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該死的!斬了他!」

這個時候,千古樓的一眾人,誰也淡定不了,臉上全部露出寒霜和猙獰。

「五子斬羅劍!」

率先出手的是那個二十七八歲的女子,一揮手,手中靈劍出鞘,剎那間,化為五道劍影。

凌厲的攻擊,讓站在十幾米之外的武修身上,都感覺像是有刀子在刮自己身上的肉。很難想象,這一劍若是斬在人的身上,會有什麼後果?

這不是武技了,顯然是一門絕學!

下品絕學,五子斬羅劍,修鍊度,五成!

咻!

五道流光劃過虛空。

五道劍影,簡直就是劈開了空氣,一瞬間就來到陸川的身前。

劍氣縱橫、劍光滔天。

朝著陸川斬殺而下。

剎那之間,陸川動了,頓時身上湧現出一陣殺伐之氣,金戈鐵馬,青光閃爍,劍芒吞吐,一下子就把五子斬羅劍的鋒芒掩蓋了下去。

太白劍訣,中品絕學,三成修鍊度!

「恩?」那女子感覺到一絲不妙。

「不好!」

神凝巔峰的來者,面色一變,身形突閃,手中一柄靈刀,瞬間斬出九道弧月,準備解救。

但是……

遲了!

陸川青萍劍一斬,極品靈劍的鋒芒,第一次展現在眾人眼前。

那女子手中的靈劍,也是一柄中品寶劍,珍貴非常,但是在青萍劍下,就彷彿豆腐一般,直接被斬成兩截!

哧啦!

那女子根本就沒有想到,陸川居然兇猛如斯,看到自己靈劍被斬成兩截,居然一下子愣在了當場,瞬間被青萍劍一劍梟首!

女子只感覺到自己渾身一輕,下一刻,意志消散。

「不!」

眼看著女子腦袋高高飛起,老者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這女子可是他最得意的親傳弟子!

豁然間,老者速度加快,一下子就來到陸川的側面,就要一刀劈下。

「咻!」

陸川看也不看,五指一張,一道大須彌劍氣激發,瞬間朝著神凝巔峰老者斬殺而去。

老者若是敢把刀劈下,陸川最多受點傷,而老者必死無疑!

神凝巔峰老者頓時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危險,想也不想,靈刀橫鎖長江,狠狠的擋住陸川的大須彌劍氣!

嘭!

彷彿金鐵相撞,神凝巔峰老者瞬間後退幾步,手臂發麻,臉皮一陣紅潤,體內氣血翻騰。

剛剛的那一道大須彌劍氣,顯然讓他吃了一個悶虧。

「白痴!」

陸川冷冷一笑,他的大須彌劍氣,可以擊潰、可以閃躲,唯獨防禦,就算是用靈器,也不能完全擋住威力。

如果早知道神凝巔峰老者這麼白痴,他早就多激發幾道大須彌劍氣。

看到陸川一道劍氣擊退老者,圍觀的人群,都是面色一變,誰也沒有想到陸川居然會這麼厲害。

這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

「剛剛那道劍氣……」

「好凌厲的劍氣!」

「陸川!那個少年是陸川,第一侯府的小侯爺,他的那道劍氣,就是擊傷樂平侯府小侯爺江塵的劍氣!」

人群之中,突然有人認出陸川的劍氣來了。

「什麼?是陸小侯爺?難怪有如此膽子,居然敢和千古樓作對!」

「恩?第一侯府小侯爺和千古樓的人打起來了?這是什麼情況?」

「第一侯府和國師,這是要開戰了嗎?」

「快!快去查查躺在地上的那個少年是誰,陸小侯爺居然為了他出頭,查清楚之後,絕對不能得罪!」

剎那之間,圍觀的武修們,頓時一個個激動地身體都顫抖起來,凡是聽到這個消息的人,都停下手中的事情,敢過來看熱鬧。

這等難得一遇的大事情,誰也不想錯過。

京都五營巡城的軍士,也來了不少,不過誰也不敢上前插手,一方是他們老大的兒子,另一方可是國師家族的人,兩方都是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一個個大家族的暗哨們,此刻也忙不停歇的在活動。

