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不多時間,劉笑天便與大家匯合到了一起。

「少主,你沒事吧?今天可是嚇死我們了!」羅壩不由得感嘆道,在劉笑天未到來之前他們可都是心中想著,今天要是在天黑之前再見不到自己的主人,他們這一批羅家軍就會沖入皇城,為自己的主人報仇的。

「沒事了,你們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劉笑天笑道。

大家對自己的擔心,可是讓劉笑天心中暖洋洋的。

「哈哈……將軍威武!」其他士兵們都是吶喊道。

「那你們比賽結果怎麼樣?」羅壩好奇的問道。

羅壩也是很清楚的知道,那個三殿下現在可是天元境一重的修為,這樣的修者放眼整個大秦王朝,也是沒有幾個能夠將三殿下打趴下的,除非那些上了年歲的老修者。

「估計他這會兒還在躺著了,應該兩三個月下不了床的。」劉笑天很淡然的笑道。

但是劉笑天這話一出,所有的士兵們都是睜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的喊道:「什麼?三殿下兩三個月下不了床?這……」

不是這些士兵頭髮長見識短,實在是這件事情太不可思議了。

既然這樣子,那就意味著自己將軍在這場戰鬥中打贏了當今大秦王朝的第一天才?這……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不過緊接著大家發出爽朗的喊好聲,這是發自內心地最真誠的祝福。

劉笑天嘴角帶著溫和的笑意,或許只有在這裡,讓劉笑天感覺到人情的溫暖,這些人都是真心實意對他好。

大玄龜一臉的悲催,自從失去能量之後的大玄龜,模樣大變樣,現在全然就是一個大烏龜蛋蛋的模樣,鬍子掉光了,肚子上那層白色的光彩也失去了,更加令大玄龜可恨的是自己不能說話了。

「玄龜大人?你怎麼不說話?」看著大玄龜一臉愁眉苦臉的樣子,羅壩這時候走過來問道。

大家可是清楚的知道,大玄龜是一個話最多的傢伙,這次竟然一句話也不說,這有些不太正常啊。

「媽蛋,你這是欺負老子現在不能說話啊。」大玄龜在內心狠狠的罵道,不過發出的聲音卻變成了嗷嗷的喊叫聲。

「主人,玄龜大人這是?」羅壩不由得有些擔心的問劉笑天道。

「其實這次我能夠打贏秦穹,全靠了我師兄的幫忙,不然我現在或許早已經死了很多次了。」劉笑天帶著感激的神色望著大玄龜說道。

大家一陣唏噓,羅壩也是大概明白了一些中間的蹊蹺,確實,如果只靠劉笑天,或許真的難以戰勝超級變態的秦穹。

「臭小子,總算你還有一點兒良心,這次沒有將全部功勞攬到自己身上。」對於劉笑天剛才的話語,大玄龜也是很滿意。

大家在這裡七嘴八舌的說了半天,然後是大家準備啟程的時候了。

人生總是有聚有散,劉笑天也該是與羅倩倩分別的時候了。

人生相聚容易,但是分別的時候總是帶著一種淡淡的憂傷。

羅倩倩自己也是有些震驚,自己竟然愛上了眼前這個有些壞蛋模樣的傢伙,因為她發現,她的心中竟然總是會想這個壞蛋。

「丫頭,你也該回你的宗門了。」劉笑天對著一言不發的羅倩倩說道。

羅倩倩修鍊天賦絕佳,要是跟著他自己,修鍊速度根本不會那麼快的。甚至會耽誤羅倩倩的修鍊天賦的,對於弓箭這一方面的武技,劉笑天也是相當的陌生。

「謝謝你,但我想跟著你。」羅倩倩最後咬了咬牙,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才說出這樣子的話語。

要知道,對於羅倩倩這種素有冰山美人稱號的大美女來說,能夠說出她願意說出跟著你打天下,不怕吃苦的話語,可是真心不容易,同時也從側面看得出來,羅倩倩是真心喜歡劉笑天了。

羅壩等人很知趣的走開。

王不一有些好奇的看著羅倩倩與劉笑天的模樣,心中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兩人好像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丫頭,說謝謝多了我會生氣了,你我之間還需要謝什麼?你要是想謝我,就以身相許唄。」劉笑天壞壞的笑道。

「壞蛋,就知道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羅倩倩臉色嬌羞的罵道,不過眼神之中還是掩飾不住對劉笑天的愛意。

