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做為一個專業的拍賣行,自然不會缺少鑒定方面的專家,在一番寒暄和客套之後,很快玉料的價值就被預估了出來。

在接到鑒定專家彙報過來的結果之後,身為拍賣行業務經理的孫海濤,按下對某人年齡的驚訝,熱情地建議道。

「哦?珠寶玉石的專項拍賣會?一個月後?時間上是有點長,不過,只要貴行能保證拍品的安全,我沒意見。」

寧致遠雖然並不懂拍賣,但也知道拍賣這種事情,自然是聲勢搞得越大,拍品和參加的人越多,效果也就越好。

「拍品的安全方面請您放心,我們拍賣行在整個黑龍江省,甚至於全國範圍內,都屬於最有實力的那一批。」

「而且,我們行有著完善的託管服務與保險措施,可以保證您拍品和自身的利益不會受到損失。」

原本也正在為一個月後的拍賣會搜集更多拍品的孫海濤,眼瞅著對方被自己說動,連忙笑著給出了承諾。

當然,這個承諾可不是口頭的,託管服務與保險措施,除了拍賣行與貨主之外,還會有銀行和保險公司一同介入。

在問清楚了具體的託管、保險和拍賣的各個環節之後,寧致遠只是略一思量,就同意了參加一個月後拍賣會的建議。

接下來的事情,就沒什麼好說得了。先是在拍賣行的聯繫之下,銀行和保險公司的人趕了過來。

對這塊翡翠玉料進行了詳細的圖片與視頻記錄,並且又給出了各自的評估價,最終由四方協商后確定了一個數字。

與之前賣給珠寶商的那塊玉料一樣,拍賣行也好,保險或者銀行也罷,評估的價格同樣不可能按行情的最高價來算。

不過,在聽到最終定下的八位數評估價格之後,剛剛邁入百萬富翁行列,眼瞅著自己很快又要邁入千萬富翁行列的寧致遠,還是很滿意的。

在辦完了送拍、託管、保險等一系列複雜的手續之後,做為業務經理的孫海濤,又熱情地提出了晚上一起吃個飯的邀請。

開玩笑,不說這塊極品翡翠玉料成功拍賣后能產生的價值,光是能拿得出這玩意送拍,就足以受到拍賣行的重視。

特別是寧致遠的年紀還這麼輕,本身又是從事珠寶行業的,這樣的優質客戶不掌握在手上,這個業務經理也是要做到頭了。

而對於這樣的邀請,寧致遠也沒矯情,直接答應了下來。不過,表示自己還想叫一個好朋友過來。

原本就想更加了解這位高富帥的孫海濤,自然不會拒絕。於是很快,剛下班正準備回家的黃鑫就接到了電話。

……

新書沖榜中!求點擊、推薦、收藏、評價、評論和打賞!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也就放心了!說實話有部分老同志聽到人鐪可以存活800多年很是動了心思啊!現在有了你這番話,我也有理由回絕他們了,當然在科學範疇之類,通過改良基因或者通過練習太極等方式提高人類壽命,這個我們贊成,但是想要利用妖術來達到長壽以至於霸佔權勢的話,那我們絕不答應!這個事情楊靖你必須要向我們做出保證,有一天如果你到了高位的話,絕對不能利用你的能力權掌國家機器為私用!」李國良嚴肅的看著楊靖說道。

「外公,您就放心吧!三界之內有著太過廣泛的空間,一個小小的地球怎麼可能困住我的心思,都是自己人,也沒什麼避諱之類的東西,我相信您二位也不會胡亂去說,跟外公和小舅你們說吧,這世界上確實有鬼,地府的一切也是真實的,仙界這些東西都有,地府的白無常我都見過,當初還帶著特勤局的人在東海準備圍捕這個傢伙,誰知道被他給耍了!

