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6 日 0 Comments

喬治看了看安娜,「確實,她那一下要是打在我頭上我肯定暈過去了…」

弗雷德聳了聳肩,向安娜走去。

「你好,我是安娜.勞倫斯,你可以叫我安娜,」安娜看了看眼前這個男孩,紅色短髮,臉上是一些淺淺的雀斑,棕色有神的眼睛正盯着自己,「你還好吧?」

「你太厲害了!你剛才狠狠的痛擊了那頭熊的鼻子!」弗雷德非常激動。

「就像這樣!」他做了一個揮棒的動作,「我現在好得不能再好了,你要是個擊球手一定非常厲害!」

被狠狠吹了一通彩虹屁,安娜面上不顯,但其實非常高興,「低調低調。」

「噢!我是費雷德.韋斯萊,可以叫我弗雷德,或者你想叫我紅髮帥哥,叫什麼都行,」弗雷德拉過喬治,「這是弗雷德二號…」

「嘿!」喬治向安娜揮揮手,「我是喬治,雖然你可能分辨不出來我們,但仔細看的話還是我比較帥一點…」

兩個男孩互相對視一眼。

「你個雀斑小矮妖!」雙胞胎異口同聲對對方說。

安娜眉眼彎彎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韋斯萊一家肯定每天都充滿了快樂。

「你們是韋斯萊家的孩子?你們認識亞瑟.韋斯萊嗎?」蓮娜也對這對雙胞胎充滿好感。

喬治回答,「那是我們的父親,喜歡收集麻瓜物品…」弗雷德補充,「但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沒法讓他長出頭髮。」

蓮娜微笑着,「噢,可愛的孩子,請代替我轉達對亞瑟先生的謝意,上次他帶我女兒去了聖芒戈,匆忙之間竟然忘記道謝了。」

「沒問題女士。」

蓮娜將安娜帶過來,正在琢磨系統的安娜還沒緩過神,「你們可以叫我蓮娜女士,如你們所見,我和安娜生活在麻瓜世界…」美人蓮娜看了眼安娜,「我希望安娜可以多結交一些巫師朋友,如果條件允許,很歡迎你們到我家做客。」

「哦哦哦!麻瓜世界!」雙胞胎很興奮,「爸爸肯定會很高興!」喬治激動道。

「但媽媽不會同意的。」兩人沉默了下來。

「沒事,總會有機會的,」畢竟你們以後還會開着亞瑟先生那輛藍色福特去接波特,「我應該會經常來對角巷92號,」安娜指了一下木門大開的房屋,「就是這裏,你們可以來找我玩!」

雙胞胎真的可以給生活添加樂趣。

弗雷德湊過去小聲問安娜,「剛才那隻熊是從裏面跑出來的吧?」也許是從旁邊的巷子裏跑出來的呢,這麼小的房子感覺可裝不下一頭熊啊。

「是的,」安娜壓低聲音防止蓮娜聽到。

「那真是…太帥了!」弗雷德和喬治跑到門邊朝里看。

「媽媽,那我進去了。」

蓮娜摸了摸安娜的頭,「去吧,注意安全,」蓮娜並不知道熊就是從房子裏跑出來的,她順了口氣,繼續和走出來的艾妮夫人談論魔法,她想寫一本魔法題材的小說。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張遠岫, 這是誰?”

青唯坐在桌前拆禮匣,翻到一張帖子,上頭“安平無疾”四個字寫得工整錦繡。

她這一病癒, 短短几日, 收到的禮帖如冬日雪花, 禮箱禮匣在屋中堆放不下, 江辭舟把書齋劈了半邊給她, 方便她將禮單謄寫成冊。

送禮的人她大都識得,再不濟也聽說過,只這一張生名字生字跡, 她全然不曉得來由。

江辭舟在書齋的另一側看賬本,聽了這話, 順口應她一句:“是張家的二公子。”

這句等同於沒說, 德榮接過話頭:“當年領着士子投江的士大夫張遇初, 少夫人可聽說過?”