要是劉笑天現在趁著這機會放倒眼前這美女,或許羅倩倩一定不會反抗的。

但是劉笑天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絕對不能。

「好了,丫頭你也該回去了,你現在不能跟著我,否則會對你修鍊有影響的,等你啥時候突破了天元境,你就給我回信,我到你們宗門來要人,把你風風光光的娶到我的身邊。」劉笑天一臉壞笑的說道。

「你這個壞蛋,說話總是欠揍,你敢來我們宗門?我宗門的很多弟子要是知道我跟你這樣的一個壞蛋在一起,你就死定了。不過這可是你說的,等我突破到了天元境,你要是說話不算話,我就殺了你。」羅倩倩舉了舉粉拳威脅道。

「好了丫頭,我說話啥時候不算話了,你看,那不是你師父接你來了嗎?」劉笑天說道。

羅倩倩隨著劉笑天的手指望去,但是就在時候,臉上一陣觸電般,令人酥麻無比的氣息傳遍羅倩倩的全身。

「壞蛋,你騙我!你壞蛋好好的活著!」羅倩倩狠狠的罵道,然後躍升而起,腳下出現一把飛劍,帶著嬌羞的神情而去。

劉笑天不由得搖了搖頭,看著羅倩倩離去的背影,不由得砸了咋嘴唇感嘆道:「好香!」

看到劉笑天吻了羅倩倩的臉龐,王不一不由得納悶了:「龜大人喜歡摸女孩子的手與屁股,主人喜歡吻女孩子?為什麼你們都這麼喜歡女孩子?難道女孩子身上真的很香嗎?可是我怎麼聞不到?」

單純的王不一當然想不明白這些問題,只有自己以後慢慢去探索了。 劉笑天與大家都是騎上高頭大馬,然後準備啟程,向著東悅城而去。

目前最適合他們居住的地方就是東悅城,別的地方劉笑天沒有打下根據地,然而,就在劉笑天等人準備啟程的時候,秦鍾卻是帶著一批侍衛浩浩蕩蕩的趕了過來。

大家都是擺出一副戰鬥的狀態,生怕這秦鍾是來捉拿自己的主人的。

「哎呀,幸好你們還沒有啟程,不然我就得花功夫才能夠追上你們了。」秦鍾笑道,然後揮了揮手,讓自己的侍衛們都是停下來,秦鍾也是躍下馬背,來到劉笑天面前。

看到秦鍾並不是來捉拿自己將軍的,大家都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怎麼?捨不得我走?」劉笑天不由得笑道,在劉笑天的內心,也是徹徹底底將秦鍾當做了好朋友看待。

雖然這秦鍾貴為太子,但是為人謙遜,沒有很大的心機,與秦穹簡直是判若兩人,就沖著秦鍾這點兒品質,劉笑天還是對秦鍾另眼相看的。

當然,劉笑天也是知道,這秦鍾看起來溫爾文雅,一副畜生無害的模樣,但是修為卻是一點兒不低的。

「真捨不得你走啊,不過一個區區皇城,我知道還是留不下你的,我回到我們皇宮,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給了弄了一個容身之地。你就接下我這份禮物吧!」秦鍾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塊巴掌大小的令牌遞給劉笑天。

劉笑天接過令牌,只見在上面寫著「九州城城主」幾個字的字樣。

「九州城城主!你還真是很抬舉我啊。」劉笑天大笑道。

「不瞞兄弟,你打了我弟弟,現在卧床不起,我弟弟就因為這場決戰,甚至要很長一段時間可能因為心境的影響而不能突破修為,所以我父親也是大怒,我就只能給你要到這樣一份禮物了。」秦鍾很尷尬的說道。

秦鍾說的也是實話,要不是自己從中作梗,或許自己父親早就派出大量的軍隊與高手來捉拿劉笑天了。

皇家之人可都是不講理之人。

秦穹殺了劉笑天無所謂,但是劉笑天如若殺了秦穹,那劉笑天定然也不是很好過的。

「怎麼聽起來這九州城城主也不好當啊,不過我還是謝謝你的心意,這份心意我接下來了。」劉笑天微笑道。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一方城主啊,只要給他,他相信自己會做好的。

「那你保重啊,這九州城城主確實不好當,但別人當不好,並不代表你也當不好,哥哥我還是相信你有這個實力的,好了,我也不跟你說了,希望我們將來有時間還能再見。」秦穹也不想太過於多說這九州城城主有著怎麼不好當,不然自己這份好意劉笑天就要推辭了。

