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聞浩跟著段星洲來到巷子里的一戶人家門口,段星洲指著院門說道:「這連著三戶人家,房屋都空了,人也跑沒了!」

聞浩臉色越發的難看,他抬腿進了院門,院子里的雜物很多,他沒有停留,又進入房間。

房間裡面很亂,所有的傢具書櫃都是空的,聞浩又轉過一道門,這個房間則是如此,地上的兩個鐵盆子里還有大量紙張焚燒的灰燼,他蹲下身子,伸出手去掏出一把裡面燃燒后的灰燼,感覺溫度還有些一絲溫熱,心中不禁一股怒火湧上心頭。

一把將手中的殘灰摔在地上,低聲罵道:「這是有計劃的撤離,他們知道我們要來!」

身後的段星洲看著聞浩鐵青的臉色,不敢接話,聞浩又快步趕到另外另外兩個住戶的家中,情況跟這裡是大同小異,滿屋狼籍,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物品,只要是帶有紙張的全部焚毀,清理的非常徹底。

聞浩最後實在不願意再看了,對段星洲說道:「地下通道在哪裡?帶我去看一看!」

段星洲趕緊領著他帶到一戶人家的院子里,這個這院子里的有一處雜物間,裡面正站著幾位行動隊員,眼睛都不眨的盯著一處破舊的灶台。

灶台側面的物件已經被搬空。露出一個大大的地下洞口。很快從裡面鑽出來一位行動隊員。

他站起身來,向段星洲報告道:「隊長,裡面的空間很大,還有兩個地下室,另一端通向外面的一處街道,情況和這裡一樣,都是空蕩蕩的,什麼東西都沒了。」

段星洲聽了這話,無奈的看了看身前的聞浩,聞浩揮了揮手,說道:「再派人下去,我親自去看一看!」

等一切搜索完畢,聞浩順著地下通道出現在了另一個出口時,他站在街頭,看著四周的景物,終於死心了!

今天的行動徹底失敗了,地下黨明顯是聽到了消息,就在幾個小時之前,全部撤出了這個吉慶巷,臨走時還有時間將所有的痕迹處理乾淨,這也說明他們早有準備。

「有內鬼!」聞浩咬牙切齒的低聲自語道,地下黨撤離的時間根本無法解釋,只有一個結論,這次行動泄密了!

可是這次行動沈樂通知自己也就十多個小時,而自己跟誰都沒說,最多也就是跟幾名行動隊長通了氣,讓他們調集人員準備配合行動。

如果是這些行動隊長有問題,但是他們也並不知道具體的攻擊地點,一切行動都是在早上布置完成之後,才向手下的行動隊長通告了具體的位置。

這個時間再有人通風報信,地下黨也沒有時間反應,根本做不到像現場那樣從容不迫。

如此謹慎小心的布置,消息仍然泄露了,聞浩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從何處著手調查,難道地下黨的人有未卜先知的本領?

聞浩百思不得其解,他轉身進入地道回到了吉慶巷子里,對著段星洲命令道:「給這些住戶錄下口供,仔細詢問這三戶人家的具體情況,然後放了吧,真正和地下黨有關係的人早就撤走了。」

段星洲領命而去,這時郭明也帶著人趕過來報告道:「組長,那幾處樓房裡分別有四戶人家,就在一夜之間消失無蹤,裡面處理的很乾凈,我們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聞浩有氣無力的揮了揮手,他早就已經料到了這個結果,根本就沒指望郭明能有什麼收穫!

「收隊吧!我回去向主任解釋吧,馬上通知監視章成弘的人員,馬上實施抓捕,哎!不知道來不來得及!」聞浩開口吩咐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城南一處安全屋內,五位地下黨組織的市委常委正在相對而座,開始進行這一次的重要會議。

方博逸首先開口說道:「我先來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們臨時改變了會議的地址,就在半個小時之前,中央黨務調查處大批的特務突襲了我們市委機關的所在地,柳園大街吉慶巷!」

此言一出,其他四位常委頓時大驚失色,他們昨天晚上只接到了臨時改變會議地點的通知,但方博逸為了保密,並沒有告訴他們市委機關已經暴露的事情。

他擔心這一次市委機關地點的泄露,也許和章成弘的暴露有關,但是章成弘也不知道今天要召開高層會議的事情。

也許是出在別的方面,比如說是知道市委機關地點的其他四位常委。

他當然相信在場的四位常委,這裡每一位都是堅定的共產主義戰士,都是經受過嚴峻考驗的老黨員,他們各自負責一方,如果真的有問題,那麼地下黨早就被敵人摧毀了,根本等不到現在!

