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蕭元抬頭看去,見得那少年,正好十歲,那臉上的模樣,分明和自己有著些許相像。「是我的兒子?」

他看向章伯樂,又看向一旁的方纖纖。方纖纖也是連忙起身,跪下。「師哥,都是我的錯。」

蕭元皺了皺眉,眼前的變化連他都沒有想到過,他站起身,走出去又走回來,叉著腰。「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師兄別急,且聽二師兄慢慢說來。」小雷也道。

「好,你說。」蕭元指他道。

方纖纖挺身道:「還是我來說吧。當年,二師兄問,你的孩子為什麼自己不養,就算我可以幫你,最少他的姓名要姓蕭吧。」

寵婚練愛法則:早安,老公大人 「我說:蕭姓子孫被天獸詛咒,我害怕他們會遭遇和老師一樣的天劫,我又沒能力保護他們,所以。」

「原來如此,我想起來了,當日天獸被你二人炸開的時候,的確隱約留下一句話。極陰極陽,你已經成功激怒了我,我詛咒你二人,千秋萬代,必將永受天劫。」小雷突然道。

方纖纖看了一眼小雷。「沒錯,所以,為了他們的安全,我只能將他們交給二師兄。」

「原來如此,我好像想起來了,那日的最後一抹意識里,的確有這麼一道聲音。」蕭元回想了一會兒,那恐怖的爆炸中,那無盡邪惡的天獸聲音,至西方藏地高原而來。說完,他連忙扶起方纖纖。

章伯樂繼續道:「對,小師妹給了我一大筆錢,讓我蓋了現在的章府,並請了不少奶娘,讓他們長大。我先說天賜這孩子,這孩子從小驕奢慣了,天賦也是不錯,靈脈之身的他,沒有您的極陽之體這麼厲害,卻也是純陽之體,只是他心胸較窄,見不到他人比他強。就連他親妹妹薰兒也是。」蕭元看向天賜,微微皺眉。

章伯樂趕緊叫他:「還愣著做什麼,這位才是你的親爹。」

天賜嘟著嘴,陰著眼,看這位陌生人,最好還是哼了一聲。「爹。」

「那是你親娘。」又指向方纖纖道。

天賜又哼了一身。「娘。」方纖纖來到他身邊,慈和而愧疚的抱住他。「娘對不住你。」 田園醫妃千千歲 蕭元來到他身邊,摸了摸他的頭。

而天賜一臉漠然和冷淡。「從此以後,你就叫蕭天賜。什麼天劫,我們一起扛。」

「噢。」

章伯樂繼續道:「薰兒的血脈很強,極陰之體,而且我發現,她的那種極陰很詭異,貌似比小師妹的這種還要詭異。」

「如何詭異?」蕭元問道。

「她身體會散發毒氣,所有碰她的人,都會中毒。」章伯樂言簡意賅道。

「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蕭元和小雷對視了一眼,最後看方纖纖,道。

方纖纖不解搖頭。

「黃泉之體。」而小雷呢喃出聲。

「我和師兄曾在極陰之地無意中獲得一本殘卷,上面就記載了這麼一種極陰之體的變異體質。」小雷道。

「難道還有比極陰之體更加陰毒的體質?」葉知秋問道。

「對,黃泉之體。有句號是這樣說的:彼岸花開,黃泉路來。黃泉之體,一聲荼毒。善者孤獨終老,魔者塗炭生靈。」蕭元接道。

「什麼意思?」方纖纖不解。

章伯樂道:「我懂了,彼岸花,又稱惡魔的溫柔。傳說中自願投入地獄的花朵,被眾魔遣回,但仍徘徊於黃泉路上,眾魔不忍,遂同意讓她開在此路上,給離開人界的魂們一個指引與安慰。相傳彼岸花只開於黃泉,一般認為是只開在冥界三途河邊、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彼岸花如血一樣絢爛鮮紅,鋪滿通向地獄的路,且有花無葉,是冥界唯一的花。彼岸花香傳說有魔力,能喚起死者生前的記憶。在黃泉路上大批大批的開著這花,遠遠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鋪成的地毯,又因其紅得似火而被喻為「火照之路」,也是這長長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與色彩。當靈魂渡過忘川,便忘卻生前的種種,曾經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著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獄。」

