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20 日 0 Comments

合里腦子再愚笨現在也看出了秦玉的針對,分明是想要和她搶大腿。我辛辛苦苦才刷上情感的大腿怎麼可以讓你幾句話就拐走。

「人多目標大。」合里拉著宮南的手緊了緊,嘴巴抿得兩邊腮幫子鼓起,被拉住的男人見到她這副模樣心情反而更好了。

「妹妹嬌弱,總有些時候男生是不方便搭救的。」秦玉的幾句話,將合里嬌弱任性,只會給人添麻煩的標籤貼的死死的。不免有人對合里產生了不好的印象。

但合里一心只有自己的大腿,哪裡在乎他們的想法。「有什麼不方便的,我們是情侶,你跟我們遇險了才不方便。」

「那妹妹不會這麼小氣吧,真遇到生死關頭了讓你的男朋友對我不聞不問?」秦玉乘勝追擊,捉到她話里的漏洞就開始狂懟,讓人覺得她不懂事。

「你不跟著我們,不就不會生死關頭了么?」合里思維也夠直,倒是讓秦玉一時之間啞口無言。 「啊!!」陳小群發出一聲慘叫,貼在牆上,不敢動彈。

「咯咯咯!」周若若把面具從臉上拿了下來,滿臉壞笑。

陳小群:「周若若,老子要扣你工資!不扣是小狗!!」

「老闆,要編恐怖電影,這點膽量都沒有。」周若若撇撇嘴,「我這麼費心幫你鍛煉膽量,你應該給我加工資才對,怎麼能扣呢?」

陳小群:「……」

他忽然覺得,周若若好像,說的,有點道理。編恐怖片,膽子還小,那沒法搞了。一個劇本能編到明年去。

只是現在膽子還沒練上來之前,還是先離開為好。不知道為何,在這間屋子裡面,他總有種不好的感覺。

拉著周若若離開房間,再度暴露在陽光下,那種感覺才隨之而去。

「小周啊,你剛剛在那間房子裡面,有沒有感覺到什麼奇怪的地方?」陳小群問道。

周若若鄙視的看了陳小群一眼:「老闆,你的膽量看來還是不行,需要再鍛煉,鍛煉。要不晚上給你加個恐怖套餐,我可以加會班,你算點加班費給我就成。」

陳小群:「……周若若,你夠了啊!!」

周若若輕笑一聲,邁著愉快的步伐往村外走去,陳小群搖搖頭,跟了上去。

就在二人離開后不久。

屋子中忽然響起一個哀怨的女聲:「都該死,都該死,一個都跑不掉,跑不掉!」聲音斷斷續續,似有似無。

而屋子中,並沒有任何人。

……

紫山村開往江楓市的一輛大巴上。

「諸位稍安勿躁,等待前面的車隊過去了。我們就能出發了,稍等,稍等。」大巴司機站在車中央,費力的朝著車內的眾人解釋道。

「老闆,你什麼時候才有這個地位。出門有人幫你封路。」周若若輕聲問道。

她和陳小群正坐在這輛大巴上,而車開到一半時,就堵住了。據司機說,是江楓市一個有名的大編劇白雲峰路過,所以,把整條路都封了。

陳小群搖搖頭:「一個編劇,怎麼可能達的到封路的地步。小周啊,你還是太年輕,這個編劇肯定有背景。」

「哪裡有什麼背景?」周若若回道,「他就是一個窮小子,因為編劇出名,報紙上都寫過他以前的事。」

「嗯?」陳小群詫異的看向周若若,如果真按她所說,那這個世界,編劇的地位比想象中的還要高啊,只是為什麼呢?

