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好濃郁的弒血之意!這塊殘片,至少價值兩萬塊神石!」

董闊、冥族女子還有雷族青年,眼中都是露出了抹喜色。

站在一旁的戰小仙,則是冷哼一聲,心中不斷詛咒,易峰大師看走眼,等會的兩個殘片,沒有什麼寶物。

只不過,結局必然要令她失望了。

易峰大師再度出手,左手托著一團漆黑火焰,右手拖著一團暴風冰雪,同時打入了另外兩個殘片之中。

剎那之間,另外兩個流轉靈光的殘片,爆發出來了璀璨的光芒。

只見到一股濃濃的火焰之意,還有一股磅礴浩瀚的冰雪之意,齊齊衝去,彷彿演化出來了一個火焰空間,一個冰雪空間,兩者之間,互相交融,變作了冰火世界。

「好濃的火焰之意!好可怕的冰雪之意!更為關鍵的是,這兩張殘片配合起來,冰火交融,意境再度攀升!這兩塊殘片的價值,至少相當於六萬塊神石啊!」

董闊三人,臉色都是大喜。

三塊殘片,都是寶物,一共價值八萬塊神石。

再除去購買殘片所耗費的三萬塊神石,直接凈賺五萬塊神石。

「戰小仙,現在輪到你們了!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們耗費了十五萬塊神石,購買所得到的殘片,能夠價值多少!」

董闊三人回過神來,齊刷刷看向了戰小仙和秦南,眼神之中,充滿了輕蔑。

易峰大師神色則是淡然,那塊殘片他已經看透,雖然價值極高,但是這場對賭之中,秦南是輸定了。

饒是戰小仙,此時也緊張起來,畢竟買這三塊殘片,耗費了足足十五萬神石啊。

「那今天就讓你看看。」

秦南淡淡說道,戰神左瞳運轉,直接抬起右臂,屈指彈出了一絲刀意,擊在了那塊殘片之上。

整個泛著靈氣的殘片,像是被這刀意,去掉了一層外殼,一股浩瀚的靈氣,頓時朝著四周,席捲開來。

「出現寶物了!」

惡魔CEO,別追我 戰小仙瞪直了眼睛。

「切,雖然這股靈氣濃厚,但是頂多價值一萬五千塊神石罷了,就算你的另外兩塊殘片,都價值五萬塊神石,你們還是——」

董闊三人,都是面露不屑,然而他們說到一半,秦南再度出手了。

他右手上的刀意,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縷崩滅之意,射在了殘片之上。

一道道噼里啪啦的炸響聲,從殘片上響起,整塊殘片猶如脫胎換骨一般,綻放出來了一縷縷金色的靈光,將整個包廂,都照耀成為了金色世界。

「開!」

秦南手上的動作不停,一拳轟出,崩滅之意,斷天刀意,融合一起,化作了崩滅拳意。

砰。

整個殘片,驀然一炸。

那綻放出來的無數金光,竟是瞬息之間,聚攏起來,化作了一尊高有三丈,身披鎧甲,手持長槍的金色身影,一股股無形的霸氣,席捲開來,令得在場眾人,皆是心神震動。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好強大的霸氣……好強大的氣息……光是這些來看,這塊殘片的價值,已經達到了足足十萬塊神石啊!」

董闊三人的眼中,都是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一塊殘片,價值十萬神石,這在整個凜然城,都極為少見。

尋常兩三年之中,恐怕就只會出現兩三個。

「不錯,這位道友瞳術果然厲害,能看出這塊殘片上的三重禁制。」

易峰大師微微頷首,不過讚賞過後,他卻又搖了搖頭。

如果董闊不漲價,秦南或許贏了,可是現在,開出了十萬價值的至寶,也無濟於事。

因為另外兩件殘片的寶物,加起來只值五千塊神石,秦南購買的三塊殘片加起來,都不夠開始花費的十五萬塊神石。

「段青,你果然好厲害!」

戰小仙則是又驚又喜。

「厲害?哈哈哈!戰小仙,你是不是沒腦子?我承認這位段青道友的瞳術很強,但是另外兩塊殘片,難道能夠價值十萬神石嗎?那根本不可能!我們這次的對賭,你們輸定了!」

董闊三人此時回過神來,他們的臉上,沒有了絲毫的詫異,反而嘴角勾起了抹譏笑!

