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被迷得神魂顛倒的溫副官:……

默默咽下一口心頭血,算了,他這會兒也看明白了,圍觀有風險,特別是小溪少爺正飽受疼痛折磨的時候,性格尤為的熊。

這什麼貌似很了不起的神血光團,明明早就被小溪少爺控制住了,就算他真的碰到也不會有事,可偏偏要在他伸出手的最後關頭,好似懸崖勒馬般把他弄醒,嚇得他一身冷汗。還給他看小紅的慘狀,來安(刺)慰(激)他……結果輪到他家少帥,一點可怕的情況都沒有發生。

這大概╮(╯▽╰)╭就是真愛和真不愛的區別吧。



「哈哈哈哈哈哈還好本少帥緊趕慢趕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沒趕上寶藏爭奪,不然這個笑話肯定要被其他人笑一年了。」

維克多少帥頂著火紅的寸板兒,整個人笑得張揚肆意。

言下之意,參與了寶藏爭奪,會被笑一年的眾人:……

笑話之一的阿芙拉,恨不得將面前的餐盤直接拍他臉上去。

要不是看在四大軍團的面子,他們這幾天忙著在古礦區搜尋那個耍了大伙兒的狗東西好一雪前恥呢,誰有空來參加某人的歡聚宴會啊。都是帝國皇家學院出來的,都是少帥,做人的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兩人眼神一對上,維克多倒是和她心有靈犀般的八卦道:「戚宿呢,是不是也去尋寶了,現在感覺沒臉見人,所以宴會都不到場?」

沒臉見人的眾人:……這位一張嘴,刀刀都能扎心,也是沒誰了。

深吸口氣,有了維克多這個鮮明對比,阿芙拉越發欣賞和感激戚少帥之前的風度,不禁出言維護道:「戚少帥的小嚮導當時也在古礦區,少帥擔心他,所以沒有參與寶藏爭奪而是去尋人了。小溪少爺吃了異源石中的一枚果子,據說能夠提升體質。這幾天沒見著少帥的身影,估計是陪著他吧。」

期盼戚宿丟臉的願望落空,維克多略帶遺憾的感嘆,「那個小禍水的運氣倒是一貫不差。」

緊接著,他口中的小禍水就跟著戚宿爸爸閃亮登場了。

兩人走入主艦大廳的一瞬,維克多忍不住眯了眯眼。

段小溪提升了體質,成了B級嚮導,他倒是不太在意。但是,好不容易圓滿完成了家族特訓,有感於自己將有所突破,想找老對手比劃比劃,卻忽然發現,老對手戚宿的氣息似乎變得更加捉摸不透,這就令維克多不得不心情凝重了。

「有些日子沒見了,戚宿我們去練練。」

維克多也是光棍,想試探下老對手的實力,那就親自動手唄。

「好。」

戚少帥也應戰得乾脆利落。

你說巧不巧,未來大巫剛和自家監護人在浴室里用小甜點光團完成了醬醬釀釀的人體彩繪藝術趴,正想測試一下神血繪製淬體巫咒帶來的效果呢,就收到了維克多少帥的邀請。一到場,又立刻收到了維克多少帥的約戰,可以說相當善解人意捨己為人了。

完成了升級,再次滿血復活的中二少年,當即為自家監護人搖旗吶喊,「戚宿爸爸,試試幽都啊,單純的揍他,又怎麼能讓手下敗將知道,努力之後,有多絕望啊~」

「小溪少爺,幽都是什麼?」

兩位少帥一言不合就要下場干架,阿芙拉正激動呢,聽見戚少帥家小嚮導這話,頓時有些哭笑不得。戚少帥實力很強,但維克多少帥也不弱啊,什麼東西能讓維克多感受絕望啊?

