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安曼向前一步,就好像裹挾著大山般的重量,壓得庄瑟妮近乎喘不過氣來:「有什麼話趕緊說,否則我無法保證,你還能好好地活下去!」

「哼!」庄瑟妮高傲地抬起修長的脖頸,雙手抱胸,與安曼保持著安全距離,那張臉深埋在陰影中,冷冷說道:「我希望你能把一個人帶到王都!」

「……」安曼聽了,表面不動聲色,實際上心底已經大起波瀾,因為他隱隱有個猜測,但需要對方親口說出那個名字:「是誰?我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庄瑟妮臉色平淡地報出了那個名字,然後說道:「對於你來說,綁架一個超凡騎士,一個上位超凡騎士,應該不算什麼難事吧?」

安曼看了身後的女兒一眼,用嚴厲的眼神阻止她泄露什麼機密,那副表情十分兇狠,玫瑰夫人在恍惚間甚至能從自己父親身上看到魔鬼的影子。

「我能得到什麼?」安曼沒有去問對方這麼做的目的,盡量表現得像一個老手,他的語氣異常沉穩,整個過程沒有絲毫波動。

庄瑟妮很欣賞他辦事的風格,於是多透露了一點消息:「這是那頭老獅子親自下達的命令!如果你能做到這個,他絕不會吝嗇賞賜,就算是幫你恢復貴族身份,也不是不可能。」

「這個任務註定失敗!」出乎意料的是,安曼想也沒想,一口就回絕了,他的頭腦分外冷靜:「那個叫門薩的小鬼應該有什麼手段吧?否則憑你的實力,早就將他強行帶回去。」

庄瑟妮面對他人的質疑,也是微微惱怒,但為了家族,還是暗自忍耐著,緩緩說道:「在風吼鎮的某條街道下面,還有著未曾被聖光搜颳走的月亮石!你把月亮石交給門薩,他只要得到那批東西,就會立馬動身去王都,尋求自己老師月光大騎士的幫助!」

「月亮石?」以安曼如今的身價,驟然聽到自家地盤上有這樣的好東西,也是忍不住心跳加快,但想到自己面前擺著兩座堅不可摧的大山,又立馬恢復冷靜。

「深海聖騎士!地獄火聖騎士!這兩位都是人族排名前十的超級強者,比什麼冰封聖騎士,冥土聖騎士,月光聖騎士都要強大!那小子到底有什麼好?居然讓這兩位大人物如此重視!」在內心深處,安曼不可抑止地生出一分深深的嫉妒。

「到底有什麼是我知道的?好煩好煩啊!」

安曼強忍著心中的不耐煩,將這件事答應下來,但在最後關頭,他換了一個條件。

面對這個條件,庄瑟妮略作猶豫,就答應下來。

「父親……」玫瑰夫人有些擔心,因為剛才可是從那頭老獅子口裡拿下一塊面積不小的伯爵領,這承受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安曼搖了搖頭:「這點風險還是值得的!畢竟我可是失去了一批數目不明的月亮石,如果賣給聖光教會,也能賺到不少人情!」

「接下來該怎麼做?」

「找個時間,和門薩見一面,我要親自認定他的才能!」

回到「亡靈古道」的門薩意外地得到一個消息:金貝爾伯爵在風吼鎮遭遇了刺殺,最後只有他一個逃出來,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他不惜抬出地獄火聖騎士的背景,強行雇傭庄瑟妮這位白銀大騎士,兩人當即絕對撤回王都,走得非常匆忙。

