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區區地神,還沒有資格,讓她親口說出她自己的道號。

「五千年前女帝出,世上再無第一仙?」

血眼地神瞳仁微微一縮。

「難道你是——」

血眼地神猛然想到了什麼,身形下意識倒退了三步,眼中再度露出了抹濃濃的驚駭之色:「傳說之中的飛越女帝大人?」

曾經他追隨旱魔天神,前往九天仙域之時,就從一位位強者的口中,聽說過這句話。

這句話的背後,代表著的是一段五千年前,震動整個九天仙域的傳奇之戰。

那一戰,生前的旱魔天神,常常津津樂道,對於飛越女帝,更是無比尊敬,無比佩服。

「這銅鏡的來歷,竟然這麼大?」

秦南看著這一幕,心神也是微微震動,就算他什麼也不知道,但是他非常清楚,不是什麼人都敢被稱之為『世上再無第一仙』的。

更何況,那還是五千年前的銅鏡,五千年之後的她,又達到了何等地步?

「既然是飛越女帝大人保證,那絕無任何問題,也不必在發下仙魔道誓!」

血眼地神反應過來之後,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答應,連這道聲音,到底是不是飛越女帝,他都沒有再去確認。

這個道號,諾大九天,誰敢冒充? 所有人同時將目光看向那盒子內,夏清歡更是站起身伸長了脖子。

入目是一片深色的藍,似是紗,又似是絲綢。

簡艾一愣,眼中滿是震驚。

雙手伸進盒子將其小心翼翼的捧出,只見簡艾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將那一片藍打開在眾人面前,一條深藍色的晚禮連衣裙展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領口是一字露肩款式,有精巧的褶皺疊加設計,束腰緊緻,背部是半透明藍色輕紗材質,束腰下用了十厘米的絲網撐起裙擺,讓連衣裙下身呈現出蓬鬆飄逸的形態,那裙擺欣長,一直垂到簡艾的腳踝,裙擺最下面是純手工縫製的金銀亮片,為裙子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更顯輕盈。

整個長裙是深藍色的,布料選材十分的有質感,配合裙底閃閃跳躍的亮片和背部半透明的薄紗設計,整件裙子優雅又大方,端莊又不顯厚重,最重要的是深藍色凸顯高級卻不老氣,一切的一切都完美的做到了平衡,像極了那些大明星走紅毯時會穿的長裙。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是簡艾和夏清歡兩個女生,心中直嘆,這裙子太美了!

半晌,清歡收回半張著的嘴,看著冠桃一臉的驚嘆:「桃子,你這是中彩票了啊?這裙子得好貴的吧?」

不怪夏清歡這麼說,冠桃家的情況所有人都知道。而眼前這可不是普通的連衣裙,而是晚禮裙的設計。

那深藍色的面料格外絲滑有質感,裙底縫製的亮片一看就是手工一片一片縫上去的魚鱗狀,這可不是隨隨便便幾千塊錢的晚禮裙,絕對不是便宜貨。

簡艾心裡也滿是震驚,抬眼看向冠桃,直接問到:「桃子,你說實話,這裙子你花了多少錢!」

問別人禮物的價值自是不禮貌的,可兩人的關係早就超越了這些忌諱。

簡艾此時是有些心疼又氣憤的,以她和冠桃的關係,就算她什麼都不送,自己也不會有任何多餘的想法。可恰恰相反,這裙子一看就價值不菲,最重要的還是條高級定製一般的晚禮裙,很可能連穿的機會都沒有。

太浪費了!

然而,就當所有人都以為這裙子會是成千上萬的高檔貨時,冠桃卻不好意思的縮了縮脖子,語氣喏喏的開口道:「這個……是我自己做的……」

所有人:!!!!!

蛤?

這是冠桃自己做的?