「幽都是一把劍,我在古礦區為戚宿爸爸尋找到的異寶。」

承包了古礦區的少年真沒說謊,石棺中的神血就是小甜點,裡面沾染著神血的幽都劍,才是他送給戚宿爸爸的異寶。

「幽都說了,它還有個兄弟叫天都,集齊它倆,就可以毀天滅地所向披靡~」

也不曉得劍本身的畫風就是這樣,還是因為是中二少年翻譯的緣故,反正落到阿芙拉的耳朵里,整個人都不好了。

麻蛋,戚少帥家的小嚮導,二得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啊啊啊~ 經過段小溪的搖旗吶喊,在場眾人也都被科普了新的知識點——幽都是一把劍,一把狂拽炫酷X炸天的劍,是中二少年蹲在古礦區挖礦,千辛萬苦給他家監護人挖回來的異寶……

默默將目光集中到戚少帥腰間那把黑色小匕首上,他們之前一直以為,那就是個裝飾掛件。還別說,顏值身份到了少帥這樣的高度,那真是搭配什麼都格外出眾。那把瞧著除了能在夜晚隱身再無其他特點的小匕首,佩戴在少帥身上,也顯得簡潔純粹上檔次。

咳好吧,現在的重點是,戚少帥如何拿著那把名為幽都的小匕首,揍得維克多少帥感覺到絕望呢?

中二少年真是種魔性的生物啊,經他歡脫的嗓子一喊,他們都沒辦法集中注意力觀看兩位少帥之間的精彩交鋒了,眼睛總不由自主瞄上那把據說集齊了它兄弟天都,就能毀天滅地所向披靡的……裝飾匕首。

別說他們了,就是場中的維克多,在短暫的你來我往錯身分開之後,揉了揉發麻的手臂,沖戚宿不懷好意的挑釁笑笑,「什麼劍如此的厲害,戚少帥乾脆讓我們大家一起見識見識。」

好,就欣賞維克多少帥這種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的性格,段小溪站在場邊熱烈鼓掌,「都聽到了,是維克多少帥自己要求的。既然維克多少帥誠心誠意的要求了,戚宿爸爸就大發慈悲的成全他吧~」

家裡養了個熊起來逮誰坑誰的熊孩子是種什麼體驗,看戚少帥現在就知道了。

「幽都的力量,目前還不好控制。只是一場聚會切磋罷了,沒必要動用它。」

這話說的,戚少帥自己都覺得似曾相識。

當初他家小嚮導在參加實戰課時,也是這樣對老師同學們說的,『小蜘蛛的力量,我還控制的不好』然後,果然沒控制好,那叫一個慘烈喲。

如今輪到少帥自己,雖說沒有請家長、失學在家這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煩惱,但可以預見,讓他家熊孩子帶坑裡多折騰幾回,維持了二十多年的正經少帥人設就要崩了。

畢竟,再高的情商手腕,也架不住眾目睽睽之下,把人家主艦捅個窟窿之類的兇殘行徑。到時候,你說少帥尷尬不尷尬。

好在少帥的公眾形象目前還是完美無瑕、呃,有了他家小嚮導潑的幾盆狗血之後,大概算瑕不掩瑜吧。總之,中二少年說的話,大家或許哈哈哈拜倒在他的腦洞之下圖個樂呵沒人當真,但少帥說出口的話,那就由不得大家不慎重對待了。

眾人剛才還抱著起鬨看熱鬧的心態,這會兒再看那把小匕首,眼神就完全不一樣了。

「眼拙了眼拙了,沒想到,那把匕首,還真不是一般的東西啊~」

「動動腦子也該知道,少帥隨身佩戴的東西,能是普通玩意兒么。」

「呵呵,剛才看熱鬧最起勁的也有你。」

「到底什麼樣的威力啊,連少帥都說還不好控制。難道真是小溪少爺挖礦挖出來的?這運氣,那些挖了一輩子礦的都該哭死了。」

「我的天,剛剛掰著手指頭算了算,段小溪的運氣好得簡直不科學啊。先是玷污、咳,先是少帥放著適配度78%的A級嚮導不要,偏偏選了適配度才27%的段小溪,他當時才剛覺醒了異能,還是個E級小嚮導。之後,星盜、蟲潮段小溪都能撐著活下來,然後據說喝了珍貴的體質提升藥劑,變成了C級小嚮導。這才過了多久,前幾天據說又吃了能夠提升體質等級的果子,現在已經是B級小嚮導了……妥妥人生贏家啊,細思恐極!」