「那又如何?」方纖纖也是突然明白了些,但她繼續問,證明她所解。

「黃泉之體就是那黃泉之路上的彼岸花轉世而來。彼岸花號稱能幫人忘記所有前世情緣,可沒人知道,所有人的情緣都被彼岸花給吸食起來了,也就是無盡生靈的無盡情緣,她都知道。」蕭元看著她道。

「也就是說,這黃泉彼岸花,正是借我之身轉世而出?」方纖纖驚人分析道。

「沒錯。」小雷道。

「可不管怎樣,她都是我女兒,今生今世,無論如何,我必護她周全。」方纖纖看了一眼蕭元,蕭元抓住了她的手,緊緊握住,表示贊同。

「人呢?」蕭元轉頭問章伯樂。

「原來如此,既然如此,這可不算是一種病。」章伯樂道。

「當然不算,而且是超越極陰的無上天賦。將來薰兒的力量無人可比。」小雷道。

「都怪我。」章伯樂突然狠狠的甩了自己一耳光,瞬間紅了一片。

「別這樣,我們還沒有好好謝謝你這些年對他們的養育之恩呢。」蕭元扶起他道。

「她在葯冥老怪那裡,那老頭會煉一種葯可以暫時控制薰兒的毒體。」

「胡說,黃泉之毒無人可解,除非他用另一種毒給薰兒吃,以毒攻毒。」小雷連忙道。

「黃泉之體雖然本來散發毒性,但她本身和我們並沒有多大區別,天天喂她吃毒,薰兒如何受得。」蕭元沉聲道。

蕭元又看了一眼蕭天賜的傷,一股柔和的曉陽之氣浮現,輕輕拍入,傷口便是緩緩的直接癒合而上。隨後,他和方纖纖拉起他,五兄弟一躍而下。

「走,我們去帶回你妹妹。」蕭元朗聲道,聲音回蕩,便是蕩氣迴腸! 大理城

旭日當空,普照著這座群山環繞的古城。

無數大大小小的古老樓房林立,攀附在這方土地上,密密麻麻的鱗次櫛比。大小街道錯雜相交,與一條條河流一起,組成蜿蜒如虯龍的通道。

大理城有條護城河,這條河極為幽深,以至於河面看起來都是黑色,河面波紋微盪,便是彷彿有十丈高深的水浪安博洶湧。

大理城北端,此地正是護城河,護城河散發的黑色氣息,徐徐飄上空中,看起來竟然是如同火焰氣息一般散發著一股魔力,那股氣息讓人感到兇惡,恐懼。有傳言,大理護城河下,睡著一頭巨龍,而這所有的河息便是龍息,是這龍世世代代的守護著大理城不受敵人侵害。

天空高處,碧藍中有一重美妙白雲安靜靜漂浮,突然有颶風席捲,便是毫無抵抗的吹散而去。但風雲變幻,雲兒們又漸漸籠絡到一起……

天空下,幽暗護城河上,是一條街,街上喧囂一片,有賣布的,有賣小吃的。

「賣布啦,賣布啦!八塊靈幣一尺啊。」

「冰糖葫蘆!」

「紅豆沙,紅豆沙!」

一個穿著華服小孩的兩歲小孩抱著一人的褲腳,是扛著冰糖葫蘆棍的老漢。她眼淚汪汪的回頭望,是一個雍容華貴的少婦。「娘親,我要。」

婦人婉和一笑,她順手摘了一隻冰糖葫蘆,親親遞給了小孩。

「娘親真好。」小孩胖嘟嘟的小手抓著糖葫蘆,幸福道。婦人一把將小孩抱起,讓她在自己的肩上吃著。

人群中,有一人,不對,應該說是一男孩看著這一幕。眼睛微紅,拳頭不由自主握緊。

男孩正是孫行宇。

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就閃過回憶,好像還在昨天,他的娘親也會這樣帶著他去逛街,然後給他買下些好吃的冰糖葫蘆。那紅紅的一顆顆葫蘆,一定是他這一輩子吃過最甜的東西。

然而,一場屠殺,就像一陣雷雨,就在那麼短短的時間裡,上天奪走了他的一切。

是誰?是誰?

