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再見了~小雪,要早點回來看我啊~」彼岸看著逐漸消失的寒雪,微微揮手告別。

身後,白帝緊緊地追著她的背影……

*********************************************************************************************************************

雪山之巔

冰藍色的光芒亮起,兩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山巔,幽紫的髮絲與冰藍的髮絲交錯著,纏、綿,悱惻……

「先去哪裡,神族嗎?我送你去……」冰攬著寒雪,寵溺地說道。

「不!」寒雪意外地搖了搖頭,嚴肅地看著冰。

「雪,你……」冰心下一緊,長久以來心中的不安再次盤踞上心頭。難道,她厭倦自己了嗎?難道,她不想嫁給自己了嗎?難道,她要離開自己嗎?想起在幽冥界的時候,有時候,他不時地看到她一個人坐在那邊發獃,她的眼神,似乎在想某個人,而且,他甚至有種錯覺,她想的那個人,是個對她很重要的人,而且,不是她的父母!雖然他知道這樣很荒謬,可是,他就是有這種感覺!這種感覺很不好,讓他,很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他不記得了,可是,冰暗自苦笑,也許,從她一直不願意說「愛」的時候,他就有一直患得患失,一直擔心,有一天她會離開自己!

一雙冰冷的小手驀地撫上了他的臉龐,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冰,告訴我,你在怕什麼?」

「什麼!」冰一愣,目光恢復焦距,楞楞地看向寒雪,這才發現,他竟然抓得寒雪的手都發紅了!下意識地,他想鬆開她,可是不知道為何,他卻很不想鬆開她,就好像,這一鬆開,他就要永遠地失去她了!

倏地,嘴角觸上一片柔軟,糯糯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冰,你娶我吧……」

冰瞬間呆在了原地,她說什麼,她讓他娶她!那就是說,她願意嫁給他了,她,要成為他的了嗎?他們,就要永遠永遠在一起了嗎?什麼叫做一瞬間從地獄飛上了天堂,這就是啊!冰敢發誓,如果有人問他這是什麼樣的感覺,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你,爽!忒爽!

冰的雙眼瞬間綻放出了絢爛的華光,他多想立刻把寒雪抱起來狠狠地親兩下。好吧,這娃也的確這樣做了!只見冰猛地將寒雪抱起,雙手拖著她的腰,興奮地轉了一個又一個圈,興奮的笑聲在雪山間不斷地回蕩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雪,雪~你要嫁給我了,你要嫁給我了!哈哈哈哈哈……」冰興奮地笑著,這一刻的冰就好像一個大男孩一樣,卸去了冷漠,卸去了高傲,卸去了一切的一切,只為擁有他生命中摯愛的女子!

寒雪笑著,輕輕地摟著冰的脖子。看著他滿臉的興奮和驚喜,她微微感嘆。這麼久以來,是她太自私了,只一味地享受著冰的付出,理所當然地享受著他的寵愛,從來沒有考慮過他的想法,她真的,很過分吧……所以,冰他才會那樣,雖然他從來沒有和自己抱怨,也從來沒說說出來過他心裡的失落,可是,精明如她還是發現了。白帝說得對,冰很愛她,冰為了她做了很多,付出了很多,她,不應該也不能傷害他,不是嗎?更何況,嫁給冰,於她來說,應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吧~可是,為什麼,她心中總感覺似乎少了那麼點什麼……

倏地,一雙猩紅的雙眸從眼前閃過,寒雪眸光微閃,卻被她立刻很好地掩飾了她的不自在。

冰,這一次,就讓我為你做點什麼吧!

冰,你開心嗎?

我們,會幸福的吧……

************************************************************************************************************************

雪山腳下

「雪,真的不要我送你去嗎?」冰緊緊地握著寒雪的手,不悅地皺起了眉。

寒雪搖了搖頭,湊到冰的面前調笑道:「怎麼~你那麼捨不得我啊~」

冰白皙的臉龐微微一紅,不自在地別來,突然這麼靠近他,會讓他很緊張的哇~不過,說實話,他還真的很捨不得,不過……看著寒雪戲謔的眼神,冰的臉又紅了紅,就連尖尖的耳朵都紅了起來,好吧,他不會又被雪嘲笑了吧……

