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不是硬的,是丑的!」

「不是丑的,是臭的!」

兩隻奇葩的鸚鵡,又開始在半空中吵了起來,他們一邊吵一邊從羽翅裡面唿扇出細密的鋼針……

「啪啪啪!」鋼針射向那些紅衣人,紅衣人抬手揮動身上的紅衣,不停的旋轉,將鋼針一一的拍飛或者收在手裡!

不過,還是有很多鋼針扎在了那些紅衣人的身上各處,這些鋼針也是被餵了毒藥的,毒藥雖然不能見血封喉,但是卻能夠讓人渾身奇癢無比,比死還難受!

「啊啊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癢死了!」有兩個紅衣人已經受不了了,他們在地上滾來過去,不停的哀嚎著!

一側,黑六和飄雪等人已經跳開了,站在外面去了,兩隻鸚鵡都能夠將這數十人給拿下,他們倒是也樂的圍觀。

「混蛋!不過是兩隻神經病鳥而已,你們嚇成這樣幹嘛?!」那紅衣鑲金邊的頭領上來,直接一腳將地上滾著的手下給踩暈了去,抬頭,他惡狠狠的盯著紅綠兩隻鸚鵡,眼眸微眯,抬手便揮出一抹黑色的煙霧……

「呼!」 亡者殊途 黑色煙霧一飄上去,紅綠兩隻鸚鵡便趕緊的飛遠了去,紅娘子的一側翅翼被黑色煙霧碰到,瞬間的,剛剛才長出羽毛的翅翼便又一次被燒焦,漂亮的紅色絨毛被燒的烏黑!

「啊啊啊,我的漂亮羽毛,我的漂亮羽毛!」

「哎呀,娘子,你的羽毛焦了!本相公跟他拼了,個死蠍子!」綠相公說著,便往紅衣人而來。

「綠相公,讓我來對付他,你小心了!」藤森說完,起身便追了上去,與紅衣人開戰!

「嗤嗤~~」紅衣人本就是蠍子修鍊而成,是毒蠍獸的進化類型,如今見藤森上去,他們便一掀開紅衣,黑色的長長的尾鉤甩出,對著藤森而來!

的盧等一干人見毒蠍子終於幻化成毒蠍模樣開始進攻藤森,於是一個個的便又衝上去和這些兇殘的毒蠍子打鬥了起來!

毒蠍子的靈力亦是不弱的,就算是訓練有素的黑六和飄雪等人,對戰起來也甚是費勁,他們想了想,貌似他們倆手中壓根就沒有能夠和毒蠍子戰鬥、能夠剋制毒蠍子的獸兒!

如此一來,他們唯有徒手和這些毒蠍子對戰!

雖然的盧和玄武的靈力非凡,毒蠍子也被打的手腳七零八落的,可是這些毒蠍子到底是毒蟲毒獸一類的,他們的手腳都碎裂了,他們也毫不在乎,只是一個勁的往的盧他們身上蹦!

眾人也都知道為什麼這紅衣毒蠍子來人不多,但是口氣很大,彷彿憑著他們就能將洛傾羽給制服了交給百里花似的!

原來是,這些紅衣毒蠍是屬於工蠍的品種,他們能夠在戰鬥之時不停的把自己的身體進化,之後分解,再之後分解的身體快速成長、復原,之後便又多了一隻新的偽聖神獸蠍子! 毒蠍們趴在地上,如此不斷的分裂、成長,不一會兒,地上便多了二三十巨大的毒蠍子,這些毒蠍子共同的特點便是它們全身通紅,腹部鑲有金邊!

「將軍!不可戀戰,太陽升起,北冥公主必須趕緊火化,太陽若是高升,對死者是大不敬的!」南翼國禮部尚書從一側偷偷的上前,小聲說道。

剛才紅衣毒蠍們一出現,這禮部尚書和他帶來的一干手下便紛紛躲在了柴堆後面,一個個的嚇得腿直哆嗦,此時,其他人還在哆嗦著,唯有尚書小心的爬出來,爬到洛傾羽身邊,跟她說話。

「好!你且退後!」洛傾羽看了一眼中年謝頂的尚書,她微眯著眼眸看著尚書的腳下,知道他只是一介文人,倒也確實沒有絲毫靈力,於是乎,她便將這尚書交給了一側的黑六保護,而她自己則是扭了扭手腕,飛身而上!