「我知道了,那太子殿下也保重,」劉笑天拱了拱手說道。

秦鐘點點頭,很快便騎著駿馬揚長而去。

看著秦鍾遠去,劉笑天這才調轉馬頭,來到大家面前。

「主人,那太子殿下給你什麼了?」羅壩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問道。

「吩咐兄弟們,我們不去東悅城,準備趕往九州城,我以後就是九州城的城主了。」劉笑天笑道。

不管怎麼說,能夠作為一方城主,那也意味著他們有一個可以安身的地方了。

這樣子對於他以後做事會更方便一些。

聽到劉笑天即將要成為九州城城主,羅壩差點兒氣血不暢,從馬背上跌落下來。

別的士兵們也是如同看怪物似的看著眼前的劉笑天。

「怎麼了?」看到大家看自己的表情,劉笑天不由得有些鬱悶道。

「將軍,你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九州城的情況嗎?這九州城!哎,老大,你是被太子殿下耍了。」羅壩不由得有些嘆氣的說道。

「奧?快說說怎麼回事?」劉笑天不由得好奇道。

心想,難道九州城有魔鬼存在嗎?怎麼一說到九州城,都是神色特別的怪異。

「說起這九州城啊,可以說是一個不祥的地方,據說歷史到今,九州城可是沒有人能夠當得了這九州城的城主,每一個進入九州城當城主的人,最後都是死的很慘!」羅壩不由得搖了搖頭說道。

「怎麼聽起來這麼恐怖?難道九州城的城主被詛咒了?」聽到這話,劉笑天頓時間感覺到自己手上的這塊令牌有些燙手了。

「不是因為詛咒,而是因為那裡本就是一盤散沙,那裡本就是盜賊的所在地,為什麼叫九州,其實就是因為有九個龐大的賊寇在哪裡落了腳,所以一旦有人去那裡做城主,最後都會被這裡的賊寇殘忍的殺死,連身上的皮都被剝下來掛在了九州城的城牆上。儘管官府多次去剿滅盜賊,但是都沒有成功過,據說九州城的盜賊修為都是特別的高深,所以……」羅壩不由得搖了搖頭說道。

「媽了個巴子,這秦鍾還真是把自己坑了一把,秦鍾就是因為看在他言出必行的份上,所以就提前溜了,自己以前可是從不知道九州城會是這麼的危險。」劉笑天不由得罵道。

不過劉笑天並不是一個怕事的主,他是他,歷代城主是歷代城主。

秦鍾估計也是看出了劉笑天有這份魄力,所以才在皇帝面前求了這樣一份禮物給劉笑天。

「聽起來確實不是一個好去處,但是我既然已經拿了人家的令牌,那我現在也不能退回去了啊。你們也早不給我說,早知道我就不接這塊令牌了。」劉笑天笑道。

「可是當時我們也不知道太子殿下給你這樣一份禮物啊。」羅壩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尷尬的說道。

「好了,大家不要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天狼國十多萬的士兵我們都沒有怕,現在一個區區盜賊就把我們嚇住,那也對不起我們自己啊。」劉笑天鼓舞大家道。

「好,我們去九州城!」被劉笑天這麼一鼓舞,大家都是歡呼雀躍了起來。

劉笑天點點頭,然後與大家浩浩蕩蕩的向著九州城前進。

「主人,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們如果去九州城,還有可能會接觸到黑魔。」羅壩有些擔心的說道。

黑魔這兩年的名氣可是越來越大,實在是這黑魔的勢力太強大了,黑魔不知道修鍊了什麼強大的功法,現在根本很少有人是黑魔的對手了。

並且令人恐怖的是黑魔還糾結起了蒼雲邪地所有的勢力,現在的黑魔,可謂是大秦王朝別街上最強大的一股黑暗勢力。

「黑魔?」聽到這個名字,劉笑天也是眉頭皺了起來。 黑魔,封天宗門的最大叛徒,就是因為黑魔,使得實力強大的封天宗門慘遭滅門。

更加變態的是黑魔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修為變態,現在估計溫掌門都根本不是對手。

這樣的傢伙真心很恐怖。

「難道蒼雲邪地與九州城距離很近嗎?」劉笑天不由得問道,對於大秦王朝的很多地方,劉笑天可是並不熟悉。

「距離不是很近,但是一旦中都八大家的第一道防線失手,我們就會遭受牽連。」羅壩搖了搖頭說道。

很顯然,羅霸道對於黑魔的恐怖,也是早有耳聞。

蒼雲邪地也是天才輩出,現在這黑魔更是憑藉一己之力,竟然將這些不三不四的勢力聚集成一塊,可以肯定,現在黑魔所控制的勢力足以與一個王朝相抗衡,這可是十分的恐怖的,更何況邪地之人修鍊的功法都是比較邪門,發起飆來很恐怖。

