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你個混蛋!聊你個大頭鬼!去死吧你!」

漫天的蘇嫿似乎並沒有罷手的意思,依舊瘋狂攻擊著古清風。

「這麼久你也奈何不了我,就不要白費功夫了,我也懶得再折騰下去,我看算了吧,行不?」

「姓古的,你太自以為是是了吧,哼!你以為我真奈何不了你嗎?」

「妹子啊,你誤會了,我知道你還有造化沒有施展出來,也知道你的造化一定也非常強大,我認輸了行了吧?」

「認輸?哪有這麼容易!」

古清風本想說幾句軟話化解此事,不曾想蘇嫿這娘們兒非但不停勸,反而越打越瘋狂。 雖說蘇嫿很玄,漫天的蘇嫿玄的一塌糊塗,各種造化也是層出不窮,不過終究還是無法撼動古清風。

當然。

古清風的肉身或許很強大,卻也受不了漫天蘇嫿無窮無盡的攻擊。

並非是肉身受不了,而是感覺上受不了。

漫天的蘇嫿如同數不盡的蜜蜂一樣無休止的騷擾,雖然無法撼動,但也的確夠頭疼的。

「妹子,意思意思就行了,你還沒完沒了了是吧?」

古清風試著勸說著,發現漫天的蘇嫿根本不聽勸,各種造化各種手段鋪天蓋地的更加瘋狂。

「沒完沒了又如何!」

漫天的蘇嫿化作無數明月,綻放出無盡的明月之光盡數籠罩在古清風的身上。

這他娘又是什麼造化!

這明月之光並非仙魔之力,也非什麼靈力,至於是什麼力量,古清風也很陌生,但他感受得到,這明月之光的力量比之方才的詔書之力還要強大幾分,籠罩在身上,令他如同墜入冰窟一般感到冰冷徹骨,連周身的諸般毛孔都有些不適應。

「這力量比純陰可要陰多了……小娘們兒,手段還真挺邪乎!」

嘩!

明月之光愈發瘋狂,古清風的長發開始出現冰霜,一襲白衣也被冷凍起來,就連周身諸般毛孔也都受到影響。

「哼!姓古的!這次看你如何如何抵擋!」

蘇嫿的聲音傳來,古清風的肉身開始凝結成冰,轉瞬之間就變成一座冰雕。

「小娘們兒,你還真當爺拿你沒辦法是吧?」

話音落下,轟然一聲,冰雕破碎,古清風的身影瞬間出現,與此同時,周身突然閃爍起耀眼的光華,光華如火焰般燃燒,似光明,似黑暗,似魔又似佛,陰陽在衍變,宛如一片混沌之光,然而,這混沌之中卻充斥著邪惡至極的狂暴之力,暴捩又霸道。

「滾出來!」

古清風揮臂一掃,暴捩兇殘而又邪惡的力量宛如火海般瘋狂燃燒,一陣噼里啪啦脆響,化作千萬明月的蘇嫿恢復千萬真身。

「漫天都是你的身影,跟一窩蒼蠅一樣,你不煩,老子還嫌煩。」

古清風揮臂之時,邪惡之力在五指間流淌,一拳擊在當空!

砰!

虛空當場蹦出一道黑洞,仿若天空破開了一樣,有瞬間滅掉數百個蘇嫿!

完了嗎?

沒有完!

「適可而止吧,統統給我滅!」

古清風揚起雙臂,雙手緊握在一起,舉在頭頂,如握開天之斧,氣震山河,威震天地,猛然揮下,轟然一聲劇烈的聲響,直接將虛空一斧霹開了!

真的劈開了。

就像劈開一座山,又像劈斷一條河一樣。

虛空被劈開之後,漫天的蘇嫿仿若墜入無盡的深淵一樣,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什麼都沒有,隨之,一個蘇嫿如泡沫般破開,灰飛煙滅,緊接著,又一個,十個,百個,千個,萬個……

漫天的蘇嫿植入無盡的黑暗深淵之後,頃刻間全部如一縷煙霧般煙消雲散。

不知過了多久。

被劈開的虛空又漸漸癒合起來。

而場內也只剩下一個蘇嫿。

她佇立在虛空,不再身披萬丈聖潔之光,也沒有諸般彩虹籠罩,亦不再手握詔書,一張完美無瑕傾國傾城的容顏上,臉色煞白不堪,神情尤為驚恐,一雙美眸之中更是如見真神一樣,充滿了不可思議,充滿了難以置信,也充滿了畏懼與恐慌。