「無恥的毒蠍子!姑奶奶來收了你們!」洛傾羽躍上半空,抬手印結蓮花,自半空而下一抹白色的光芒!

「用毒飛刀和毒針!」紅衣頭領厲聲喊道,喊完了,他率先甩出飛刀!

「啪!」無數的飛刀毒針如雨一般朝著洛傾羽而來,只是這些鋒利的兇器一遇上白色光芒,瞬間便碎成粉末!

「百里花就算餵給你們再多的葯,讓你們進化成人的模樣,可是你們始終是偽神獸而已!」洛傾羽微微一扯嘴角,掌心裡白色光芒便對著面前的紅衣人打了過去……

「唰!」紅衣蠍子們先是一愣,隨後突然之間便四散逃離!

「哼!既然來了還想走!」洛傾羽抬手一抓,仿若在半空中抓取什麼東西似的,手腕微微一收……

「啊啊啊啊……」數十個幻化成人的紅衣蠍子軍團,就這麼一個個的背靠著背給抓在了一起!

掌心微微一抖,洛傾羽的眼眸狠烈,她對著其中那紅衣鑲金邊的男人摩天離說道:「你,站出來,站到一邊去!」

「……好!好!」摩天離幾乎是爬出從自己同伴周圍出來,站到了一側去。

「為什麼是他出去,我也要!」摩天尊趕緊嚷道,死亡的威脅就在眼前,這毒蠍副統領能夠感受得到!

「咻!嘭!」意念一動,洛傾羽御劍而出,紫冥劍帶著犀利的冷光沖著那數十個紅衣人而去,只請客見,紫冥劍穿過在場所有人的身體,隨後紫冥劍懸在半空,幽紫色的光芒在這數十個紅衣人身體內閃爍又閃爍,隨後,一聲巨響,灰飛煙滅!

「八……八卦玄鐵劍……」那紅衣頭領看著一地的白灰,看著面前如神如仙一般恐怖的女子,他舌頭打結:「你……你是神階御獸師?!怪不得天書要契約你!」

「怎麼,百里花沒有告訴你嗎?這麼說,百里花是讓你們故意來送死的了!」洛傾羽眼眸冷冷的走上前來,冷睨了這紅衣頭領一眼,隨後嗤笑道:「就你,紅衣蠍子王,也是用藥過度,才催生了靈力!你該回去告訴你的同伴們,若是再吃百里花的葯,必定會讓你們死的更快些!修鍊本來是需要姻緣技巧的,過快進化,豈不是和拔苗助長沒有區別了?!」 「我……」紅衣蠍子王摩天離深深的被震撼,他們就是吃了很多葯,所以一個個的都變成了神獸體質了,一個個的靈力非凡,這曾經著實讓他們高興異常的。

可是,經過面前這個女孩如此一說,紅衣蠍子王頭領想想也是對的,他們的修鍊原本沒有這麼厲害的,吃了葯才如此犀利,這不正常的生長,果然就是不對的,瞧他們這些人,都是神聖獸或者神獸級別的,但是卻幾乎連兩隻鸚鵡都打不過,而這神階馴獸師小丫頭,就這麼一下子便滅了他這麼多兄弟,這不得不讓他害怕的!

「回去,告訴百里花!讓他下次派些技術高一些的,靈力好一些的!或者乾脆他自己現身出來,跟姑奶奶來斗!別總是讓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草包來!」洛傾羽說完,轉身,看著柴堆上的北靈珠,隨後微微閉上眼睛,道:「六子,點火!」

聞聽洛傾羽讓她回去報信,知道洛傾羽不殺他,摩天離快速的奔跑離開了去……

「是!」黑六走到一側,舉著火把,他咬了咬牙,眼眸看向洛傾羽,見後者閉著眼睛,他的眸光微微動了動,隨後抬手,火把飛向柴火堆……

「咯噔!」當火把甩出的聲音入耳,洛傾羽的眉頭微微動了動,心頭,深深的刺痛來襲!