……

就連圍觀的眾人,看到陸川施展大須彌劍氣,就馬上認出陸川的身份,更不用說是千古樓的眾人了,他們作為國師千九玄的族人,自然也非常了解第一侯這位敵人的一切。

「陸川!?」

千古樓眾人一想起面前這個少年的身份,眼神頓時閃爍起來。 「陸川,你好狠的手段!好毒的心腸!你殺死了老夫的親傳弟子,今日就算是你爹是第一侯,也必須付出代價!」神凝境老者目光一閃一閃,瞳孔深處,有著強烈的殺機。

「千古魂長老說的不錯!就算你是陸明南的兒子,敢上我們千古樓挑釁,也要付出代價,我聽說你手中的劍,是一柄極品靈劍,就當做賠償吧!」一個持劍的神凝後期男子,目光看著陸川手中青萍劍,露出濃濃貪婪。

「對!不能就這麼算了,他殺死了師姐,就算今天不能殺他,也要廢了他的修為!」

頓時之間,這些千古樓的武修們,一個個都放出狠話。

「哪來那麼多廢話!?今天,你們通通都要死!殺!」陸川根本懶得理會這些廢話,冷冷一笑。

咻!

炫光沖霄。

下品武學,在體內靈力的催動之下,如同一道光影,剎那間,便已經前進一半的巨力。

「恩?」

「找死!」

「陸川,你這是在自尋死路,居然敢主動出手!當真以為我們怕了你嗎?」

千古樓的十五位神凝境武修,看到陸川居然還敢主動出手,一個個或爆喝,或怒罵,一個個眼中都是殺機凜然。

將近十名神凝武修,殺了出來,全身市裡爆發,一旁離得近一些的人群,都被這股氣勢,震懾的連連後退。

「追風劍!」

「狂風刀法!」

「力魄大手印!

「星光滿天!「

「……」

十五名神凝境武修,全部都施展出自己的招式,強橫的氣息,足以橫掃任何天位以下的武修。

「來得好!大須彌劍氣,殺!」

面對著恐怖的攻擊,陸川臉色毫無變化,衝殺出去的身影,突然之間,改變方向,五指虛空一握。

咻!咻!咻!……

剎那之間,虛空之中,頓時數十道劍氣縱橫交錯,形成一道凌厲劍網,對著千古樓武修,籠罩而下!

「什麼!?這陸川到底修鍊了什麼絕學?居然一下子發出這麼多凌厲的劍氣!」千古魂長老吃過大須彌劍氣的虧,一下子看到陸川釋放四十八道,鋪天蓋地的劍氣,頓時大吃一驚。

隨後臉色一變,大吼道:「不好,這劍氣凌厲,不可力拚,都閃開!」

「閃?閃得過嗎?」

一下子激發體內所有大須彌劍氣,陸川再度施展出炫光沖霄,身形彷彿一道流光,沖著剛剛擊潰兩道大須彌劍氣的中年男子斬殺而去。

「咻!」

中年男子剛剛躲過兩道大須彌劍氣,臉上剛剛露出喜色,驟然感覺到四周的景色飛速前進,胸前傳來一陣強烈的疼痛。

這男子似乎有所感應,伸手,摸了摸胸前,摸到的是溫熱的鮮血。

嫡女馭夫 「這……怎麼可能?我可是神凝後期修為!」

男子腦中閃過最後一個念頭。

嘭!

他的身體重重落在地上,沉重的撞擊,讓他最後一點生機,快速的流逝!

就在陸川一劍斬殺一名神凝後期武修,四十八道大須彌劍氣組成的劍網,也有小半斬殺在千古樓武修身上。

噗!噗!噗!……

劍氣入體的聲音。

眨眼之間,就有六名神凝初期的武修,被大須彌劍氣斬殺當場。

兩次交手,連同千古魂在內,千古樓十六位神凝武修,連同千古魂在內,只剩下八人!

兩次出手,陸川就已經斬殺了一半千古樓的人。

赫赫神威。

殺神凝武修,如同殺狗。

「不!」

看到神凝境的族人一個接著一個死去,千古魂眼睛充血,發出撕心裂肺的怒吼。

「小畜生!老夫今天一定要殺了你!不管你身後站著的是誰,就算是第一侯親自來了,我也要斬殺你與當場!」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