應該是他們身邊的人出了問題,不然敵人為什麼這麼巧,偏偏選擇了會議召開的當天進行突然襲擊。這是偶然嗎?方博逸可不相信,天底下哪有那麼巧的事情!

那這個消息是誰泄露出去的呢?方博逸不願意相信有人背叛了黨組織,但是他不得不承認,內部出現叛徒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專門負責情報工作的常委之一蕭宏,聽到方博逸的話,頓時坐不住了,他是負責情報工作的第一責任人,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竟然一無所知。

他幾乎第一時間激動的站了起來,急聲問道:「青山同志,市委機關的其他人員現在怎麼樣了?」

市委機關人員,包括保衛人員足足有二十多人,如果被黨務調查處的特務襲擊,造成的損失可就太大了。

方博逸伸手,手掌向下微微做了一個下壓的手勢,示意他坐下,然後開口說道:「昨天晚上我們已經安排市委機關人員在天亮前撤離,現在都很安全!」

這時另一位常委也開口問道:「我們對現在的情況不很了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市委機關已經建立了近三年,可以說非常安全的,怎麼突然間就會暴露了呢?」

方博逸也是點頭說道:「這確實是個大問題,我們的一位組織成員已經暴露,他是這次採購行動的負責人之一章成弘,半個小時之前在我們的接應下,他擺脫了黨務調查處的監控,成功撤離。

我們初步認為是敵人在監視他的過程中發現了市委機關的地點。但是這有一個問題,他並不知道今天我們要召開高層會議。可是敵人偏偏選了今天上午突襲了市委機關的所在地。那麼這個消息又是誰泄露出去的呢?」

方博逸的這一句話讓四名常委面面相覷,他接著說道:「大家回去再好好想一想,關於這一次的會議,到底有誰知情,最好列出一個名單,我們組織內部要進行嚴格的排查和甄別,不能有一絲遺漏!」 方博逸的話頓時讓在座的常委都安靜無言,他們身邊知道這一次會議的人肯定有,但一定都是自己身邊最相信的人,不然不可能知道這個機密的事情!

現在要把他們的名字列出來接受調查,他們都有些猶豫,他們都絕對相信自己的身邊人,但是組織紀律不容違反。

就在大家面面相覷之時,蕭弘帶頭說道:「堅決完成,我開完會後,回去再落實一下,然後馬上上報!」

其他幾位常委也趕緊點頭同意,如果組織內部出了叛徒,這是頭等的大事,絕不能夠隱瞞和敷衍,不然將來會出大事!

這一次的會議消息的泄露,險些讓整個南京地下黨組織全軍覆沒。

這一次僥倖躲過去了,那麼下一次呢?

「我們馬上回去調查,看看有沒有消息不小心泄露出去的可能,可疑人員馬上列表,向組織彙報!」

其他的常委也趕緊出言同意!

」那好,這項調查工作就交給磐石同志負責,我們機關保衛人員配合完成,必須將這個隱患清除!」方博逸命令道。

「磐石」是蕭弘的代號,他也是專抓這類工作的負責人,順理成章的執行此項任務。

「是,我馬上著手這件工作!蕭弘馬上答應道。

染愛成婚:嬌妻香襲人 」現在我們開始第一項議題!」方博逸看到大家都同意,這才滿意點點頭。

他伸手示意身邊的程興業,對其他三位常委介紹道:「上一次我們召開會議還是在半年前,這位是兩個月前接手藥品戰線的負責人,代號仍然是苦泉,大家歡迎!」

與會的常委們都知道兩個月前發生的大事,也知道上級早就派新的負責人來主持藥品戰線的工作,可是今天他們才第一次見面!

畢竟每個人都是負責一方,各自有自己的工作範圍,互相沒有橫向的聯繫,彼此之間很難有見面的機會,除非是這種高級別的會議,否則就是在一個城市裡搞地下工作多少年,也見不著真人面目!

就算是對南京地下組織最高領導人方博逸,這些常委也只是知道他的代號,不知道他真實的身份!

當然方博逸是全面掌控局面的負責人,他是知道這幾位常委的具體情況的!

