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春野櫻眨眨眼,在自己的名字後面加一個大人,這還是第一次聽見這種叫法……頓時覺得怪怪的,她的身份已經有這麼高了嗎?

「還請不要叫我大人了,我還只是個剛升為中忍沒半年的小孩子呢,」春野櫻笑道,「就叫我的名字好了,或者叫我小櫻吧!」

蛞蝓搖了搖頭——如果長觸手的那部分就是它的腦袋的話——說道:「這是對契約者的尊敬,春野櫻大人。而且,以您的實力,也配得上大人這個稱呼。」

「呵呵……先不要糾結稱呼的小事了,」綱手正色道,「我們還是先來辦正事吧!」

「咦?簽訂通靈契約還不是正事嗎?」

綱手神秘地笑了一下:「不不不,這只是開胃小菜而已……」

「除了簽訂通靈契約、讓你掌握召喚蛞蝓的通靈術以外,今天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帶你去一趟濕骨林……」

「濕骨林?好熟悉的名字!」櫻微微一愣。

無上寵愛:肖先生,請放手 這個地名,她似乎在哪裡聽過。

「嗯,你應該聽說過的,濕骨林、妙木山和龍地洞,是並稱的三大仙地,也是所謂的三忍——我、自來也還有大蛇丸——的通靈獸日常所居住的地方。」

「您說的這些地方,在地圖上從來沒有看過啊!」

「當然,因為我們人類所開拓的文明世界也只是這整個星球的一隅而已!在五大國和各小國的版圖以外,還存在著廣袤無垠的世界……比如妙木山所在的位置,距離這裡足足有一個月的路程,以忍者的腳程,這已經足以從左到后橫穿整個五大國的世界地圖了。而濕骨林所在的位置,比妙木山距離木葉的位置更遠!」

春野櫻沉吟一會,她知道文明世界以外是未被開拓、充滿危險的蠻荒世界,卻還是第一次意識到,在這個世界里人類的活動區域,並沒有佔據這個星球的主體,難怪這裡不存在「環遊世界」的概念……

在很多人眼裡,世界大概還是平的吧?其實世界是圓的!

她眼波流轉間,又想到了一個新問題:「照這樣說的話,前人是怎麼找到濕骨林這些地方,並與蛞蝓仙人簽下契約的呢?」

「每個時代都會有傑出的探索者……」

綱手沉吟著說道。這個話題,若是展開來說,怕不是能說上一天一夜。

「好了,先不閑聊這些,別讓蛞蝓等太久了!」綱手擺擺手說道,現在可不是閑聊的時候,「體驗一下逆向通靈術的感覺吧!睜開眼時,你就到濕骨林了!「

「蛞蝓,麻煩你了。」

墨綠色花紋的巨大軟體動物點點頭。

(12。求訂閱~~求月票~~)

(求訂閱!!) 出發之前。

「我們要去的地方,叫做濕骨林,是蛞蝓仙人本體所在的場所,那裡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綱手最後叮囑道。

她神色凝重地說道:「你不是開發了一種冰遁護甲嗎?給我也套上一個,要完全密封地將身體包裹起來那種,只留下呼吸孔,然後用醫療忍術過濾空氣……不要吝嗇查克拉,把冰遁的性質變化做到極致吧!」

鄭重的語氣,表明綱手並非開玩笑。

春野櫻有些驚疑地望著綱手,說道:「咱們要去的濕骨林有這麼危險嗎?」

「濕骨林是我的本體所常年生活的地方,因為本體的呼吸中帶著酸霧,經過這麼多年的積累之後,濕骨林已經成了一個連空氣都充滿了強烈腐蝕性液滴的地方了。」一旁的蛞蝓解釋了一句。

「一般的人類只要走進濕骨林,不到幾分鐘就會被腐蝕成一副白骨,即便是我,也沒辦法在那裡堅持太長時間。」綱手回憶起了唯一一次前去濕骨林時的場景,那彷彿連忍術都能腐蝕掉的酸液讓她至今還心有餘悸,女人拍了拍胸口,激起了道道白花花的波瀾。

她繼續說道:「所以如果不想你的漂亮小臉蛋被毀容的話,就不要掉以輕心!」

這邊在綱手的嚴格要求下,兩人做足了準備,細緻地上下檢查了一番,才對蛞蝓點了點頭。

嘭——

查克拉煙霧裊裊升起,兩人同時消失在訓練場上。

超遠距離的時空傳送,櫻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她對於時空忍術並不陌生:最基礎的替身術,便是涉及了時空的忍術。

而魔鏡冰晶,更是眾多時空忍術中也能排得上號的高級瞬身術。

尤其是后一個冰瞬身,最近她更是只要戰鬥都多少會用上幾次。這種穿越空間,瞬間出現在戰場上其他位置的忍術,能發揮的作用實在太大,只要使上幾次,便會喜歡上這種強大的冰遁。