這人過世之後,在地府生活與在人間沒太大的區別,唯一不同的就是地府有鬼差,那也就相當於咱們人間的警察、軍隊,秩序比人間好太多了,十八層地獄可是人間監牢沒辦法比的,因此到地府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上回跟白無常不打不相識,百年後我們一家人還能在地府好好的聚在一起生活。」楊靖這話一說出來,李國良頓時就對著楊靖的頭拍了一巴掌。

「你這孩子好好的說這個幹嘛?我們還沒老到那個程度呢!用的著說這個嗎?」李國良拍了楊靖一巴掌后,說著說著又笑了起來,自從上回楊靖拿洗髓丹化的水給他們喝過之後,李國良感覺自己年輕了不下十歲,原本就極為注意鍛煉身體的他此時感覺還能領軍作戰,此刻聽到楊靖說什麼地府、白無常之類的很是鬱悶。

「爸!楊靖不也是為了家人好嗎?再說您就不想知道知道另外一個世界是什麼樣子的?這世界上沒有鬼怪也不過是糊弄外人的,身在高層的誰不知道這世界上有太多不能公開的秘密了,今天我們在華夏位高權重,但是遲早有一天都要到那個世界去,就當是我們行軍打仗,提前了解敵方軍情了!」李昌海笑著這麼一說后,楊靖和李國良都不由的笑了起來。

「行行行!楊靖你就好好跟你.這個二舅說說,這打探消息的毛病從小就養成了,你在軍情處還真沒呆錯地方!」李國良故作生氣的扔下這麼一句話后,打開了電視,似乎是在看電視,不過高高支起的耳朵可一直在關注楊靖和李昌海的對話,說實話到了李國良這個年紀的人了,誰也不敢保證什麼時候去見馬克思,另外一個世界到底什麼樣子,說不想知道那絕對是騙人的。

「其實那邊跟我們生活的世界沒.太大區別,鈔票、高樓大廈之類的東西應有盡有,在那邊治安比較好,畢竟大家都是鬼魂,沒有**和鬼差的裝備,相互鬥毆也不會傷害到對方,因此在地府甚少有為非作歹之徒,當然這也跟地府的刑罰有關,在那邊鬼魂永生永世都不會死去,犯事承受的苦難幾乎用百年、千年、萬年來計算,這可絕不是一般鬼怪敢嘗試的。

當然在那邊也有不少特權鬼.魂,不過大多是在仙界有靠山的傢伙,社會發展同我們人間類似,電梯、汽車、各類奢侈品都能買到,唯一跟地球不同的就是那邊沒有政府,只有按照區域劃分了治理區,治理區最高的長官是判官,副官則是牛頭馬面這些傢伙,黑白無常是拘魂使,直屬閻王管轄,類似我們華夏的最高檢察院……」楊靖的話說得李國良和李昌海瞪大了眼睛,任誰都想不到地府竟然是這樣的,神話故事中那些恐怖的東西在地府甚少見到,只有犯事之後才會被懲罰。

真是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關於投胎之類的規.定楊靖並不清楚,當年他進入地府也沒呆多久,下來歷練也不是走地府的通道,因此對於地府鬼魂投胎的規定楊靖並不清楚,李昌海和李國良到也沒問其他的,聽完楊靖

的講述之後不由的唏噓不已,不過對自己家有個這樣的牛人李國良和李昌海到也非常感到自豪,別看他們現在在華夏手握大權,可是誰還沒有離開人間的那一天?去了下去該怎麼辦還不定怎麼回事呢!現在有了楊靖在,只是楊家和李家未來就安心多了。

楊海濤和李芳在年三十晚上才趕到燕京,而楊靖.跟著黃宇通他們這些京城大少跑去看春晚去了,親臨春晚現場,楊靖還是第一次,不過看了看在春晚現場的並沒有太過牛叉的領導幹部,大多都是領導的親屬又或者是立功軍人以及全國勞模代表等諸如此類的人物,當然不少電視台的明星大腕在這裡也不難見到蹤跡。

楊靖和黃宇通、洪政斌、林果方等一干太子哥們.沒有到前面去出洋相,而是在後面看著晚會,「我說你們無聊不無聊?坐在這裡有什麼意思?在家裡看電視還看的清楚一點,真不知道你們跑到這裡來湊什麼熱鬧!」楊靖對著身邊的幾人發了一頓牢騷,此時的春晚在楊靖看來還比較土,畫布式的背景牆哪能跟十幾年後的led背景牆比擬?而且規模服裝都不能比擬,此時看春晚簡直是一種折磨,哪怕這年頭的相聲和小品都還不錯。

