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MD,給臉不要臉,老子今天就教訓教訓你!」宇杲身後的宇蒙,突然跳出來大罵道。 「就憑你,還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見宇蒙跳出來,西風將長弓握在手上,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見西風大有一言不合,拉弓相向的意思,宇杲的臉色也微微一變。

西風長弓的威力,大家在學院大賽的時候就已經見識過了,包括宇杲在內的六人,都自認為單打獨鬥的情況下,無法抵禦西風的長弓攻擊。

況且,這裡是生死門,不是學院比賽,沒有幻法袍的保護,一旦被西風擊傷,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宇杲趕忙將宇蒙拉回了身後。

「西風兄弟,大家都相處這麼久了,有話好好說。我和朱帥的恩怨,肯定要做一個了結,不過,我希望西風兄弟不要插手我和朱帥之間的事情,這樣對你對大家都有好處。」宇杲依舊想要勸阻西風不要趟這趟渾水。

西風的實力,在這群人當中,無疑是最強的,所以,西風此時的站隊十分的重要,只要能勸阻西風暫且避退一下,今天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宇杲,這幾年你在學院所做的事情,我早就看不下去了。再說,朱帥於我有恩,所以,我是不會丟下他們不管的。」西風一身的正氣凜然。

聽了西風的話,宇杲的眼神瞬間陰冷了下來。

「看來,我多說無益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讓你陪著朱帥一同去死了!」宇杲從納戒之中取出了法杖。

而慕容等著也紛紛的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西風的臉上也滿是凝重,將玉瑤林浩護在了身後。

現在,朱帥還在山洞裡面沒有消息,自己這邊只有三個人,而且玉瑤的實力只是在八段大法師級別,沒有任何的優勢。

反觀宇杲一群人,足足有著六人之多,雖然說宇蒙慕容韓冬三人的實力也不怎麼樣,可是宇杲已經是一段魔法師,剩餘的兩人也到達了九段大法師的級別。

一會交起手來,若是宇杲拚死拖住自己,那麼玉瑤和林浩基本堅持不了多少時間就會落敗。

到時候,自己面對六人的圍攻,也只有落敗一途。

現在的情況,十分的危機,唯一存在的希望,就是朱帥能夠及時從山洞中趕回來,那樣的話,自己一伙人還有一拼的機會。

玉瑤和林浩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有些焦急的朝著山洞望了一眼。

玉瑤的這個動作,沒有逃過宇杲的注意,宇杲馬上也將視線投入到了那漆黑的山洞之中。

「哈哈,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朱帥現在在這個山洞裡吧!就是不知道,這個山洞裡面有什麼寶貝!」宇杲陰笑著說了一句,臉上滿是貪婪之色。

被宇杲發現了自己的動作,玉瑤也著急了起來。

此前,三個人明知不是對手,還可以藉機逃跑,暫避鋒芒。可是現在宇杲猜到了朱帥在山洞中,那麼自己三人,就只能和宇杲他們拚命了。

雖然不知道朱帥現在的情況如何,但如果讓宇杲他們進入山洞,對朱帥來說,絕對是災難性的打擊。

「張寧李泉,你們兩個對付林浩,慕容宇蒙韓冬,你們三個給我把玉瑤看好,西風交給我來!大家趕快將他們三人解決!」宇杲馬上下達了指令。

場中,唯一一個可以拖住西風的,就只有宇杲了,雖然對西風極為的顧忌,但宇杲還是咬著牙接下了這個最重的任務。

等他們解決了林浩玉瑤,就可以騰出手來幫助自己了。

宇杲握著法杖,開始急揮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山洞中到底有什麼,但是直覺告訴宇杲,這山洞中的東西,肯定不一般,所以自己要快速的解決戰鬥,不能讓朱帥把東西帶走。