場邊大伙兒因為戚少帥的話而議論紛紛,場中的維克多也不傻。他這個人天生反骨,但凡越是表現完美的人,他越是容易生出各種不服,總想找機會打臉。不過,他是想趁機瞧戚宿的笑話,可不想最後作死讓大家圍觀一場自己領銜主演的笑話。

以戚宿的分寸,這樣說已經算明確的提醒他,堅持要見識一番的話,說不定真有什麼讓他體會絕望的杯具發生。

思及此,維克多也順勢下了台階,「哈哈哈戚少帥說的也對,只是聚會切磋,沒必要兵器都亮出來喊打喊殺的。還是等到正式的競賽開始,再來欣賞下,戚少帥這把匕首,哦,應該是幽都劍的風采。」

「會有這個機會的。」

戚宿回以一個淡然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得體的不露半點鋒芒的回應對手的挑釁,戚少帥教科書式的重現了極具帝國皇家學院特色,由某任校長耗畢生心血撰寫的應敵指南中的第三條。據說,此技能一出,能讓對手自然而然的懷疑自己的智商和情商。

完全沒能繼承到學院此等優良傳統的維克多少帥,只覺氣得肝疼。

生氣,牙痒痒,那還費什麼話,接著動手啊。

維克多當即道:「如此,我們的切磋繼續,雖然對在場的各位來說,少了點驚喜。」

「驚喜還是可以有的。」戚宿轉身走到場邊,將自家坑爹的熊孩子拎了過來,「既然維克多少帥覺得我們倆的對戰,對於大家來說少了點驚喜,那就再加上各自的嚮導好了。這次荒星域競賽,小溪也會與我一同參加,就當給他一個提前適應的機會。」

此話一出,現場果然再次熱鬧了起來。

「大新聞啊,戚少帥竟然要帶小溪少爺參賽!」

「少帥對他的小嚮導果然是真愛,這樣重要的競賽都願意帶在身邊,感動~」

「可是段小溪的等級,好吧,剛剛提升到B,也不算太差了。」

「不要總拿等級說事兒。段小溪的異能很特別,據說因為精神力藥物和危險的刺激導致發生了變異,非常具有攻擊性。你們沒看皇家學院的野外試煉直播嗎,他那兩隻精神力凝聚體小蜘蛛,一隻把兩個遠征旗艦的A級哨兵嚮導都咬得哭爹喊娘,另一隻,遇上母蟲都敢正面撲上去懟。」

「我去,聽你這麼一說,段小溪當時還是個C級小嚮導啊。而現在,他成了B級嚮導,那他的小蜘蛛……」

「所以說,期待吧,等下二對二的切磋肯定有看頭!」

被自家監護人從茫茫人海中、嗯,拎了出來,段小溪懵了一下,就只剩下滿滿的激動了。和戚宿爸爸並肩作戰什麼的,想想都帶感。

戚少帥也算用心良苦了。他家小嚮導剛在古礦區成就了一番大事,接著又提升了等級,正是精神亢奮精力充沛的時候,還是讓他合理的折騰一下吧。

維克多挑了下眉,倒是沒有拒絕這看起來合情合理合乎大家興趣的切磋方式,沖身後人群拍了拍手,「莉莎,過來。」

隨即,一名容貌不算出眾,但身材前凸后翹絕對火辣的紅裙女子走向了維克多。與之前在學院里,段小溪見過一面的那個凝聚體是只栗紅色百靈鳥的漂亮嚮導顯然不是同一個。

維克多的嚮導當然不止一個,家族培養的,他自己挑選的,好戰分子自認不好美、色,單從功能上分配,人數也維持在六七個左右。而莉莎這款一看就符合長輩的品味,也的確是家族為他準備的此次陪同參與競賽的人選之一。

段小溪看看維克多,又看看莉莎,再次看向維克多,「你的百靈鳥死了。」

不是疑問,更像是在簡單陳述親眼所見的事實,這一出倒是嚇了維克多和莉莎一跳。

轉身抱住自家監護人的腰,嚇死人不償命少年兀自感動,「給權貴家當嚮導真是危險,臨死前連精神力都要被其他人吞噬掉。戚宿爸爸,大家說的沒錯,我果然是你的心肝寶貝。」

驚詫過後,維克多的嚮導莉莎倒也坦然,「人又不是我殺的,反正她都要死了,而她的精神力又正好合我的口味,又何必浪費。小溪少爺怎麼知道我吃了那隻百靈鳥,你的異能,難道還擁有預知一類的屬性?」

