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王祭酒連聲道:「找到了就好,找到了就好。」

王逸之關心地問:「人沒事吧?」

太史擎搖頭。

王梅君忍不住刺了一句:「她到底跑哪兒去了,叫我們一家人等到半夜。」

太史擎面無表情地看向她:「沒人叫你等。」

王梅君頓時羞惱,跺著腳嗔道:「你當我願意等她!」

王夫人眼見女兒惹了太史擎不喜,連忙勸和:「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梅君竹君,送你們祖父回房休息。」

太史擎道:「舅母稍等,我還有話要說。」

王夫人眼皮一跳,直覺他要說的不是什麼好話,不想給他機會開口:「有什麼話,不能等明天再說嗎?長輩們都累了……」

太史擎沒理會她,看向王祭酒和王逸之:「我打算明日搬出去。」

王祭酒和王逸之齊齊變了臉色,王家三姐妹面面相覷。

王夫人大吃一驚,急聲道:「你這是要做什麼,好端端地為何要搬出去?再說你要搬到哪裡去?」

太史擎隨口答道:「家裡人太多,我不能靜下心來讀書,想換個安靜的地方,父親的太傅府空著,這些年一直有人打理,我準備回去住。」

他這個借口找的恰到好處,王夫人差點都信了,可他早不提晚不提,偏偏吳茱兒剛一出事,他就要搬走,擺明了是在為她置氣。

王夫人又生氣又後悔,早知道他將那丫頭看得如此要緊,她才不會做的這樣明顯,倒是壞了自家女兒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機會。

「阿擎,」王夫人不得不拉下臉來,好聲好氣地勸道:「舅母知道你為了什麼不高興,先前是舅母做得不對,舅母跟你保證,往後不會了,你安心住下來,別再說搬走的傻話,叫人傷心。」

「舅母誤會了,我要搬出去,當真是為了讀書。」太史擎態度堅決,他又不是三歲孩童,哪會被她三言兩語哄住。

王梅君冷笑:「母親不必哄他,咱們家小門小戶,哪裡留得住太傅府的公子。」

「都給我住口!」王祭酒壓了一晚上的火,總算髮出來:「他要走就讓他走,家裡亂成這個樣子,留下來也無心讀書,還不如走了安生!」

說完,老人家起身就回房去了。

王逸之嘆了口氣,走到太史擎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你也大了,往後做事要有分寸。」

「謹遵舅舅教誨。」

太史擎知道王逸之是在暗示他不該賭氣搬出去,可吳茱兒是他夢寐以求的知音,天上地下絕無僅有,他費盡心思才把人留在身邊,又豈能讓她受半點委屈。 回憶像潮水般的湧進了趙寶萱的腦海,猶如千萬支針扎在她的頭上心上背上腿上指尖……,痛得她幾乎站立不住,抖成篩糠:「都是我一個人做的。」

莫師傅不慍不惱,站在原地微笑著,姿勢都沒有變:「來,喝了這碗水,把煩惱都忘掉。」

趙寶萱淚如雨下:「忘不了!」

腦海里翻滾的記憶,都是真的嗎?那些形形色色的各種身份的人,各種痛苦萬狀的臉,明明都不是她,她卻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所有恐懼死亡來臨時的煎熬。

真真是,生不如死。

張無為用紙巾給她擦淚,眉頭微蹙:「怎麼這麼涼?」

也就幾秒鐘的功夫,他眼睜睜的看著趙寶萱哭成淚人,手指冷得像冰,沒想到臉蛋也這麼涼。

那個莫師傅有古怪!

上次寶萱在這裡暈倒的情形歷歷在目,這會兒又現出受了巨大的驚嚇的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考慮了很多事,唯獨好像遺漏了這裡!

趙寶萱痛得幾乎站不住,整個人往下滑去,眼看著兩膝就要跪在地上,張無為一把扶住:「很難受?我們走。」

三十六計走為上。

莫師傅的聲音似有魔力:「來,把水喝了就舒服了。十一,你把水端過去給她。」

聲音很輕,語氣堅決,像是哄勸無效之後的命令,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張無為冷眼看著牛十一雙手把那碗「水」端過來,抬起胳膊擋住:「這是什麼?」

這哪裡是水,看這濃得發黑的顏色就像中藥湯,而且還是很苦的那種。

味道么,他吃現在聞不出來,鼻夾上的精油味道阻隔了一切外來的異味。

無論是什麼理由,無論對方的目的有沒有完全搞清楚,他就都不能讓寶萱喝這個不明成分的「水」。

憑直覺,他預感寶萱只要喝了這碗「水」,就會跟他徹底……

徹底怎樣?分開?他們本來就只是同事,就算是家人也不可能永久廝守。不再有任何關係?他們的關係也就是上司和下屬,再親一點就是師叔和師侄,一輩子不見面沒有聯繫非常正常。

張無為不願細想,也來不及多想,總之,在公在私,他都要保護趙寶萱穩穩噹噹的回到父母身邊。

牛十一往前一步:「聽師傅的話,喝了它!」

張無為不讓,堅持要問清楚:「這是什麼?」

牛十一不敢擅自自作主張,回頭看著師傅請求指示,莫師傅含笑微微頷首。

得到了允許,牛十一再度托高手裡的湯碗,乾脆的答:「孟婆湯!」

張無為怔住,這個答案既出乎意外又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們頭一次來這個村裡,就看到許多的孟婆塑像,那時候他就想過,以孟婆神來崇拜的村居建築群,應該有條忘川水有座奈何橋才符合圖騰崇拜,然而所聞所見並不是他以為的那樣,就暫且放下了這個疑慮。

