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7 日 0 Comments

「城哥。」

顧北城跟班季市集團小公子,季郎大大咧咧的推門進來,看著抱在一起的兩人,愣了一下。

「哥,你先忙,我待會兒再來。」

「站住。」

顧北城叫住季郎,擦了擦沈小雅臉上的淚痕,溫柔的道。

「小雅,我讓人先送你回去,晚點,我去接你吃晚餐,好嗎?」

沈小雅溫順的點頭。

「好。」

送走沈小雅,季郎嬉皮笑臉的就貼了上去。

「城哥,你真要跟小雅破鏡重圓啊!那沈清微怎麼辦,要不要我……」

季郎做了個解決的手勢,顧北城冷了他一眼,警告道。

「從現在起,派兩個人一直跟著沈清微,任務是保護她,但是,不要被她發現了。」

「只是保護?」

季郎一臉的不相信。

顧北城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朝著他的腦袋砸了一下。

「少廢話,再有,派人去查查沈小雅回來后,跟什麼人有來往?」

季郎拉開椅子在顧北城的對面坐了下。

「城哥,你懷疑小雅?她可懷了你的孩子,這要被她知道你調查她,以她的脾氣,可夠得你哄。」

顧北城點了根煙,目光深沉的看向窗外。

「你真相信那孩子是我的?」

「城哥,你什麼意思?」

顧北城冷笑一下。

「過去的一年裡,我確實一直在找小雅,可是,花了那麼多功夫,都沒有半點結果,本以為她就這樣消失了,卻沒有想到,她會自己回來。」

季郎不理解的道。

「這不正合你心意,再說,這也不能成為你誤會人家的理由啊!」

顧北城意外的道。

「你今天怎麼了,處處幫她說話,不會是收錢了吧!」

「少放屁。」

季郎溫怒的道。

「我這都是為了你,沈小雅失蹤的時候,你把自己折磨成了什麼樣,別人不知道,我還能不知道。」

顧北城神色轉著手中的打火機,感嘆著道。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她還是以前那個沈小雅,我也還是曾經的顧北城,可人是會變得。」

季郎點頭。

「好吧!我去查,不過,城哥,你真不喜歡沈小雅了,還有,她肚子你的孩子也不要了,我那天看琴姨可是很期待她肚子里的孩子,甚至,都恨不得立刻把她接到家裡住了。」

顧北城冷漠的道。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其它的用不著你管。」

季郎起身。

「行,大少爺,小的這就去給你跑腿。」

季郎走後,顧北城拿起手機給沈清微打著電話,往外走。

「喂!老公。」

沈清微的聲音柔軟,帶著幾分清冷,卻格外的好聽,讓人很舒服。

顧北城:「店鋪選得怎麼樣?」

沈清微:「我對這方面不是太了解,所以,還沒有選好,老公,要不,你幫我選吧!」

顧北城:「好,你在哪裡等我,我馬上到。」

沈清微愣了一下才應下,掛了電話也遲遲反應不過來,畢竟,她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顧北城竟然答應得如此爽快。

沈清微自嘲的笑了笑,原來百般討好,也比不上說兩句好聽的。

這就有點像古時候的忠臣和姦臣。

忠臣為國為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最後,或許連一具全屍都沒有。

奸臣只會溜須拍馬,卻混得風生水起,腰纏萬貫。

而失憶前的沈清微就是忠臣,一心只想顧北城好,卻被各種厭惡。

失憶后的沈清微就是奸臣,只需要撒嬌,說點好聽的,就能輕而易舉得到想要的一切,而且,還不會被討厭。

正發獃,一張豪車在她面前挺了下,看著車上下來的人,沈清微這才回過神。

「老公。」

沈清微親熱的叫著,一下栽入顧北城懷中,笑得像個傻子,沈清微厭惡這樣的自己,可對於她這種一無所有的人,要活著,達到自己的目的,她就必須得讓眼前的男人,成為自己的墊腳石,所以,多少噁心和怨恨,她都必須打碎了往下咽。

顧北城挑起沈清微的下巴。

「想我了沒。」

沈清微踮起腳尖吻了顧北城一下。

「想,可想了,這不,都快得相思病了。」

「你啊!」

顧北城寵溺的捏了捏沈清微的鼻子。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說話了。」

沈清微將顧北城的手推開,傲嬌的道。

「一直都會說,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那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到底還有多少東西,是我不知道的。」

沈清微調皮一笑。

「想知道?」

顧北城點頭。

沈清微嘿嘿一笑,丟下句「偏不告訴你。」轉身就走。

顧北城笑了笑,快步跟了上,拉起沈清微的手。

「老婆,我要是幫你選好了店鋪,你打算怎麼報答我啊!」

顧北城一臉的期待,沈清微直女操作。

「你想要錢啊!顧北城,我可沒錢給你。」

顧北城無語。

「我缺你那兩分錢?」

沈清微:「無奸不商,像你這種奸商,不都為了錢么,你當我不知道啊!我告訴你,少套路我,姐沒錢。」

顧北城好笑的道。

「沈清微,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時間有多值錢。」

沈清微直接剛了回去。

「那顧總知不知道我的青春有多值錢?我把青春都浪費在了你的身上,你怎麼還不知足呢!」

顧北城想要解釋自己沒那意思,可沈清微卻不給他這個機會,滔滔不絕的道。

「你要覺得陪我浪費時間,耽誤你賺錢,你大可現在就走,我絕不攔著你。」

沈清微冷哼一聲甩開了顧北城的手,快步離開。

這沒失憶,脾氣倒是見長。

顧北城搖了煙頭,快步加上,比起沈小雅的神秘和虛幻,顧北城好像更喜歡沈清微的真實,畢竟,他最討厭的就是不能掌控的人和事。 咻!

「哎呀!哥~你頻率就不能慢一點嘛!莫奈受不住~」

「少廢話,趕緊給我把你那半吊子水平的見聞色掌握嘍。」

甲板上,卡贊把手伸進全是子彈的箱子中,拿出七八顆。

加熱融化,再捏一捏,然後就變成了一支袖珍匕首。

卡贊拋了拋鐵板,然後又一次朝著空中的莫奈全力射了過去,猛烈的破空聲讓人頭皮發麻,直接洞穿了莫奈的身體,一片雪花覆蓋,被卡贊開了個洞的莫奈又恢復了原樣。

「連這麼大的目標你都躲不過去,如果我直接拿子彈射你早就讓你千瘡百孔了!」

「嗚…」

「繼續給我練!」

「噢。」

在兩人旁邊還站著馮克雷與貝拉米,這兩人此時已經鼻青臉腫了,他們進行的不是見聞色霸氣的訓練,而是武裝色霸氣。

前者馮克雷已經掌握了見聞色霸氣,接下來在戰鬥之中會得到提升,當務之急是把那時靈時不靈的武裝色霸氣給掌握了。

後者貝拉米在武裝色霸氣的資質上要比見聞色霸氣高上不少,所以卡贊決定先開發他的武裝色霸氣。

最簡單的法子呢就是挨揍與揍人。

卡贊訓練武裝色霸氣的方法簡單粗暴,就是只用武裝色霸氣與兩人進行肉搏,其它能力一律不用,這樣對自己的武裝色霸氣也能起到一些訓練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還有一隻小東西正在圍繞著卡贊跑圈,跑的氣喘吁吁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