「這不是無聊才.過來嗎?家裡頭老頭子們都忙活去了,難道你家不是嗎?你外公只怕下部隊去了吧?你爺爺這會估計也在外面準備拜年了,至於你爸那就更加了,國內幾個常委誰不是到各個加班的國企慰問去了,你這會就算在家裡也還不是無聊。」洪政斌笑著對楊靖這麼一說后,楊靖也不由的一陣無語。

楊海濤如今是政治局常委了,過年來了燕京,自然要代表國家到不同的地方慰問加班的幹部職工,明天還得分別去拜訪革命老同志、老領導,該去的地方全部忙完只怕都到初三去了,而初四楊海濤又要回東海,畢竟那邊的情況也不能忽視,領導做的越大,反而越沒有自己的時間,就算是過年,一家人也難得有太多時間聚聚。

一場春晚看完楊靖差點就在晚會現場睡著了,走的時候要不是黃宇通叫他,只怕楊靖還真會靠在這裡睡著不可,還好攝影師們在之前都得到了春晚總導演的提點,攝像機絕對不要對準他們那群大少,免得拍到什麼不協調的畫面讓這些大少發火,這些人可不是春晚導演甚至是電視台台長能得罪的存在。

初一楊靖跟著楊明峰、楊海濤一起去了首長那邊拜年,幾位老首長住的地方隔的都不遠,按照資歷、影響力以及年紀眾多有資格前往拜年的領導幹部都會一一拜訪這些老領導,等到初二的時候楊靖就代表楊海濤到如今的一號首長以及其他政治局常委家中拜年,一直到初三楊靖才有時間出來跟孫建他們聚會,這個聚會是一早就定下來的,為了這個聚會鄧琪甚至放棄在歐洲的會議,匆匆趕了回來。

燕京海天食府菊花廳中,孫建、鬼瞳、李興國、陽德、唐傑等數人一早就到這裡等著楊靖了,楊靖帶著鄧琪走進包廂的時候,幾位當年就在一起的老朋友頓時樂和起來,特別是李興國,數年沒有跟楊靖見面了,這次他到蘇國進行地下外匯兌換業務,著實為國家賺取到了大量的米金,可以說這些年華夏的換裝以及大規模基建工程,都離不開李興國的努力,這也為李興國賺取到了足夠的政治分,如今的他已經成為外勤處的副處長了,個人存款在特勤局中也是頂天的人物,目前正被無數新加入特勤局的隊員所羨慕。

「你小子不錯啊!當年安排你到中東去看來是做對了,蘇國那條線給你走通了,我們華夏的發展也就通了!說句實話國家這些年的發展可離不開你這幾年的努力啊!看到你們出息了,我很高興!」楊靖上前一一跟李興國、陽德、唐傑擁抱了一個后,很是激動的看著三人說道,對於這些跟著楊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楊靖是相當有感情的,並沒有因為這幾年他不在特勤局發展了,就有所疏遠,大家久久未見,反而更有一種懷念當年一起執行任務的感覺。

「這還不是隊長你指導有方,如果不是你的計劃,領導能看重嗎?說到底我們哥幾個也就是在你手下做事的時候感覺到有漏*點,現在你不在了,孫哥又沒掌權,我們還真過的有些憋屈!」陽德很是洒脫的這麼一說,唐傑和李興國也不由的點了點頭,鬼瞳和孫建則微微苦笑,楊靖帶出來的這一隊人對唐國林確實不怎麼感冒。

特別是這次唐國林選擇首長沒有選擇楊靖,直接讓李興國他們對唐國林有了幾大的反感,從內心上來說,如果不是楊靖的話,唐國林這個局長絕對坐的沒那麼安穩,這些年來不是靠楊靖解決了一個又一個的大難題,單單靠唐國林的話,只怕燕京城都會被倭國鬼子被血洗了,更別說這一次楊靖在台東聯合妖族對抗魔族了。

