「——」

聽到這句話,猥瑣老頭被噎住了。

見兩人再次杠上,屋內另兩人似乎早已經習慣了,沒人開口勸阻。蘇魅也已經看出來,這兩人屬典型的損友,不損不痛快的那種。

「丫頭,別理他們,咱們喝咱們的。」灰衣老者掃了兩人一眼后,朝對面的少女道。

「好。前輩請!」蘇魅聞言,笑著點了點頭。

那兩人聞言,總算消停了下來。

猥瑣老頭沒再跟老友杠下去,他抬眼看向少女,眸中重又現出了一抹濃濃的熱切。

「丫頭,來浮天學院吧。」猥瑣老頭巴巴的望著少女,滿眼渴望的再次邀請道。

屋內幾人見他突然提起這個,不由得微微一怔。蘇魅倒還好,其他三人則都被這番話給驚到了。

「糟老頭,你想什麼呢,丫頭怎麼可能會去你的學院。」白衣老者聞言,當即挑了挑眉。

這小丫頭的身份他不可能不知道呀,來自於宗門世家的精英天才,怎可能會去學院。

浮天學院雖是東大陸十大名院之一,但跟真正的宗門世家相比,那差的可不是一丁半點。白衣老者疑惑的想到。不僅是他,其他兩人都有這種想法。

「怎麼就不能來了?浮天學院可是十大名院之一,好著呢!」聽到白衣老者的話,猥瑣老頭當即不滿的駁斥了一句。話音一落,他又滿臉熱情的轉向了少女。

「丫頭,別理他。我跟你說,浮天學院真的很不錯。再過兩個月就是學院排名賽了,只要你加入浮天,便能親自見證這場盛事。

還有,排名賽上有個人賽,若能在個人賽上取得好成績,不但有豐厚的獎賞,更能名揚四海,甚至被宗門世家選中。排名賽十年才有一次,機會難得,怎麼樣,丫頭,來浮天吧!」老頭滿臉熱切的招攬道。

原來如此!

聽到這番話,那三人終於明白他為何這般熱切了,敢情是為了替浮天學院招攬比賽選手。這老頭,果真是一如既往的狡猾奸詐。

跟那三人一樣,聽到這番話后,蘇魅頓時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不過這次她並沒有像上次那般,第一時間就開口拒絕了。

個人排名賽——名揚四海——

上次這老頭並沒有說讓她參賽,畢竟那時他以為對方是高階靈師,自然不會讓她參加這種比賽。而那時的蘇魅也不知道還有個人排名賽這種事,便沒有多想。

如今聽到這個,她頓時想到了一件事。

當時她被那道光罩住時,雲歌和小月兒也在,她不知道她們倆是不是也來到這個地方了。

之前她便想過要尋找兩人,只是這世界太大,再加上她剛過來,既無實力又無勢力,根本沒有辦法尋找。如今倒是讓她生出了一個主意。

蒼穹之地,要想找到兩個人並不容易,倒不如讓她們來尋找自己。 屋內三人都覺得少女不可能會答應,沒想到對方沉默了片刻后,竟沒有直接拒絕。

「這排名賽可有什麼講究?」蘇魅沉思了片刻后,忽然開口道。

猥瑣老頭見此事有戲,當即不遺餘力地介紹起來。

「若是學院排名賽,比的則是各大學院的整體實力,也就是團戰。團戰人數為十人,比賽內容不定,除了本身的實力之外,團隊間的配合也很重要。若是個人排名賽,比的就是個人實力,通常會採用挑戰賽的方式,按照積分高低晉級淘汰。」

「排名賽有一個最基本的要求,那就是所有參賽選手的年齡都不得超過二十五歲。也就是說,丫頭你將要遇到的對手幾乎都是這個年齡段的。當然,少數像你這般的例外。

而這個年齡段的選手,基本上都已經達到了將階,其中就包括巔峰期將階,甚至是——王階。怎麼樣,丫頭,敢不敢挑戰一下?」猥瑣老頭笑眯眯的介紹道。說到最後,甚至用上了激將法。

不得不說,這老頭果真不愧為腹黑之輩,心思當真是既縝密又狡詐。看出少女邪狂的性子,唯恐普通的比賽吸引不了她,便加入了一些挑戰元素,以便刺激她參賽。

果然,聽到老頭的介紹,蘇魅當真起了一絲興趣。

竟然還有王階么——

如此說來,這場排名賽還不算太無聊。

「兩個月後開賽?」眸光微閃,她抬眼看向老頭,挑眉問道。

「兩個月後便是龍騰帝國內的選拔賽,選拔賽結束后,當選的五家學院便會啟程前往鳳天帝國,參加這次的四國大賽。」猥瑣老頭回答道。

話音一落,他露出了急切之色。

「丫頭,你可想好了,要不要參加?」

見他一副急吼吼的樣子,蘇魅故意沉默了一會後,才悠悠的點了點頭。

「既如此,去看看也無妨。」

她這算是應下了。

見她答應,猥瑣老頭頓時露出了興奮之色。

「哈哈——太好了!丫頭,我跟你說,這大賽還是很好玩的,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老頭興奮不已。一想到有了這丫頭的加入,浮天學院這一次定能取得更好的成績,他如何能不興奮。