「刺殺?」門薩率先想到了風吼鎮的無冕之王,那位素未謀面的颶風大騎士,以他的處境,做出這種事也不無可能。

但緊接著,門薩就推翻了這個猜測:想要動金貝爾伯爵,沒有聖騎士作為靠山,實力再強也是白搭。

「現在的風吼鎮,太危險了!」沒由來,門薩感到一股巨大的危機向自己襲來。

那是種源自靈魂的直覺,促使他打起一萬分小心。

在這種情況下,面對玫瑰夫人的再三邀請,門薩都選擇避而不見,安心守著「亡靈古道」,等待局面逐漸明朗。

這一等就是半個月,眼看著就要越過聖騎士所給予的期限,原本還有耐心的安曼再也忍不住了,當下派出聽命於自己的超凡騎士,組建小隊,強攻有重兵把守的「亡靈古道」。

就在這時,被門薩收復的拇指鬼指揮鮮血骨兵,以「亡靈古道」為據點,藉助這裡萬年不化的暗魂元素,發揮出地形優勢,將來犯之敵一一打退。

如果說超凡騎士組成的戰隊是灼灼烈焰,那麼這些鮮血骨兵就是濃而不化的陰雲,兩者相生相剋,一旦遇見就是慘烈的廝殺。

但最終,鮮血骨兵有著「亡靈古道」提供源源不斷的支援,一個個龍精虎猛,不住殺退敵人的攻勢,強悍的戰鬥力令人為之側目。

即便安曼親自動手,也不能光憑鬥氣就震碎這些被怨氣浸泡萬年的白骨。

「該死的!」大戰結束后,安曼看著那口洞穴,心中的恨意難以平復。

明明就在眼前,但卻可望而不可即,這令颶風大騎士格外煩躁。

他也沒想到,好好的局勢會變成今天這樣子。

怪就怪庄瑟妮那女人做出那麼莽撞的舉動,害自己現在如此被動。

「還是得親自走一趟!」

如此想著,安曼已經化作一陣柔和的清風,隨著虛空中不斷流失的細沙,緩緩落到「亡靈古道」的洞口。

與過去相比,這裡還是那麼陰冷潮濕,即使在沙漠的酷熱烈風吹襲下,也頑強地結出一寸寸冰碴子,那是陰氣的結晶。

在山洞深處,有著許多暗紅色的火焰在飄零,這是鮮血骨兵的靈魂之火,或強或弱,或明或暗,每一個都不好對付。

其實以安曼的實力,足以單槍匹馬闖進「亡靈古道」深處,但如果那麼做,他自己也要被那些骯髒的冤魂所玷污,最終身死魂滅。

「他到底用什麼手段,把這裡收為己用的?果然是個不可捉摸的男人,說起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見過這傢伙呢!」

安曼輕輕一點,身邊的風劇烈摩擦著,驟然發出一千隻荊棘鳥瀕死前的絕唱。

如此怪異的現象很快就引起了別人注意,作為領主,門薩身先士卒,第一個見識到了颶風大騎士的英姿。

「這個傢伙很強!」這是門薩最初的印象。

「很有潛力的小鬼!比聖光教會流水線式培養出來的月光騎士強大不少!」安曼倒是反應平平,因為他早已見識過了太多天才,而且這其中的大多數都已經化作白骨。

安曼並不擅長說服一個人,所以他直接開出了自己的條件:「你想要月亮石吧?」

門薩微微一愣,隨後滿臉警惕地看著他:「你怎麼知道的?」

安曼盯著門薩的眼睛,那種如同古森般寧靜的翠綠色調竟然帶著絲絲殺機:「你手上應該有那個吧?」

門薩聽到這沒頭沒尾的話,先是疑惑,但立馬看到安曼裸露在外的胳膊上,與他一樣有著被十二等分的六芒星印記,而且顏色更為鮮艷,粗粗看過去,大概填滿了六個邊角。

「晉陞大騎士,誅滅十萬異族,平定風吼鎮,擁有伯爵頭銜,抗擊精靈族,以及培訓出優秀的後代,這就是我的六大功績!」安曼面無表情地說著。

就在這時,他眼中微微泛起湖水般的蔚藍光芒,往門薩手上一掃,輕聲道:「斬殺十位數的高級魔獸,鞏固偏僻之地的人族統治權,以及金貝爾家族所立的三大功績,斬殺超階魔獸——九頭蛇皇帝,治理巴拿馬水災,以及為教會捐贈百萬信光,統統都是大手筆啊!」

「超凡騎士之間談錢就太庸俗了……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安曼開出了自己的條件,他臉上帶著勝券在握的可惡笑容,耐心等待回應。

面對這種情況,門薩雖然無奈,但多少還是有些不甘心。

因為他可是想著代替別人,實現這個艱巨的目標。

沒有大家族庇佑的超凡騎士要想出人投地,就只能化身遊俠,在各地積累功勛,以此得到秩序神器《騎士法典》的青睞。

其中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月光聖騎士,這位曾經是聖光教會的傳教牧師,通過日復一日地勸導廣大民眾信奉守護神,收割信光之力,數次得到《騎士法典》的饋贈,最終超凡入聖。

「為什麼要猶豫?」安曼步步緊逼,根本不給門薩思考的機會:「錯過這個機會,就沒有下一次了!至於功勛什麼的,以後可以慢慢積攢啊!」

門薩內心非常掙扎,因為誠如安曼所說,功勛可是慢慢積攢,但寶貝錯過了可就沒有了。

天知道,下一批月亮石會出現在哪裡?