「說什麼呢!你們是華夏花了大價錢培養出來的精銳!是人民的忠誠衛士,又不是我楊靖的私兵!首先你們的態度就不對,不管是呂純良老局長也罷,唐國林局長也罷,他們都是我們的領導,作為紀律部門,我們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特勤局的宗旨就是遵守一號首長的命令,並不需要鼓勵其他常委的意見,這是成立特勤局的時候就定下來的規矩,難道你們不知道嗎?」楊靖拉著鄧琪坐下后,笑著對陽德說道。

唐傑和李興國聽到楊靖這麼說后,不由的微微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鄧琪,咱們三大隊如今就是你混的最有面子了!世界娛樂界女王!聽說你的面子比不少歐洲王室還大,咱們哥幾個今後混不下去,就過去跟你做事算了!免得今後特勤局越來越官僚化,老孫,我這話可不是沖著你來的,而是如今首長年紀大了,身體也不行了,據說特勤局要交給現在的一號首長掌控,這可不是個好現象,總之我對那個性格軟弱的一號首長不太滿意,想讓我聽他的命令,等他什麼時候偉起來了之後再說吧!」陽德這話一說完,包括李興國在內大家都不由的皺了皺眉頭。

「陽德,夠了,今天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別說這些事情了,首長的事情不是我們可以去評論的,你還是不是特勤局的一員了?服從命令、不該說的不說,難道你不知道?國家培養你數十年,難道都白費功夫了嗎?」 重生之珠光寶妻 李興國對陽德低聲呵斥了一番后,對孫建笑了笑,在這裡只有孫建不是他們三大隊的人,至於鬼瞳早就跟李興國領了結婚證,只不過沒有擺酒罷了,可以說是自己人了。

「這裡沒有外人,陽德你發發牢騷我們不說你什麼,但是這番話你千萬不要到特勤局去說,首長之間的權利交接絕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插手其中的,任何想要干涉這個事情的人或者組織,都會被首長毫不留情的打壓剷除!任何一個帝王在交接帝位的時候,都會為他的接班人剷除上位的障礙,你難道想成為這樣一個障礙嗎?

特勤局是最高首長執掌的特殊安全部門,由不得半點不和諧的聲音出現,縱然你對此時的一號首長有意見,對唐局有意見,那些都放在心裡,實在是不想在特勤局呆下去了,我可以特批你退役!相信這些年你銀行中的獎金也足夠你在外面做富家翁到老了!」孫建這話說出來后,陽德微微哼了一聲到也沒繼續說下去了。

特勤局進去容易想要出來就難了,楊靖只不過是特例,一般的隊員就算到了退休年齡也不會真正的退下去,而是繼續留在特勤局裡面培養教導新的隊員,可以說特勤局的隊員幾乎屬於終身制職業,當然身在特勤局待遇以及各種福利那也是沒的說,一般隊員僅僅工資就足夠他們過上奢侈的生活了,再加上各種任務的獎金等等,這些特勤局隊員掌握的資金都是一筆相當大的數字,而特勤局隊員掌握的權利更不是一般的安全局成員能比的了。

「好了!沒必要一見面就為了一些事情爭吵,陽德,我知道你們對首長之前的動作有看法,不過在政治上首長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如今華夏有今天這一步非常不容易,不管是在經濟、軍事、科技等方面,我們華夏都可以同各大國家斗一番了,每個朝代都是因為內亂從而導致華夏內部出問題。

今後不管如何,我希望大家以大局為重,楊家和李家對華夏問心無愧,如果真需要大家幫忙的那一天,楊靖一定會開口求助!」楊靖這話一說出來,陽德也不好說什麼了,畢竟他們都是為了楊家的不公平待遇感到惱火,不過設身處地的想想首長的做法,大家還真不好生氣,楊家和李家聯盟在一起確實勢力太過龐大了,而且楊海濤強勢上位,如今也是國家領導人之一了,這怎麼能不讓其他派系顧忌,平衡才是王道,一派勢力太強大了,並不利於國家的發展。