只是冰瞬身的時空傳送,又跟通靈術的時空傳送不一樣。

前者的傳送過程只是一瞬間,前腳還在這裡,發動瞬身的下一刻,便出現到了瞬身媒介上。後者的傳送過程,卻幾乎稱得上「漫長」,足足需要將近一秒的時間才能完成傳送過程——這也是通靈術式從手中展開,到將通靈獸召喚出來所需要的時間。

漫長的一秒鐘時間,她彷彿躋身一個無光、無聲、無味也無形的通道中,黑暗而逼仄,然後下一刻,便眼前一亮,恍然開朗。

她出現到了一個新的天地中。

「這個通靈術,至少把我們移動到上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了吧?」櫻轉頭問道,她身邊,綱手的身影隨著一團白霧而瞬間出現。

「不止,可能有幾千公里了……看,這裡就是濕骨林。」綱手指著眼前的景象說道。

通靈術產生的大量煙霧散去后,濕骨林的景色便展現在春野櫻面前。

「哇噢……!」

少女情不自禁地發出了一聲驚呼。

在她面前,是一片壯觀得難以形容的景色……

連山排海、數不勝數的參天古樹,從她的眼前,一直生長分佈,延伸到視野的盡頭,實在是蔚為大觀!

叫人嘖嘖稱奇的是,這些古樹的樹榦,卻不是尋常巨樹那樣的深褐色。

這些千丈大樹,樹榦色澤奇異,形態嶙峋曲折而不挺拔,極為怪異,似乎是被啃食過一樣,從遠處乍一看,竟是慘白瘦長,有種骨頭般的滲人可怖之感。

然而所謂的瘦長骨感的樹榦,其實極為粗大,目測上去直徑數米乃至數十米都只是尋常,幾人懷抱也圍不過來!若是走到伸手可觸的近處,只怕看到的,就是一段木牆了。

之所以顯得纖細瘦長,是因為它的高度更比它的粗細還誇張——把視野拔高,春野櫻抬頭望去,只見這古樹高聳入雲,直達天穹,可能有幾百米高,樹蓋鬱鬱蔥蔥,繁茂成蔭,遮天蔽日。

「這便是濕骨林的「骨」之意嗎?」她喃喃說道,面前這些古樹,實在容易給人一種骨頭森林的錯覺。

「這是我啃食過後所殘存的樹榦,」蛞蝓答了一句,回到本體身邊之後,分身的聲音都變得格外雄厚有力起來,「這片森林,是我的糧倉。」

「那麼『濕』又是指的什麼呢?」她又問道。

「請看腳下。」蛞蝓簡短地回答,「這裡是一個巨大的湖泊和沼澤。」

這片森林,竟是長在水裡的。

少女把抬得有點發酸的腦袋低下去,腳下正是一片萬頃琉璃,骨節般蒼白纖長的樹榦從無垠的湖面上冒出,萬里水面上煙波渺茫,湖光粼粼,美不勝收。

「小心別掉下去了,」綱手肅然說道,「這裡是蛞蝓仙人生活的湖泊,因為常年吞吐酸液的緣故,這片水域的酸性比濃硫酸還要高十億倍……是所有酸液中酸性最強的超強酸!只要掉下去一秒,你就徹底沒了……」

春野櫻頓時頭皮一麻,沒想到眼前的美景竟暗藏如此可怖的殺機!

話又說回來,能在這種酸液中生長的古樹,以及製造了這片酸域的蛞蝓本體,又得有多厲害啊!果然一涉及到查克拉什麼的,就不能用常理來形容了……他們本身就已經是自然能量的提供者了吧?

所謂的蠻荒野外,竟然是如此恐怖的世界嗎?