就在門薩猶豫不決的時候,安曼眯了眯眼,暗中衡量著雙方的距離。

他是風暴屬性的超凡騎士,因此最擅速度,只要距離合適,完全可以在瞬間拿下門薩。

可惜的是,門薩的站位看似隨意,實則保留了足夠的距離。

只要安曼一動,他就立馬撤回「亡靈古道」,不給絲毫機會。

安曼顯然也明白這點,所以放棄了偷襲的想法,暗罵了一聲狡猾。

其實,不光門薩焦急,看似掌握大局安曼也是如此。

他知道,自己在沒有任何徵召的情況下,貿然和門薩為敵,整個事件都充斥著詭異,以對方的聰明,肯定會看出其中的貓膩。

但安曼也沒辦法,因為地獄火聖騎士已經給出了死亡期限。

即便是他,也無法違背那位的意志。

「我想要你手中的六芒星!」安曼如此說著,矯捷的身軀微微后移,這在無形中給予門薩一個信號:他是安全的。

「加上你這個,我幾乎就湊齊了。」說到這裡,安曼的臉上帶著幾分狂熱,因為他知道完成任務后,會得到多麼豐盛的饋贈。

門薩似乎做出了決斷,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緩緩說道:「我要看那批月亮石的成色!」

「當然可以!」安曼笑顏如花,看上去有如清風那般清爽。

因為安曼知道,門薩說出這句話,就表示他已經同意了這筆交易。

想到自己隨便勾勾手,就能得到這麼多好處,安曼都忍不住在暗暗誇讚自己是如此機智。

然而門薩對他很是警惕,畢竟兩者的實力懸殊。

在他的堅持下,安曼也只能命令手下,將那批剛從地底挖出來的月亮石運到這裡。

這批貨的成色關係到門薩未來成就,因此馬虎不得。

他一個人在那裡仔仔細細地檢查,生怕中了別人的算計。

待檢查完畢后,門薩也很痛快,直接將手臂上的「四大功績」轉了過去。

安曼原本想要全部,但門薩提出疑議:這批「月亮石」雖然品質上乘,但數目太少,只夠人嘗試晉級三次,按理來說,只夠換「三大功績」才對。

不過安曼為人太過強勢,哪怕不佔著理,但在他的堅持下,門薩最後還是不情不願地多交出來「一大功績」。

眼看著門薩帶著精鐵製成的大箱子緩緩退入「亡靈古道」,小心謹慎到讓安曼無機可乘,這位颶風大騎士恨得牙痒痒,不由往地上呸了一口唾沫,惡狠狠道:「狡猾的小鬼!別讓我逮著機會,否則那些好東西,遲早都是我的!」

玫瑰夫人在一旁聽了,非常無奈地看著他:「父親,我們這次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遊走三方之間,不斷謀取利益,這雖然能帶來巨大的好處,但若是其中的內情被暴露出來,我們未來而處境恐怕堪憂啊!」

安曼搖搖頭,他神色昂然,顯得頗為自信:「放心好了,誰也不會知道其中的內情!因為我早就發現:這些傢伙雖然懷有同樣的目標,但在暗地裡卻在互相較勁,狠狠撕扯著彼此。這是危機,同時也是天大的機會!」

他頓了頓,緊接著說道:「你都跟安德森說清楚了吧?」

玫瑰夫人想到即將遠走王都的兒子,美麗的眼眸不由變成淡紅色,嘆氣道:「那孩子很聰明,只要聽過一遍,他都會記住,這您不需要擔心!」

門薩帶走了這批月亮石,同時也帶走了安德森。

無論怎麼說,安德森都是他侄子,若是放任這孩子在這種不毛之地野蠻生長,只怕未來都會是黑色的。

即便知道他跟在身邊的目標不單純,但門薩也不忍心捨棄。

「大伯,你收拾行李幹嘛?」才三歲的安德森展現出了不輸給成人的心智,在門薩跟前噓寒問暖,看得後者頗為好笑。

「回王都!」門薩的回答簡單幹脆,似乎早就在謀划這件事,而且安德森還從他的語氣里聽出了不容置疑的味道,跟發怒時的爺爺像極了。

安德森縮了縮脖子,小小的身體蜷曲起來。

門薩看了他一眼,知道小傢伙貿然離開母親,這會兒肯定有些害怕,不由逗他:「小安德森,你知道我們回去準備幹什麼嗎?」

安德森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我早就知道了!不就是見那個便宜老爸嗎?我媽也真是的,對那種負心漢念念不忘,明明只是**的關係,居然還愚蠢地以為那就是愛情!」

