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報告隊長,詭雷準備完畢,隨時可以撤退!」

敵人在明,我們在暗,而且敵方已經找到了我們的精確位置並進行了埋伏,但是初步可以判斷如果剛才那一槍敵方真的是從五千米左右開的槍,那麼一時間他們還無法對我們發動攻擊!

「撤退,尋找掩體,撤退到剛才的廢棄工廠哪裡,哪裡是唯一可以隱蔽的敵方!」

「但是,敵人也清楚的!」小勝回應道。

「我知道,但是總比在這等死強!撤退!」說完我便和他們三個開始迅速的向放棄的工廠撤退。

「上校,剛才的那四個特種已經準備撤退了放行應該是那個距離這裡十五公里處的廢棄工廠,為什麼不在這麼好的時機將他們消滅掉!」

「哼,我很喜歡貓抓耗子的遊戲,讓他們跑一會又怎麼樣,按原計劃行事,通知第二分隊在工廠候命,告訴他們有有四隻耗子正在朝他們的方向移動,隨時可以擊斃!」

「是,長官!」

上校男子笑了笑,便點上了一個雪茄躺在了沙發上。

「隊長,還有三公里,也就是說如果對方在工廠設伏,我們就要進入敵方的攻擊範圍了!」小勝拿著望遠鏡看廢棄的工廠,布魯奇則是說道:「小勝,不會吧!如果他們設伏了在我們來的時候就可以將我擊殺,再說了我們來的時候已經偵查過了,沒什麼可以的啊!」

我看著布魯奇說道:「不要大意,剛才來的時候似乎是什麼,但是如果真有人的話,你想死嗎!」布魯奇搖了搖頭沒說話

「行了,戒備!哈里偵查一下,我負責掩護,小勝你在前行五百米尋找最佳的狙擊位置,布魯奇準備煙霧彈,成分散隊形前進!」我說完三人便開始行動,我也意料到這事情不是那麼簡單,有些人就是很喜歡玩遊戲,玩夠了在弄死你!

「隊長,發現車胎印,是一輛軍用吉普,時間的話大是昨天就留下的,按照車印的深度車上應該有五個人左右,裝備不明!」

我看了看他指的車印來時我已經注意到,還以為是自己昨天開車留下的,但是事實不是如此。

「恩,看樣子他們已經在哪裡潛伏了有一天了,剛才我們去的時候之所以沒有發現,應該是在工廠的下面另有玄機了。加速前進,小勝你應該可以找出在工廠的狙擊手,找出后立刻擊斃!」

「是明白!」

我繼續先前行走了兩公里,便距離廢棄的工廠很近了,似乎我已經暴露在了敵方的視野呢!

「碰」的一聲槍響,我便開間工廠的頂棚上便掉下來一個人,趁著機會我立刻和哈里還有布魯奇兩人便來到了工廠門口。

「小勝的槍法還是很準的嗎!」

「閉嘴,準備戰鬥,布魯奇煙霧彈!」

https://tw.95zongcai.com/zc/52092/ 「是!」布魯奇應聲便將扔出了兩顆煙霧彈,工廠門前便什麼都看不清了,我揮手示意,布魯奇在我左側,哈里在我右側,我們三人漫步前進!

「哈里右手邊十點方向,布魯奇後面閃光彈!」

「突突突突突突!」哈里開槍了,我立刻沖著二層那個被閃光彈給閃到的人開槍「碰!」

「隊長,還有兩個人!」

「我知道!」

我剛剛說完便迎面飛來了一個手雷,「媽的!」看著飛來的手雷他倆直接卧倒了,我看著他倆笑了笑一腳將手雷踹了回去,「麻痹的,真當老子的功夫是假的!」

「轟!」的一聲,爆炸聲震耳欲聾我當時的感覺是真的是爽的爆炸了,我將兩人從地上扶起來便聽到耳麥里傳來的了小勝的聲音:

