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63章;塵埃落定這陰森黑袍老者的身份,不言而喻了,赫然就是黑天教教主了。黑天教也是古代大教,類似於黑天教教主這樣的存在,在天州之上,也可以稱之為教主級強者,這樣的存在,境界起碼也是邁入了大…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64章;窺視接壤而來太初仙光!這四個字,從那蒼雷掌教口中發出的一霎那,全場既是掀起了一片的嘈雜議論,震撼不休聲。

「不可能吧。傳說中的

「太初仙光」,那是開天闢地之時衍生出的大道神華,還有…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65章;太初仙光!「古代源石,不是長生物質嗎?」蕭塵疑惑的道:「那

「太初仙光」,亦是傳說中的天地神物。被封存在那古代源石里,應該不會一放出來,就化為虛無,煙消雲散吧。」蕭塵有著這樣的…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66章;醜陋!「諸位道友,東蒼廢墟乃是十萬年前形成,一直都是這東蒼域上,廣為人知的大凶之地。同樣的,在這東蒼廢墟內,也孕育殘存著許許多多的機緣造化。如今在這東蒼廢墟內升起的波瀾異象,可謂是千古難…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67章;東蒼廢墟前!目前聚集在東蒼廢墟前的這幾千名修士,修為層次參差不齊,一眼看去,有人處於金丹境層次,還有人屹立在道一境,化龍境級別,有著那麼寥寥無幾的存在,散發出的龐大晦澀氣機,應該是法相境層次。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68章;谷外谷外,教主級巨頭滿布,還有一些偉岸身影,雖不是一教之主,聲名顯赫,卻也是有著通天斐然的修為道行。

可以說,如今在這山谷外的修士,大致可以視為兩種,一種是站在那谷口外,止步不前,一言不…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69章;駐足不前的大人物們!「不知道友有何提議?」有大人物問道。衣袍獵獵,坐在那古代瑞禽背上的天權聖地太上長老,捻著三尺鬍鬚,一舉一動尤為脫塵超凡的模樣,笑著回道:「盤踞在這谷內的那一批鬼將…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70章;天權王鼎!先天聖器——天權王鼎一出,萬古成空,日月無華,就連這一片天地時空,彷彿都是陷入到了一種靜止禁錮之中。

轉動烙印在那天權王鼎表面的層層大道符號,無量神光道紋,不停的闡釋出一種橫壓宇宙,…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71章;鬼將大軍!「再來!」谷內跑出的鬼將,加起來足有六百多尊。這一下子抹殺了數十尊,根本算不得什麼。

只看那天權聖地十三長老,捏動法印,傾盡全力的推動著

「天權王鼎」。…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72章;古銅棺槨「轟隆隆」天地一片混沌,日月一片無光。那雄偉教主巨頭的修為,可謂是宇內蓋世,登峰造極,他這含怒一擊之下,宣洩出的那一股力量毀滅,也就可想而知的莫測恢弘,崩天裂地了。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73章;女子端木柔!紅衣絕美女子的聲音不大,但卻清清楚楚的傳入到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東蒼廢墟,是十萬年前形成的。當時在這一片大地上,最為鼎盛輝煌的勢力,當屬那古代大教天蒼教…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74章;端木柔修鍊之輩,莫不是歷經殺伐,身經百戰,如若不是這般,也就不可能一步步的突破枷鎖,屹立絕巔!

因此,見到那血肉橫飛,骨斷筋折的畫面,在場諸多修士並沒有覺得有什麼驚恐與震撼,可要知道,此刻…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75章;恐怖的端木柔「這裡只怕是要淪為一片廢土荒蕪了。」見到天權聖地十三長老,祭出那