門薩語氣一頓,被這孩子略微腹黑的口氣給嚇到了。

他驚疑不定地看著氣鼓鼓的小男孩,道:「你從哪裡學來這些亂七八糟的辭彙?」

安德森一撇小小的嘴巴:「大家都這麼說啊!那些人看上去人模狗樣的,但實際上根本不是個東西,早在腦子裡把我媽強姦幾千遍了!」

「夠了!」門薩爆喝一聲,那鐵青的臉色頓時把安德森給嚇住了,後者老老實實地坐在原地,只剩下烏黑的小眼睛滴溜溜亂轉。

門薩頭疼地按了按眉頭,他知道安德森所在的地方龍蛇混雜,很容易沾惹些不好的習性,但沒想到他會頑劣成這個樣子。

「得趕緊把這孩子送到王都!」門薩咬牙切齒,一拍手,將裝著「月亮石」的精鐵箱子送到大公璽印寶戒當中,然後認真地看著自己侄子:「我們這次去王都,見你父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讓你加入高等騎士學院,為將來晉級超凡騎士做準備!」

「大伯你騙人!」安德森忽然用刺耳的小奶音尖叫起來,比杜鵑啼鳴還要驚人,差點震碎了門薩的耳膜:「爺爺說過,像我這樣的普通人,除非得到價格昂貴的超凡秘葯,否則這輩子都無法成為超凡騎士。他是白銀大騎士,你是超凡騎士,他比你高一級,所以他說的才對。你為什麼要騙我?」

門薩揉了揉耳朵:「你知道最普通的超凡藥劑需要多少錢?」

安德森滿臉迷糊,他在再聰明也是小孩子,無法理解大人所構建的金錢世界。

不過,為了不被人小看,他雙手抱圓,爆出了一個自認為很大的數字:「十萬金幣!如果有十萬金幣,那我就可以購買一千個奴隸,那就是一千條命,一千條命還換不來一管金色的水嗎?」

門薩已經被安德森扭曲的世界觀折服了,當下懶得解釋,使勁嚇唬他:「那你可想錯了!想要一管超凡藥劑,金幣可不夠,而是需要一百萬金幣哦!但加入高等騎士學院,只要你努力,在未來就可以免費晉級哦!」

安德森抓了抓頭,有些聽不懂這位大伯的意思。

但想到自己加入高等騎士學院后,就能節省一百萬金幣,再也不用看爺爺那張萬年老臭臉,安德森眼神一正,不由露出壯志凌雲的神色:「哦!免費!哦!免費!免費萬歲!」

就這樣,純潔無暇的白紙又被某個人重重摸黑一筆。

當夜,門薩交代完一切俗物,隨後帶上熟悉道路的薔薇花傭兵團,匆匆出發。

一行人頂著盧塞牙大風的威力,艱難前行。

因為門薩著急趕路,好幾次都陷入危險當中。

雖然藉助超凡騎士的力量逃了出來,但後果極為慘重。

可惜,僥倖逃出生天的門薩還是沒有從中吸取教訓,屢屢做出大膽怪異之舉。

「這裡是哪裡?」門薩悠悠醒來,卻發現自己正待在一片古老的廟宇,暴風不斷打擊著殘缺窗戶,發出「咚咚咚」的古怪聲音,就像有個巨人在小心叩打著。

門薩記起來了,因為他著急趕路,一行人不甚遭遇了百年難得一見的閃電龍捲風,不得不到埋在山壁當中的黑廟宇中躲避天災。

在當時,為了讓眾人成功進入黑廟宇,門薩走在最後面,不住召喚出月光,消融虛空當中的風元素,以致於力竭,到最後更是被人拖進來。

「嗯?這種觸感是什麼?摸上去有些熱啊!」門薩感覺右手黏糊糊的,不由抬起來一看,眼睛變得尖銳起來,因為那裡有血,嫣紅的血。

門薩看過去,正發現一名薔薇花傭兵團的成員斜著倒在自己大腿上,腦袋被開了瓢,揮灑出一大堆紅的白的,門薩還算幸運,只是碰到了血。

「被石頭打中了腦袋嗎?」門薩嘆息,暗暗決定等回去后,加倍賠償這名傭兵的家人。

之後,他若無其事地推開屍體,堅定而有力地站了起來,搜尋著其他人的蹤跡。

你會記得為工作而消亡的腦細胞嗎?

門薩循著廟宇中殘破的通道,一路前行,不時觀察著牆壁上的浮雕。

這是歷史的殘骸,聲名狼藉的黑廟宇。

春風一度:首席溺愛嬌妻 在上古年代,黑法師們為了收集人類的絕望之力,壯大自身,特地創造出虛無的神祗「亡靈主君」,並四處傳播他所創造的神跡。

與守護神不同,「亡靈主君」崇尚死亡,邪惡與墮落,他在世間留下預言:凡是活著的生物,最後都將成為不死不滅的亡靈,只有他的信徒,才能保留理智。

在那個沒有超凡騎士的年代,恐懼是最好的力量,黑法師們藏身幕後,只是推出了虛無的信仰,就完美掌控所有人類,成為沒有皇冠的王者。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