青唯道:“聽過。”

“正是張遠岫之父。”德榮道:“說起這個張遠岫,其實是個苦命人。張遇初投江死諫那年, 他尚是四歲稚兒,上頭還有個兄長叫張正清。昭化十二年,先帝修築洗襟臺,張正清因爲出身,被翰林欽點登臺, 後來洗襟臺塌, 張正清陷在殘垣下, 沒能救出來。張遠岫母親早逝, 先後喪父喪兄, 着實可憐,也正因爲此, 翰林的老太傅覺得愧對他,把他接到身邊教養。他也爭氣,嘉寧年間,朝廷就開過一次科考,他二甲登科,入翰林做了半年編修,之後被髮去寧州試守,聽說前幾日剛回來。”

青唯聽了這話,點了點頭,跟桌前執筆的留芳道:“記下吧。”

送她的禮她沒細看,左右這些禮說是給她,實際上是借她名義送給江辭舟的。巡檢司案子剛結,翰林詩會將近,朝中人盯着新風向,前幾日帝后的禮一到,江府門前的禮車就絡繹不絕了。

青唯的心思在江辭舟手裡的賬本上,她對留芳和駐雲道:“這禮單你們記就好了,不必再報給我。”隨即繞去書房另一側,問江辭舟,“怎麼樣?”

江辭舟手裡的賬本正是何鴻雲買賣夜交藤的那本。

他幾日前就從藥商王家拿到了,這幾日翻來覆去看了數遍,唯恐有遺漏,但無論怎麼看,這本賬冊只能證明何鴻雲授意林叩春囤藥,不能證明他從洗襟臺昧銀子。

江辭舟將賬本放下,問朝天:“鏢局那邊怎麼說?”

“還在查。”朝天道,“跑馬到陵川要些時候,早上屬下去找祁銘打聽,說什麼還要看當年何鴻雲走的是明鏢還是暗鏢,不一樣的鏢,查法也不一樣。”

“明鏢暗鏢?”

“這我知道。”青唯道,“說白了,明鏢價格低一些,光明正大地發貨,運鏢人可以查驗貨物;暗鏢價格很高,運鏢人也不能驗貨,貨物一到,拿銀子走人,從此封口,絕不對人提起此事。何鴻雲發銀子這趟鏢,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暗鏢。不過他這暗鏢,可能還有點不一樣。”

明鏢暗鏢是行話,行外人很少知道,但岳氏祖上草莽出生,做過各種營生,嶽魚七早年幹過最正經的事就是幫人護鏢,青唯拜他爲師,從小耳濡目染,自然也通曉門道。

她拿過江辭舟的筆,在桌前抹平一張紙,“這事兒你們該早問我啊,省得兜一個圈子。”她在紙上寫下一個“京”字,一個“徐”字,“你看,當初買木料的銀子,是由京裡撥去陵川的,共計五十萬兩,這是買好木料的錢,是官銀。但是徐途賣的是次等木料,他的木料可能只值一半價錢,所以他拿到五十萬兩,刨開盈利,把餘下的二十萬兩給何鴻雲,這是不是就等於幫何鴻雲洗過一回銀子了?”

朝天道:“這我們都知道啊。”

“不止呢。”青唯道,“只洗過一回的銀子,太好查了,所以有的暗鏢,還幫人做洗錢的生意。就是勻出的這二十萬兩,拿去別的買賣裡攪合一通,等徹底乾淨了,纔到鏢局裡裝箱。暗鏢通常都是些不乾淨的勾當,幫忙洗錢的和發鏢的一般是同一人,就是爲了東窗事發方便封口。

“何鴻雲這趟鏢,肯定是暗鏢,洗襟臺這事兒這麼大,當年的發鏢人早就被滅口了。你們要想查出點什麼,不能找鏢局——”

“要去查那筆洗錢的買賣。”江辭舟聽明白她的話,拿過她手中的筆,在紙上又寫下一個“何”字,在“徐”與“何”之間連上一條線,將筆一擱,指尖點了點這條線,“得找找這裡頭有什麼。”

青唯道:“對。”

朝天感慨道:“少夫人懂得真多。”

江辭舟十指相抵,注視着紙上的線:“五年前的買賣,不好查啊。”

“是不好查。”青唯往江辭舟桌的沿上一坐,“不過天網恢恢麼,只要做了,一定會留下痕跡,不說別的,何鴻雲肯定清楚他自己究竟幹了什麼勾當。”

“少夫人。”

青唯與江辭舟這邊說完,那頭駐雲喚道。

青唯躍下桌沿,:“怎麼?”

