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奧莉婭是誰?」

重生蘇暖 「是奧蒙多以前的戀人,分探消息的矮人說道。

「沒有的事情,卡瓦,你再不鬆手,我可是不客氣了!」奧蒙多惱怒的聲音吼叫道。

「奧蒙多,你今天要不是把事情說清楚,當我卡瓦好欺負嗎?」奧蒙多的妻子卡瓦絲毫不肯相讓道。

「卡瓦,你,你這個瘋女人,鬆手……」

「奧蒙多,你是要我,還是要奧莉婭那個賤女人?」

「啪!」一聲清脆的耳光聲傳來,顯然是氣急的奧蒙多出手扇了自己老婆卡瓦一個耳光,緊接著傳來卡瓦嚎啕大哭的聲音:「奧蒙多,你這個沒狼心的東西,為了外面的女人居然打你自己的老婆,你當初怎麼答應我的,這才多久,你就打我,嗚嗚……」

「卡瓦,告訴你,我受夠你了,其實你那一點比奧莉婭好,要不是看在你父親能幫我進秘藏做看守的工作,你以為我會娶你這個又老又丑的女人嗎?」奧蒙多衝著卡瓦連連吼叫道。

「奧蒙多,你氣死我了……」

接下來吵架升級了,改拳打腳踢,全武行了!

「關掉魔法擴音器,繼續監聽,同時調查奧蒙多拿回家的那個盒子,看是誰給他的。」紫鏡指揮若定的說道。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漫長的等待很容易使人失去耐心,不過紫鏡並不是一個沒有耐心的人,所以她是一點都不著急,反而卡妙有些急躁,緩緩的在監控室里來回的踱著步子,以掩飾他內心的焦急。

「長老,奧蒙多的盒子是誰給的,我們查到了!」監控室的門被猛的推了開來,走進來一個滿頭大汗的矮人沖著卡妙說道。

「是什麼人給奧蒙多盒子?」卡妙一個勁步上前問道。

「是秘藏副總管奧林,不過不是奧林親自交給他的,而是通過奧莉婭交到奧蒙多手中的。」

「奧莉婭?」卡妙眉頭一皺道。

「奧莉婭不僅僅是這個奧蒙多的戀人吧?」紫鏡開口道。

「是的,奧莉婭是奧林的兒媳婦。」卡妙說道。

「這麼說這個奧莉婭很有可能就是中間消息傳遞人的角色!」紫鏡分析道。

「馬上監控奧莉婭,全面調查她所有的關係!」紫鏡下令道,「還有查一下盒子里是什麼東西,秘密的調查,不可暴露目標!」

「奧林的兒子奧科斯在軍隊服役,常年不在家,而他的妻子早喪,奧林與奧莉婭的關係有些曖昧,但是這只是傳言,沒有得到證實。」

「奧林這個無恥的敗類!」卡妙接到這個調查報告,氣的他破口大罵一聲,雖然報告上所寫沒有證實,但恐怕事實上是**不離十了!

夕陽西下,這一天時間又要快過去了。

「長老,奧林回家了,要不要聽一下!」突然負責竊聽奧林的矮人稟告道。

「擴音器,錄音同步!」卡妙連忙道。

「莉婭,我回來了。」奧林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情意傳了過來。

「爸,我給您燙了十鈞酒,還有些滷肉,您吃飯吧。」奧莉婭甜甜的嗓音響起。

「來,過來陪爸喝!」一陣桌椅挪動的聲音傳了過來。

「爸,您別這樣,科斯不在家。」奧莉婭略帶驚慌的聲音響起。

「哎,科斯在家,那輪到你爸呀,莉婭,還不快點過來,爸有幾天沒跟你好好說話了。」奧林的笑聲響起。

「爸,你不能,科斯要是知道了,他會……」

「知道了又能怎樣,你以為他真的是我的兒子嗎?」

好像是掙扎的聲音,接著又是粗重的喘息聲,以下省略了不少yin詞浪調……

這等床戲聽的這卡妙老族長是面紅耳赤,「這個奧林居然做出如此醜事,簡直就是我們矮人之中的敗類!」

「來人,把奧林給我抓起來!」卡妙激動的下令道。

「慢,以夫妻吵架的名義抓奧蒙多!」紫鏡直接打斷了卡妙下令道。

「長老?」一群矮人手下不知道該聽誰的。

「聽鏡夫人的,還不快去!」卡妙也就是一時氣憤,抓奧林最多就是一樁醜聞,但是抓奧蒙多,那就可以通過奧林與奧莉婭的關係敲開他的嘴!