屋內三人都沒想到,蘇魅竟然真的答應了。

「丫頭,浮天學院就在臨昕城東面的棲霞谷內,一個半月後我們便會啟程前往帝都,這段時間你可有什麼安排?」老頭突然想到這個,當即開口問道。

他記得這丫頭說過,她是有試煉在身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試煉,會不會影響到賽程。

一個半月——

「晚輩還有些事需要處理,一個半月後,晚輩會前往浮天學院與前輩匯合。」聽到老頭的話,蘇魅沉思了片刻后,開口答道。

「既如此,那老頭我就在學院內等著你了。對了,這枚通訊玉珏你拿著,到時方便聯繫。」

為了防止發生什麼意外,導致到時找不到人,老頭給了蘇魅一個通訊玉珏。

蘇魅還從未使用過這東西,當即就毫不客氣地收下了。

見這件事就這麼敲定了,屋內三人當即開口恭喜起來。

幾人又痛飲了數杯,暢聊了許久后,宴席終於散場了。 第678章、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王九九畢竟處於處子之身,一經秦洛挑撥,身體就癱軟如泥。脖頸靠在身後的池沿上,胸部想要縮后卻又情不自禁的挺拔的更高更遠一些。

嫩白膚肌紅葡萄,含情向儂羞藏笑。

「準備好了嗎?」秦洛問道。他已經感覺到王九九的身體完全的放鬆開來,她的雙手也在拚命的摟抱起來,恨不得把兩個人的身體給合二為一似的。

「嗯。」王九九點頭。眼神迷醉,眼睛似閉非閉的輕哼了一聲。「聽說會很痛。」

「我會小心的。」秦洛說道。

王九九突然間睜開眼睛,眨巴著黑溜溜的大眼睛盯著秦洛,說道:「要是老娘不爽,我也不讓你爽。」

「————」

看到秦洛發愣,王九九痴痴的笑。她分開雙腿,說道:「進來。」

秦洛就挺身而入,然後在王九九的痛呼聲中和她合為一體。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為天地陰陽最融洽自然的狀態。

王九九是軍人家的孩子,也不像其它的小皇帝那般的嬌生慣養,從小到大也沒少磕著碰著,甚至受傷過。

她能夠承受的住頭破血流,但是卻受不了下體的膜破血流,破*瓜之痛讓她的嘴巴直吸冷氣,身體緊崩,兩腿緊緊的夾著秦洛的腰不讓他再動彈。

腿長也有腿長的優勢,她的兩腿把秦洛的腰給纏了一圈還有剩餘,高高的揚起在水面上,像是兩隻俏皮的白鰱。

「不許動。我們說會兒話。」王九九皺著眉頭說道。這感覺也並不像她和張儀伊偷偷看過的那些歐美日韓經典電影中男女主角表現的那麼銷魂嘛。

雖然不舒服,卻也沒要求秦洛把那東西給拔出來。兩人就這麼疊合著抱在一起,緊密而溫情。

「想說些什麼?」秦洛問道。他知道這是女孩子比較脆弱的時候,也並不強求。他喜歡王九九,喜歡漂亮女孩子的身體,卻也並沒有一定要在上面塗抹上自己痕迹的想法。

「我想幫幫他們。」王九九說道。

「他們?」秦洛把王九九從水池中抱起來,然後自己坐在大石上,讓她趴在自己的懷裡。這樣能夠讓她感受舒服一些。

「嗯。九枝花的村民。」王九九說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兩次住在這邊,還是對村子里的人已經有了感情——我住在村子里的這些天,有人給送來他們家母雞下的蛋,有人送來一塊晾乾的兔子肉,還有人送來自家種的蔬菜瓜果——這些東西不值錢,卻是他們認為自己能夠拿得出手的最好的東西。」

「他們現在的生活安逸平靜,但是也實在是太窮了——學校離村子太遠,要走十幾里的山路。有的家長不怕麻煩,也願意送孩子去上學,有的家長覺得上學沒用,乾脆就讓小孩兒在村子里閑逛遊玩,等到了十幾歲的時候就央求別人給帶出去打工賺錢。這樣世代相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總要給他們想個出路才行。」

秦洛也了解王九九說的這些情況,說道:「要想富,先修路。貧困落後的主要原因是交通堵塞。等到在建的這條路修好后,無論是外面的人想進來,還是村子里的人想出去都容易的多。那個時候,他們的眼界開闊了,也就會開始思考變通的法子。你來這兒住的時間久一些,有什麼想法也可以提出來。如果你覺得可行,立即實施也不是問題——反正基金會還掌握在你手裡,帳上的錢也隨你調用。」

王九九移動了一下手臂,但是這麼一動,又使得下體一陣酥軟。她這才發現,那疼痛的感覺竟然已經消失了。

她又試著動了一下,更舒服的感覺傳遞過來。她這才真切的體會到做為一個女人應有的福利。心裡想著是不是自己在上面搖動起來?