寒雪咧了咧嘴,冰真是夠可愛,都已經要成親了,咋滴還像個大姑娘一樣怕羞啊!(珂玥:話說你丫的不覺得你從頭到尾身上都木有點大姑娘要嫁人的樣子嗎?還好意思說別人,乃到底是不是個女人啊!寒雪怒:滾,竟然敢懷疑老娘的性別啊!冰,抽她!冰:好!丫的,誰讓你把她從我身邊寫走的啊!誰讓你拋棄了我捧紫溟這死小子做男主角的啊!誰讓你丫的虐我的啊!) 寒雪咧了咧嘴,冰真是夠可愛,都已經要成親了,咋滴還像個大姑娘一樣怕羞啊!(珂玥:話說你丫的不覺得你從頭到尾身上都木有點大姑娘要嫁人的樣子嗎?還好意思說別人,乃到底是不是個女人啊!寒雪怒:滾,竟然敢懷疑老娘的性別啊!冰,抽她!冰:好!丫的,誰讓你把她從我身邊寫走的啊!誰讓你拋棄了我捧紫溟這死小子做男主角的啊!誰讓你丫的虐我的啊!)

寒雪捏了捏冰尖尖的耳朵,笑眯眯地說道:「冰~你想這麼容易就把我娶回家啊~可沒有那麼容易~」

「雪……」冰不解地看著她。

寒雪狠狠地捏了捏他的耳朵,氣呼呼地說道:「雖然我父皇和母后不在了,你可不能欺負我沒有娘家就這樣草草地了事了!怎麼說也得八抬大轎地把我從家裡抬回來啊!還有還有,聘禮呢!你都木有送給我……」

寒雪說著,撇了撇嘴,故作生氣。冰立刻笑了起來,一臉認真地說道:「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準備的,十里紅妝,哦不,我要為你將這片雪山都鋪上紅妝,我要給你一個盛世婚禮!」

「那還差不多~」寒雪笑眯眯地捏了捏他的耳朵,低聲說道:「冰,我回去和蒼叔叔說一下,再帶你一起去見他。畢竟,他是我在這裡的最後一個長輩了,所以,我希望我們的婚禮能夠得到他的祝福!」

「恩,好,我聽你的!」冰輕輕地吻了吻她的額頭,柔聲道:「早點回來……」

「好,冰,那我走了,拜拜~」寒雪緩緩地將手從冰的手中抽回,轉身離去。

手中的柔夷的離開讓冰的心驀然一緊,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有種感覺,這一次,他鬆開了她的手,就好像,他再也無法抓住她的手,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雪!」冰忍不住喚了她一聲。

寒雪停下腳步,微微轉頭看向他,對著他燦爛一笑。

溫暖的笑瞬間照亮了冰的內心,驅散了他心中的霧霾。冰微微勾起唇角,笑道:「雪,早點回來,我,等你……」

「好!」寒雪笑著點了點頭,轉身朝山下走去……

***********************************************************************************************************************

神殿

蒼拄著劍,看著站滿整個院子里的百名神魔之子,臉色嚴肅。

由於神魔之子在混沌與神魔大戰中展現了他們逆天的實力,在那場大戰過去不久,神魔大陸的其他種族開始忌憚他們的力量。適逢失去了神王的神族和魔王的魔族群龍無首,巫妖族趁機以神王和魔王之死蠱惑他們,將神魔之子推上了風口浪尖!於是,以神族和魔族為首籌劃了一場剿滅神魔之子的滅殺行動。

「諸位,我知道你們不怕死,也不怕他們,我們只是心寒!」蒼用力地垂了垂胸口,冷聲道:「混沌大戰,我們付出了那麼多,我們神魔之子身先士卒,我們死了多少人,我們甚至讓我們的契約夥伴遠古神獸為了整個神魔大陸拼死拼活!可是,我們換來的是什麼?我不怪神族,也不怪魔族,我只恨那些該死的覬覦我們種族鮮血的那些齷齪的人!那些人,以神王、大長老和魔王夫婦之死蠱惑神魔兩族,使我族蒙受不白之冤!這一戰,我們不法逃避!但是,我只希望不到萬不得已,切不可傷害我們的同胞,自相殘殺讓那些齷齪的小人們得了便宜!更不可為此,而讓我們背上斬殺同胞的惡名!吾神魔之子一族,只能勇敢地死,不能背著罪名地活!」

「吾等絕不背著莫須有的罪名而活!」神魔之子紛紛應和道。

然而,一道冰冷的聲音驀地闖入,只見寒雪緩緩地從空中躍了下來,冷冷地說道:「蒼,我可沒有你那麼偉大!」

「小雪!你,你怎麼回來了!」蒼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寒雪,眼前閃過一抹驚喜,繼而很好地掩蓋了。他冷下臉,沉聲道:「你回來幹嘛!現在立刻跟冰回幽冥界去!」