奧蒙多之所以這麼做,估計全都是為了奧莉婭,如果讓他知道自己心愛的女人跟自己的公公搞在一起的話,那會是個什麼樣的打擊,如此仇恨,不愁他不說實話!

就在奧蒙多以夫妻吵架的名義被從家中帶走之後,得知消息的奧林從家中出來,急往卡巴洛韋的貼身侍衛隊長卡巴斯基的家中。

這一招叫做打草驚蛇,用矮人王的侍衛隊去抓一對吵架的矮人夫妻,這看似是有點大材小用了,其實就是個給一些人一個信號,心中有鬼的自然就會被驚動了。

「奧林,這麼晚了,你不在家睡覺,跑我這裡來幹什麼?」卡巴斯基一見到慌慌張張的奧林,先是一驚,然後訓斥一聲道。

「奧蒙多剛才被陛下的侍衛隊帶走了!」奧林驚恐的四下張望,然後才對卡巴斯基說道。

「什麼,奧蒙多被抓走了?」卡巴斯基頓時腦門出汗,整個行動中,奧蒙多可是一個承上啟下的人物,他知道的東西不少,萬一說出去,這可就全完了。

「奧蒙多跟老婆吵架,也不知道怎麼就被陛下的侍衛隊知道了,跑過來就將人給帶走了!」奧林擔憂的不得了道。

「就奧蒙多一個人嗎?」

「不,連他老婆一塊帶走了!」

「陛下怎麼會管一件小小的夫妻吵架的事情呢?」卡巴斯基懷疑的說道。

「誰說不是呢,所以我擔心這裡面會不會有什麼事兒,所以來找你商量!」奧林趕緊的說道。

「你給我看好了奧莉婭,前往不能讓她胡說什麼,奧蒙多雖然知道不少,可也並不多,反正沒有直接證據,並不能證明什麼的。」卡巴斯基想了一會兒說道。

「放心,奧莉婭不會亂說話的,這一點我可以保證!」奧林頗為自得的一笑道。

「你給我悠著點,你兒子要是知道了,你可吃不了兜著走!」卡巴斯基警告道。

「那小子根本就不是我兒子,也不知道那死去的臭婆娘跟那個野男人生的,一點都不像我!」奧林恨恨的說道。

「回去吧,沒事不要往我家裡跑。」卡巴斯基送客道。

奧林回到了家中,等待的確實跟奧蒙多同樣的待遇,不過這回是無聲無息的就給帶走了。

審訊的事情紫鏡不好越俎代庖,不過事先教會了卡妙怎麼做,只要不是太笨,那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問題。

「奧蒙多,知道請你來是為了什麼事情嗎?」卡妙冷笑的問道。

「知道,我打了那賤女人唄!」奧蒙多耷拉著腦袋說道。

「我看你的酒是沒有喝醒醒吧?」卡妙手一招,兩名強壯的矮人將奧蒙多夾了起來,鎖上鐐銬,懸在半空之中,然後就是兩桶冰水從頭一直澆到腳。

奧蒙多被冰水這麼一激,一個激靈,渾身直打哆嗦,牙關居然還這麼一咬,死活都不開口。 能夠讓蘇沐如此震驚的電話號碼當然是有說法的,實際上蘇沐在看到的第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分明就是商庭留給自己的那個。早就烙印在蘇沐腦海中的這串數字,要多清楚有多清楚。

只是為什麼商爺爺的電話號碼,陳家老佛爺會知道那?