「隊長,一個不命物體正在向你靠近,速度極快我無法鎖定,而且而且那人似乎是半透體!」聽到半透體我便想起了浪西海用過的招式。

「有忍者!向我靠攏進行三百六十無差別掃射!」聽到我的命令后哈里和布魯奇立刻向我靠攏,我們三人背靠背,端著槍。

「射擊!布魯奇,準備煙霧彈!」

「突突突突突突!」一陣掃射,但是依舊不見那人的蹤影,但是我卻可以感受的到他的存在。

「不好在上面!」我抬起強射擊。

「才發下,晚了!」

那忍者持刀劈了下來,但是他看去的方向不是我這裡而是哈里,我用力的將他推開,忍者便一刀看了過來!我抽出腰裡的軍刀橫著擋住,順勢一腳向他踹去,因為我的速度夠快,我也夠自信,但是那忍者的反應卻是快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媽的!射擊!」

哈里感激的看著我沒說話便開槍掃射,「哈里掩護我!沒子彈了!」布魯奇開始快速換彈藥,但是忍者已經快速的向他奔去。

「草!」我扣動扳機,發先槍梭里的子彈也打完了,換子彈肯定來不及,我拿起手弩開了一槍,忍者楞一下用嘴咬住了弩箭。

「好機會」我立刻跑到忍者的面前手指重重的點了在了忍者的胸口,接著一拳打了上去。

「噗!」忍者吐了一口鮮血說道:「沒想到你還會點穴,失算了!」忍者踉蹌的蹲著吃力的從懷裡掏出了一把手裡劍,然後準備瀟洒的扔個煙霧彈準備逃走。

「下次再找你算賬!」

我看著他天真的樣子說道:「你還真是多少年沒出山了啊!還玩手裡劍,還他娘的想跑!」我沖著他笑了笑打了一個響指,忍者的眉心除便出現一個紅點,掙著雙眼便到了下去,死不瞑目啊。

我照著西部牛雜的樣子吹了口氣,哈里便走了過來說道:「隊長謝謝你!」

「謝你妹啊!誰讓我是你隊長呢!」

「剛才那一招太帥了教教我百!」

「我不會,去找小勝吧!我看著那忍者玩手裡劍,裝你麻痹啊!老子有狙擊手,分分鐘爆你腦袋!」

哈里楞楞的看了看我,我則是回說道:「別他媽的看了,我很帥嗎,趕緊撤退一會更定還有人!」

「小勝,迅速撤退!」

「隊~~~隊長~~我可能撤不了叻!」小勝用虛弱的語氣回答者,無氣也無力,誰有會知道那是小勝開的最後一槍呢!

「小勝,你怎麼了!喂,喂,聽到回話啊,小勝!」我急切的想知道小勝哪裡發生了,但是我沒法那麼做。

「隊長,快點走!對方來了大約三個特種分隊,快走,滴滴滴滴????????」

[翠微居手機版] 小勝說完變掛斷了,我不想事後才發現那是最一次和小勝對話,我唯一的念頭是救走他。

「隊長,快撤退!快點!」哈里拉著我,但是卻拉不動就算在加上不布魯奇也拉不動,我不想走,因為我不想看著同伴就那麼犧牲了。

我轉過頭看著兩人說道:「恩,我知道!」兩人面容一笑便轉身準備離開,而當他們轉身的一瞬間我便用手刀重重的擊打在了兩人的脖頸,頓時兩人就到在了地上!

「哎!雖然我也很想走,但是我不能丟下他,雖然時間很短,但你們都是我的隊員!」我說著便將兩人身上的彈夾全部拿了出來,又從兩個屍體上搜颳了幾顆手雷便奔向了小勝所在的位置。

「在堅持一下,堅持一下,我就到了!」我念叨著,我是那麼希望小勝可以在堅持一分鐘,我快速的來到小勝所在的位置,看著他還在扣扳機的樣子我笑了,他還沒死!或許戰友就是這樣吧,對於我來說戰友的命就是我的命,這就是男人的友誼!