「我不!」寒雪冰冷地看著他,沉聲道:「如果是我,寧可我負天下人,也不可天下人負我!」

「住嘴!」蒼冷嗤道。

寒雪沒有理他,繼續說道:「我都聽到了……蒼,你太迂腐了,既然他們對我們不仁,那我們又為何要對他們如此忍讓?雖然神魔二族他們是被蠱惑才群起而圍攻我們,可是,如若他們信念堅定,如若他們沒有對我們有所謂的忌憚,你覺得,就憑一些流言蜚語,他們就能被鼓動嗎?既然他們已經對我們起了殺意,那其他的理由,都只不過是他們的借口罷了……蒼,我知道你仁慈,你正直,可是,你真的覺得我們的忍讓和犧牲能換來他們的理解嗎?我告訴你,不會!說不定,對我們的鮮血渴望的人,不僅僅只有那些躲在暗處的小人吧!」

蒼微微皺起了眉,寒雪的話不無道理,可是……

「蒼,難道你真的要看著我們神魔之子全部去送死嗎?你真的敢保證,我們的鮮血能夠喚醒他們的良知嗎?蒼,你太低估人的慾念了……」寒雪幽幽地嘆了口氣,輕聲道:「在幽冥界的這些日子,我曾經去看了趟十八層煉獄。看著審判法庭的宣判,我甚至覺得,比起他們所做過的事情,十八層煉獄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仁慈了!人的慾念,遠比我們想象的可怕得多啊!」

蒼幽幽地嘆了口氣,眼中說不盡的滄桑:「你說的這些,我又何曾不知,只是,小雪,摸摸你的心臟,若是我們真的從他們的屍體上踏過,你的良心會安嗎?難道,我們真的要和整個大陸為敵嗎?」

六更!!!!!! 寒雪微微握緊了雙拳,努力地抑制著體內的怒火。

蒼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嘆了口氣,輕聲道:「一味地戰鬥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孩子,我知道你恨,你恨他們用你的傷痛為借口來掩蓋他們骯髒的行為!可是,你不該以我們整個一族的生命乃至尊嚴去賭!你我都知道,這一戰,我們毫無勝算!我們是強,可是我們只有百人,而且我們最大的助力遠古神獸因為與混沌的那場大戰而紛紛受了重傷,回獸域療傷。於我們來說,少了遠古神獸這最強大的助力,僅憑藉百人的神之力,哪怕是再強,也抵不過千軍萬馬,如此的我們如何與整個神魔大陸的千軍萬馬去戰?」

「蒼……」寒雪咬了咬牙,默默地低下了頭。是的,蒼說得沒錯,她恨,她恨他們玷污了她父母和大長老對她的情感,她,決不允許!

「小雪,乖,一切都交給喲來處理吧……」蒼柔聲道。

寒雪沉著眸,半晌低聲道:「如果,他們非要把我們趕盡殺絕呢?」

「那麼……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蒼眸光一冷,一股無可睥睨的氣勢從他身上迸發出來!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下方,百名神魔之子紛紛應和道……

***********************************************************************************************************************

「啾~」火鳳凰仰天長嘯,金紅的火焰如同朵朵妖冶的紅蓮在大地上盛開!

道道紫色和金色的神力化作箭矢,密密麻麻地射向火鳳凰!

「火鳳凰!嘶昂~」金龍怒吼一聲,沖入結界中與火鳳凰一同禦敵!

「魔族,難道你們真的要親手屠殺自己的公主殿下嗎?神族,難道你們真的要違背神王的懿旨,殘害同族嗎?」蒼逼退進攻的神族與魔族將士,厲聲喝道。

「哼!我們魔族沒有殺父弒母公主!也沒有在我們魔族最無助的時候拋棄我們的公主!」魔族將士厲聲喝道。

「對,神王的確不讓我們殘害神族,可你們是嗎?不,你們不是,你們是可怕的神魔之子!甚至讓我們最德高望重的大長老屍骨無存,神魔之子,你們存在一天,不知道還要對我們神族造成多大的傷害!」神族冷聲道。

「住嘴!」寒雪紅著眼厲聲喝道,舉劍直指魔族,黑白雙翼驀然張開。

「小雪!」蒼氣急敗壞地跺了跺腳,轉頭看著虎視眈眈的神族,沉聲道:「枉你們為神族,竟然如此是非不分!我們不是同族,難道我們的血液中沒有神族之血嗎?我們可怕,當初混沌侵略神魔大陸,是誰不顧生命之危奮戰在前線,又是誰為了重傷混沌不惜自爆!看看被你們圍困的金龍,你們難道都忘了嗎?大長老屍骨無存,你們看到了那金龍神鼎嗎?那是這世間最獨一無二的超神器,是大長老用他的生命,而煉製出的今生最完美的作品!」

蒼一聲聲聲嘶力竭的指責讓神族不禁皺起了眉,難道,真的是他們錯了嗎?