見宇杲開始了動作,其餘五人也馬上行動起來。

韓冬宇蒙以及另外兩人,紛紛舉著法杖,開始凝聚起元素之力來。而慕容則是退後一步,從納戒中取出幾張符咒,朝著幾人擲來。

戰鬥瞬間打響,西風玉瑤林浩三人,滿色無比的凝重,稍稍往後退了幾步,西風便將手中的長弓拉至滿弓狀態,一根金箭快速浮現,朝著慕容射去。

林浩也急速的變幻著手印,凝聚出一顆火球,朝著韓冬擊去。

玉瑤則是快速的從納戒之中取出了數張符咒,也朝著宇杲等人掠去。

西風的出手速度最快,手中的長弓不停的釋放著金箭,朝著宇蒙慕容等人急射而去。

見識過西風長弓的威力,幾人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宇懞直接施展出了防禦法術溺水鏡,擋在了六人的面前,抵禦著西風的金箭攻擊。

而趁著這個時間,韓冬等人的法術,也都施展完畢,一時間,數道不同元素的法術,朝著玉瑤三人呼嘯而來。

西風臉色微微一變。

現在的戰鬥,可不是學院比賽那樣打打鬧鬧,稍有疏忽,就有生命危險。

好在玉瑤此時已經騰出手來,手印急變,在三人的面前凝聚出一道寬厚的火系屏障,這才將韓冬等人的攻擊抵禦了下來。

轟轟幾聲炸響,雙方施展出的法術攻擊,全部被對方抵禦了下來,而雙方各自施展出的防禦屏障,也都消失不見。

雙方只是試探性的略一交手,玉瑤三人就有些手忙腳亂了。

見狀,宇杲的嘴角浮起了一抹冷笑。西風的實力固然不錯,不過自己這邊卻勝在人多,所以優勢還是很大的。

「大家散開,分別攻擊自己的對手!」宇杲大喝一聲,朝著一旁閃出了數米,手中的法杖急揮。

聽宇杲吩咐,韓冬慕容宇蒙朝著玉瑤橫跨幾步,隱隱將玉瑤圍在了中間,而剩餘兩人,則是鎖定了林浩所在的位置。

「玉瑤,林浩,你們堅持一下,我解決了宇杲,馬上來助你們!」西風低聲的吩咐了一句,便朝著宇杲掠去。

林浩和玉瑤,嚴肅的點點頭,手印開始瘋狂的變幻起來。

在朱帥的協助之下,玉瑤和林浩的實力,已經有了極大的進步。再加上藏經閣開啟時,兩人都修習了數種靈階法術,所以戰鬥力還是不錯的。

可是此時,兩人都需要以一敵二,甚至以一敵三,所以場面上依舊落於下風。

玉瑤被慕容宇蒙韓冬三人,死死的圍在中間,想要突圍,基本不可能。

好在三人的目的只是拖住玉瑤,並沒有打算將她擊殺,所以施展的法術都是一些等級較低的法術,玉瑤雖然疲於奔命,但暫時也沒有生命危險。

林浩就有些凄慘了。與他交手的兩名學生,實力都與林浩相仿,只是所修習的法術要略低於林浩。

而且,兩人接到的命令是將林浩擊殺,所以釋放起法術來,根本沒有絲毫的留手,全部是一些威力巨大的法術,只是交手了四五個回合,林浩就被壓制住了。

唯一佔據上風的,就只有西風了。

只見西風不停的拉著手中的長弓,鋒利的金箭不斷的朝著宇杲射去。

宇杲知道西風金箭的威力,臉色沉重的不停躲閃著,若不是西風還得顧及玉瑤以及林浩兩處的戰鬥,估計宇杲現在早就被西風打敗了。

不過,宇杲的任務只是將西風拖住即可,所以並沒有主動的出擊,手勢變幻之間,一尊土系方鼎,再次將宇杲護在其中。

宇杲的方鼎法術,在學院大賽上便施展過,這種法術防禦力極為驚人,想要將之打破,需要不短的時間。

可是一旁的林浩,在兩人的合圍之下,現在已經左支右絀,隨時都有落敗的可能,所以西風的心中大急。

西風很想抽出手來,幫林浩先解決掉一個人。

可是那宇杲,躲在方鼎之中,密切的注視著西風的一舉一動。一旦西風打算出手援助林浩,宇杲就會施展一兩種攻擊法術,將西風的身形逼退。

西風只能一邊攻擊著宇杲的方鼎防禦,一邊密切的觀察著林浩那裡的戰局。

一旦林浩出現致命的危險,西風都會及時的釋放一兩根金箭,將林浩身邊的兩人逼退。

場中的戰鬥十分的激烈,各種各樣的法術,不斷的從幾個人的手中出現,周圍的一些巨石灌木,都被幾人摧殘的化為了粉末。

轟隆的法術碰撞聲不斷的炸響,迴響於整個山脈的上空。

西風的心中大急。

照這樣打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體內的元素之力就會耗光了,到時候,自己只能被宇杲等人隨意的欺凌。