「天權王鼎」,一副要與在場諸多大人物,一起祭煉

「先天聖器」,鎮壓那端木柔的畫面。蕭塵的第一反應,那就是離開這…

《我有一具大帝分身》第376章;隕仙嶺,再生變故! 漆黑的夜,一輛馬車從一個小門駛出,兜兜轉轉,來到了後門。

車停了。

從車上下來一個人。

「嗑嗑嗑~」那人走到門前,極有規律的敲了三下。

「咿呀~」門開了。

「芝芝姑娘,在下即刻就要返鄉了,你,可願意跟我走?」門外的人向門裡的人作了個輯,輕聲問道。

「公子,奴家父母怕是不允的。」嬌嬌軟軟的聲音響起。

「無妨,只要姑娘願意,在下定會待姑娘極好的。」

「公子自重!」手忽然被抓住,門裡的人兒似是嚇了一跳,忙把手抽出來。下意識的就要把門關上,門外的人似有感應,忙把即將合上的門推開。

「芝芝姑娘,在下心儀姑娘良久,唐突了姑娘,姑娘莫怪!」

那姑娘似是有些心軟,又將即將合上的門拉開了些。

「姑娘,在下對姑娘的心意青天可鑒,日月可表,在下,在下思念姑娘,日不能寐夜不能寢,食之無味,日漸消瘦,還望姑娘能成全在下的一片痴心,跟我走可好?」那人看著門又打開了,即刻表白道。

「公子,公子……」聽那聲音,似乎害羞極了。

「芝芝姑娘,你的手真軟~」那人似乎又抓到了門裡那姑娘的手。

「啊!」一聲驚慌失措的聲音,讓人的心又提了提。

「芝芝姑娘,你真香~」那人抓著姑娘的手,一把將人扯到懷裡來,低頭,將頭擱在姑娘的肩膀上,嗅了嗅感嘆道。

「公子,奴家,奴家……」

「別公子公子了,叫我玉郎,我喜歡聽你叫我。」

腰上被擼了一把,姑娘驚呼一聲,「玉,玉,玉郎。」

「芝芝,跟我走吧,我定會待你極好的!」

「公,玉郎,奴家,奴家捨不得父母親。」

「不怕的,乖~我的父母就是你的父母,芝芝,你就從了我吧!」說著,就要把人往馬車裡送。

「艹!哪裡來得登徒子,要來拐走我們雪域的漂亮小姐!」遂不及防的,忽然冒出一個人來。那人一身的黑衣,手上持著一柄劍。遮臉的黑布耷拉著掛在脖子上。露出一張好看的臉,臉上的稚氣未退,一臉的憤怒像。

「芝芝,把面紗帶上!」說著,在那姑娘臉上重重的親了一下,才放開懷裡的人。

那敲門的人,不知從哪兒,也抽出了一柄劍,說時遲那時快,兩個人就那麼打了起來。

「公子小心~」那姑娘慌忙帶上面紗,急急的人跑了過來,驚呼道。

一時間,只聽到兵器互撞的聲音。

一直安靜如雞的馬車忽然有了動靜,門帘子被掀起了一個角,露出個顆小小的腦袋。

「阿姐,時辰不早了,你讓大哥別玩了,錯過時辰,城門要關了。」說完,又把小腦袋瓜縮了回去。

「好嘛╮(﹀_﹀)╭」姑娘無奈的攤了攤手。

看著不遠處發的不可開交的兩個人,表示,想抓把瓜子慢慢啃著看戲。

姑娘身邊忽然多了個人,感覺到異樣,抬頭看了看,「天叔。」小姑娘甜甜的叫人。來人點了點頭應聲嗯,就看著前方打架的倆人。

「少爺贏了。」叫天叔的人,看了一會兒,說道。果然,沒多久打架的倆人就分開了。

「芝芝,上車!」 宋元二十一年秋

西北大戰,雪域強勢出擊,擊退了侵犯國土的敵軍,三皇子率百萬雄獅凱旋,班師回朝。據聞,九月十六日將抵達京都面聖。

丞相府

丞相姓江名承銘,祖籍淮陽,乃淮陽四大世家之首的江家家主,育有六子一女。長子江玉樹,長女江芝蘭,次子江玉臨,三子江玉津,四子江玉承,五子江玉灃,六子江玉靳。妻陸靜瑤,平安侯之女。妾童蘇華,育有一子,據傳,在家主母懷孕八月後算計家主母落水導致家主母早產,后,在其生下幼子后被賜死。

據傳,家主母生了一對死胎,江丞相的長子是抱養的,也有的說,江丞相的夫人在生產時得高人相助,順利產下一雙龍鳳胎。據傳,丞相二子乃庶出,是妾生子,在賜死小妾后很是苛待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庶齣子。在庶子四歲那年記名在家主母名下養活。

當然了,都是傳聞,真真假假的也沒個准信。

大廳內,小姑娘拉著小少年的衣擺,緊張的看著坐在堂上的親爹,赫然就是雪域的丞相大人。丞相大人捧著茶杯,一手捏著茶杯蓋輕輕撥弄著茶水,小酌一口,掀了下眼皮,淡定的將茶杯放在桌上。

「你們要回老家?誰的主意,說吧。」那神情,簡直就是在說,你們這點花花腸子我還不知道?