「啊!!!她好可怕!」不知道是誰一聲高喝,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去。

眾人紛紛轉頭看向遠處打鬥的魔族,只見那個嬌小的紫發女子張著黑白雙翼懸浮在半空中,雙手執著金色巨劍猛地砍下,將魔族的結界砍破!

「嘭!」猛烈的能量撞擊,雙方紛紛震退。

「啊!你們看到了嗎?這就是神魔之子的力量,她一個人竟然能夠逼退魔族!如果他們聯手,放任他們成長,我們整個大陸遲早都會淪落為他們的奴隸啊!」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驀地響起,瞬間將眾人心中最後的防備都打破!

神族紛紛沉下了眸,甩去了最後的一絲愧疚和猶豫,再次對著神魔之子們拔刀相向!

***********************************************************************************************************************

寒雪緩緩地落地,壓下口中的腥甜,抬眸冷冷地看著面前的魔族,冷聲道:「不是要殺了我嗎?為何不盡全力?」

魔族士兵紛紛轉過頭不看她,冷嗤道:「神魔之子,不過如此!何懼之有?」

寒雪倏地一愣,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魔族。

「對不起……」半晌,寒雪低下了頭,輕聲呢喃道:「對不起,我不該離開的……只是,只是……」

「哼!小女孩就是小女孩,你真以為我們指望你?」魔族紛紛冷嗤道,其實,他們都明白,也都很心疼他們的小公主。對於這次討伐,他們為的並不是那冠冕堂皇的理由,為的,不過是想討一個說法,想把她帶回來罷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寒雪不斷地呢喃著,淚水不斷地滑下……父皇,母后,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對不起,魔族,是我太任性了……

**********************************************************************************************************************

「啾~」

「嘶昂~」

兩道厲吼聲在半空中響起,金龍的身影倏地變淡,金紅的火焰在火鳳凰的身上燃起,將她吞沒……鳳凰自焚,浴、火重生!

七更!!!!!!!吼吼~趕緊地發文~

番外篇寫千年前,等千年前寫完,準備寫寫在千年後的千年後,在這之後的世界~他們的後代~吼吼^o^/么么噠(^3^) 「金龍!火鳳凰!」寒雪心中一痛,目眥欲裂地望向空中。

倏地,道道紫色的神力退下,由紫金二色神力編織的牢籠瞬間潰裂。金紅色的火焰包裹著金色的神鼎從空中直直地墜、落……

「金龍!火鳳凰!」寒雪不顧一切地沖向那簇金紅色的火焰,紫金異瞳驀地變得幽深,周身的空間出現道道裂縫,虛空漸漸被撕裂……

「娘親!」

金紅色的火焰包裹中的金龍瞪大了雙眼,滿臉驚恐!不,不要,不要送他走,難道,他的小主人真的不要他了嗎?

寒雪對著金龍咧嘴一笑,滿臉欣慰地說道:「再見了,金龍,這一次,換我來保護你吧……記住,你和火鳳凰,你們要好好地活著,如果可以,只要我還有機會活著,我寒雪一定會來找你們的!再見了……金龍……我的乖兒子……」

「娘親!!!」金龍撕心裂肺地哭喊著,被無限的虛空吞沒……

****************************************************************************

寒雪微微擦拭著淚水,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將她圍住的神族,眸光微冷……如此,她就可以放手一搏了!

****************************************************************************

「魔族,你們什麼意思!」神族冷聲斥責道。

「哼!神魔之子滅世之說,根本就是虛無縹緲的!我魔族豈會相信這種話?再說了,他們的力量你們也看到了,雖然比我們是強很多,但是,還不至於能夠強大到滅世!神族,你們怕,我們魔族可不怕!」魔族冷哼道。

「你們!」神族語塞,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們。的確,正如魔族所說,神魔之子們是強大,他們還真的不至於能夠滅了他們整個神魔大陸!可是,他們最大的助力是遠古神獸,雖然他們現在因為遠古神獸重傷無法召喚,但不保證他們不會等遠古神獸恢復了了之後召喚他們!到時候,他們不確定是否還是今天這種局勢!

更何況,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據說他們的血液具有的那種神奇力量,單憑這一點,就會引起整個大陸的動、亂!到時,整個神魔大陸為了這神魔之子的血液而瘋搶,殺戮,那可是大患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