看來,是他想的太簡單,或者說是他對這類民俗文化了解的太少。

想起他和王恩正關於縉村土壤的那番對話,他心知這碗孟婆湯必定有干擾記憶的作用,喝下去之後會把很多事情忘得乾乾淨淨。

就在這片刻的停頓中,趙寶萱伸出了因為劇痛而顫抖不已的雙手:「我,我喝。」

她獃獃的凝望著莫師傅滿懷悲憫的目光,只知道要聽話才是救贖。

張無為一手攬住她往後退了半步,一手扳過她的臉:「寶萱,外公給你熬了湯,我們回去再喝。」

看到寶萱如此痛苦,他只能先帶她回去,他已經知道要如何找到進來的辦法,其他的未解之謎留待下次再說。

趙寶萱已經難受得猶如萬箭穿心,呼吸都變得困難,唇色發白,泣不成聲:「不回,我,太痛……」

看到這個情形,張無為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微微俯身把小助理挪到了自己背上:「我這就帶你去找外公,你忍一忍。」

雖然他還沒感覺到任何不適,還是擔心再拖延一刻,他也無法安全的帶著趙寶萱離開。

好在,莫師傅沒有出聲阻攔,牛十一也沒有跟上來。

張無為已經把縉村的道路熟記於胸,到了岔路口的位置,看上去一模一樣的建築完全難不住他,如入無人之境般迅速的走到了離村口還有幾十步的地方。

他不敢大意,輕聲安慰小助理:「不要怕,馬上就可以回家了。」

小助理的痛楚,他都能感覺得到,除了加快速度,別無他法。

慕村長帶著十幾個人正在村口等著呢,等他們走近就伸手攔住:「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張無為一看這架勢,這是人家的地盤,若是來蠻的,他肯定走不了,若是留下,寶萱肯定會出事。

這裡是他硬要來的,現在只能低頭認錯,或許有離開的機會。

「慕村長,是我失禮,我們剛到,還沒來得及去拜訪你和慕老天爺,趙小姐就生病了,我要帶她去看醫生,只能下次再來登門道歉。」

無論如何,能離開就行。

趙寶萱痛苦難耐,也出聲哀求:「好痛,好難受,」

慕村長冷冷一哼:「痛?怕痛還敢亂來!在我們村裡還從來沒有人招呼都不打就……」

話音未落,牛十一匆匆跑到慕村長面前低聲說了幾句什麼,慕村長臉色變了又變,終於一揮手,狠狠地說道:「再給你一次機會!沒有下回了!」

張無為道聲多謝,屏住呼吸,一口氣跑出村口,坐上車打著油門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剛才他怕村裡還有什麼不對勁的,一路都是憋著氣在跑,跟慕村長說那幾句話的功夫,他已經覺得呼吸困難。

他扯下自己的鼻夾換了新的,把副駕駛座放到躺平的最大限度,給趙寶萱抹了有止痛作用的藥油,拿起電話想撥號,發現還是一點信號都沒有,抬頭再看村口,那裡又是一片茂密的樹林,視線所及之處昏暗不明。

一道閃電從天邊劃過,樹搖葉落,天上竟然卷積了厚厚的烏雲。 狂風驟雨說來就來,豆大的雨點砸在車窗上,車外的可視距離不到一米。

此地不宜久留,必須風雨無阻!

張無為飛快地思索了一下線路,記起他來之前想到的一條近路,立即猛踩油門加速離開。

就在他的車子挪動的剎那,一棵參天大樹在他車后轟然倒塌。

看著後視鏡里狂顫的樹葉,張無為冒出一身冷汗。

他踩著油門一路狂飆,路上有好幾次車子都顛得飛起來,還要躲閃突如其來的藤蔓枝葉,他緊緊握住方向盤不敢有絲毫大意。

直到拐上了塵土飛揚的省際公路,張無為才有空去看一看他的小助理。

他知道,那風雨,那倒塌的樹,路上的坑窪和凸起的石頭,都是沖著他來的!

這些,他都不怕!

他唯一擔心的就是趙寶萱是否能挺到他趕到醫院。

趙寶萱抹了藥油后就慢慢的停止喊痛,此刻安靜地像睡著了。

張無為抓了抓她的手,冷得像冰塊,一點回應也沒有。

……

在漁城最大最好的醫院急診重症監護室外,許志成輕聲安慰著張無為:「寶萱腦袋中的血塊不大,現在只是昏迷,省城的專家很快就會過來會診,我哥建議盡量用藥物化瘀,最好不要動手術。」

張無為自責不已:「是我大意了,上次出院后我看她沒有什麼異常,就讓她繼續上班了。早知道應該讓她在家休息。」

許志成問:「寶萱的外公不是會診脈?如果有問題,不是早就看出來了嗎?」

張無為悶悶的:「中醫診脈能摸出頭部血塊需要極高水平,哪有機器照出來那麼直接?還是我的責任,是我沒照顧好她。」

許志成搖搖頭:「你已經夠辛苦的了,不要責怪自己,我想寶萱的爸媽會理解你的。」

這個拚命三郎,工作起來簡直不要命,估計是把寶萱當成鐵人三項的小夥伴了。

張無為捂住額頭:「天,寶萱的爸媽今天從島國回來,這個時候應該快到了,原本說好我跟寶萱去機場接他們。」

是他臨時起意去縉村,一場意外打亂了他所有的計劃。

許志成拍拍張無為的肩膀:「不要急,你在這裡守著,我去機場接人。」

張無為苦笑:「謝了!你把他們帶來醫院再說,路上先不要透露寶萱的情況。」

即使許志成不透露任何情況,眼看著車子駛進醫院大門,王郁翠也能猜到發生了什麼事:「寶萱還活著嗎?」

許志成一怔,這就是母女連心嗎:「在重症監護室,昏迷不醒。」

王翠郁剎時流下眼淚:「真的是躲不過嗎?我真沒用!」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