戰小仙原本驚喜的表情,頓時凝固!

董闊說的沒錯啊,另外兩塊殘片,絕無可能是總共價值十萬神石的寶物!

他們這次敗了!

「董少主好眼力,另外兩塊殘片,確實沒有達到十萬,而且另外兩塊殘片的價值,僅僅價值五千塊神石罷了!」

秦南淡淡笑道。

「原來只是價值五千塊神石啊,看來我們還太高看——」

董闊三人聞言一怔,隨後準備再度開口嘲諷。

唯有易峰大師,眼中露出了抹疑惑。

因為秦南的神色,實在是太淡定了,難道這裡面,還有什麼玄機?

「雖然另外兩塊殘片沒有價值,但是誰告訴你們,這塊殘片,僅僅價值十萬塊神石?」

秦南語出驚人道。

董闊三人還有易峰大師、戰小仙都是身軀一震。

只見到,秦南身形一閃,來到這殘片之上,手掌徑直拍下,從他掌心之中,一道道的鴻蒙之氣,源源不斷,灌入其中。

這塊殘片,雖然來歷驚人,但的確只有三重禁制,解開三重禁制之後,就是它最為強大的一面。

可是,秦南體內,還剩餘一些鴻蒙之氣。

在很久之前,他體內的混沌之氣,就可以修復殘片,他曾經還靠著修復殘片這個威能,賺取了黑龍拍賣會的財富,並且還引爆了那些法寶。

混沌之氣可以,那麼身為更高一級的鴻蒙之氣,自然更加可以。

雖然在中州的時候,秦南的鴻蒙之氣,只是派上了一點點的用場,但是現在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

果不其然,在那一縷縷鴻蒙之氣灌入之後,整個站立的金色身影,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道道深邃驚人的黑光,從金色身影身上,綻放開來。

一股股的鬼神之意,席捲而出。

這金色身影,竟是鬼神虛影。

「這……」

易峰大師瞪大了眼睛,滿臉駭然,根本不曾想到,這塊殘片竟然還有這等變化。

然而,這一切還遠遠沒有結束。

從那殘片之上,爆發出來了一股驚人的吸力,將四周的數百塊殘片,瞬間吸入了其中。

整個殘片上的黑光,再度瘋狂暴漲。

轟!轟!轟!

一連九道驚天炸響,在整個廂房內響起!

一尊又一尊的身影,同時懸浮而出,站立天地,散發出來了恐怖的鬼神之意!

鬼神虛影,不僅僅只有一個,而是有著足足十個!

吼!

這一剎那,十大鬼神虛影,彷彿若有所感,抬起頭來,對著虛空,竟是發出了一聲驚人咆哮!

諾大的金飛殿,在這一剎那,劇烈搖晃,光芒閃爍,好像這道吼聲,要將整個大殿震塌! 簡依依態度誠懇,又主動承認錯誤,李芸美聽了不禁回過頭來看她。

這個年紀的女孩氣性大,忘性也大,事情過去這麼久了,同學們都不再提了,李芸美其實也沒有之前那麼生氣了。

不然她根本不會讓簡依依進門。

她自己也是在給自己找個台階下,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閨蜜,事後想想,還是有些捨不得。

眼下簡依依放低了姿態跟她道歉,李芸美剛好順著台階下來,只見她盯著簡依依看了兩秒,才佯裝不情願的開口道:「那禮物呢?」

簡依依一聽,頓時笑了,連忙伸手拉住李芸美的手:「帶了帶了,去澳門第一天就給你買好了。」

「這還差不多!」李芸美這才有了笑模樣。

簡依依當下往李芸美身旁靠了靠,一臉歉意的道:「一直想找個機會給你解釋,小美,我當時並不是故意騙你,是我自己誤會了一些事,說到底,都是我的錯。」

李芸美氣已經消了,聞言不禁我這簡依依的手道:「算了依依,都過去了,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不該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給你難堪。」