她望著剛才被斬裂的虛空,久久都無法回過神來。

虛空是一道屏障,也是一種壁壘,亦是虛無的空間,又稱大自然空間。

大自然空間並非堅若磐石無法撼動,若是極致強大的力量都能撼動,至少,以蘇嫿的實力也能撼動,但也只是撼動而已。

虛空畢竟是大自然的空間,大自然又號稱萬物之源,生生不息,源源不斷,無窮無盡,換句話說,即便你能撼動大自然虛空,虛空也會在瞬間癒合,哪怕虛空裂開一道縫隙,也是如此,都會在瞬間癒合,從理論上說,哪怕再強大的力量也無法將大自然虛空斬開,因為斬開的同時,大自然虛空就會癒合,斬開的速度永遠沒有癒合的速度快。

但是就在剛才,蘇嫿親眼目睹古清風就那麼雙手舉在頭頂,硬生生的將大自然虛空斬開了。

不!

那不是斬開!

而是直接斬斷了!

真的是斬斷了。

斬斷之時,大自然虛空甚至沒有癒合。

蘇嫿兩世為人,前世又是九天玄女,可謂見多識廣,閱歷豐富,斬斷大自然虛空的事情,她不是沒有聽說過,也曾親眼目睹過,但那些人要麼是仙君魔君,要麼是一方霸主,要麼是一方大帝,要麼是修鍊萬萬年的仙魔老怪。

而眼前這個傢伙呢,他只是一個一無所有,沒有任何造化的人啊!

而且他剛才斬斷大自然虛空所動用的力量並非肉身之力,而是金丹靈力,沒錯!就是金丹靈力。

但是,她從未見過也從未聽過,一個人的金丹靈力可以那麼暴捩,那麼霸道,那麼邪惡,暴捩的仿若要將一切撕碎,霸道的仿若無視一切,邪惡的仿若吞噬一切。

蘇嫿仔細回憶著剛才古清風祭出的金丹靈力,似光明黑暗交織,似陰陽衍變,生生不息,又源源不斷,更如無窮無盡一樣。

等等!

惡魔通緝令:親愛的,別跑 這怎麼像太極金丹!

他先前孕化出的兩顆太極金丹不是已經沒有了嗎?

為什麼還……

又一想,似乎感覺不對,在蘇嫿想來,縱然是太極金丹也不可能如此恐怖,畢竟只是太極金丹而已,又不是太極元神,也不是太極真靈,怎麼可能會那麼強大?

而且太極金丹雖然是生生不息源源不斷,但絕對不可能暴捩兇殘,也不可能霸道絕倫,更不可能邪惡衝天。

可是讓蘇嫿想不通的是,如若不是太極金丹的話,怎麼可能會蘊含光明與黑暗,又怎麼可能蘊含陰陽相交,這種特徵天地之間只有太極金丹才具備啊!

不懂。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更無法理解。

她就是這麼望著,驚恐又駭然的望著,越看越覺得此間的古清風神秘,越看越覺得詭異,神秘的讓她恐懼不已,詭異的讓她心神發怵。 「你到底是什麼人!」

虛空之中,罡風呼嘯,撕扯著空間發出刺耳的尖嘯聲,蘇嫿佇立而站,三千長發在那張花容失色的臉龐上肆意亂舞著,她屏住呼吸,蹙著眉頭,一雙美眸死死的盯著古清風,連一縷髮絲在嘴角飛揚也顧不得撥開,她實在太想知道眼前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為什麼如此神秘詭異。

對面。

古清風抖了抖衣袂上殘留的少許殘力,掏出桃花酒,仰頭灌了一口,微微歪著腦袋,眯縫著眼睛,瞧了瞧蘇嫿,又瞧了瞧昏暗的夜空,慢悠悠的說道:「走吧,找個地方聊聊。」

說罷,人已在虛空中消失。

蘇嫿猶豫片刻,也跟了過去。

大西北的深夜略顯孤寂,也頗為荒涼,透著一種沉悶的陰鬱。

一座荒蕪的山脈之上,古清風隨便找了一塊石頭坐了下來,瞧著跟過來的蘇嫿,便問道:「妹子啊,在神秘時代碎片空間里調戲你的事兒到此為止吧,你說我是流氓也好,是混蛋也罷,我都認了,我呢,在這裡給你陪個不是,你接受也好,不接受拉倒。」

掏出太虛杯,倒了一杯,微微晃了晃,又說道:「當然,你若不服的話,咱們可以再拉開架勢打一架,不過呢,相信你也應該知道,你殺不了我,也打不過我,所以呢……也甭白費功夫了,有那點時間,不如坐下來聊聊,你說呢。」

