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和鍾馗是同一個部門的。」

罰惡,既為懲罰作惡之靈。

大地之母有惡,妨礙陰差收魂,所以判官來收她,讓這個城市恢復應有的秩序。

但她終究還是『大地』之『靈』。

而不是惡靈…

小黑聽到這裡大概就聽明白了。

這一次江小曲的任務目標可不止一個。

李雲一開始還覺得多想了,到現在終於能夠確認,她還有目標…

「那麼她完成任務之前離開又怎麼談得上是聰明。」

「當然聰明啦,她聰明的地方就在於【沒看見的事情,就能當作無事發生】。」

李雲眯著雙眼笑著,朝著公園的深處走去。

小黑心有疑惑,但還是跟了上去。

霸情暖愛:冷少寵妻成癮 「雨花台紀念公園啊,風景宜人,老少皆宜,真是個好地方。」李雲欣賞著沿路的風景,好像真的在逛景區一樣。

「這裡不是單純的景區吧。」

「現在,的確是景區。」李雲看著孩童還有老人們笑道:「這就是用先輩之血浸染的地方,有先輩的犧牲,才能讓他們在這裡愉快的生活,感受生命,感受幸福,過去的先輩們,也是為了這件事情,才奮不顧身的衝到戰場上…」

此時,李雲臉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靈海開始凝聚,原本在這裡遊盪著的遊魂都本能的散開來。

