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有區別嗎?」

乞丐依舊跪拜在地面上,並沒有起身。

波曼享受著蛇魔那種隱含仇恨、憤怒的眼神。

「似乎並沒有,但是我要你去選!」波曼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選擇真名!」乞丐屈辱的說道。

說完好似鬆了一口氣一般,任命的跪拜在地上。

「聽說無底深淵的六臂蛇魔通常以教師、顧問或甚至愛人的身份服侍著惡魔領主,同時在謀略以及戰術指揮上都有著超凡的天賦。」

波曼帶著好奇的語氣詢問道。

「是的,主人!」

「那麼」波曼再次用古深淵語說道。

蛇魔意識到波曼接下來將要念誦她的真名,渾身顫抖不止。

古深淵語的發音好像是一股氣在喉嚨中滾動,波曼雖然跟埃爾古大教堂的語言大師瑟蘭牧師學習的時間不長,但是掌握幾個特定辭彙的發音還是輕而易舉的。

「洛洛卡·蛇藍·莫度薩拉」當蛇魔的真名念誦而出。

洞室的虛空中有微風輕輕吹拂,波曼的那雙渾濁白眼中氣流劇烈翻滾,隱隱看到一個一條漆黑的線自蛇魔魂體上延伸而出,連接至波曼的魂體上。

波曼現在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蛇魔的哀傷以及壓抑不住的恐懼。

「起來吧!來看看我為你準備的禮物。」波曼驅動著機械輪椅來到一側牆壁,按下牆壁上的一塊方形石。

在地面上露出一個洞口,洞口中是一潭淺水。

乞丐走上前去,探著頭望去,只見一頭蛇人擺動著粗壯的蛇尾在淺水中遊動。

或許是察覺到蛇魔的目光,蛇人朝著她吐著蛇信,手中匯聚一根冰錐朝著她射來。

「咚!」波曼合上地面的水牢石壁。

「怎麼樣,這頭一階霜甲蛇人還滿意嗎!」

「多謝主人恩賜!」蛇魔面露喜色,恭敬的說道。

也只有深淵中偏向於智謀的六臂蛇魔才會輕易的屈服於強者,波曼曾在教會的記載中看到有某些組織試圖奴役深淵惡魔,不過其混亂毀滅的特性,讓其如同赤手握著刀刃的刃口,在砍向敵人的時候,自己也在流血受傷。

儘管現在波曼掌握了蛇魔的真名,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攢在手中的那根線,彷彿只要輕輕扯斷,蛇魔便會隨之毀滅。

但是波曼依舊留著一份心眼,時刻觀察著蛇魔的情緒波動,這就是惡魔真名的力量。

幾乎是對其全方位的支配和約束。 銀松森林外圍,河谷地,一座要塞正在矮人工匠和地精工程師的幫助下拔地而起。

一頭頭八爪機械蛛在地精的操縱下挖掘著地基,打磨著石塊。

這些有些八條機械爪的機械蛛原本是搭載弩炮、大型連弩一類的武器平台,現在被用於建造騎士團要塞基地,整個工程的進度提升了六成。

一些八爪機械腿上搭載著一個巨大的鐵罐,裡面發出轟隆隆的聲音,有泥沙攪拌的巨大聲響穿出。

這是地精特製的泥漿攪拌機,效果不比巫師的術法化土成泥差多少。

矮人工匠拿著工程圖紙在指揮者招募的騎士團預備成員運送著石料、木料等等建築材料。

哥哥,疼我請進來 伊頓看著已經開始建造的騎士團要塞,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總算讓事情走上正軌了。

塔林的矮人工匠幾乎被他統統請了過來,面前那些工程圖紙的灰鬍子矮人正是塔林首屈一指的建築大師索比·伐木斧。

事實上招募這些矮人工匠遠比他想象中的要輕鬆許多。

「小伊頓!」矮人索比拿出腰間的朗姆酒狠狠地灌了一口,暢快的打了個酒嗝說道。

「還是你們光輝與正義教會有眼光,知道我們矮人中不止有武器鍛造大師還是建築工程大師。

想當年第三紀元的時候,我們這一支黑沙地矮人還幫助神袛建造過史詩級超凡建築,古巨神堡壘。

可惜矮人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竟然淪落到在只能依附人類文明才能生存的地步。」

索比·伐木斧又灌了一口酒水,語氣有些蕭瑟。

矮人索比沉默了片刻,看了看不遠處乾的熱火朝天的地精說道:「說真的,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要招募這些綠皮怪!」