「桃子,這是你做的?」閆天眼睛都要飛出來了,問完還強調的看著冠桃:「你?你本人?」

「這怎麼可能?」夏清歡的震驚程度完全不亞於閆天:「這衣服就是高級定製的規格啊!」

款型的設計,衣服的面料,還有那領口褶皺、裙擺魚鱗亮片的手工縫製,都完美到如櫥窗之中模特身上的展示品一樣。

大家的反應都太激烈了,讓冠桃有些害羞的又縮了縮脖子,才開口解釋:「我媽媽在服裝廠上班,經常會拿一些廠子里棄用的布料,我看這深藍色的錦綢很漂亮,就拿來給小艾做了個裙子。」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破柱而來

此時此刻,旱魔戰場最深處。

「怎麼回事?他明明已經達到了萬古第一神的地步,並且在沒有突破人神的情況下,他的修為居然還能繼續攀升?」

一旁的血眼地神,看著氣勢變得無比恐怖的秦南,心中忍不住掀起了一陣陣驚濤。

眾所皆知,掌握四極之境的修士,已經達到了整個武道的一切極致,當突破到另外一個境界之時,也會抵達那個境界的極致。

萬古第一,這四個字,就是對四極之境最好的詮釋。

一旦想要在這四極之境上,在前進一步,那麼修為就會突破到下個境界。

譬如說一位掌握四極之境的武神強者,想要蓄積力量,將自身極境給突破,那麼他的修為,就會從武神晉陞為人神,依然還是四極之境。

一切為極,那還如何突破?

可是,現在秦南身上出現的這一幕,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轟!

連續攀升的氣勢,猶如一道無形的恐怖攻擊,將一種無形的屏障,給撞擊成為了粉碎。

秦南身上散發出來的神光和神威,立刻進行了一種玄而又玄的蛻變,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

人神一重!

人神二重!

人神三重!

直到堪比人神五重之時,所有的一切,才徹底停止下來,秦南體內的神力,也徹底凝聚成為了一道拳頭大小,布滿了青金色符文的神格。

「堪比人神五重的神力?」

血眼地神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明明只是武神巔峰境界,卻有著堪比人神五重的神力,這是什麼層次?

本來萬古第一神,就已經可以跨級對戰,與人神二重左右的存在交手,想必沒有絲毫的問題。要是以秦南現在的境界而言,那他的戰力豈不是堪比人神七重左右的存在?

咚!

忽然之間,一道無比恐怖的波動,從天穹的深處傳來,饒是身在旱魔仙墓最深處的血眼地神,也驟然感覺心神一寒。

這股波動,是武神大劫的氣息。

「遭了!」

血眼地神的臉色驟然大變。

秦南達到了如此不可思議的地步,那招來的武神大劫,將恐怖到什麼層次?

嗡!

秦南體內的恐怖神格上,那神秘無比的青金色符文,彷彿察覺到了什麼,突然嗡嗡震顫起來,散發出來了一道道無形的力量,滲入天地深處。

那道恐怖的波動,瞬間全無。

「消……消失了?」

血眼地神的心神,再度遭到了巨大的衝擊,整個人都直接懵了。

他這無數以來,還從未見到過,一個人突破到另外一個境界之時,連天地雷劫都不會降下。

「沒想到,這青金色符文,居然如此強大,可以讓武神大劫,都直接消散。」

秦南也忍不住輕吸了口氣。

武者修鍊,本就是逆天而行,每一次變強,都等於是在向天地大道挑釁,天地大道也會降下劫數。

這是一種原始規則,再強大的修為,也無法避免。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如雷般的爆炸聲,響在了整個大殿之中,秦南和血眼地神的目光,都是下意識看了過去。

只見到,大殿的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紫虛老人、混劍人神、無鬼老人等等人神強者,催動著三尊無比巨大,散發著一道道若有若無地神之光的至寶,齊齊沖了進來。

在他們的身後,則是韓明立等等武神、大帝修士。

「邱鴻,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旱魔傳承,我們可以饒你不死!否則的話,就算是禪冥老人趕來了,也保不住你!」

紫虛老人氣勢滔天,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秦南。

根據剛才的那道恐怖氣息,他心中認為,『邱鴻』應該是在這幾天之內,闖過了重重考核,剛剛得到傳承。

當然了,他們沒有發現秦南一身修為,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是因為他們的境界不夠。