我立刻趴下遞給了他一梭子彈說道:「你他娘的命真大,還他媽的沒死!」小勝扭過頭一拳打了過來我立刻驚住了左手擋住他的攻擊,右手掏出手槍對著他就打了過去。

「媽的!」看著偽裝成小勝的那個傢伙已經被我打爆頭了,**四溢,我喊了兩聲依舊沒人回應!我環繞四周發下遠處有一個片仙人掌,便立刻奔了過去。

「小勝!」

「隊,隊????隊長!」小勝已經把先前的衣服脫掉了,換了一身敵方的衣服——正義軍!看著反叛軍的軍服我是哭笑不得啊!仔細想想還真是,華夏曆朝歷代都這樣,謀反也要給自己按個好名字啊!

小勝擦了擦臉上的血跡又說道:「隊長,剛才我就注視著你!嚇死我!」我把他拽了過來,上去就是一巴掌!

「勝子,你他媽的不是傻逼吧!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要死就他媽一起死!」小勝淚汪汪的看這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我想他一定被我的英雄氣概給鎮住了!事實上是我的那一巴掌打的卻是有點重。

「隊長!他倆呢!」

我嗯了一聲搪塞道:「別管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67209/ 去搬救兵了!」說著我便丟給了他一把槍繼續說道:「行了!還有多少敵人!」

「報告隊長!剛才我狙殺了三名駕駛員,所以他們的進攻速度會比較慢!」

「那你這衣服從哪裡弄的!」

「恩這是背包里的,以防萬一!」聽完小勝說的話我才知道什麼叫做滴水不漏。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等活著回去!我帶你去酒吧泡妞!」

「真的!」聽到此話的小勝似乎激動的快要跳起來了!但是臉色突然又暗下去了:「我這不大行嗎!」

我明白他的意思小勝現在僅僅只是一名特種士兵,所以基本上沒什麼假期就不說泡妞,酒吧都沒辦法去。

我沒說話指了指肩膀,小勝便明白了,有個少將做隊長就是好!

「隊長,我估計對方十五人,最高的指揮官是個上校,三名狙擊手,六名突擊手,三名偵查手和三個爆破手!而且剛才三個人開車的被打死,應該是三個偵查所以對方還有十二個人!」

「恩!沒了偵查手對方就等於沒了眼睛,最難對付的就是那三個狙擊手了,一會我做誘餌你找出他們三人的位置,找機會幹掉他!如果可以順便把那個上校打掉!」

「隊長!我坐誘餌把!」

「老子不會玩狙擊!」我沖著小勝吼了一句便出了出去。

我從仙人掌快速的移動出來,「碰!」一聲槍響,一顆子彈瞬間從我身邊劃過,只要速度行動快,狙擊手還是很難打的!雖然他們也經常訓練打擊移動的靶子,但是人就不行了,你不確定他下一步會走哪裡,除非你可以神預判。

隨著一聲槍響小勝也開槍,我知道雖然短短几天的相處,但是他是一個沒把握就不開槍的傢伙!

「碰!」又是一槍但目標不是我,我看向小勝已然小勝的左臂也打傷了,他在回敬一槍后開始轉移狙擊地點。

我看著前方1000米出行駛出三輛吉普,對於hk416來說射擊的精準距離在600米左右,所以只能在等等!

我在步槍下裝上榴彈發射器,準備轟飛那群狗娘養的,車越來越近我扣動了扳機榴彈直飛三輛汽車!

「轟!」的一聲,三輛車全炸了,但是如果真以為已發榴彈就將那群狗日的部隊感到就太天真了,因為我看見車上就他媽的沒人!