「這些地精自然比不過你們矮人值得信賴,不過它們的地精工程學確實有極大作用。」

克魯伊夫拿著一張八爪機械蛛的圖紙在一旁說道。

矮人索比從鼻孔中發出一個聲音,不知道是贊同還是不屑。

「索比大師,維曼帝要塞還需要多長時間能夠建造完成。」亞當斯帶著幾位騎士來到坡頂上問道。

「不得不說這些綠皮怪的東西的確不錯,按照這個進度,再有一個月的時間就能夠看見一座騎士團要塞駐立在銀松森林的外圍。」

「一個月?」亞當斯皺了皺眉頭。

「有一個月已經算是我們矮人不眠不休,還有加上這些綠皮怪的機械爪縮短了工程時間。」矮人索比氣呼呼的說道。

「要不是最近的塔林越來越不穩定,加上你們那位大人承諾過會將我們矮人庇護在要塞中,你以為我們會連最愛的朗姆酒都不喝,來幫你們嗎!」矮人索比晃動著手中的那半瓶朗姆酒氣沖沖的說道。

矮人索比攤開手中圖紙,指了指上面的那些工程圖說道:「目前地堡部分已經完成,分為三層,底層為地牢,第二層儲藏區,第三層是居住區,地堡上面就是整個要塞的主體。

要塞分為領主大廳、熔爐房、煉金房、廚房以及城牆部分的錐形塔樓。

在要塞外側我們還可以建造大量的半埋式堡壘,當然還有巡防塔樓。」

「好,我等待您消息。」

說完亞當斯便帶著身後的騎士離開這裡。

伊頓看著亞當斯帶領幾位騎士,這就是騎士團招募的幾個雇傭兵以及冒險團的首領。

騎士團除了具有極大的名氣,還有自己專屬的領地以及種種特權,對於這些底層混跡的雇傭兵以及冒險團的確有著極大的誘惑力。

現在亞當斯在塔林招募雇傭兵團以及冒險團收穫不小,幾支頗有名氣的團隊都響應了亞當斯的號召。

不過以伊頓來看,這些混跡在最底層的人恰恰也是消息最靈通的人,連矮人工匠都察覺到了塔林最近的詭異氛圍,他不相信這些人沒有察覺到。

能否把這一團散沙的雇傭兵以及冒險者捶打成騎士團鋼鐵般的騎士成為亞當斯現在最大的難題。

亞當斯能否讓初建的騎士團形成戰鬥力,這個事情可是有相當的人在關注著。

奧根、沙羅以及奇奧拉可是都對著騎士團抱著一定的想法。

不過現在的人手實在緊張,奧根和沙羅統率著孤塔商會的黑武士,奇奧拉負責波曼大人的安全。

伊頓已經感覺到波曼要對手下的勢力進行一次整合,畢竟現在的力量看似龐大,實則分散嚴重,而整合之後勢必將對資源進行重新劃分,亞當斯的騎士團如果不能將一份良好的成績放在眾人面前,那麼騎士團的成長勢必被放緩。

…………………………………………

莫息鎮領主莊園中的波曼正在處理事務,奇奧拉將一管金靈蜜添置到身後琉璃瓶中,瓶中的液體沿著細長的管道輸送到波曼的血管中。

波曼發出一聲如釋重負的嘆氣聲,靈魂上的損傷正在得到補充,波曼可以感知到靈魂正一點點壯大著。

波曼面前的書桌上擺放著幾分信件,特納一聲黑色的爵士服沉穩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波曼拿起一份信件,上面記錄著關於新聖地哈魯的最新情況。

「新聖地哈魯的情況有些不樂觀,現在除了暴風教會以及以半羊人之王吉安帕為首的巢穴怪物勢力,又冒出了賽波教會的邪教徒,他們在一處被教會攻破的怪物巢穴中使用暗河召喚儀式,重創了在場的審判光環牧師。