https://tw.95zongcai.com/zc/54082/ 簡依依本想把鋼筆的事情解釋給李芸美聽,但是眼下看李芸美的態度,似是已經完全沒事了。

心下暗暗呼出一口氣,簡依依笑著點了點頭:「你不生氣了就好,那我們下去吃飯吧。」

兩人至此將之前的事兒揭過,和好如初。

飯後,喬淑儀和劉春霞在廚房裡收拾,簡依依和李芸美則上了樓去玩。

簡長生和李強則在客廳喝茶聊天。

「聽說你在之前的拍賣會上栽了跟頭?」李強看著簡長生,笑著打趣。

簡長生喝茶的動作一頓,無奈道:「都傳到你耳朵里去了?」

李強是做貿易的,公司並未涉及地產業。

「白雲市的地產圈子就這麼大,有一次應酬的時候聽別人提起來的,當時我還楞了一下,但簡氏白雲市也沒有第二個了。」李強道。

簡長生也沒否認,只嘆:「這些人吶,都想看簡氏的笑話,拍賣會有失有得多正常的事兒,到了簡氏這就成了栽跟頭,太小題大做了!」

簡氏是白雲市地產界龍頭,多少雙眼睛都等著看簡氏的笑話,不過是一次拍賣會錯失兩塊地皮而已,就被有些小心拿來做文章,其實簡長生自己早就忘了這茬了。

話落,只見簡長生抬眼看了一眼廚房的方向,而後突然正了神色,壓低聲音對著李強道:「我前一陣看見梅子了。」

李強聞言,抽煙的動作一頓,繼而蹙起眉頭,驚到:「你也看見了?」

簡長生聽李強的語氣也是一愣,當即反問:「你也看見了?」

兩人對視半晌,而後又同時抬頭看向廚房。

李強又壓低聲音,一臉正色的看著簡長生問:「淑儀知道嗎?」

簡長生搖頭:「怎麼可能讓她知道。」

「那就好。」李強舒出一口氣,開口叮囑:「你現在可是有婦之夫,還有孩子,別想那沒用的了。」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驚人身份

「這是什麼動靜?」

「好可怕的氣息,是從頂樓傳來的!」

「我剛才聽小廝說,頂樓中戰族弟子,和冥族、雷族還有董少主正在對賭殘片!」

「難道這是殘片打開的異象?」

「什麼?殘片打開的異象?那這是何等級別的殘片啊?」

金飛殿上上下下,正在參與賭圖、賭石、賭殘片等等的修士們,都紛紛被震動,眼神之中,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如果不是金飛殿頂層,他們沒有資格上去,他們恐怕早就趕去,一睹真況。

與此同時,第七層,廂房之中。

易峰大師、董闊、冥族女子、雷族男子以及戰小仙五人,看著這懸浮而起的十尊鬼神,滿臉震撼。

剛才那道咆哮,彷彿吼入了他們的心靈。

因為這一幕,來的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光是這十尊鬼神,我想這塊殘片,至少價值二十五萬神石吧?」

秦南朝著董闊看去,氣勢瞬間變化,如同利劍一般。

既然你董闊,喜歡仗勢欺人,那現在在這鐵一般的事實之下,繼續仗勢欺人看看?

富豪從西班牙開始 「不。」易峰大師回過神來,雙目中露出了濃濃的異色,道:「這十尊鬼神,和神榜之上,排名前兩百的一位大帝巨頭有所關聯,哪怕是賣三十萬神石,也絕對有人要。」

「董少主,你們三個人應該聽清楚了吧?現在誰輸誰贏?」

秦南聲音宛如雷霆般落下。

董闊、冥族女子、雷族青年,三人都是被震醒過來,根本不敢與秦南的目光對視,只感覺臉如火燒,渾身不自在,恨不得找個地方鑽進去。

他們輸了,而且還是輸的一敗塗地。

要知道,他們剛開始,可是多般刁難,屢屢開口嘲諷。

如果今天發生的事情,傳了出去,都不用去猜,必然會被無數人無情嘲笑。

「贏了!贏了!段青,你實在是太棒了!」戰小仙興奮的滿臉通紅,立刻扭頭看向董闊三人,道:「你們三人怎麼不繼續囂張了啊?你們不是說輸定了嗎?你們不是嘲諷戰族嗎?但是現在呢?你們……」

戰小仙彷彿就開啟了戰鬥模式,各種各樣犀利的語言全部爆發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