滅字部!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鐵甲洪流衝進他家院子的時候,那箭無情的射穿父親胸膛的時候。

艷陽高照,明明是艷陽高照,孫行宇卻徹底的打了個冷顫,彷彿是瞬間降臨天寒地凍的——無限煉獄。

孫行宇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幕,儘管他至重生以來就一直努力的掩飾,掩飾著不去回想這段回憶,不讓自己痛苦,要讓自己努力活下去,可是這一刻,不知為何,他再也無法忍受,那所有的血腥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突然間就涌了出來。

……

隨著令聲喝下,如鋼鐵洪流般堆積的兵流便是迅速湧入,以絕對的掌控的姿態將孩子們圍了起來,接著,血便飛上了天空。

那個最矮的小男孩看到眼前一片血紅,接著,咻咻的破風聲連接爆響,小男孩眼瞳猛的放大然後瘋狂收縮,而遠處父親中箭后被飛速虐殺的情景在其瞳孔恐怖綻放。

「父親!」

小男孩再也忍不住,他大叫道。

紅袍大將軍那銳利的雙眼猛的一縮,視線掠到孩子堆中的小男孩,一股殺氣堅決閃過,於是,他火箭上弓,咻的一聲箭矢奪命而出。

小男孩感覺到了生命的危險,可是他已經無處逃脫。

砰!

箭矢貫穿胸膛,劇痛從心臟蔓延到全身,血液流淌便和家人們的血一起形成了血泊。

小男孩倒下,像一隻被射殺的小麋鹿,他還有一絲氣息,卻已經失去動彈和呻吟的能力,他只是這樣,他只是這樣一顫一顫的,眼球突出,淚水默默流落。

……

「啊!」

孫行宇突然抱著頭跪下,在人群中發出一聲悲切的嘶吼。

人們路過,那個在娘親肩上吃糖葫蘆的小孩看著他,大眼水靈靈的波動,嘴裡含著大大的葫蘆,她囁嚅道:「娘親,這個哥哥怎麼了。」

那婦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或許,哥哥是想他的娘親了吧,所以,寶兒要好好珍惜娘親在你身邊的時間知道嗎?不然你以後再怎麼哭娘親也都回不來了。」

「哇哇!寶兒不讓娘親走。」那小孩突然就拿著葫蘆抱住娘親大開哭嗓。

「小宇。」

神魂世界里,一片灰暗,沒有了之前的一絲冷靜。

「小宇!」墨子大聖的聲音一次次穿透進來,均是難以深入。

「小宇你冷靜些。你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薰兒還等著你救呢。」終於,一聲大響鎮住了他。

「薰兒!」一米陽光終於照入。無盡灰暗緩緩退去,孫行宇渾身都是一顫,立刻止住了痛苦。無盡灰暗中央,一米陽光中,隱約可見一女孩,遠遠亭亭而立,嬌俏的伸出小手,呼喚著他:「小宇哥哥,快來。」

孫行宇猛的搖了搖頭,睜開雙眼,看了一眼四周圍觀自己的人們,轉身就鑽進了人群。

「墨聖,我怎麼會這樣?」人群里,孫行宇問心中的墨子大聖道。要知道,他可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失控的情況。

「一直以來,你都將這份痛苦壓制了起來,即便是森林裡的那半年時間,你也沒有這樣的解開這種痛苦,雖然你一直都掩飾得很好,但這並不代表它不存在,今天,這份痛苦終於是到了你能忍受的極限,釋放了出來。這樣看來也算是好事。」墨子大聖不急不緩道。