將這一片公園的【陰】面留給了李雲。

原本在袖裡乾坤內的小鹿突然開始躁動了起來。

彷彿感覺到了什麼不好的東西。

露出小腦袋來,呲牙咧嘴…

「即使用斬心劍斬斷,也有什麼篆刻在心靈最深處都無法忘記的東西嗎…看來就是這裡了吧。」

李雲抽出了斬魔劍,赤紅色的血光在劍身上閃爍,一道道血線從斬魔劍的劍身滲透出來,紅光收縮,彷彿心臟在跳動。

如今的斬魔劍,看起來像是真正的,要斬妖除魔的劍。

此時,斬心劍的情緒很高漲。

興奮,躁動。

要斬魔了。

終於要履行作為斬魔劍真正的職責,不是斬斷緣分這種輕飄飄的東西。

斬真正的魔。

才是斬魔劍的職責。

單劍指著這石塊的背後,李雲淡然道。

「不必躲藏了,站出來吧…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變成如今的狀態的,但是…」

「你們,已經死了,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貧道給予你們一個反擊的機會。」

良久過後。

兩道魂靈的影子從石塊的背後滲透出來。

蓄著標準的八字鬍,戴著綠色的軍帽和當時日國登錄時的標準軍裝。

左手持太刀,面色陰狠狂躁,隨時準備著揮舞,隨時準備朝平民揮舞。

漂亮的刀,醜陋的刀。

和幻境中的,那兩道人影,一模一樣。

真正的惡魔。

「八嘎壓路,你的,死啦死啦的!」 什麼叫惡鬼,這就叫真正的惡鬼。

將人性的醜陋展現的淋漓盡致的鬼。

還沒等李雲動手呢,小黑就先動手了。

絕對不多嗶嗶,早就看他們兩個不爽了。

寒冰的靈力席捲了他們,將他們的魂體凍住…

斬魔劍出,刺向了他們的【核】。

身死,魂滅。

沒有任何遲疑,沒有任何反抗。

簡簡單單的就被消滅掉了…

只是普通的魂靈而已——對於小黑來說。

「舒坦…」小黑好像出了一口氣一樣,渾身上下都舒坦了:「原來這種感情就是所謂的【愉悅】嗎…這兩個惡人,感覺好爽,念頭通達…」

是挺爽的,李雲也覺得挺爽,最後還吐槽道。

「額…你動手的速度也真是太快了..」

「抱歉,我控制不住。」小黑疑惑道:「難道我做錯了?」

「你沒做錯,事實上,我也做了跟你同樣的事情不是嗎?」李雲笑了笑,收起了斬魔劍,斬魔劍還不爽呢,本以為能一瀉千里,沒想到最後憋了回去。

雖然斬殺魂靈有違天倫,但現在心情的確舒爽的很了。

既然舒爽了,那不就得了。

這兩人,罪有應得。

「惡人之魂…當之無愧啊…」

「其實,我們是不是做了什麼差事。」小黑冷靜下來后說道:「仔細想想,18層地獄才是他們應該去的地方,我們直接消滅不是便宜他了。」

「呵,我猜他們來剛下去就得被鍾馗吃咯,畢竟嫉惡如仇的判官是不會放任這種存在污染冥界的生態環境的…這不,江小曲也默認了我們的行為是正確的嗎。」李雲微微笑道。

小黑恍然大悟,這下子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李雲會說江小曲聰明了。

沒經過審判消滅魂體是犯法的。

即使是十惡不赦之人,也要走走程序才行。

而走了程序,小黑的怨和怒就沒法發泄。

江小曲選擇了將這個機會留給小黑。

所以才是聰明啊…

小黑想了一陣后,一副承了江小曲情分的表情。

此時,李雲來到了這石頭的面前,看著地面上的魂體渣滓。

「這裡啊,就是槍斃這兩個惡魔的地方,當年他們回到了日國,後來才被引渡到華夏,中介了罪惡的一生…當時還讓他們逍遙法外了幾年呢。」李雲觸摸到了這魂體渣滓。

上面已經有了靈海的反應。

雖然很弱,但終究是有。

遠遠沒達到可以應用的程度,李雲覺得這大概就是修真小說里常說的,剛剛生出氣感的人。

但這是從0走到1的過程。

這兩個看起來很弱的魂靈,已經在朝著【惡靈】的方向走去。

沒有被規則抹除靈海,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是逆天而為了。

這或許才是吸引判官到來的主要原因。

消滅產生靈海的惡靈…

「呵,消滅嗎…」李雲搖頭,將這地面的靈海渣滓收起:「逆天者,和順天者啊。」

「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

……

殘餘的靈質帶回了道觀里,這是一場意外。

沒有被驅逐掉的例外存在。

生前作惡多端,死後也作惡多端,那麼就在死的不能再死時給人類做一下貢獻吧…

「額,你手上這一坨東西我看著就有一種發自內心嘔吐感。」白沉看到這一團渣滓后厭惡道:「怎麼,這是什麼生物的屎還是什麼?嗯…反正肯定是排泄物。」

「我不信你看不出來…某種意義上來說你的感應還挺強的。」李雲內心毫無波動,對白沉的野獸本能還是挺意外的,能感應到這玩意比shi還shi。

白沉頓了頓,仔細看了一遍后,狐疑的看著李雲。

「這是…魂體…你殺魂了…」

李雲沒有否認。

白沉只是有些意外,沒有在意李云為什麼弄死,怎麼弄死的,只是說道:「嘖嘖,你拿過來的原因我大概知道了…這灰燼有很微弱的靈海反應。」

「非常非常微弱…」

「他們是當年侵華日軍,作惡多端的日國人,我們看到他們的時候已經是魂靈的狀態了,有類似靈海的反應產生,但是沒什麼戰鬥力,怎麼說呢,非常的弱雞,連一點抵抗都沒有,但是他們終究是產生了靈海…」

「產生了靈海,意味著突破了規則,理論上來說,天道的規則是沒法被突破的。」

所謂的理論就是這樣。

可他們還是突破了規則的限制,產生了靈海,還讓輪迴司的人來擦屁股。

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白沉不知道,李雲也不知道。

「至於產生靈海的原因嘛,他們的身上有【願力】,是因願力浸染才產生靈海的。」白沉頓了頓說道:「他們被供奉了吧,是英雄?還是惡棍…」

「侵略者還能是什麼,是惡棍,超級大惡棍,你看的那些超級英雄漫畫里都不會有這麼可恨的惡棍存在。」李雲白了一眼說道。

白沉搖頭,還是覺得不去糾結這惡棍還是大惡棍的問題了。

反正對他來說,區別都不大。

「總而言之,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就連產生靈海也不自知,無法運用…只能說比一般的魂靈清醒一點罷了,以他們這種卑微的存在,也接受不了遠處的願力…」白沉突然疑惑起來:「那麼問題來了,你說是侵略者的話,那麼他們的故土應該是在很遠的地方,接受供奉信仰也應該是在故鄉吧…畢竟對於故鄉來說,他們可能是英雄一樣的存在。」

不管他們做的有多麼惡棍,對於日國人來說,他們至少也是軍人,要說有日國人信仰供奉這兩個大惡棍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白沉還是疑惑。

矛盾點就在這裡。

以他們的情況,根本接受不了日國人的信仰願力。

那麼他們的信仰願力是哪裡來的,憑空生出來的?

聽完白沉的話,李雲沉默,臉色變得有點糾結。

「咋了,表情跟吃了屎一樣?」

「我寧願去吃屎…」

「所以呢,你的結論。」

全球諸天時代 「這不是很簡單嗎,僅僅只是接受不了日國人的願力而已。」

「你是說…是華夏人的願力?」白沉好像想到了什麼,愕然道:「這不可能吧,講道理的話我不相信。」

「怎麼不可能…」 「精日?」一旁的小黑忍不住疑惑道:「這是什麼生物?」

我在你的重生裏搞事 李雲倒是意外了,這貨居然會不懂精日是什麼意思。

「所謂的精日呢,就是華夏人之身,日國人之魂…這你明白了吧。」

小黑沒明白。

白沉則是沉默了片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真的有這種人…厲害了我的哥。」

「是不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但這種人就是有,而且還不少…當然,這種還不是精日的終極形態。」李雲說道:「你說給這兩人貢獻願力的,是屬於精日中的終極形態,叫做精****日國人…坦白說,現在日國都丟掉****那套了…至少表面丟掉,但我們華夏人,卻還有人崇拜當年的侵略者,你說牛逼不。」

白沉明白李雲的話。

但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人存在,頭一次出現了腦子不夠用的情況。

「這不就相當於有被大妖屠戮的國家裡,出了對大妖崇拜的人么,這邏輯上很難說的通啊。」

「千萬不要用邏輯,感情,這種東西來衡量這種生物,你要是思考他們的合理性說不定會把自己想成傻逼…」李雲覺得自己都很難理解,在喃京這種地方會有崇拜這兩人的貨色,衷心希望給予這倆惡魔願力的人原地爆炸吧…

「果然我還是不想當煞筆…」

白沉決定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