「我從歐洲趕回來就是聽你們說這些事情的?點菜吧!再說我都有些餓了!明天還得回東港去,不像你們沒任務的時候可以在家陪陪父母,我可是一天到晚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沒幾天休息的時間,別看小女子我外表風光,實際上累就一個字啊!」鄧琪這話一說大家都笑了起來,以目前鄧琪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來說,比起一般的國家領導人還要大,掌控全球70的輿論覆蓋率,幾乎有人的地方就能見到寰宇旗下的公司足跡。

「我們的女財神都這麼說了,大家就吃東西吧!這麼多年不見,一定要好好聚聚才行,聽說楊靖黨校進修之後會下放到下面的縣城去工作,相信到那個時候,大家聚會的時間就更少了!」孫建笑著這麼一說后,李興國等人都笑著說開了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楊海濤和李芳就乘坐專機返回東海,而楊靖則在楊海濤他們離開之後,乘坐鄧琪的專機前往了東港,杜麗和陸潔、馮艷、王小珊都會在東港等著楊靖,這次楊靖過去也是為了處理今後他和杜麗離開歷練空間之後幾女的安排,畢竟他們都是楊靖的女人,楊靖和杜麗離開歷練空間之後,楊靖肯定不可能坐看這些女人重新到地府去投胎轉世,以楊靖和杜麗此時的實力,足夠保住這些女人通過地府到妖界去了。

當然楊靖之前跟李國良和李昌海說地府的事情,也是在提前做著準備,今後家人肯定也會下去的,到那個時候他們是留在地府一家人好好的過日子,還是想重新清洗記憶投胎轉世,這就要看李國良他們的選擇了,不過楊靖相信自己的家人應該會選擇在地府好好的過日子,畢竟數十年的親情說放下就放下不那麼容易,其他的鬼魂不得不去投胎那是因為沒背景,現在有楊靖在這裡,地府巫族怎麼都要給些面子。 ……

「媽,你就放心吧,兒子從小到大都這麼老實,哪裡敢做什麼非法的事情,那些錢都是你兒子自己賺回來得。」

「是啊,我也沒想到,只是跟著同事出去玩,湊趣賣了個塊石頭,居然就能切出極品翡翠來,我現在還有些頭暈呢。」

「好啦好啦,媽,這錢又不偷不搶的,合理合法,有什麼好擔心的,你就安安心心地幫我把錢保管好吧。」

「有了這筆錢,您和爸平時就多吃點好的,別委屈了自己,兒子在這邊一切都好,沒因為這筆錢就昏了頭。」

「對,我也是這麼想得,在沒有確定目標之前不會輕易放棄這份工作。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您和爸了。」

「好好好,只要你們都好就行,兒子這邊也好得很,等培訓期一結束,我就回去看您和爸。」

「沒事沒事,本來就有假期的,不會影響正常的工作,公司還報銷來回的飛機費做為這段時間培訓的補償。」

……

捧著手機與遠在金陵的母親聊了足足快一個小時之後,寧致遠這才將已經開始燙耳機的手機給掛掉。

雖然拍賣行那邊的錢還需要等上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有結果,但之前賣掉的那塊翡翠玉料,錢卻是早就打到了帳上。

與之前在b位面搜刮的鑽石不同,這些錢可是實實在在可以隨便花,而不用擔心來路不正造成什麼麻煩。

在頭天晚上跟拍賣行的孫海濤和黃鑫吃完飯後,心情有些興奮的寧致遠,哪兒也沒去,好好地在家裡休息了一個晚上。

在權衡了一下利弊之後,寧致遠覺得既然這筆錢的來路沒有問題,自然也就沒必要再瞞著自己的父母。

而且,之前因為錢的來歷不好交待,所以沒辦法過多的孝順父母也就算了,現在總不能還只顧著自己享福不是。

所以,在第二天一早,趕到公司之後,寧致遠就拿出手機,將這個消息告訴給了遠在金陵的父母。

結果不出所料的是,那邊最先的反應就是,自己這個當兒子的是不是做了什麼不法的事情,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錢。