「是我的主意!」兄妹倆爭先恐後的齊聲道。

「阿爹,是我的主意。」小姑娘扯了下少年的衣擺,咬了咬下唇,垂著眼瞼輕聲道。

嚴格來說,是兩個人的想法都一樣,一拍即合了。不負雙胞胎之名,簡直就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噢?向來愛熱鬧的你們,不謀划著怎麼偷溜出府去看凱旋歸來的英雄,竟然要回老家去,沒點不可說的想法,我可不信→_→」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么?

「前幾天,我夢到芝芝拿著先皇御賜的鐵血丹書,求到殿前,求賜婚三皇子了。」小少年看著小姑娘,揉了揉小姑娘的頭頂,嘴角帶笑,沒給老爹一個眼神的說道。

雖然說是夢,但是一旦關係到小姑娘,即使是夢,也十分重視。自家妹子是什麼人,自己門清的,為了一個男人,做到這種背叛家門的事兒,確實覺得不可思議,畢竟小姑娘不像是那樣的人啊!可知道是一回事,卻萬萬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嗤,鐵血丹書啊,你還真敢想!」丞相大人抓起茶杯又重重的往桌上「砰!」的一聲又放下。

「就因為遠遠的看了一眼?」丞相大人著實不願意相信,那是自己閨女會幹的事。

「嗯,一見鍾情了。後來你們這幫老傢伙不是不同意么?後來在人家三皇子府內住了一年半載的,最後成了人家的側妃。」小少年淡淡的說。

丞相大人想了想,可以預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確實容易被三皇子那張臉迷惑到。點點頭,「回老家嘛,我允了。」

小姑娘和小少年對視一眼,齊聲道:「謝謝爹成全。」馬車從側門駛出,趕往後門。馬車停穩后,從車上下來一個少年,年方十二三歲的樣子。

車內坐著幾個少年,有睡覺的,有托腮的,有看書的。 緋聞前妻:總裁離婚請簽字 托腮的小少年看著看書的少年,問道:「二哥,大哥老跟阿姐這麼玩,真的好嗎?」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托腮的少年一副又來了的表情。

「好好歇著,其他的不用管。」少年翻了一頁書,目不斜視的答道。

《芝蘭玉樹千飛羽》第3章戲精宋元二十五年三皇子領兵打仗,勝利班師回朝途中中了敵軍埋伏,生命垂危。

同年五月,太子向國主請命,取消與大將軍嫡女鳳千羽的婚約,稱,將軍嫡女命貴,可與三皇子締結婚約沖喜,或可將三皇子喚醒病癒。

大田園 國主猶豫片刻,連下兩道聖旨,一為取消太子與鳳千羽之婚約,二為賜婚三皇子與鳳千羽,三日內完婚。

《芝蘭玉樹千飛羽》第4章緣續今天沒有更新~

《芝蘭玉樹千飛羽》第5章救?不救?今天也沒有更新哦!