我向白荊棘修道院提出的奪取塔林,利用塔林的軍隊分擔教會壓力的計劃被駁回了。」

波曼揉了揉太陽穴,放下手中的信件。

「大人,你已經做的足夠好了。」奇奧拉整理著書桌上散亂的信件說道。

「這場塔林之爭我已經壓上的全部身家,從一個可以隨時撤離的賭客,變成了坐在賭桌上的主持者之一。

現實的情況已經不容許我在抱著以前的心態來參與這一場賭局。」

「還是說一說現在塔林的情況吧!」波曼只是惆悵了一會便振奮精神說道。

特納急忙放下手中的精緻瓷杯,小跑著過來。 「先說一說三塔的情況!」

特納照例為波曼倒了一杯茶,然後說道:「綠翡石塔,也就是現任的塔林領主昆托·阿多厄沃現在算是焦頭爛額了,塔林中頻頻發生的惡劣殺人事件以及人口失蹤等等事件讓整個塔林的居民惶恐不安。

前些日子的塔林天空中出現的那恐怖的異象更是讓整個塔林陷入了混亂,到現在昆托·阿多厄沃不得不動用駐紮在城外的琉璃軍團鎮壓塔林城中的暴亂。

黃銅塔和紅塔一如既往的低調,我們派出去探查紅塔和黃銅塔的人都沒有回來。」

冷婚之情惑前夫 波曼後背靠著椅子上,指尖輕輕敲打木質的扶手。

已經成為四臂蛇魔主人的波曼自然知道紅塔和黃銅塔為什麼一直蟄伏不出。

四臂蛇魔曾經控制了大量的三塔成員,並且嘗試過利用這些成員發動三塔的反向傳送基座。

不過這一切在計劃階段就被紅塔的那位白銀騎士給阻止了,隨後是一場紅塔針對三塔內部成員的大清洗。

這場不問事由的大清洗完全由這位白銀騎士主導,帶來的後果就是三塔內部包括紅塔的成員都對這位白銀騎士產生質疑。

畢竟死得大多數成員都是那些三塔最年輕有為的繼承者,昆托·阿多厄沃的長子就是在那場大清洗中被處死的。

昆托·阿多厄沃的上位有相當一部分原因是利用這場大清洗帶來的後遺症。

而紅塔和黃銅塔之所以在這場大清洗之後蟄伏不出,幾乎是任憑昆托·阿多厄沃增加對塔林的影響力,便是因為他們發現四臂蛇魔控制三塔成員準備實施的計劃。

一直以來三塔斗都沒有放棄對於法師塔的探索,不過由於缺乏關於施法知識的了解,他們的探索進度緩慢異常,甚至可以說在原地踏步。

當年掌控著三塔傳送基座的霜巨之主的後代早已經隨著他們奪取三塔而覆滅,霜巨之主後代留下的書籍資料中,他們也只是整理出了召喚法師塔的儀式。

在這個時代,並且以三塔的能力資源自然不可能真的把法師塔從奧古寒界跨位面傳送過來。

不過召喚一個法師塔的投影還是可以做到了,正是靠著這張底牌,三塔清理了周圍大量的怪物巢穴。

三塔林城建立之初,便每年往北地的一些巫師組織甚至荒野女巫輸送成員,期望他們可以學有所成,回來解開三塔的奧秘。

讓三塔沒有想到的是多年來積累的巫師種子被四臂蛇魔以深淵惡魔知識蠱惑,成為了三塔內部的暗子。

名門寵婚:夫人請矜持 要知道三塔百多年輸送到那些巫師組織中多少三塔成員,加上三塔豐富的資源積累下,縱使施法者職業的晉陞難度係數極高,也被三塔用金塔曼以及魔石砸出來了。

不過一場大清洗幾乎覆蓋了三塔所有的巫師學徒,包括高等巫師學徒以及唯一一個晉陞的超凡巫師,畢竟那些深淵知識對於巫師幾乎有著無法抵抗的誘惑。

大清洗過後,那位白銀騎士意識到了暗處窺探的存在,於是他聯繫黃銅塔和紅塔的家主一同商討對於法師塔的深度開發。

至於綠翡翠塔則被這位白銀騎士排除在外,正好吸引外界的注意力。

這些年塔林中聚集的遊盪巫師以及克萊亞女巫集會就是這位白銀騎士的手筆,

想到這裡波曼不由得輕笑出聲,他不竟命運實在是奇妙,通過四臂蛇魔塔林越來越多的隱秘被他掌握,同時他對於奪取塔林的把握也在逐步增加。

「好了,黃銅塔和紅塔暫時不要驚動他們,蠻荒獸人的蹤跡找到了嗎?」

唯有深愛,不負流年 「這件事情由奧根和沙羅負責的,他們帶著克魯伊夫製作的偵測飛蟬深入到塔林西北、東北兩個方向探測,而正北方由波羅以及威卡爾多率領第四守備軍團的軍隊探查。