我是站在大明星身后的男人 現在秦南已經晉陞結束,就算是血眼地神,也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唯有天神強者,才能發覺他那一身無比恐怖的神力。

「呵呵,還真是好大的口氣——」

血眼地神頓時冷笑一聲。

「此事你若要插手,我們連你也一併殺死!」

紫虛老人等等強者,冷冷看了他一眼,殺氣如虹。

他們當然知道血眼地神的存在,只不過根據他們的印象,此人不過是一位人神強者而已。

「連我也一併殺死?哈哈哈,那我今天到想要見識見識,你們怎麼殺死我!」

血眼地神聞言大笑一聲,在他的身上,一道無比恐怖的氣勢,頓時散發而出,整個人彷彿化作了一座巨大的神山,讓在場除了秦南之外的人,身影顯得都無比渺小。

「地……地神強者?」

紫虛老人等等,身形下意識倒退了幾步,眼中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對於這一幕,他們完全沒有想到。

「是將他們全部廢掉,還是將他們全部殺死,或者是讓他們生不如死?」

血眼地神雙眸中閃爍著濃郁無比的血光,並未直接出手,而是對著秦南問道。

正如他之前所言,當秦南繼承旱魔傳承之後,他會在他壽元枯竭之前,全力相助。

「遭了!」

紫虛老人等等的臉色,都是猛然一變,心中滋生出來了無數的寒意。

出現一位地神強者也就罷了,沒想到這位地神強者,竟然聽從『邱鴻』的命令。

在三大掌教趕來之前,他們該如何活下去?

「前輩,就不必你出手了。」

秦南目光從紫虛老人等等人身上一一掃過,他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來了白眉如劍老者他們自爆,或被殺死的場景。

他的眼神,瞬間變得無比冰冷。

「我之前跟他們說過,我會跟他們一一算賬,所以這些人,我自己來。」

話音一落,秦南的身上,頓時散發出來了一道道恐怖的殺氣,將四周的虛空,都微微震動。

此次雷劫未至,毫無任何異象與聲勢。

那現在正好用這群人的鮮血,慶賀他證得武神之位!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帝神皆隕

「邱鴻,之前的事情,裡面存在著一些誤會,你千萬不要衝動。而且你現在若是動手的話,那麼就是徹底和我們三大勢力——」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畢竟是經歷了無數風浪之人,迅速反應過來,硬著頭皮道。

他們自然是不怕『邱鴻』出手,也沒有把『邱鴻』說的這一番話放在心上,他們忌憚的是邱鴻身後的地神。

地神一旦出手,那他們全部都要死。

「先從大帝開始!」

還未等他的話說完,秦南的聲音,就冷冷響起,霎時之間,那一道道的刀氣,爆發出來了驚人的速度,一刀刀斬下,將一位位大帝的身形,斬成了粉碎。

啊!

一道道慘叫聲,立刻響徹整個大殿,無數帝血,飄灑而出。

「他們這些人,是你們三大勢力的天才弟子吧?」

秦南的目光,看向了徐東決、王衍、上官冰玉等等人,屈指一彈,一道道崩滅之意,猶如蓋世長虹般射出。

「救——」

徐東決、王衍、上官冰玉等人臉色劇變,他們的『我』字還沒有喊出,帝術也還未打出,就被這崩滅之光,洞穿了胸膛,體內的生機被崩成粉碎。

「邱鴻,你——」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臉色微微一變,仍然沒有出手。

「接下來,是武神!」

秦南身形一閃,瞬間來到了眾人的面前,雙眸鎖定著那一位位的武神強者,一道道的刀氣,再度降臨而來。

「邱鴻,你竟然敢主動送上門來!」

紫虛老人等等人神強者不驚反喜,身上那浩瀚無比的人神之光,再度閃耀起來,不足半息的時間,就和其他二十多位人神強者,將秦南的身形,封鎖在了中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