《芝蘭玉樹千飛羽》第6章恩肚子不舒服啊

《芝蘭玉樹千飛羽》第7章今天也沒有更新哦其實我只是偷懶了

《芝蘭玉樹千飛羽》第8章找啊

《芝蘭玉樹千飛羽》第9章江家 山是孤山,村是孤村。

孤山是山名,孤村則是這座村莊所處的境地。

村子叫做江臨村,然而這裡除了一座大山之外,方圓兩百里之內,都沒有一泓水域,更別說是江河了。

山有百丈高,如同一把劍,直插天空。山只有一座峰頭,光潔也如劍一般,一眼望過去方圓百里之內連一個凸起的山包也沒有。

然而山上樹木叢生,形成了方圓兩百里的幽深叢林。平日里,叢林只是寂寂。偶爾有飛鳥飛起,村子里的少年每每都會被吸引過去。

江臨村只有十幾戶人家,以務農為業。種出來的糧食有一半要上繳到三百裡外的黑雲城,剩下的勉強能夠村民過活。若是遇到天災年頭,活下去就成了天大的難題。

好在,江臨村還算風調雨順,基本沒有鬧過什麼災荒,就算外面旱災水災齊發,這裡也能保足收成。

只是這裡只有一條小道通向一百裡外的大江,其餘地方都是密林,林中藏有太多毒蛇猛獸,別說是凡人,就算是修行者也不敢闖入其中,否則連屍骨也不會剩下丁點。

這並不是駭人聽聞,而是無數人用自己的性命得出的結論,凡有不信邪闖入其中的,縱然是修行中人,修為通天的,也沒有一個人再出來過。

這裡太荒僻,平日里,村民通過一條小道與外界聯繫,定期到黑雲城置辦所需要的生活物什,一般一個月也就一次,畢竟每日忙在地里的人,沒有多少時間。

三百里距離,村裡人就算腳程夠快,一來一回就得六日。

這裡太過荒僻,外面的人很少進來。

而這裡有孤山兩百里叢林環繞,比外面安全得多,裡面的人也不想出去。當然,有些人家會嫁女兒出去,也有人娶外面人家的女兒。

一進一出,江臨村的人口竟然也維持在五六十人,幾百年,也不見多出人來,也是咄咄怪事。

這一日,天剛蒙蒙亮,村口的的大公雞就啼鳴不止,每當它開始叫喚之時,村民就該起床準備出山干農活了。

在村子最後,是一姓岳的人家,兩口子二十五六歲了,沒有自己的孩子,養著自己哥哥的兒子。

男的聲音十分粗渾,拎著一根竹條走向門外的草垛裡面。

啪!

男子手中的竹條重重地砸在一個孩子背上,他厲聲道:「死雀兒,還不快起來出山幹活,今天的飯還想不想吃了?要不是看著你了短命老爹是我哥哥的面子上,早就給你丟樹林裡面喂狼去了。」

孩子有十一二歲的樣子,乾瘦乾瘦的,膚色是古銅色,一看就是長期在太陽下幹活的結果。

孩子光著膀子,吃痛之後,立即翻身從草堆裡面爬起來,身上還粘著許多枯草葉子,他抱著頭,嘴裡慌忙道:「二叔,對不起,昨天我太累了,睡過頭了,我現在就去幹活。」

「太累了?你一天就割半畝地的麥子,還敢喊累?你不知道今年黑雲城要多分糧食?他們今年要分六成,多收的從你的口糧裡面扣?」

男子目光如同鷹隼,狠狠地盯著孩子,口中冷冷說道:「要不是因為你那短命老爹的關係,誰管你的死活,你就是一個倒霉孩子,誰沾上你誰倒霉。」

孩子已經習慣了他的打罵,早已不以為意,但是每當男子說到自己的父親是短命鬼,他就會怒不可遏。

現在他又聽到男子說自己的爹是短命鬼,頓時怒目圓睜,猛撲上去想要撕咬男子。

他的目光頓時從順從變得兇狠,身體瘦削得如同一匹餓狼。他身體雖然瘦削,但卻很有力氣,十個指頭如同鋼爪,狠狠地朝男子的臉上抓去。

男子頓時一凜,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自己這個侄子,平時任打任罵,無比順從,但是一說到他的父親,就會無比的狂躁。偏偏這孩子力氣還大的出奇,只十二歲,已經和成年人相差不多了。男子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十二歲大的孩子是怎麼擁有這麼大的力氣的。他心裡估摸著,再等一兩年,自己都要比不上自己這個侄子的力氣了。

房裡的女子穿好衣服,聽到屋外的動靜,頓時衝出門來,看見一大一小兩個男人正在廝打。小的那個像是雙腿盤樹,盤在自己的男人身上,兩隻手瘋狂地撓自己的男人都頭。

她順手照了一根棍子,繞到孩子背後,狠狠地一棍子敲在孩子的背後。孩子吃痛,從男子身上掉了下來。

女子還待繼續毆打孩子,嘴裡罵道:「你個小兔崽子,長大了是吧,居然敢打你二叔了,你爹就是一個短命鬼,你娘就是一個禍害,這個全江臨村都知道,你二叔哪裡說錯?」

孩子臉紅,女子說的他知道,因為自己的出生,自己的爹和娘都死了,本來風調雨順的江臨村因為自己的出生,變得天災頻頻,村子里的收成一年不如一年。這也是黑雲城今年要多分糧食的原因。

但是他不允許別人這麼說自己的爹娘,自己雖然從未見過爹娘長什麼樣,但是他們生養了自己,自己就要維護他們。

他心中一狠道:「我現在去找村長太爺,我要分田,我能養活我自己,以後不用你們管我。」

他衝出院門,朝村中間村長家奔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