好在,寧致遠早有準備,不但將自己賭石的經歷加工了一下,而且還把這筆錢的數目,降到了一百萬。

在費了一番口舌之後,才總算是讓電話那頭的母親勉強放下心。可惜,想用這筆錢孝順父母的願望終究還是落空了。

「算了,這樣的反應也正常,不管怎麼說,有了這筆錢,媽和爸平時的花費,多半不會再像以前那麼節省,就足夠了。」

寧致遠其實知道父母是想著把這筆錢給用在自己將來娶媳婦兒上,可正是因為這樣,心裡才會有種酸酸的感覺。

好在,寧致遠也知道,只要自己真正把穿越大業給發展起來,到時候可以孝順父母的地方就能更多。

於是,在怔怔地發了一會兒呆之後,寧致遠看了看手機,發現和黃鑫約好的時間還有會兒,於是直接回到了a位面。

由於上次離開時,這裡的時間還處於凌晨四點多,所以,從衛生間回到卧室的寧致遠,就看到成心瀨美還在那裡呼呼大睡。

看著那彷彿小豬一樣可愛的睡姿,寧致遠到是沒起什麼色心,只是在那粉嫩嫩的臉龐和紅嘟嘟的小嘴上各親了一下。

不過,因為剛在主位面睡醒,所以這會兒也睡不著,寧致遠乾脆就起床,拿著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來到客廳看了起來。

在跑了一趟c位面之後,寧致遠一直在考慮下一步的穿越計劃,先後也初步圈定了三部比較著名,而且很合用的電影。

除了《偷天換日》、《虎膽龍威3》這兩種好萊塢動作大片之外,還特意選定了一部港產的喜劇動作片《飛鷹計劃》。

其實,寧致遠在獲得穿越的能力之後,也曾經試過往一些港片和國產片里穿,但對於這些電影,紫水晶一點反應也沒有。

後來,考慮到自己反正有更多的電影可以去選擇,所以,才一直沒有把國產片和港片給放到後備穿越的目錄中。

可不久之前,自己最先發到龍空山上,以自己的穿越能力為藍本的小說設定求助貼里,就有人提出了這部《飛鷹計劃》。

不為別的,因為這片子里的那處沙漠基地之中,儲備著大量的黃金。而且片中的正反雙方的實力都不算強。

當然,相比之下,這三部片子中黃金最多的,最有穿越價值的還是那部《虎膽龍威3》,又名紐約大劫案。

裡面的反派角色,直接把聯邦儲備銀行地下金庫里的那些,價值上一兆四千億美金的黃金給來個了一鍋端。

不過,要說安全係數的話,這部片子卻遠不如同樣是好萊塢動作大片的《偷天換日》,以及港片《飛鷹計劃》來得低。

而且,上兆的黃金就算是全部搶了過來,沒有足夠的渠道來消化的話,本身的存放問題就會是一個很大的麻煩。

更別說如此巨量的黃金流入市場的話,甭管是主位面還是其它異位面,都會在金融市場里產生巨大的動蕩。

特別是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一個處理不好,如此巨量的黃金,很容易引發巨大的危險。