「傾羽,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喜歡你!」

「傾羽,藍世子喜歡你,可是我不管,只要我喜歡他就行!」

「傾羽……」

昔日,這個大大咧咧的姑娘說的所有的話都在洛傾羽的腦海里閃過,她的耿直,她的大度,她的無所顧忌,她的執著,她昔日在東越國皇城之外,和藍籌雲一起為了救她而重傷,她還未來得及好好謝謝她呢!

一切的一切,想著,紛紛讓洛傾羽的心頭顫動!

一滴清淚滾落,一側,山貓懷裡的白虎的眸光微微的閃了閃,他覺得自己真的開始很喜歡這個丫頭了!他更知道,為什麼青龍老大和小武都那麼喜歡她了!

殺伐果斷,用人張弛有度,性格豪爽中帶著狡黠,個性狠烈中帶著純真!

這個女孩,身邊有那麼多高手跟著,每每有事,輕巧的,她都會默默的讓手下去發揮他們的特長,到手下出現危難難以對付之時,她最後收尾!

既不搶手下的功勞,又在最後保護了手下一干人等,出手之後,她便默默的後退,絕對不居功自傲,很好的保護了手下的尊嚴!

「做這丫頭的主人,果然不錯!」白虎得意的「喵喵」叫!

「老大,你是神獸,怎麼可能做將軍的主人,應該將軍是你的主人!」山貓分外耿直,他很認真的解釋。

「你不說實話會死啊,是不是?!」白虎抬頭,斜睨了一眼山貓,冷冷道。

「老大……人家……只是實話實說嘛!其實,山兒覺得將軍是對的,不管她做什麼事情,說什麼話,都是對的!」山貓微微撇嘴說道。他在心中暗自腹誹:實話都不讓人家說,能夠被將軍契約真是一件讓人分外高興的事情,要是我山貓能夠有幸被將軍如此契約,我定然會睡著了都笑醒的! 「你真是不掉棺材不落淚!等你知道丫頭的厲害你就不該說她好了!伴君如伴虎,伴丫頭如伴豺狼虎豹,如伴惡魔夜叉!完了,你已經深深的被她給迷住了,哎!又一個痴迷者,這丫頭!」白虎一邊「喵喵」叫著和山貓交流,他還一邊時不時的看向一側洛傾羽的反應,像是生怕洛傾羽聽見了過來掐死他似的!

山貓估計,若是此時將軍回一回頭,肯定能夠將這傢伙給嚇破膽的!口是心非的傢伙!

山貓同學這千年來,第一次偷偷用鄙夷的眼神看向自己昔日萬分尊崇的老大!

熊熊烈火燃燒完畢,地上,一抹白灰堆積……

洛傾羽輕輕的走上前,她蹲下身子,用早晨出來之時,讓人準備好的小瓷瓶子將北靈珠的骨灰裝了起來,分好,隨後交給了黑六!

待一切結束,一行人慢慢往回走,快走到皇宮的時候,洛傾羽回頭看著黑六道:「我帶著大家去街上飯館吃些東西,你把靈珠送回去,交給三個人,記住了,千萬不要惹北天一,此時的他,是最容易炸毛的!」

「是!」黑六領命,直接將骨灰瓶子用帶來的紅色布包給包起來,隨後轉身便朝著皇宮走了去!

大年初一,本該是最熱鬧的時候,只是如今的南翼國京城卻蕭條的讓人有些不太適應!

這是一個偉大的生育之國,昔日便是以人多為最出名的,如今卻是街上蕭條的跟鬼街似的,這真是讓人覺得甚是不習慣!