難怪五大國都不去對野外擴張,而是專心內鬥,搞窩裡橫……

她使勁晃了晃腦袋,將雞皮疙瘩甩出去,才想起正題:「那麼蛞蝓仙人的本體呢?」

環視一周,竟沒有別的活物。

她還以為,會見到一條幾百米長的大粘蟲呢。

「你們現在站著的地方,就是我的背上……」那條幾十米長的蛞蝓分身扭動了一下身軀,對櫻說道。

說著,櫻腳下的「土地」猛然晃動,蛞蝓仙人隱藏在水下的身軀浮起,將它的全部軀體展露在櫻的面前。

「你們好啊,小綱手、小櫻,歡迎來到濕骨林。」蛞蝓仙人扭轉頭部,晃動著上百米長的觸角,聲若轟雷般說道。

春野櫻吃力地抬起頭,出現在她面前的,是蛞蝓仙人足足有兩三百米直徑的頭部,幾乎將半個天空遮蔽。

從櫻的角度望上去,只見蛞蝓仙人抬起頭的那一面,視野完全被一堵看不到邊的肉牆擋住了,頭頂蛞蝓投下的陰影,將她完全籠罩在內,抬起頭時,便看到整個天空都暗了下來。

它只是輕輕說話,聲浪便震得少女胸口發悶,感到陣陣沉鬱,像是胸前被一塊巨石壓住了一樣。

她下意識地噔噔退後兩步,扶了扶腦袋,感到有些目眩頭暈。視線沿著蛞蝓仙人的頭部往下望去,直到它在遠處消失的尾端,心中估量了一下。

大概是三四千米長的樣子。

目測出這個結果,春野櫻只覺得口乾舌燥,一時間竟啞口無言。

(22。求訂閱!求月票!)

(編輯建議我爭取一下首月的月票,所以明天開始履行加更吧,不考慮月底入精品的事情了!求月票!!) 春野櫻還曾記得,前世她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第一次看侏羅紀公園的感覺。

逼真而龐大的上古巨獸,僅僅是在屏幕之外,就能把她嚇得瑟瑟發抖,幾天都睡不了好覺。

隨著年齡和閱歷、膽量的增長,她漸漸已經不會再恐懼這些怪獸;然而中忍考試時她所直面了巨蛇和蛤蟆文太,幾十米大小的龐然大物出現在她面前時,巨大的體型、威武的氣勢以及洶湧如海的查克拉感應,仍然深深地震撼了她。

即便是醜陋寒磣的癩蛤蟆,長到這個體形之後,也有一股悍勇威猛的氣勢,叫人心馳神往,幻想著能站在如此凶暴的忍獸頭上作戰。

然而此刻面對著幾千米大小的蛞蝓仙人,蛤蟆文太、巨蟒萬蛇這樣的巨型生物,又算不得什麼了。

僅僅是扭過頭來說話的這個動作,哪怕明知道蛞蝓仙人是她的通靈契約夥伴,哪怕明知道它沒有惡意,春野櫻仍然心中瘋狂打鼓,這是遇到了不可匹敵的生物時,下意識的心慌意亂。

體形和實力差距太大,蛞蝓仙人甚至不需要做出有敵意的動作,只要一個不小心,比如彎腰時身體形成了一個褶皺,便有可能將一個人當場夾死。

面對這樣的敵人,少女突然覺得自己最近莫名的傲氣有點可笑。

自從打完角都之後,她已經開始以「准影」的實力自居了,自認為開發了這麼多強力忍術,已經在忍界有立足之地了。

現在才意識到,自己竟也開始夜郎自大起來。

假若她的對手,是眼前的這位蛞蝓仙人的話,她要怎麼辦呢?

櫻開發的那麼多忍術,除了陰封印配合上冰遁能將蛞蝓仙人的九牛一毛的部位凍死以外,其他的忍術竟完全威脅不到它。

哪怕是少女最自豪的風刃激流,或許能在它身上開一個大口,但是切割傷對於恢復力過人的蛞蝓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至於其他忍術,用出來可能連幫蛞蝓搔癢都不夠格。

「利維坦之怒?」或許正版的利維坦,比蛞蝓仙人還要巨大;但是在她手中使出,也就比仙人的觸手更長一點而已。

完全完全不是對手。

真是可笑啊,面對這樣偉岸的生物,櫻才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

甚至於,蛞蝓仙人都不需要用力,只憑它身旁的酸霧,便能讓春野櫻不攻自敗。

故此,在經歷了最初的震驚之後,春野櫻望向蛞蝓仙人的眼神,也漸漸變得複雜起來。

「不用擔心,我不會傷害你的……」感覺到櫻的忐忑難安,蛞蝓仙人「輕聲」好言安慰道,表達出了「雖然體形很大,但我很溫柔」的意思。

好吧,以它的體形來看,這種雷鳴爆轟般的聲音,確實已經算是很溫柔的了。

櫻嘆了一口氣。雖然蛞蝓的安撫跟她的情緒驢唇不對馬嘴,不過這麼一打岔,少女到底是從鬱郁的心情中恢復過來了。

說到底,她現在的實力也是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就算打不過蛞蝓,也沒什麼好自卑的。櫻終究是個驕傲的人,遇到一點小打擊,就算會低落一會,也不會一直垂頭喪氣。

而且蛞蝓仙人也不是她的敵人……她未來要對付的,還是那群隱藏在暗處的「曉」的成員,或者其他的,根據少年熱血漫的尿性早晚會跳出來揚言要毀滅世界的中二病BOSS。

晃晃腦袋,甩去了負面的情緒,溫和的笑容便也重新浮現在她臉上。

「蛞蝓仙人,我們還是先回到正題吧,畢竟即使有這孩子的冰遁護身,我們還是堅持不了太久……」綱手雙手抱胸——或者說托胸,昂起頭望著蛞蝓說道,「剛才您也觀察了很久了,春野櫻有仙術天賦嗎?」