駐雲打開兩隻禮箱,將裡頭的物件兒一樣一樣取出來,“別的禮少夫人可以不放在心上,這兩份是官家與皇后賞賜的,少夫人可一定記好了。今夜翰林詩會,少夫人是女眷,要跟皇后與諸位夫人另坐一席的。”

青唯怔了怔:“那些女眷,我一個都不認識,到時候席次在哪兒都找不着。”

留芳笑道:“少夫人不必擔憂,少夫人到了曲池苑,自有宮婢相迎引路。”

駐雲說是,“奴婢幫少夫人打聽過了,翰林詩會相邀的都是朝廷年輕一輩的官員與士子,家眷並不多,少夫人吃完席,如果覺得待不慣,是可以跟皇后先請辭去的。”

青唯仍覺得不好,說到底,她肯跟着江辭舟去詩會,是因爲在詩會上,她能夠見到何鴻雲。但是要把她的席次分開,跟女眷們打交道,她既非出生名門,禮數舉止也不夠端正,只怕要鬧笑話。

江辭舟看青唯一眼,對德榮道:“把宮裡送來的赴宴名錄拿給她看。”

德榮應是,不一會兒取了名錄來,青唯一一看過,赴宴的女眷果然不多,宮裡只有一箇中宮,餘下七八人,大都是官員士人之妻,青唯指着最末一行,問駐雲,“這怎麼有個單獨列出來的?”

最末一行寫着兩個字“佘氏”。

駐雲一看這兩個字,愣了愣,先看了江辭舟一眼,爾後笑說:“少夫人有所不知,這位佘氏是皇后的遠房表姐,兵部尚書家嫡出千金,眼下已二十有三,早年她因爲心氣高,一心想要嫁給——”

一語未盡,那頭江辭舟忽然將筆擱下。

駐雲頓了頓,“總之後來是耽擱了,眼下她年紀大了,家中正在爲她和刑部高家的二少爺說親,聽說高家已下了聘,今夜來,算是跟高二少爺一塊兒來的。”

青唯聽了這話,倒是沒怎麼在意駐雲沒說完的後半句。

刑部高家的二少爺,還有哪戶高家?

青唯愣道:“高子瑜要娶這個佘氏了?” 到了吃飯的地方,趁著去洗手間的時候,貝瑤才拿出手機,給剛才打電話的人回撥過去。

沒多久,那人接了,「遲小姐。」

「不好意思徐醫生,剛才有點事。」

「沒關係,我就是來確認一下和您的約見時間。如果有需要,我最近半個月都會在帝都,可以過來。」

「好,我知道了。」

「那我就不打擾您了,再見。」

貝瑤應了聲,掛斷電話。

她沒在這裡待多久,即刻便去找葉旭。

一周后。

考慮到電影宣傳問題,貝瑤最終還是接受了A.e雜誌慈善晚會的邀請。

想到孟晚最近似乎心情不佳,貝瑤有意帶上她一起,卻被孟晚拒絕了。

「我一個小助理去幹嘛,休想奪走我的休息時間。」

聞言,貝瑤聳了聳肩,「行吧,那下次咱們另找個時間出去聚。」

孟晚點頭,徑直走了出去。

望著她的背影,貝瑤神情若有所思。

難道孟晚跟在她身邊,不太高興?感覺她的笑容又比以前少了…

A.e慈善晚會當天。

葉旭知道她要來參加這個活動,特意幫她安排了司機送她到現場。

工作人員將貝瑤帶到指定的席位。

坐下來后,貝瑤看了眼四周,尋找著遲宴的身影。但這會兒他應該還要走紅毯,估計一時半會兒進不來。

一陣幽香飄過來,她身邊坐下來一個人。

貝瑤覺得這香味還挺好聞,不由偏頭看了眼。女子穿著件香芋紫露肩抹胸禮服,珠光寶氣,典型的復古型美女。

她知道這個人,是已經紅了好幾年的影視女星顧紫琪,演技中規中矩,最出圈的應該是她的時尚感,是許多潮流品牌代言人,受廣大年輕人的追捧。

這次她接的劇本演員名單還在籌備,顧紫琪倒是有被列入主演名單。

貝瑤看過顧紫琪演得電影和電視劇,近兩年已經有所提升…

正猶豫要不要和她接觸下,工作室那邊就打來了電話。

她立即起身,坐在外面的顧紫琪及時的給她讓開位置,並幫她捋了下裙擺。

這個舉動倒是給貝瑤增加了幾分好感。

她朝顧紫琪致謝,匆匆走出去。

處理完電話,貝瑤去了趟洗手間。

準備回到現場時,她碰巧和剛進來的遲宴撞個正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