封路沒有封太久,車隊過去后,很快就放行了。

後面的路上,沒有再碰到封路的事情。陳小群二人回到市區時,已經是晚上六點。他沒有留周若若畫畫,在外跑了一天了,大家都有點累了。

而且,場景和人物圖不是任務的關鍵鏈路,並不算太急。倒是他的劇本要加緊時間寫了。

回到家,照例打開電視。用水洗了一把臉后,才算清醒了一些。

躺在沙發上,眼睛看向電視,腦海中卻想起今天在紫山村,村東頭的那間屋子。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些怪,不是因為周若若嚇他。

那種感覺,出現在周若若嚇他之前。

「本台報道,今天下午著名的編劇白雲峰,在紫山村考察時,一間年久失修的房子忽然倒塌。這次倒塌並沒有造成任何人員傷亡。白雲峰表示,會出一筆資金重建。」

電視台裡面播出的新聞,引起了陳小群的注意。裡面說的,倒塌的房子正是今天村東頭那間。

「還好我和若若離開的快,不然就慘了。」看到這則新聞,陳小群心中湧起一股后怕之意。

「這個白雲峰到底是什麼人?」

這個名字兩次出現在耳朵里,讓他有點好奇。

打開網頁搜索一番后,終於知道,白雲峰是個什麼人。

白雲峰,一個窮山村長大的小子,憑藉優秀的編劇能力,一舉成為一個著名的大編劇。擅長的電影是靈異方面,代表作《茅山道士》,這部電影火遍全國,體驗人數達到上千萬人。

「體驗人數這麼多,要是放到我身上。嗯,光白記魚粥都可以弄出幾萬份。賣魚粥都能把一百萬還了。哎,還是體驗館太小了……」

看完介紹后,陳小群只覺得,人比人氣死人。《無間道》雖然風頭無二,但版權賣不出去,體驗人數到頭來撐死一千來人。

「如果這次比賽能獲獎,剩下的資金,場館可以擴大兩倍。那可以容納的體驗人數就多了,再多編幾部,多賺點,體驗館就更大了。到時候,賣不賣版權都可以了……」

深吸了口氣,陳小群打開軟體,硬著頭皮開始寫劇情。

寫著寫著,總感覺後頸有點涼颼颼,他不敢回頭看,也不敢想,只能在心中發狠,「天雲VR集團,你們給老子等著……」

第二天早上出門,又是熟悉的配方,林嫂穿著一身藍色的睡衣,披著個頭髮去倒垃圾。陳小群心都慢了半拍。

回過神后,陳小群開口問道:「林嫂,你每天倒垃圾時間都不固定啊?」

他今天是特意提前了半個小時出門,卻沒有想到,依舊能碰到林嫂。

「小群,早啊!」林嫂笑著打了個招呼,隨後,又道,「呵呵,你一漱口,我就醒了,順便出來倒個垃圾。不過,小群你今天怎麼起這麼早?」

陳小群訕訕道:「店裡有點事,早點過去。」

告別林嫂后,陳小群頭痛,林嫂把他漱口的聲音當成鬧鐘,也就是說,以後每天出門都能有『驚喜』!

「以後看來要住店裡,不然,每天太糟心了。不對,店裡那個地方,大晚上的更沒幾個人……」

來到店裡后,在樓上寫了一會劇本后,周若若就來了,手中還拿著一疊畫。

「老闆,看看我昨天連夜趕製的作品。」

周若若這次畫的就很有那種韻味,畫出了那種時代的氣息。陳小群很滿意,場景這一方面,基本已經全部搞定。

接下來,就是人物的畫了。

這也是十分關鍵的一環,人物的各種神態,還有最關鍵的,美姨化身為厲魂的樣子。

腦海中才浮現出美姨的形象,陳小群就覺得後背發涼。

「小周啊,我們還是樓下畫!」陳小群開口道,「樓上空氣不好,樓下空氣清新點。」

周若若輕笑一聲,點點頭,但眼中的揶揄之色卻怎麼都掩蓋不住,老闆,這又是怕了啊!