「我是這麼想的,我們不是要在這邊建一個國家級生態園嗎?這山山水水是原生態,難道這村莊這些淳樸的山民就不是原生態嗎?譬如孫爺爺家,他們一年產的糧食倒也不少,可是沒辦法賣出去。地里的蔬菜水果吃不完都會爛掉——如果要是有人能夠把這些消化掉呢?」

「賣出去?」秦洛笑著問道。

「不是。」王九九搖頭。「賣出去的話,也不一定能賣到多少錢。假如他們把這些糧食做為食物吸引遊客主動來吃呢?」

「你是說要在這邊搞一個旅遊景區?他們就在景區里開餐館?」

「這不叫餐館。這叫農家樂——現在城裡人都流行這個。誰不喜歡吃不用農藥的蔬菜水果?誰不喜歡吃用木柴火煮出來的大鍋飯?我就特別喜歡吃米飯下面的鍋巴。」

「再說,我們的基金雖然帶有慈善性質,但是也需要有收入來維持正常的運轉。而且,有了錢我們才能進行下一輪的投資——難道投完雲滇就關門了?我想,如果操作的好的話,這個景區帶來的贏利還是很可觀的。」

農妻是個狠角色 「到時候找媒體打打廣告,相信來的遊客一定不少。」秦洛也點頭認同。他相信王九九的能力,她也確實不會讓他失望。

「你不是認識陳思璇還有米紫安嗎?再找她們幫忙做個代言什麼的——你自己也是個名人嘛,總是能夠炒起來的。」王九九笑嘻嘻的說道。

「行。這件事情交給你來操作。」秦洛乾脆的說道。「有什麼需要我配合的儘管開口。能夠幫到九枝花村的村民,能夠讓基金會持續發展,就算讓我厚著臉皮求人都沒有關係。」

「你還用求嗎?她們巴不得你請她們過來吧?」王九九撇嘴說說道。

「沒有。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秦洛說道。他總不會傻到把他給米紫安治病時遇到的那些尷尬事都講出來。

「有沒有也和我沒有關係,有你們家那位操心著呢——還有,基金會的事情恐怕你要另外找人打理了。」

「這麼快就走?」秦洛一驚,問道。

王九九的臉色也有些不舍,說道:「想要拒絕這樁婚事,必須儘快拿出解決方案。這次回京我就會向爺爺說明的。他們總不會再給我那麼多的時間做完手頭上的這些工作,所以,你也要另外尋找合適的人接手——我覺得厲傾城就不錯,以你們的關係,她總不會放手不管的。」

「就算進入軍隊,也可以在燕京啊。」秦洛說道。

「難。」王九九搖頭。「我留在燕京和現在有什麼區別?他們逼我嫁給揚負還不是為了讓我擺脫你這個冤家?我不願意妥協,他們更不想看到我成為你們感情上的第三者——王家的女人成為小三,這個名聲總是不太好聽的。他們也丟不起這臉。想來爺爺會把我踢到一個遠離京城的地方。」

我的末世領地 「以後見面就不容易了。」秦洛嘆了口氣說道。

「是啊。一年可能也就見一次面。就跟董永和七仙女似的。」王九九幽怨的說道。

「一次?」秦洛驚訝的問道。

「根據我的猜測,就算爺爺不同意我留在燕京,也不會讓我去一些偏僻的地方受苦。而且,為了能夠開闊眼界得到快速的鍛煉,就一定會把我丟到沿海地區的某個軍區——那樣的話,就有可能是羊城軍區。你每年春節不都要回家嗎?總是能夠見面的。」

「你們平時都沒有假期?」秦洛問道。一年才能見一次面,他還是覺得實在是太短暫了。

「開玩笑的。」王九九笑嘻嘻的說道。「我以為你得到我的身體后就恨不得我走得遠遠的呢。你的表情讓我很滿意。」

「肯定有假期,有假期的話我就會偷偷回去看你的。唉,即要防著你們家那位,還要防著我們家的那一群——我這小三做的實在是太有壓力了。」

「對不起。」秦洛難過的說道。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這是我自己選擇的。」王九九說道。「我還想著,如果我要是送你禮物你不從的話,我就趁你不注意用石頭砸你腦袋呢。等到你醒來後生米煮成熟飯,想必會在心中暗樂——沒想到你那麼快就從了。一點兒誘惑也承受不住。倒讓我有點兒失望。」

「————」

秦洛心裡暗自后怕。心想,幸好自己的意志力不夠堅定。不然的話,竊色不成,腦袋可能要先開花了。

不過,王九九會有這樣的想法秦洛一點兒也不奇怪。她的那個老媽不就想著要在黑衚衕里打自己的悶棍嗎?

「我不痛了。」王九九說道。

「那我們換個姿勢。」秦洛說道。看來自己又要開工了。

「不要。」王九九拒絕。「我喜歡坐在你上面。」

「———」

既然她有此癖好,秦洛也只能坦然受之。

和煦的曖風,溫暖的驕陽,碧翠的綠葉,以及遠處鋪滿山澗的大棵的酥油花、紅黃相間的狼毒花、深紫的鳶尾花以及各種不知名的野花,他們彷彿置身花海。

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臨昕城羅家

「怎麼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