相比較而言,還不如先放在那個世界里,等以後有了足夠的實力,並且也有需要的情況下再弄出來的好。

等寧致遠在客廳里,帶上耳機開始將這三部電影調出來,用快進的方式輪翻看了一遍之後,最終有了決定。

《虎膽龍威3》的世界暫時擱置,做為一個重要的備用目標。至於《偷天換日》和《飛鷹計劃》則成了下一個穿越的目標。

特別是《飛鷹計劃》,除了裡面存儲的大量黃金之外,特殊的地理環境與現成的設施,正好還可以做為第一個正式的基地。

只不過,前提是這部港片不會像以前隨手試的那幾部一樣,否則,位面基地的計劃,寧致遠還得另外想辦法解決。

關掉電腦上的播放器取下耳機的寧致遠,一邊在心中再次確認著自己接下來的穿越計劃,一邊往衛生間走去。

結果推開門之後,卻愕然地發現,一身睡衣的成心彩香,這會兒正坐在裡面,一臉的慵懶之色,頓時有些傻眼。

而因為還沒完全睡醒,無意中忽視了家裡還有一個男性客人的成心彩香,這會兒也總算是徹底清醒了過來。

「呃……抱歉!」在愣了一會兒之後,總算反應過來的寧致遠,說完連忙就把根本沒有上鎖的衛生間大門給關上。

而坐在馬桶上的成心彩香,雖然知道自己的姿勢並不會走光太多,可臉上卻依舊騰地一下,布滿了羞澀的紅暈。

「呼……」回想著剛剛所見的那一幕,寧致遠不得不承認,自己剛剛那一瞬間,確實是起了一點不良的想法。

「寧,你怎麼了?」穿著寬鬆的睡衣,從卧室里走出來的成心瀨美,揉著惺忪的雙眼,看著自己的男人,嘟著嘴問道。

「呃……我只是在想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慶幸自己剛剛沒在衛生間外停留的寧致遠,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地說道。

「哦,辛苦你了。」並沒有多想的成心瀨美,知道自己不能分男人分擔這方面的事情,於是彎著腰說道。

「傻丫頭,這有什麼辛苦的,到是你,昨天晚上才是真的辛苦。怎麼不多睡一會兒?這麼早就起床了?」

一把將對方拽到自己身前摟在懷裡的寧致遠,伸出手指在那挺翹的瓊鼻上點了點,一臉是個正常男人都明白的神色。

「我是怕你起的太早,沒有早飯吃,所以才想起早點,能把早飯給準備好,可結果,還是起來的晚了。」

面對自己男人的調戲,靠在對方懷裡的成心瀨美,滿臉羞澀外加一些懊惱地,將腦袋在那寬厚而結實的胸膛上拱了拱。

「呵呵……我是習慣起這麼早了,再說了,早飯我可以在外面吃啊,到時候還能給你們帶些回來,也省得做了。」

揉了揉那烏黑靚麗的長發,享受著兩人之間的溫馨與融洽,寧致遠的思緒卻不由再一次的轉到了剛剛衛生間的那一幕上。

就在這時,就聽「嘩啦」的沖水聲響起,很快,衛生間的門被人從裡面打開,然後就見成心彩香急沖沖地走了出來。

根本沒顧得上,還在某人懷裡的大女兒,頭也不抬地就鑽進了自己的卧室,迅速把門關上,然後靠在門后不停地拍著胸口。

看看落荒而逃的母親,再看看錶情明顯有些不對的男友,成心瀨美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頓時就閃過了一絲古怪的神色。

「呵呵……那啥,瀨美,你想吃什麼,我出去給你買。」面對著自己女人的注視,寧致遠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果斷岔開話題。

可惜,這一次的瀨美卻並沒有被轉移了注意力,而是忽閃著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等某人越來越尷尬了,才突然說道:

「寧,你知道嘛,其實彩香不是瀨美的生母哦。」 鄧琪龐大的車隊直接進入了啟德機場的停機坪等候他們的女王到來,私人專機就有這個好處,不用等時間,什麼時候想走就走,不過昂貴的飛機維護費用以及機場停泊費用絕不是一般的富人承擔的起的,玩飛機絕對比遊艇更耗錢。

楊靖和鄧琪回到家裡后,看到杜麗此時正在跟馮艷他們聊著天,眾女一見楊靖和鄧琪回來了,紛紛笑著打招呼,看馮艷和王小珊、陸潔看自己的樣子,只怕杜麗已經把情況跟她們說了,鄧琪本身就是特勤局出身,這世界上的神鬼妖怪她都清楚,因此對楊靖和杜麗的身份到也沒太吃驚。

「事情我都跟她們說了,太平洋那邊也帶她們過去看了,關於去妖界的事情,她們沒有意見,只是看能不能在她們父母長輩投胎轉世的時候,給妥善照顧一下!」杜麗等到楊靖坐下來后,笑著對楊靖說道,聽到杜麗一見面就把這個事情跟楊靖說,其他幾女也都有些緊張,畢竟這個事情可關係太大了,眾女都不是一般家庭出身,家族這個概念在她們腦海中駐紮的很深,也有很深的地位。