「小綱手、小櫻,我還是用分身跟你們說話吧,你們這樣昂著頭太累了……」蛞蝓仙人洪若雷霆的聲音漸漸淡下去。

櫻抬著頭,只見它把頭縮了回去,將大半個身子重新沉入酸液湯中,非常體諒兩人地轉用壓迫性不強的分身與兩人交談起來——

「綱手大人,你知道的,仙術的修行,只適合有大量查克拉的人去練習,因為只有天生查克拉量大的人,才有足夠的力量去馴服自然能量,否則即便學會了仙術也沒有意義。」旁邊的小蛞蝓說道——儘管它足足有三層小樓那麼高,但櫻已經覺得應該稱呼它為「小蛞蝓」了。

「春野櫻大人的查克拉量或許在她的年齡段,算得上出類拔萃,但是仍然不足以控制那麼龐大的自然能量,即便有陰封印也不行,必須是蘊含在身體內部的查克拉才能抵擋自然能量的侵蝕。」小蛞蝓冷靜地說出了事實,「不過如果綱手大人您想學習仙術的話,以您現在的條件,倒是可以嘗試一下……」

「我已經是火影了,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放在修行上面,而且沒有小櫻的冰遁護甲的話,我也沒法在這個環境中待太久……很可惜了,蛞蝓。這個想法缺乏可行性。」綱手搖了搖頭說道。

她回頭望了一眼自己的弟子:「至於小櫻查克拉量不夠的問題,實際上,她也只是剛剛掌握冰遁血繼限界不到一年的時間,並不是天生的血繼限界擁有者。冰遁血繼限界才剛開始改良她的體質,她的查克拉現在雖然不多,但以後就會變得很多了。」

「居然是自行掌握了血繼限界的初代血繼源頭,難怪!」小蛞蝓驚嘆了一句,「我的本體剛才詳細觀察了櫻大人……櫻大人的精神有兩個,或者可能是三個核心,或許這就是櫻大人能在這個年紀就能開發血繼限界的原因了吧!」

兩個,甚至三個精神核心?

春野櫻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一個是自己,一個就是原本的小櫻了吧?話說,還有一個是誰?傳說中的里櫻嗎?

原來自己能輕鬆使用一心兩用的技巧,掌握冰遁,也有穿越的福利在內……

她有點心情複雜,雖然穿越的最大秘密還沒被人識破,但是在蛞蝓仙人的本體面前,她就彷彿赤身裸體般,全身上下、內外都被看得乾乾淨淨,完全沒有秘密可言……

除了純粹的力量大以外,仙人居然還有這等神通。

不過,春野櫻覺得就算被道破了穿越的秘密,其實也無妨。

她一直很坦蕩,也很真誠,從出生到現在,在木葉生活了這麼多年,她已經是「真的」春野櫻了,被揭穿了又如何?她的親人朋友老師等等,心裡認可的是作為穿越者的自己,那就足夠了。

「冒昧問一句,櫻大人有精神分裂症嗎?」小蛞蝓明顯沒有本體那麼聰明和強大,這種事情應該是一看就知道的。

「當然沒有!」櫻臉色一僵,雖然是兩個核心,但只有一個意志,她可沒有精神病。

「呃……抱歉,剛才本體告訴我,你的兩個核心與精神之間的聯繫非常融洽自然。」小蛞蝓使勁搖了搖觸手,似乎在表示鄭重的歉意,接著說道,「櫻大人的精神力量比常人要強大好多倍,可惜肉體力量比較孱弱,這拖累了您的查克拉量。不過放心吧,等到身體發育完畢,冰遁對身體素質的提升告一段落後,您的查克拉量會比現在多十倍以上的。」

「到那個時候,就差不多有修習仙術的資格了。」

仙術修使用的前提,是自身擁有足夠多的查克拉量……以櫻現在的查克拉量,還遠遠達不到可以修鍊仙術的程度。

(保底12。加更02。)

(今天開始每天四更直接加更全部償還完畢。求訂閱!求月票!) 「那樣至少要等七八年吧?」綱手眉頭微皺,問道,「拖的時間太長了,到時櫻自己說不定就開發出什麼術,連仙術都用不上了……」

綱手誇大其詞的說法,無意中說中了事實。等計劃中的陽神模式開發完畢,仙術模式又算什麼?

「也未必要等發育完全才可以……」小蛞蝓停止了晃動,微微思索了一下,「嗯,冰遁才開始改造了一年的話……請問櫻大人,天葵開始出現了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