「你!」

蘇嫿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真是厚顏無恥的混蛋!」

儘管被輕薄非禮一事,蘇嫿的內心還有恨意,也很不甘心,可有一點就算她不想也不得不承認古清風說的是事實,那就是自己殺不了他。

蘇嫿很明白,哪怕自己將一身無與倫比的造化全部祭出來,使出渾身解數恐怕也無可奈何,古清風的肉身實在太強大了,強大的無邊無際,仿若真的磐石一般無法撼動,更可怕的是他還有邪惡無比暴捩至極又霸道絕倫可斬斷大自然虛空的金丹之力,更是讓她不敢再冒然動手。

「我知道你很不服氣,也知道你還有至少三道強大的造化,至於是什麼造化,我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三道造化,你暫時無法掌控,祭出必然來會影響你的神智,不知我說的對否?」

「你!怎麼……」

蘇嫿大驚失色,下意識的向後退了退。

每次被古清風盯著,她都有種被看透的感覺,她一直以為只是錯覺,直至這一刻才知曉根本不是錯覺,這個傢伙真的能夠看透自己的一切。

「別慌也別怕,我不是透視眼,只不過神識比較敏感而已。」

瞧著有些驚慌的蘇嫿,古清風玩味笑道:「別站著,來坐下喝兩杯嘛。」

喝酒?

蘇嫿現在哪有心情喝酒,她深吸一口氣,再次開口問道:「你對我做的齷蹉之事情,我可以原諒你,也可以不與你計較,但是你必須誠懇向我認錯道歉!」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有個毛病,從不向任何人認錯道歉。」

古清風的確有這個毛病,他做事哪怕做錯了,也不會認錯道歉,知錯改錯,但絕對不會認錯。

「你真是無賴!難倒你輕薄非禮我的事情就想這麼算了?」

「不然呢?」古清風端起太虛杯,輕飲一口桃花酒,仰頭一飲而盡,笑道:「要不你脫光衣服,你也來輕薄我一下,非禮我一下?實在不行,我吃點虧,讓你在這裡把我辦了,如何?」

古清風的話讓蘇嫿又羞又怒又恨,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想衝過去將這個傢伙狠狠的教訓一頓,奈何古清風的實力太過深不可測,讓她根本無從下手,只能氣急敗壞的喝斥道:「姓古的,你真不要臉!」

「哈哈哈!」古清風仰頭大笑,道:「人不要臉才能天下無敵,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

「無!恥!至!極!」

「得了,不開玩笑了,妹子啊,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你,聽說你一直在古天狼,你到底找他做什麼?」

「我幹嘛要告訴你這個無賴!」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你肯告訴我?」

「只要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告訴你我的身份,如何?」

「你是無賴,我怎麼能相信你。」

古清風聳聳肩,無所謂的說道:「既然不相信,那就算了,也沒什麼好聊的,再見。」

見古清風有要離開的意思,蘇嫿一下子慌了,連忙說道:「等等。」

「怎麼著?」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

「哦?是嗎?那就說來聽聽。」

「赤霄君王是我的因果,所以,我必須找到他。」

古清風點點頭,蘇嫿與自己有因果,他早已猜測出來,便問道:「據我所知,你與古天狼之間並沒有任何交際,從未相識,也從未見過,彼此也都不認識,他為什麼會是你的因果?」

「今世未曾相見,並不代表前世不相識,前世因,今世果,難倒你不知道嗎?」

「前世因,今世果,呵呵……」

古清風呢喃這會兒這句話,又問道:「你的前世是誰,古天狼的前世又是誰?」

「這也正是我找赤霄君王的原因,只有找到他,因果之謎才能解開。」

「有一件事兒,我挺納悶的,你怎麼就知道你的因果是古天狼呢?」

「有人告訴過我。」

「誰?」

「你不需要知道。」

「呵,你的因果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別人又怎麼會知道,我說妹子,你該不會被人晃點了吧?」

「告訴我因果之人,不會騙我,我相信她。」

「呵呵,是嗎?」

古清風一時間還真想不出來什麼人還有這等本事,他揉著下巴沉吟片刻,說道:「妹子啊,告訴你因果之人,有沒有晃點你,我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今兒個不得不告訴你。」

「什麼事情?」

「古天狼已經死了。」

「死了?」像似沒想到古清風會說出這番話,蘇嫿一愣,而後搖頭道:「不可能。」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

「我仔細調查過赤霄君王,以他的本事,絕對不會死在仙道審判之下,而且他生性孤傲,也絕對不會允許自己死在仙道審判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