楊靖笑著看了看鄧琪后,對馮艷她們幾女說道:「這個事情目前我還不能做肯定的答覆,畢竟地府高層我也不熟悉,不過我答應你們,一定會盡最大的能力去做這個事情,最不濟也能在地府給他們爭取到比較優異的生活,讓他們永世無憂!」楊靖這個保證說出來后,比讓她們的家人能夠投胎進入一戶好人家更加重要,當下馮艷和王小珊、陸潔都不由的連聲感謝楊靖和杜麗。

「行了,大家把這個事情放到心底就行了,我們還得在這裡生活幾十年呢!等到要離開的時候,再討論這個問題吧! https://tw.95zongcai.com/zc/50039/ 你們三個可不能把這個事情說出去了,這關係重大,如果傳的沸沸揚揚,只怕今後我們不好辦!」鄧琪對這個事情要求並不高,她從小在米國長大,相對比較自由和順其自然,如果能夠照顧一把父母長輩,她自然樂意,如果不行的話那她也不會強求,就如同她此時有了這樣的地位和事業,依然沒有把父母接到東港來居住。

「這個事情確實緊要!你們記.住別把事情說出去了,這個可是說不得的!否則還真不知道要惹出什麼事情來!」杜麗聽到鄧琪的話后,也慎重其事的叮囑幾女,直到得到三女確定的答覆后,眾人這才熱鬧的說起其他的事情來,不過看不太自然的三女,估計楊靖和杜麗的身份著實讓她們小小的震撼了一把。

楊靖抵達東港的消息並沒有隱.瞞,眾人在鄧琪的別墅中聊了個多小時,馬上就有不少人過來拜會了,張懷宇帶著妻女一起過來拜年,對於張家一家人的到來,楊靖到是很高興,畢竟這麼多年來張懷宇跟楊靖的關係還算融洽,各項合作也進行的相當順利,可以說鄧琪起步初期如果不是張懷宇,只怕寰宇也不會走的如此順暢,因此鄧琪對張懷宇也是相當尊重。

沒等張懷宇把沙發坐熱,向家.和霍家的當家人都趕了過來,緊隨他們而來的是其他幾名東港頗有聲望的華商,這些頂級大佬平日里想見一個都難,這次竟然主動到楊靖這裡來拜年,由此可見這些人對華夏局勢以及對楊家的看重。當然以鄧琪的身份和地位,這些華人界的大佬過來拜年到也不稀奇。

熱鬧的別墅中不時傳來一陣陣歡聲笑語,大家好.不容易共聚一堂,各種生意場上的交流自然免不了,目前華夏和東南亞各國正在衝突階段,大量的廉價物品不能銷售過去,轉而被東港的商人給出售到了中東,沒想到這些華夏出品的生活用品到了中東,竟然會大受歡迎,物美價廉的東西到哪個地區都會受歡迎,原本還以為失去東南亞市場會虧損嚴重的商人在中東反而大賺了一筆。

「楊少!目前東南亞各國國內經濟情況已經到了一.個相當危險的臨界點,大量的物品稀缺,原本這幾年東南亞各國因為我們的產品衝擊,大量的工廠倒閉停工,這些國家的公民也都習慣了使用我們華夏產的民生用品,現在一下子斷了他們幾個月的貨源,只怕再過兩個月,他們這些國家就要不戰而亂了!」霍家的當家人霍老笑呵呵的看著眼前的楊靖說道。

說起霍老來楊靖也很敬佩,當年50年代各國對華.夏禁運,各種物資華夏都非常稀奇,而霍老就是那個時候靠走私物品進入華夏發家的,當然為了把各種違禁品送入華夏,霍老也承擔了很大的風險,這麼多年下來霍老捐助內地的學校,以及支持華夏的各種產業著實讓不少高層對他的行為很讚許,老領導對霍家的評價是相當好的,這也是為什麼另外一個世界中霍老能夠做到政協副主席的原因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