要想打破宇杲的方鼎防禦,自己就必須再次施展出當日的金鋸來。可是這樣做的話,自己的長弓威脅就沒有了。

那麼一旁的林浩,很有可能在兩人的夾擊之下,瞬間敗落。

西風有些進退兩難,現在的處境,稱之為險境一點也不為過。

現在最大的變數,就是林浩那裡的戰局。

玉瑤雖然被三人逼的有些狼狽,但是可以看出,三人並不想置玉瑤於死地,只是不斷的消耗著玉瑤的元素之力。

而宇杲,也是死死的拖住了西風,對西風造不成什麼重大的傷害。

所以,戰鬥的關鍵,就是林浩所處的戰局了。

一旦林浩被擊敗,那麼那兩個人就可以騰出手來,和宇杲一起對付自己,到時候,自己也撐不了多少的時間。

將場中的局勢分析了一遍,西風把心一橫,一聲大喝,手中的長弓開始急速的拉起來。 西風突然暴走,長弓上的金箭,一根接著一根朝著宇杲掠去。在西風的全力攻擊之下,方鼎上的土系元素越來越稀薄,隱隱有著破裂的跡象。

宇杲大驚失色。西風的金箭攻擊居然強悍如斯,連方鼎的防禦都抵擋不了幾箭,大急之下,宇杲趕緊調動起體內的土系元素,不斷的修補著方鼎之上的裂痕。

就在此時,西風的攻勢卻突然一轉,幾個閃掠,便來到了林浩的身邊,手中的長弓略微瞄了一下,一根金劍便朝著林浩的一個對手李泉呼嘯而去。

此時的林浩,已經被李泉張寧逼得氣喘吁吁,左支右絀,體內的火系元素快速的消耗,稍不留意,就有落敗的危險。

見西風出手幫忙,林浩也一聲大喝,身體快速向前幾步,完全不顧張寧對自己施展的法術,手中凝聚出一條火鏈,將李泉捆綁了起來。

情況十分的危急,林浩居然不顧自己的安危,選擇了硬抗張寧的攻擊!

與林浩對戰的兩人瞬間大驚。

藉助著人數優勢,兩人暫時將林浩壓制了下來。但是交手了幾個回合之後,兩人對林浩還是有些畏懼。

林浩的實力,要比他們兩人高出一截,特別是林浩施展的法術,威力讓兩人忌憚不已。

若是單打獨鬥的話,兩人絕對不是林浩的對手,現在能將林浩壓制,完全是兩人配合得當。

可是現在西風突然加入戰局,兩人立馬感覺到壓力倍增。

被西風瞄準的李泉,想要及時躲開西風的金箭攻擊,可是這個時候,林浩拼著被張寧擊傷的危險,將他困在了原地。

情急之中,李泉的身體急忙向右一閃,這才堪堪避過要害。可饒是如此,他的左肩也被西風的金箭洞穿出了一道血口。

鮮血瞬間從傷口處噴射而出,李泉吃痛的大叫一聲,右手急忙的捂住自己的傷口,在原地驚懼的大叫了起來。

學院的生活,雖然殘酷,但是這些人並沒有真正的面臨過生死時刻。現在自己被擊傷流血,李泉頓時有些慌神,恐懼瞬間在心中瀰漫。

林浩與西風的配合,成功將李泉擊傷,可是與林浩對戰的另外一人張寧,此時也釋放出了一把水劍。

林浩此時沒有做任何的防禦措施,所以張寧的水劍沒有受到任何的抵抗,就在林浩的胳膊上劃出了一道一尺長的傷口。

鮮血瞬間順著傷口流出,林浩的左手臂,很快被鮮血染得通紅。

這時,躲在方鼎之中的宇杲也反應了過來,心中暗罵一聲,手中的法杖急揮,一隻土系巨熊便出現在身前,邁著沉重的腳步,朝著西風林浩衝來。

林浩左臂受傷,急忙向後退了一步,從納戒之中取出一張療傷符,吞入了肚中。隨後,強忍著手臂上的痛苦,再次揮舞起雙手,與西風一起對付起張寧來。

一時間,兩處戰圈合為一處,變成了林浩西風對戰張寧宇杲。

玉瑤此時的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在慕容三人的逼迫之下,身體上到處都是一些傷勢。體內的火系元素快速的消耗,已經將要見底了。