大家聽到方博逸的話,趕緊鼓掌歡迎新的戰友加入,程興業謙遜的一笑,與大家點頭示意!

「苦泉同志接手藥品戰線兩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打開了新的局面,開闢了新的運輸渠道,還搜集到了老家急需的大量藥品,源源不斷的送回了老家,工作卓有成效!這一次我們採購的很多物資都要使用這一條運輸渠道輸送出去!」

說到這裡他看了一眼一旁的蕭弘,再次說道:「包括那三部軍用電台,是重中之重,絕對不能有任何失誤!」

這三部電台的購買是蕭弘負責的,整個行動的試探,布置和完成都是他設計完成的,章成弘不過是一個出面執行任務的人員。

現在這三部軍用電台正在蕭弘的手裡,現在南京國黨政府對走私軍火,軍中物資管轄越來越嚴,他一時之間也沒有渠道輸送出去,現在就只能使用藥品戰線的運輸渠道了!

「好的,我馬上把電台和苦泉同志進行交接!」蕭弘聽到方博逸的話,心中大喜,正好解決了當下的問題!

「好,現在我們進行下一個議題!」

~~

會議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各位常委將這一段的重要工作做了必要的溝通,直到會議結束!

散會後,幾位常委都迅速離開,只有蕭弘沒有走,他在最後的時候向方博逸點了點頭。

方博逸知道蕭弘肯定要有話對自己單獨說,便把他留了下來。

蕭弘看著方博逸,眼神中有些猶豫,最後還是開口說道:「青山同志,剛才你把調查內部的任務交給了我,我覺得難度很大,能夠知道會議召開的都是保密級別很高的人員,他們的歷史肯定經得起審查,我們這邊對他們的審查有些難度,而且太耽誤時間,我想組織上能不能從另一方面給於我們一定的幫助。」

方博逸疑惑的看著蕭弘,一時間沒有明白他的意思,蕭弘的工作能力,他是了解的,此人為人心思縝密,做事滴水不漏,是個搞情報的好手。

可是他所說的另一方面指的是什麼意思?

「你具體說一說,我們能夠提供幫助的自然是全力支持!」方博逸笑著說道。

蕭弘抿了抿嘴唇,乾脆把話說清楚了,他看著方博逸說道:「青山同志,我知道這麼問,可能會違反地下工作的組織紀律,但是這一次的危機險些將我們整個地下組織都葬送了。絕不能讓這種情況再次發生,所以這個毒瘤一定要抓出來!」

他看了看方博逸,再次說道:「這一次我們能夠化險為夷,在昨天晚上提前幾個小時轉移了市委機關,還有改變了開會的地點,我想,組織里是不是已經有人打入到了黨務調查處里了,將這一情報傳遞出來,這才將我們組織從險境救出來!」

方博逸的眼神頓時射出懾人的光芒,他緊緊的看著蕭弘,但是他很快臉色就平靜下來,他確認眼前這個人絕對不會有問題,不然整個地下組織,早就不復存在了!

方博逸緩緩的吐出一句:「磐石,你這個問題我不做回答,你就說你想得到什麼幫助吧?」

不做回答?那就是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了!沒有想到組織上真的打入了敵人的心臟,這絕對是地下黨組織在諜報戰場上的一大突破。

這些年自己也曾多次安排人員,試圖在中央黨務調查處這個老對手的部門裡打入一個釘子,可是最後都沒有完成,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潛伏了兩年的時間,僅僅是一個微小的失誤,就暴露在敵人的視線下,白白犧牲了一個極為優秀的同志,可現在組織上竟然悄無聲息的做到了!

這對地下黨組織來說,可是一張絕對的王牌,也會對以後的對敵鬥爭產生極其重要的影響!

蕭弘馬上說道:「我想能不能讓打入黨務調查處的同志,從敵人內部探查一下這個內鬼到底是誰,如果不能,只要可以提供一點相關的線索也行,比如說內鬼什麼時候傳遞的情報,在什麼地點,以什麼方式,總之只要我們有據可查,這樣我們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這絕不可能!」方博逸斬釘截鐵的說道,「我們的內線絕不能這樣使用,他的作用是決定性的,這樣的任務只能讓他陷入困境,老實說,這一次行動失敗,黨務調查處肯定會進行一次嚴格的內部審查,他的處境會非常的艱難,如果這個時候再擅自行動,這簡直就是自投羅網!絕不可行!」

其實方博逸知道,這個任務影子根本就接受不到,也就無從談起完成任務這一說,所以他乾脆直接了當的回絕了蕭弘,直接就絕了他這方面的念想!