好不容易,洛傾羽一行人找到一個開著門的飯館,只是,那飯館老闆一見洛傾羽和她身邊的的盧,立刻便要關門……

「哎!怎麼回事?!看到我們來,就不做生意了嗎?」飄雪上前,用劍擋在門上,她微眯著眼看著面前的中年老闆,聲音冷冽!

「不……不是,這大年初一的也沒什麼生意,小的是過來看看店內的情況,小的這就回家去了!」飯館的老闆趕緊的解釋。

「快給準備吃食,不會少給你錢的,趕緊的去!」南宮清明上前,眸光冷冽的盯著飯館老闆,冷冷的說道。

「這個……」飯館老闆神色中帶著些許憂慮,他訕訕的偷瞄了一眼洛傾羽,正無奈的準備轉身,卻突然的聽見一側有聲音傳來:「哎呦,這不是我東越國的貴客嗎?怎麼一大早的在這街上呢?是不是沒有吃飯的地兒?來來,跟在下回去,山珍海味不敢說,但是飯菜還是可以管各位飽腹的!」

「嗯?你是……」洛傾羽等人回頭,卻見一個身穿深藍色棉袍,外面披著深黑色狐裘大氅的三十歲上下的男子領著一干隨從款款而來!

眸光掃了一眼來人,眉宇還算俊朗,身材亦是欣長而勻稱的,此人走路腳步穩健,看向他的腳下,卻是什麼都沒有,洛傾羽猜著該是此人將靈力修為隱藏,能夠做到如此的,自然必須是八劍以上的大幻師才行……

「在下雷修,乃這南翼國的鹽商,和東越國略有生意往來,時常大半年的在東越國住著,所以此番上街,看到東越國來人,便覺得分外親切!自然,能夠看到東越的清平將軍,更是在下的三生之幸!」這雷修雙手抱拳,彎腰行禮,一副謙恭的神色。

「雷修?!和東越張家多熟絡,京城的雷氏鹽號便都是你雷老闆的,對不對?」洛傾羽想起來了,張麗娜的祖父和父親在東越國便是鹽商,在海邊有許多的鹽場便是張家的!

「正是在下的商號!沒想到洛將軍對雷修也是關心備至啊!」雷修依舊抱拳行禮,神情是分外謙恭模樣! 「呵!雷老闆今日是偶然出現在這裡啊,還是有意在等著本將軍出現,好敘敘老鄉情!」洛傾羽的唇角是一抹譏誚的笑,奸商奸商,無奸不商,像東越國的張擇端,還有這雷修,這些人無利不起早,素來不做虧本的生意,斷然不會那麼好心的只為了敘敘老鄉情!

洛傾羽之所以沒有帶著北靈珠的骨灰一起回皇宮去,就是因為他們在剛進城門的時候,她便發現城門不遠處有幾個人鬼鬼祟祟的盯著他們,當時的盧都惱怒的想上去將那些人給拎了過來問問他們鬼鬼祟祟幹啥,結果被洛傾羽給阻止了!

洛傾羽知道,她來這南翼國的送還八千鮫人士兵的事兒在短短一兩天內已經是滿城皆知,京城最大的醉月樓坍塌事件也在短時間內傳的沸沸揚揚,所以洛傾羽也知道,她已然是這個南翼國最矚目的人,不管她走到哪裡,都會是一個最顯眼的焦點,而此番還有人在鬼鬼祟祟的監視她,這不得不說,是有人要找她有事兒,意圖接近她罷了!

出來吃早膳是假,等待這個來找她的人出現,倒是真的!

而此番,等來一個和張家有直接貿易往來關係的人出現,這無疑對於洛傾羽來說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是大大的好事兒!

「這個……哈哈,是巧合,也是有意!一聽說洛將軍來了我南翼國,雷某是激動又忐忑啊!總想著見洛將軍,卻又想著洛將軍定然非常繁忙,所以啊雷某就等,這不,終於讓雷某等著了,真是萬分榮幸啊!」雷修的臉上,看表面,笑的分外真切似的,只是要細看,才能看出那眼眸的深沉和森冷來!