「以後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說吧!現在目前最要緊的就是大家別忘記都是是羅家軍,並且都給我好好修鍊。也正好,藉助九州城這塊地方,你們也可以好好磨練一番,既然跟了我,那就得給我做事。」劉笑天對著所有的士兵們喊道。

「將軍放心,我們一定會聽令與將軍的。」所有士兵都是用高尚嘹亮的聲音一起喊道。

劉笑天點點頭,然後繼續向著九州城所在的方向行去。

一天後,所有人都是來到了九州城下。

雖然九州城是一盤散沙,很多勢力的賊寇佔山為王,各自為政。但是不得不說,這九州城的城牆可是極為的雄壯。要是硬攻的話,肯定是攻不下來的。

城牆上站著幾名守城的賊寇,這些賊寇手握長刀,一副威風凜凜的模樣。

「現在守護這座城池的名叫王雄!此人修為不弱,據說官府可是捉拿過此人很多次,但是最後都失敗了。」羅壩對著正在四處打量的劉笑天介紹道。

「王雄,嗯,不錯。給他們喊話,說城主大人駕到,要是識相點的話請打開城門,否則殺無赦。」劉笑天對著羅壩命令道。

羅霸道點點頭,然後準備來到城牆下面喊話,卻不料城牆上面的賊寇接連殺出幾道箭矢。

「什麼人?要是不想死就趕緊滾蛋,否則一縷斬無赦。」城牆上的士兵本想下來劫掠一番,但是當看到城牆下面的人個個都是窮的叮噹響,所以不由得大感厭煩道。

「城上的你們聽著,新任九州城城主大人駕到,你們要是識相點,快快打開城門來迎接城主大人,否則要是激怒城主大人,斬無赦。」羅壩用雄厚無比的聲音喊道。

「哈哈……城主大人,真是好笑,我們九州城沒有城主大人,我們老大才是城主大人。」城牆上的賊寇聽到之後不由得哄堂大笑。

劉笑天不由得神色一冷,這些人還真是可惡,自己可不是以前的城主,要是他們不聽話,那就只能對他們不客氣了。

「請把你們的老大喊出來答話。」羅壩繼續喊道。

「老子就在這裡,你們是什麼貨色,竟然敢來老子我的地盤來撒野。」這時候一名長得有些彪悍的男子站在城牆上用冰寒的語氣說道。

他王雄可是在這裡已經當了十幾年的老大了,以前可也是殺過兩個城主的人,現在這傢伙不知道是腦袋被門夾了還是怎麼的?竟然還有人來九州城送死?

「你就是王雄?」劉笑天策馬向前,來到城牆下面喊話道。

「你又是個什麼東西?竟敢直呼老子我的大名?」看到是一名少年,王雄不由得用居高臨下的態度問道。

「我就是現任城主劉笑天,你要是識相點兒快快打開城門,要是惹怒我,你的下場不會很好的,據我所知,你的名聲可不是很好?」劉笑天聲音也是冷了起來。

這王雄的名氣可是極差,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不過唯一有一點,對於自己城池之中的民眾,可還是不錯的。

「哈哈……你是城主……哈哈……笑死我了,小子,你還是趕緊回去吧!我告訴你,以前比你牛逼的城主都被我殺了好幾個,你算個什麼東西?竟敢來威脅我?」聽到劉笑天的話語,王雄不由得狂笑道,好像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哈哈……」一批手下也是接連發出大笑。

「王雄,我現在不殺你是看在你對城池之中的百姓還不錯的份上,否則我現在立馬就上來斬了你,你給我狂什麼狂?老子我有狂妄的資本,我都沒有你這麼狂妄。」劉笑天神態越發的冰冷起來。

在劉笑天整個身上寒意瀰漫的時候,王雄甚至有一種錯覺,自己此刻面對的不是一名少年,而是一名從地獄走出來的殺神。

但是這種感覺很快一閃而逝,他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能把他怎麼樣?

他在這裡當老大,也是靠真槍實幹得來的。

「小子,我看你才是找死!」被劉笑天接二連三的罵,王雄怒氣也是爆發出來。

雖然城池外面有五千多人,但是王雄根本不懼怕。

這城池得天獨厚,想要攻破這城池,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個傢伙看來要和我們硬漢到底了?要不要我帶兄弟們衝上去。」羅壩不由得有些氣憤的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