「老佛爺,這是怎麼回事?」蘇沐問道。

「你要是想知道的話,現在就打過去吧,那邊應該是在等著的。」陳家老佛爺說道。

「好!」蘇沐倒不是不相信老佛爺,實在是因為心中十分好奇。

醫見鍾情 蘇沐倒是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所謂的電話號碼是陳家想辦法從自己的通話記錄中找到的。如果說真的要只是這樣的話,陳家老佛爺敢讓自己打電話嗎?

很短的時間內,那邊便接通。

「蘇沐嗎?」商庭問道。

「商爺爺,您怎麼知道是我的。」蘇沐吃驚著問道。

「我一直在等著你的電話,你說我能夠不知道是你的嗎?行了,廢話不用多說,陳家這個小妮兒和我還是有點淵源的,你如果說可以的話,就幫助她將病治下。」商庭說道。

「是,我知道了,我會儘力而為的。」蘇沐說道。

有著商庭的這話在,蘇沐當然不敢有著什麼遲疑,隨著蘇沐將手機再次遞給陳家老佛爺后,那邊的商庭溫和著道:「有著蘇沐在,你的病應該不會有著什麼問題。蘇沐是我的關門弟子。在醫術上面的研究,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就算是我,面對著你的病都不敢說能夠治好,但他卻能。所以安心的讓他治病就是,其餘的事情等到你治好病再說。」

「是。」老佛爺柔聲道。

這兩個人之間肯定有關係。

蘇沐幾乎是想都不用想,就在心底斷然道。只不過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蘇沐是不知道的,也不會去猜測,甚至是不會動用官榜去窺探的。有些事情有些**。只有藏著才是最好的。一味的全都翻出來。這對蘇沐並不會有著多大的好處不說,反而會讓他感覺到有些疲憊。

「現在咱們可以了吧?」老佛爺說道。

「當然。」蘇沐笑道。

佛堂之中,隨著陳紅頂開始向裡面搬過來玉石后,就只剩下蘇沐和老佛爺兩個人。屬於蘇沐的治療時間開始。沒有誰知道蘇沐到底是怎麼治療的。但卻知道現在是不能夠干擾的。

就算是西醫動手術的時候。都是要保持著必須的安靜,更何況是中醫這種更為注重這種事情的醫術。

佛堂之外。

從蘇沐開始動手治療那刻開始,陳青祖和陳紅頂。還有第五貝殼,以及陳家的嫡系子弟全都在外面等候著。除卻陳青祖外,其餘人都不知道蘇沐是誰,也根本不相信像是蘇沐這樣的人,在這樣的年紀竟然前來治療老佛爺。真的不知道陳青祖這個家主是如何想的,難道他不知道這樣做真的是在賭博嗎?

如果說是其餘的事情都好說,但偏偏就是這樣的事情,你讓他們如何能夠面對?

「真的行嗎?」

「我哪裡知道?」

「不然咱們還是去米國吧。」

……

當這種竊竊私語聲開始響起來的時候,陳青祖微微皺眉,想要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難道他們不是在關心著老佛爺嗎?他們也是這樣,真的因為這種事情就呵斥著他們,實在是沒有必要。再說在蘇沐沒有真正從裡面走出來之前,陳青祖的心底也是遲疑著的。

想要相信和真正相信還是有著區別的。

希望蘇沐真的是有辦法吧。

「姐,你說咱們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地道那?」陳紅頂低聲道。

「什麼不地道?」第五貝殼皺眉道。

「你說咱們剛到這裡,都還沒有歇歇腳那,就讓蘇沐直接過去給老佛爺看病。最開始說的是想著讓蘇沐給看下就成,誰想現在變成了治病。你說蘇沐也真夠行的,不歇歇就開始。」陳紅頂說道。

第五貝殼盯著陳紅頂,眼神中露出一種玩味。

就是這樣的眼神,讓陳紅頂的心理防線開始崩潰起來,想要轉身躲避開來的時候,誰想到第五貝殼嘴裡面所出來的話,讓陳紅頂不敢相信的瞪大雙眼。

「姐,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知道你心底那些小心思,無非就是想要說,蘇沐累的不行,為了老佛爺肯定還會更累。所以你想要帶著他出去放鬆下,是不是這個意思?」第五貝殼問道。