「草!白廢老子一個榴彈!」我吐了口塗抹看著小勝說道:「傷的重嗎!」

「沒事隊長,沒傷刀骨肉!」

我點點頭說道:「快點找到那個上校給我斃了他!」說著我也來到了一個仙人掌的後面,靜靜等待著。

「上校,他們現在又兩人,集體位置在西面的三公里的仙人掌哪裡,越過這個沙丘就看見了!時候申請轟炸機!」

上校看了他一眼:「不用了!一枚導彈就上百萬,打著兩個小小的特種兵用不知著!」我想如果他知道我是少將的話,不一會飛機坦克全來了!

「步行!全速出發,去哪裡給我滅了他倆!」說著上校也穿上了防彈衣那上了武器。

我靜靜等著,沙漠本來就熱,而且極其的熱!我喝了口水就把水壺扔向了小勝,小勝也渴了,一口氣便將水喝完了!

「我想快來了!剛才布魯奇埋置的跪雷還有嗎!」

「恩,還在哪裡!」剛才我打死那三人好,便沒經過哪裡!」我沖著他笑了笑道:「很好,那就一會等著挺響吧!」

我看著視野里出現了人影,很遠依稀看見一個身軀十二個人正好,都是統一的衣服沒有肩章。「還挺狡猾的!」統一的戰服這樣可以讓敵人不會一眼就發現誰是隊伍的最高領導官。我仔細的看了看對著小勝說道:「從左手第三個,應該是那個上校了!先打死他!」

「是!隊長,我狙擊槍還三發子彈!」

我楞了一下說道:「不是給你了一梭子了嗎!」

「不適用啊!」

「額??????好吧!一會就步槍就額可以了,不用你我自己就可以解決!」

「碰!」的一聲小勝開槍了,那個人也應聲倒下了,其他人也跟著趴下並朝著我的方向射擊!我找了一個比較厚實的仙人掌躲在了後面,但是我遠遠低估了那子彈那的威力,也是我判斷失誤因為他們正在匍匐著前進!

一個子彈也隨著穿過仙人掌而穿過了的右鍵,槍也掉在了地上!而且我也不能去那,一不小心就又可能被打死.

「隊長!你沒事吧!」

我應了一聲道:「沒事!」但是我不知道真的是不是沒事,雖然以前也受過槍傷。我用左手掏出手槍瞄準開了幾下,完全就是威懾一下沒什麼作用!

看著敵人越來越近,小勝又開槍打死了兩個,剩下了的九個人也靠的越來與近,但是他們好像沒有開槍的意思,因為俘虜比死人更又價值!

我對小勝比了一個向下的手勢,於是我們兩人就開始向下挖沙子把自己埋藏在下面!過了大概一分鐘布魯奇的跪雷響了,估計得炸死兩個吧!但是都是特種兵,誰不知道誰呢!

我從把眼睛露在沙子外面,過了一會我就聽到了腳步聲。

[翠微居手機版] 這時我看到對面還有八個人,估計是炸死了一個!我和小勝同時起身一人拽住了兩人腿瞬間將四個人放到在地人,然後從後面膝蓋重擊在四人人的脖子然後我左手持槍打死一個,小勝也以同樣也開槍打死了一個!而此時我們就從八打二變成了二打二!

那兩人也瞬間反應過來用槍指著我和小勝,同時我和小勝也用槍指著他倆,我們四人就這樣僵持著,我也是沒想道電視劇上的情節就這樣演繹到了無人問津的沙漠里!

「@#¥%……&*8&#%¥……#¥#@%¥%」

我看著他稀里嘩啦的說一堆也沒聽懂,看著小勝問道:「媽的!他bb的什麼,一句沒聽懂!」

小勝搖了搖頭說道:「隊長我也弄不了這個!」

我沖著傢伙搖搖頭,他也不在說話了!而是將槍扔到了地上,這下子和電視劇上真的是一模一樣了!但是我不傻直接拿著槍便對著了兩人一人一槍:「真他媽的傻逼!華夏的電視劇看多來吧,少俠真jb腦殘!」

兩人應聲倒地,我過去踹了踹他說道:「少俠!下輩子別他媽看了,都是坑人的!」兩人慘死後我和小勝便相互扶著來到了廢棄的工廠,將依然昏倒的兩人裝到了那輛被藏在工廠地下的吉普上,準備離開了!