蕭弘一看方博逸的表現,就知道這事情肯定行不通,他無奈的說道:「好吧,我盡量完成這次的調查,還有就是關於市委機關新的地點,我們之前也有備用的方案,現在布置的話,需要一部分資金,我知道,這段時間組織已經花費了不少的資金進行採購工作,現在資金一定很緊張,可是我手裡的活動經費也確實不夠,你看~」

地下黨組織之前對市委機關的地點有二處備選,只是多方考量,最後才選中了吉慶巷!

現在吉慶巷已經暴露了,新的地點自然而然的馬上確定下來了!

只是這樣的布置工作需要大量資金,購買房產,安置機關眾多人員等等一系列的工作都要錢,這項工作也是蕭弘的工作範圍,蕭弘一時間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只好向組織上伸手!

「哈哈,這件事我馬上就可以為你解決!」方博逸一聽蕭弘的話,不禁有些好笑,前段時間組織確實花出了大量的資金執行一系列了採購計劃,影子送來的資金都花完了!

不過就在昨天晚上,影子又送來了一大筆資金,這筆錢足夠組織再進行下一步的採購計劃,至於建立新的市委機關更不是問題!

「現在我們的資金很充裕,建立市委機關的工作要儘快完成,資金不是問題!」方博逸說道。

蕭弘一聽不覺暗自詫異,這麼長時間以來,地下黨組織的活動經費都是入不敷出,這已經成為常態。

有很多經費都是地下黨成員們自行解決,最艱苦的時候,甚至變賣家產充做經費。

就連方博逸本人都曾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古董變賣一空,拿出來當做活動經費。

可是這段時間以來,組織的經費明顯有了充足的補給,購買了大量的物資,藥品,甚至軍火和電台等等,現在青山同志更是一拍胸脯,財大氣粗的說資金不成問題,這真是挖到寶藏了不成?

自己要問的事情已經問完,資金的問題也得到了解決,蕭弘便告辭離開,至此,這一次的高層會議圓滿完成。

一場幾乎要摧毀南京地下黨組織的巨大危機就這樣,在寧志恆的幫助下安全度過了!

友情推薦一下書友的新書《秘戰》,大家書荒的時候看一看,不喜勿噴!哈哈! 寧志恆一大早趕到了軍事情報調查處,剛剛進入辦公室坐下,就有人敲門而入。

寧志恆抬眼一看,正是王樹成和霍越澤,只見王樹成手中拿著一份文件袋。

「組長,我們這邊加緊排查,現在終於有了結果,這是我們的排查結果!」王樹成將手中的文件袋交到寧志恆辦公桌上。

前天傍晚布置下去的任務,今天早上就已經完成了排查!

要知道南京城地域廣大,上百萬的人口吃飯穿衣,這個時代可是沒有上規模的成衣製造,平民百姓穿的衣服大多都是自己縫製,一般都樣式普通,做工粗糙。

可是稍微有些條件的人家都會上裁縫店去訂做衣裳,所以裁縫店這樣必須的民生行業是多不勝數。

可是王樹成他們日夜不停地工作,這麼短的時間,竟然真的完成了。這個效率真的很高,寧志恆對此是非常滿意!

他接過文件袋,打開之後仔細查閱了一遍,然後指著最後一頁的內容問道:「最後篩選出來四個目標嗎?」

王樹成上前一步,回答說道:「是的,我們分頭對城南五十一家的裁縫店都進行了排查,其中比較有口碑的上好裁縫店八家。

這裡面只有二十家購進了那種青白兩色,帶有牡丹花圖案的高級布料,又排除了身材尺寸,年齡局限等各種條件,我們一共篩選出來四個目標,目前我們不能確定當時她們的行蹤,不過您說過篩選出來的目標要由您親自甄別,所以我們交到您這裡,親自決斷!」

寧志恆把文件輕輕的放在桌案上,滿意的說道:「你們做的非常好,這兩天辛苦你們了,我會把結果和情報科的結果匯總,不過我看他們的動作只怕沒有我們這麼快!」

說完,他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給情報科組長於誠打了過去。

「老於,兩天時間過去了,你們那邊排查的結果出來了嗎?」寧志恆客氣的問道。

電話那邊的於誠聽到寧志恆的問話,馬上明白了寧志恆的意思,這是在催促他們儘快完成這一次的排查任務。

可是他之前拍著胸脯說兩天完成排查,其實還是沒有估量到這一項工作的工作量竟然這麼大。

現在寧志恆打電話過來問他進度,很明顯是行動科那邊已經完成了排查任務,這是要準備做情報匯總,聯合甄別!