「是的。」陳紅頂嘿嘿道。

「就知道你會這樣想。」第五貝殼稍作沉吟道:「帶著蘇沐出去放鬆下,不是不行。畢竟來到港島,要是不好好的觀光下的話,是真的會有遺憾的。但你要知道規矩,明白蘇沐的身份,他那樣的人,是不可能會出現在那種聲色犬馬的場所。真的要是好心辦了壞事,到時候你就裡外不是人了。」

「我知道,姐,你說的我都知道,放心吧,絕對不會去那些髒亂之地的。」陳紅頂笑著道。

「等著吧,希望老佛爺能夠安然無恙,希望蘇沐能夠成功。」第五貝殼說道。

所有人都在等著。

就在這樣的等待中,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著,轉眼間,這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鐘。蘇沐從進入佛堂到現在為止,已經是整整兩個小時沒有露面。就算是蘇沐能夠撐得住,老佛爺能夠撐住嗎?

再說蘇沐到底是怎麼治病的?

佛堂之內是沒有任何醫療器械的,就算蘇沐是所謂的中醫,那又如何?最起碼中醫該有的藥箱,你應該有的吧?就連藥箱你都沒有,你到底是不是在裡面招搖撞騙?

就在所有人都快要按捺不住的時候,佛堂的門總算是打開。

只不過這時候開門的竟然不是蘇沐,而是老佛爺。和最開始相比,這時候的她,瞧上去精神明顯是好出許多不說,最為重要的是,她臉上那種激動的神情是溢於言表的。

「媽,您感覺怎麼樣?」陳青祖趕緊問道。

「我沒事,我很好,我的病都好了。」老佛爺激動著道。

「太好了。」陳青祖興奮道。

「老佛爺,蘇沐那?」第五貝殼急聲問道。

「是啊,蘇沐那?」陳紅頂也趕緊問道。

總算是有點良心。

老佛爺心底這樣想著,知道你們是為我好,但你們要知道是誰將我的病治好的。你們不知道,我可是清楚的很,為了將我的病治好,蘇沐到底是付出了多少精力。

和商庭關係匪淺的老佛爺,當然知道蘇沐這樣幫著她治病,那是會消耗掉精力的。而這些精力不是說吃幾頓飯就能夠練成的,所以老佛爺儘管說能夠理解陳青祖他們的激動,卻也會想著。如果他們不主動詢問蘇沐怎麼樣了,就實在是沒有家教。

「蘇沐現在睡著了,你們誰都不要驚擾他。為了治好我的病,蘇沐真的是勞心勞力。就讓他在這佛堂中暫時休息,青祖,安排人在這裡守著,我要去洗個澡,晚飯我要和蘇沐一起吃。」老佛爺說道。

「是。」陳青祖恭聲道。

安排人留在這裡守著是很容易的,但就在陳青祖想要安排別人的時候,第五貝殼和陳紅頂卻是自告奮勇的留下來。蘇沐是跟隨著他們過來的,人家為了老佛爺而如此疲憊,他們怎麼能夠一走了之?

「那好,你們就留在這裡。」陳青祖想了下說道。

佛堂之內。

蘇沐真的就是在這裡睡了,確切的說是處於一種修鍊的睡眠中。這時候的蘇沐因為官榜能量的釋放,整個人是有種虛脫的感覺。像是這樣的虛脫已經好久沒有出現過,但在這裡卻是再次出現。

原因很簡單,老佛爺的病有點棘手。

難怪其餘人都是沒有辦法治好,像是她這樣的病,除非是遇到蘇沐,不然靠著那些所謂的西醫醫術,是沒有可能會成功的。

也幸好陳紅頂他們準備的玉石份量是夠足的,否則中途要是沒有了玉石補充能量,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黃昏時分。

蘇沐總算是從睡眠中清醒過來,每次虛脫之後的充足睡眠是必須的。只有靠著這樣的方式,蘇沐才能夠將超支的精力給補充回來。否則真的要是持續下去的話,蘇沐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