好在李泉受傷之後,慕容暫時放棄攻擊玉瑤,閃身前去為李泉療傷,玉瑤的壓力才減緩了下來。

快速的調動起體內所剩不多的火系元素,玉瑤凝聚出一把火鐮,將身前的韓冬逼退,身形一閃,也來到了西風林浩的身邊。

玉瑤三人,再次匯聚到一起。

這時,宇杲施展出的土系巨熊也行到了距離三人不遠的地方,巨大的熊掌,朝著三人狠狠的拍了下來。

西風快速的將長弓收於後背,手印急揮,一面金系圓鏡便出現在了三人的上方。

巨熊用盡全力的一掌,狠狠的拍在了圓鏡之上。

嘩啦!

在土系巨熊的一擊之下,西風情急之下釋放的圓鏡防禦,瞬間被巨熊一掌擊碎。圓鏡被碎,西風的臉色一白,一絲鮮血從嘴角溢出。

圓鏡防禦,讓巨熊前沖的身形略微一緩,西風趕緊拉著玉瑤林浩,身形向後暴退十幾米,與巨熊拉開了距離。

定下身形,西風將嘴角的鮮血抹去,才與玉瑤一起出手,將這巨熊擊為虛無。

快速從納戒中取出三張歸元符,玉瑤各塞給西風林浩一張,自己也使用了一張,趁機恢復起體內已經見底的元素之力來。

戰鬥進行到現在,對自己一方極為的不利,若是不能快速的恢復體內的元素之力,那麼接下來,根本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見三人退卻,宇杲等人也沒有追擊,聚集在了一起,冷眼盯著西風三人。慕容則是快速的為李泉治療著傷口。

經過一番戰鬥,玉瑤身體上,已經出現了好幾處傷勢,雖然全不致命,但是看起來也十分的狼狽,衣袍之上,到處是血漬。再加上玉瑤體內的火系元素已經見底,所以現在基本沒有了什麼戰鬥力。

而林浩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身上那些微小的傷口暫且不論,光是手臂上的傷勢,就讓他施展起法術來速度減緩了不少。

現在,依舊還有一絲戰力的,就只剩下傷勢不是很嚴重的西風了。

「西風兄弟,我再給你個機會,只要你現在選擇退出,我之前說的話依然作數。」取得了絕對的優勢,宇杲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開口說道。

現在,西風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傷勢,戰鬥力下降了不少。而自己一群人,除了李泉受傷比較嚴重之外,其他人皆沒有什麼大礙。

所以這場戰鬥的結局,已經蓋棺定論。

宇杲不認為,在這種情況下,西風還會傻到拒絕自己的提議。 無悔守望 畢竟,性命只有一次,誰都不想死。

而一旦西風退出戰鬥,那麼,山洞中的寶貝,以及玉瑤,就全部是自己的掌中之物了。

「呸!」可是讓宇杲沒有想到的是,西風只是輕唾一聲,並沒有回話。

「看來,西風兄弟還不悔悟啊,那就沒辦法了,只能讓你和他們一起陪葬了。帝國將要失去你這樣一位天才,想想真是可惜。」宇杲的眼神,瞬間陰冷了下來。

他沒有想到,自己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西風還是與自己做對。難道,你們還幻想著朱帥能夠出現挽救你們么?

就算朱帥現在出現,以他二段大法師的實力,也絕對不是自己一群人的對手,只要他敢出現,那麼會和你們一樣,永遠的留在此處。

輕輕的一揮手,宇杲等人,再次朝著玉瑤三人逼來。

看著不斷朝著自己三人逼來的宇杲等人,玉瑤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眼神之中透漏著一抹剛烈。

事情進展到這個地步,完全出乎玉瑤的意料,現在,對於玉瑤三人來說,已經是絕境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