「隊長!他倆不是去???????」

「行了!還他媽三十多公里呢,等下半年啊!除了對講機連個無線電的通訊都沒帶,下次記著帶著!」

「我知道了!還不隊長你瞎想挨罰了嗎!還和李參謀頂嘴???????」聽著小勝的這話我瞬間就不耐煩了。

「哎呦!活下來了就他媽的不知到大小了是吧!」說著我便打著他的腦袋,打了幾下就感覺自己的腦門上頂上了一塊冰冷的鋼鐵,沒錯是槍口,而小勝的脖子上則是出現了一把軍刀!

「哈哈哈,沒想都吧!你們中國有個成語叫做守株待兔,我就是守著你們的!」上校說著便把我們連個拉下來,那把刀子也換成了手槍指著我和小勝兩人的腦袋!

「我本來是想把你們當做我的俘虜的,但是你殺害了我這麼多對面,所以我決定先懲罰你一下!」上校扣動了扳機!

子彈應聲打在了我的腿上,我身子猛的一軟,但是我依然是戰住了!手下意識的捂住傷口,其實是齊那在腿上的刀子!

「還想那刀子是嗎!你太天真了!」

「嗖!」

上校瞬間瞳孔放大,到了過去!我看著他真心是不想說啥子了,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從傷口了口子彈了!小勝給我做好簡單的包紮后便去往了邊防軍區,當然了車上除了有哈里和布魯奇兩人外,我們還從廢棄的工廠里找了一個可以拉東西的架子綁在了車後面,上面全都是被我們打死的死體和武器之所以這麼做,其實就是回去和他們顯擺顯擺。

回到邊防區后,我接下來的一個多星期過的很好,因為受傷了所以只能在邊防區的醫院裡帶著,當然了是單間!所以就不回打擾到我對小文妞做一些壞事!

小勝住的也是單人病房但是相比我來說就很孤單寂寞了!、

「將軍!下次請不要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將來你是要指揮全局的!」我看著李文怡生氣的樣子說道:「得了吧!有很多事情是你不知道的,也是你想不到的!」

我閉上了眼睛就沒打算在理她,對她沒有喜歡的感覺,沒有「緣」我把雙手墊在後腦,想著此時雪兒和安安在中海是什麼樣子,是不是又打鬧著,會不會又為了掙一個毛絨玩具而打的不可開交,我抿著嘴笑了笑便再次睡過去了。

最幾天的一星期我完全是在醫院裡修養,沒有了天天的訓練感覺也有點不自在了,畢竟要早點事情做吧,總是躺著多沒意思啊!這幾天除了看看電視和小勝下下棋,其他的就沒什麼事情可以做了!

「將軍,您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以為美麗的護士用溫柔的話語對我說道,而我則是期待了這句話很多天了!其實我覺得治療第一天後我就應該出院的,因為帶著傷更容易把妹,你可以坐在吧台上然後告訴她:

「這是哥昨天打仗留下的!」

雖然是很好的主意但是現在不行了,我總不能去脫了衣服告訴她:「快看美女,則是我上個星期打仗留下的傷疤!」恩我想這會被當做耍流氓被轟出來,而小勝學則是很快就學會用第一種方式勾搭起妹子的要領了。因為他的手臂斷了,而且打著石膏纏著繃帶,我如了小勝的願,剛出院就開車帶他來到了耶魯城的唯一的一間酒吧——少女之夜。

聽著名字很不錯,但是少女都已經成為少婦了。 涅槃千金 但是如果你一不小心尋得少女那麼我也只能恭喜你了!

「隊?????額~菲哥」我瞪了他一眼,小勝便立刻改口了,我的確不喜歡隊長這個稱呼,我看著小勝回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