人物的畫像,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快。

直到傍晚,才畫了不到一半。

一天都在畫畫周若若看起來有些疲倦了,而陳小群也有劇本的任務,於是準備讓周若若先回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三輪車停在店門前,送快遞的。

「老闆,還有人給你寄東西啊?」周若若一把搶過來,陳小群向來不網購,快遞只能是別人寄的。

「寄件人杜銳?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到過,哦,比賽的評委有一個好像就叫杜銳。老闆,你不會想走後門吧?」周若若看向陳小群,臉上露出一份你懂的表情。

陳小群沒好氣的道:「我還需要走後門,小周啊,你是不是對我的實力有什麼誤解?這是我在紫山村認識的一個人,這裡面是戲曲的錄音帶。」

「這樣啊!快打開看看,我想要聽聽。」周若若道,她倒是沒有直接上手打開快遞。

陳小群接過快遞,打開來,裡面除了一盒錄音帶,還有一封信和一張畫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電視屏幕里,已經成為京都第一名媛的雲曦,高貴優雅得讓她們所有人都只能仰望。

梁秀芹仰著頭,怔怔的看着電視機里風光無限的雲曦,想起這麼多年自己的嫌棄和忽視,甚至是恨,她就覺得格外的諷刺可笑。

傻笑了半天,她突然跑到電視機下面,指著上頭正在發表感言的雲曦大喊:「你們看,這是我女兒,我親生的女兒……我女兒成了第一名媛了!第一名媛……」

「滾開吧你!你女兒要是第一名媛,我女兒還是公主呢!」

「人家第一名媛端莊高貴,怎麼可能有你這種罪犯的媽?」

「讓開讓開!別在這裏噁心人,你這種人怎麼可能生得出這麼出色的女兒!誰信呢!」

梁秀芹看着這群獄友滿臉不屑的嘲諷自己,笑得眼淚直流,仰著頭看着吊頂的電視機,指著屏幕上已經站在了雲端人上人的雲曦,不死心又諷刺的大聲哭喊:「她真的是我的女兒……」

即便是,那也只是曾經。

母女僅剩的緣分,全都毀在了她自己手裏。

最疼愛的女兒,她親手毀了她一輩子。

最輕賤的女兒,如今成了高高在上的第一名媛。

算命先生當年說的話,一個字都沒有實現,他把她坑慘了,從高高在上的局長夫人最終坑到了監獄里!

苦笑着,傻笑着,梁秀芹現在才明白,自己當初到底做錯了什麼。

——————

精神病院裏,雲紫菱幾乎要被這裏的生活節奏和人逼瘋。

她沒瘋,這些人快要把她逼瘋了!

在這裏,所有人都當她是個瘋子,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再沒有人會為她出頭撐腰,更沒有人會幫忙救她出去。

雲元峰除了給錢,再沒有來看過她,她每天摸著癒合后斑駁不堪醜陋的臉,陷入深深的瘋狂和絕望。

可今天,當她一打開電視機看到電視里撞進視線的身影,什麼理智什麼冷靜全部崩潰。

第一眼她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再仔細看的時候,屏幕上「雲曦」二字赫然提醒着她這一切都不是錯覺!

「雲曦……是你!是你這個死喪門星!」

乍一確定,她猛地衝到電視機底下,仰著頭驚愕的看着屏幕里成為第一名媛的雲曦。

電視機里的雲曦,那樣高貴優雅,那樣美麗絕倫,哪裏還有一點從鄉下回來時的土氣?也再不是她認識的那個可以任由着他們欺壓的死喪門星了!

此刻站在台上的她,已然是京都第一名媛,所有的光芒,所有的好運都集聚在她一個人身上!

將來榮華富貴,錦繡前程全都不在話下!

可她呢?!她呢!

這一切本來應該屬於她的,可她如今,卻要在這個瘋人院裏慢慢變成一個瘋子……

「不……這不是真的!」

雲紫菱顫抖著撫上自己殘破醜陋的臉,驚愕怨毒的眼眸死死釘在電視機里那張明媚的笑臉上,美夢徹底破滅的絕望,如同黑色的毒液澆滅了她最後一點希望。

「啊——死賤人!我不會放過你的!不會放過你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