目前初步反饋的消息得知,在東北方向曾發展獸人留在雪地上的足跡,不過足跡直延伸到河灘就消失了。」

波曼驅動著輪椅來到房間中央的沙盤,看著塔林城以及塔林周圍的地勢。

波曼在東北方向插上代表獸人的沙盤旗。

「知不知道獸人具體所在無所謂,只要驗證它們已經潛伏於塔林城外便足夠了。

一座塔林扼住了中部與北地之間的要道,獸人想要抵達高犁根大草原,並且在那裡安定下來,塔林必須拿下,並且需要以極其微小的代價拿下。」

「先前為了迷惑住北地諸領主已經付出了大量的獸人戰士,靠著摩多獸人之戰,主要兵力已經在暴風教會的幫助下來到塔林城外。

經過塔林前往高犁根大草原,還需要對抗那裡盤踞的諸多怪物巢穴,這位氏族之王的獸人復興之路還很漫長,他絕不會把兵力浪費在一個註定無法長久佔領的人類城市上。」

奇奧拉站在一旁眉頭皺起,「我不明白,暴風教會既然需要獸人在摩多牽制住塔特利王國的軍團勢力,使得他們無法援助教會,為什麼會幫助獸人離開摩多。」

波曼看著沙盤彷彿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他輕笑著說道:「獸人在摩多的戰爭整整持續了一年之久,就算是哈魯攻防戰也早在三個月後進入了局部的拉鋸戰,而摩多卻依舊維持著高強度的戰爭。

軍團糧草、替換兵器、大量傷亡士兵更替、傷員安置等等問題,已經讓負擔這場戰爭的各個城市喘不過氣來。

這場戰爭甚至讓向來自負的塔特利五世偷偷派遣外交大臣前往獸人大營帳秘密商討議和問題。

所以說並不是暴風教會幫助獸人離開,而是獸人完成了任務,使得北地諸軍團受損嚴重,以至於短時間內無法恢復元氣。

而暴風教會自然需要去幫助獸人運送兵力。」

「不得不說這場戰爭,暴風教會才是最大的贏家。要不是暴風教會的主要勢力都盤踞在銀川海以及亞空隆城,並且他們對於內陸城市的興趣實在不大,哪裡輪得到我來動手。」

「暴風教會的主要成員都是海民,他們向來信奉霜鹽和暴風,最近聽說他們往中部和南部的港口城市安插教徒,散播暴風教義,自然無法分心在暴風與狂怒之神塔斯無法觸及到內陸。」奇奧拉在一旁說道。

波曼摸了摸光滑的扶手,「不能分心不代表不能從這場盛大宴席中偷取主人的財寶。

特納你去把幾家從事海產販賣的商會調查清楚,還有擁有北地沿海背景的居民,特別是最近剛剛抵達塔林的海民,一旦發現不對,立刻通知亞當斯,正好看看他訓教的騎士團有幾分戰鬥力。」

「另外,我需要的東西收集得怎麼樣了?」波曼問出了他現在最關心的事情。 奇奧拉搶先說道:「大人,狂信徒之血埃爾古大教堂的諸多狂熱信徒都願意為大人奉獻。」

「嗯!」波曼點了哈頭,他在塔林城光輝信徒中還是有很大名聲的,畢竟現在所有的達到超凡門檻的牧師以及掌管埃爾古大教堂的神父已經前往支援哈魯。

他到了塔林城自然是以代理者的身份管理著塔林的信徒和牧師。

「另外無罪者之血,我已經開始在所有牧師和修女中篩選,一定會有符合大人要求的無罪者。」

「希望吧!」波曼說道。

何人無罪,凡人皆有罪孽。想要找到真正的無罪者之血,希望有些渺茫。

「重點去修女中尋找,同時聯繫各大城市的醫療院,讓他們重點關注一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