這麼大的工作量,自己這邊根本沒有想到,投入的人手不足,到現在進展並不大!可這行動隊的動作也真是太快了,

他只好硬著頭皮說道:「志恆,我們之前估計不足,現在的排查還正在進行當中,結果還沒有出來,你們那邊已經完成了嗎?」

寧志恆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這個於誠別看外表上一副笑面佛的模樣,見誰都是笑臉相迎。

可實際上骨子裡,根本瞧不起他們行動科這些外勤人員,甚至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今天就給他點顏色看看,也要讓他知道和自己打交道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我們行動科這邊已經完成了排查,現在就等你們情報科的結果進行匯總了!」寧志恆的話語中明顯帶有不滿。

「老於,在向處座彙報的時候,你們谷科長可是拍著胸脯說,兩天之內抓到這個隱藏的高級間諜,可是到了現在,你們竟然連排查的工作都沒有完成!

不要忘了,這一次是我們兩個科室聯合辦案,你們的工作進度將會嚴重拖延整個案件的進展,處座怪罪下來,這個責任誰來負?」

寧志恆的這一通話語頓時讓於誠啞口無言,他沒有想到寧志恆突然翻臉發難,一時之間有些難以回答。

「老於,我是處座直接指定的案件執行人,如果案子出了問題,我難辭其咎。現在你們情報科工作進展緩慢,我們行動科不能替你們背鍋,早知道你們對這件案子沒有足夠的重視,當時排查工作就由我們來主持就好了!

現在我會向科長反映情況,先行對可疑目標進行抓捕審查,到時候你可不要再怪我們沒有提前打招呼!」寧志恆沒有給於誠半點爭辯的餘地,他必須給於誠一個教訓,借用這次機會敲打他一下。

「志恆,志恆!你不要太著急嗎!我這邊的排查工作也馬上就完成了,你再稍微等一等,等一等!」於誠這時聽出寧志恆是要來真的,他早聽說這個年輕人作風狠辣,行動能力極強,可是真沒有想到他的動作真的是這麼快!

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完成了排查工作,相比之下情報科的動作確實是太落後了。

現在他這一下子要是捅到上面,讓本來就對情報科極為不滿的處座,知道情報科做事拖拉,延遲偵破進度,自己可是根本承受不了這樣的責任!

可是就在他剛要再多解釋的時候,寧志恆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在一旁的王樹成聽到了寧志恆和於誠的對話,看到組長直接掛斷了電話,態度強硬之極,不由得擔心的說道:「組長,我們真的要上報嗎?這下子可就把人得罪死了!」

寧志恆此時卻微微一笑,身子仰靠在座椅上,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桌案,淡淡的開口說道:「當然不會真的上報,於誠這個人無足輕重,得罪了也就得罪了,可是他身後的谷正奇,我可是得罪不起,被這條老狐狸盯上,關鍵時刻咬你一口,可是防不勝防!

我不過是要敲打敲打於誠,讓他以後在我面前安分些,看著吧,一會兒谷正奇就會給我打電話,到那時我自然會賣個面子給他,有時候人就是這樣的賤骨頭,不敲打敲打,他們還真以為別人都得圍著他們轉呢!我這是給他們立立規矩!」

聽到寧志恆的話,王樹成和霍越澤才明白,自己這位組長不僅殺伐決斷,就是處事手腕也高明的緊,不禁心中暗自凜然,就是谷正奇和於誠那樣的人物,在寧志恆的眼中也是不過是如此,收拾起來也是毫不含糊!

電話那邊的於誠聽到寧志恆將電話一把扣掉,這心裡頓時就蒙了。

這個寧志恆少年得志,意氣飛揚,做事自然有一股衝勁,只怕他不顧後果,真的把情況上報,那麼對於現在處境困難的情報科而言,必然是雪上加霜,必須要及時制止他,可是自己肯定是沒有這個分量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