「原來如此,我心裡現在的確是舒服一些。但是,沒報血仇,我心中的梗就永遠不可能消失。」孫行宇咬牙道,眼中有著猙獰掠過。

「嗯,前面,前面就到了萬葯齋,百鍊門樓總部。」

來到門前。只見一座龐然大物雄踞在路邊,其上掛著的幾個大字從上而下,氣勢磅礴。

「萬葯齋,百鍊門樓總部」。

站在樓下,孫行宇感到一陣陣葯香,沁人心脾,但之後,他又感覺那陣陣葯香中,傳來一種極為噁心的屍臭。

「不好。」孫行宇猛的想起了什麼,他睜開眼道。

突然就在門樓的邊上,有一個角落響起熱鬧的聲音。「來啦,快來看看啦,特製療傷葯,特價發布啦,僅此一天,明天不候啊。」

街道眾人一聽紛紛向聲音處聚集而去。

孫行宇再看那那樓道口,有兩名葯童守衛。突然有一人打了哈欠,對另一人道:「我去方便方便,你先站著啊。」

「快去快回,今天可別出什麼紕漏,不然葯大師會殺了我們的。」那人提醒道。

「知道啦知道啦。」那人轉身進去了。

留下的葯童四顧看了看,見也沒什麼奇怪的人,便偷偷溜了出來。孫行宇悄悄的跟了上去,只見他偷偷跑到一角落,一眨眼的時間,便脫下了那葯童的服裝。

「萬葯齋的葯太貴了,連我這個門生都買不起何況別人,今日那個賣特製療傷葯的好不容易出特價,我得趕緊給我年邁的父親帶一份,又不能讓人知道我是這裡的葯童,所以我得儘快,趕在阿文趕回來之前把那特製葯買好。」

嘀咕著這些,葯童已經換下了服裝,然後將它藏在一角落,便轉身出去了。

孫行宇見他出去,立刻就掏出了那葯童淡黃色的服裝,穿到自己身上,門口就在這個空擋沒人,他靈巧的鑽了進去。

幽暗的樓道是徐徐往上,樓壁上掛著碧耀石,發出微弱的光芒。

孫行宇來到二樓,上面寫著售葯處。

他停留片刻,轉身上三樓。這裡寫著煉藥廳。

就是這裡,濃郁的葯香傳來,孫行宇往上聞去,對,就是上面,是那噁心的屍臭傳來。

樓道邊上寫著。「二級弟子以下禁止上四樓。」

孫行宇看了偶然回頭,看見他肩上正貼著一個五級弟子的肩牌。孫行宇來不及管那麼多,順手便將那肩牌摘掉,塞到兜里。

煉藥庫了里傳來腳步聲,還有不少。孫行宇迅速爬了上去,但上面又有人走下。

孫行宇雙腳一蹬。

三樓走出一樣淡黃色服裝的男女。「快點將材料備齊,葯大師可是特別囑咐了。」

樓上走下的是一名長發及腰的紫發女子,盈盈細腰輕輕挪動而下,在孫行宇附在天花板的角度上,可以看到,那盈盈紫衣內,兩抹柔軟的雪白。

「哼,師傅真是偏心,那丫頭真的有那麼重要嗎?還要我親自跑腿。」女子恨恨的嬌嗔聲隨著腳步而下。

孫行宇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氣息,因為,他已經可以感覺到,身下的這女子,實力不弱與掌氣境後期,相當於八星掌氣境。這樣的高手,就如當日的李奎,正面交鋒他根本打不過。

不過還好,女子走下去,也沒發現孫行宇的氣息。

數十息的時間過去,孫行宇跳了下來,他衝進了四樓。

一陣幽香傳來,光潔的木地板上,孫行宇小心翼翼,這裡人數較少,進去后卻發現了很多路。

孫行宇隨意的選了一條,然後偶然發現,木板牆后的房間中,傳來了一聲聲孩子們的哭泣聲。

「這萬葯齋抓小孩來做什麼,薰兒會在裡面嗎?」

他輕輕敲了敲,然後發現了門,門上掛著一把手掌大小的鎖,把門鎖得嚴嚴實實。 孫行宇也不猶豫,薰兒說不定就在裡面,手掌有一團掌氣湧出,一個掌刀落下,大鎖掉落。

他推開門。

這裡都是六到八歲左右的小孩,只是他們的實力貌似都很弱,鍊氣境左右,他們的手被捆到背後,腳被束著,嘴還被一團布塞著,一堆人坐在那裡。 冷傲影帝嗜寵妻 他們見得有人進來,一看都是睜大雙眼,使勁搖頭,目露恐懼。

孫行宇見他們如此恐懼,指了指自己肩上肩牌的位置。「那,我不是這裡的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