「哦!呵呵!」洛傾羽看著面前的雷修,淡淡笑道,恭維的話聽多了,讓洛傾羽都快起雞皮疙瘩了!

「洛將軍,前面不遠便是在下的寒舍,不知雷某可否邀請將軍寒舍一敘!」雷修抬手對著前面一指,笑著說道。

「呵呵,走吧!」洛傾羽才不客氣,她看了一眼天空,邊走邊說道:「午時之前,太子出殯,本將軍要去行禮磕頭相送,雷老闆盛情難卻,本將軍也著實餓了!正好,正好!」

「請!」雷修對於洛傾羽的乾脆作風也是微微的挑了挑眉,隨後他抬手對著的盧等人說道。

好些南翼國百姓偷偷的從各處往外面張望,好多人偷偷的議論開了:「看,那不是最有錢的雷老闆么?東越國的將軍去了他的宅子了哎!」

「雷老闆是金不換,他巴結那個漂亮的將軍,肯定有企圖!」

「聽說,雷老闆家,前些天來了一個東越國的小女子,是紅頭髮的,捲髮的,是東越國的大老闆張家的閨女!」

「哎,別說了,別說了,走,打麻將去!」

自從這個東越國的清平將軍帶著他們南翼國的八千鮫人士兵回來之後,這南翼國的百姓便迷上了一種遊戲,賭博的遊戲:打麻將!

只不過兩三天功夫,大半個南翼國的國民便都三五成群,四個人一桌,圍在一起打麻將了! 洛傾羽一行隨著雷修沒走幾步便到了一出寬敞的宅子門口!

朱漆大門,大門兩側高大威武的石獅子張牙舞爪,門上碩大的青銅獸頭,威武霸氣,兩側家丁列隊站著,歡迎洛傾羽一行!

「雷老闆真是有心!」洛傾羽看著一干身手不凡的雷修的家丁,眸光微微的閃了閃,隨後抬步走進了雷宅!

「將軍到來,雷某蓬蓽生輝,請上座!」雷修將洛傾羽領進了正廳,又領著洛傾羽坐在了正廳當中,最正中的椅子上面,他則是在一側站著!

的盧和南宮清明等人則是站在了正廳的兩側,這些人一個個神情嚴肅,他們不喜歡雷修,總覺得這個男人虛偽的很,陰的很!

「雷老闆這宅子,不錯!比本將軍住著的玉髓宮都要漂亮!」洛傾羽看了一眼寬敞且裝修考究的大廳,點頭說道。

「這是雷某請了道長看了風水之後,親自督工建造的,這一磚一瓦都是雷某親自驗看過去的,裝修的材料也是雷某從各國尋來,用船,用馬車千里迢迢運來的!」雷修趕緊彎腰拱手,說道。

「哦!果然不錯!」洛傾羽點頭,眸光微閃!

的盧和飄雪等人紛紛對眼,他們怎麼覺得主人的動機有點兒不純啊!看樣子,主人貌似看中這宅子了啊!

不得不說雷修這宅子就是不錯,紅牆綠瓦,院子不算大,但是卻小橋流水,陽光充足,走進門庭,一眼看過去,前院後院錯落有致,看著那些房門都是上好的木料,精雕細琢而成,精緻卻不失大氣……

尤其是這宅子風水確實好!距離皇宮不算遠,卻也不近,不在鬧市區,卻也不算偏僻,出門購物什麼的十分方便,將軍說過的,買房子置宅子一定要交通便利方為首選,這不正好符合?!

「是呀是呀,這宅子是雷某用了五年十年才建造而成的,雷某最為喜歡這宅子了,沒成想將軍也是有眼光的人,將軍也喜歡!」雷修說著說著聲音便小了些,精明的他貌似知道了小丫頭的心思!

「嗯,本將軍十分喜歡!」洛傾羽點頭,喝著茶,淡笑著說道。

一側,白虎「喵」了一聲:臭不要臉的丫頭,比本尊當年都不要臉,本尊佩服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