中二少年揚起下巴,傲視全場,「你們對巫的力量一無所知。」

「巫?」

莉莎還真不知道巫這個稱呼,究竟擁有何種力量。

而在場的其他人,也同樣一頭霧水。

「不知道也沒關係。要不了多久,整個星辰大海就將顫慄匍匐在未來大巫的腳下~」

裝X不可怕,可怕的是裝X的特么還是個中二少年,圍觀眾人:……算了,他們也不想知道戚少帥私底下是不是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特殊愛好,只求戰鬥吧少年!

說時遲那時快,一裝完X中二少年就開啟了陰森森背景。

奇異的巫咒輕柔又涼颼颼的纏繞在眾人耳邊,含含糊糊的音節聽不清卻又掙不開甩不掉,說不出的怪異,不少感知敏銳的人都齊齊打了個寒顫。

莉莎是擁有吞噬精神力異能的A級嚮導,段小溪的精神力凝聚體那隻紅色小蜘蛛,也被證實擁有精神力吞噬屬性。在大家預估中,兩個少帥都是S級哨兵,兩個嚮導雖然一個A級,一個B級,但屬性都挺兇殘的,所以這場二對二的切磋場面,應該是旗鼓相當、戰況激烈,看得大伙兒熱血沸騰心潮澎湃那種。

然而,攔不住中二少年非要給他們科普下巫這個全新的知識點啊。

熱血沸騰心潮澎湃什麼的,只剩下不科學的透心涼。

對於這場到底是驚喜還是驚嚇的聚會,一言難盡的眾人:……好吧,從今天起,巫這個字,成功給他們留下了森刻的印象。 俗話說,力量不可怕,可怕的,是支配力量的人心……

咳,好吧,簡單來說就是,段小溪硬要科普的所謂巫的力量,就已經夠詭異莫測了,偏偏他還是個從小被阿爹當祭品嚇著長大的三觀烏漆麻黑腦洞格外清奇的中二少年,你說可怕不可怕!

有幸圍觀了聚會切磋的眾人:……真的,戚少帥作為別人家的孩子,每次見面都要刷新一下戰鬥力,貌似這回還飆升得有點犯規,把維克多少帥揍得噼里啪啦以頭搶地。即便這樣,他們也沒覺得可怕。光聽聲音都感覺酸爽解氣啊,誰讓維克多嘴賤囂張招人討厭呢。但是,中二少年的畫風不一樣啊~

人家莉莎釋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凝聚體,一條三米來長的毒蟒。

毒蟒瞧著兇悍懾人,黑白交錯的鱗片,尖利的毒牙,令人發憷的嘶嘶聲。果然不負吞噬屬性攻擊力極強的A級嚮導的威名。

然而,當段小溪開啟了陰森森背景念起了令人渾身冒雞皮疙瘩的不知名音節之後,正常的切磋流程就開始變得不科學了。

莉莎的毒蟒忽然扭動膨脹起來,整條蛇都發生著肉眼可見的異變。鱗片變成了鳥類的羽毛,蛇身上鼓起了數個膿包似的肉球,肉球蠕動著一個個破裂開來,又從裡面鑽出了各式各樣的腦袋。天上飛的,水裡游的,地上爬的可以說應有盡有了。

這特么簡直是將多個物種扯碎了又重新揉合在一起的怪物,還是特別噁心人的那種。

正當場邊圍觀眾人不少都產生了心裡不適的時候,中二少年還開口給他們講了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亡魂始終與你同在的恐怖鬼故事!

「當你吞噬了他們,他們便與你融合在了一起。」

「他們的意識並沒有完全消散,聽到了么,你最近吞噬的那隻百靈鳥,還在泣血的哀鳴……她不甘心,心存怨恨。」

「你的精神力凝聚體在融合他們獲得更大力量的同時,也會被他們牢牢紮根其中。他們沉睡著蟄伏著一點點積聚力量,直到有一天,你的精神力出現破綻……」

麻蛋,少年這種一臉認真講鬼故事的操作實在有點嚇人,特別是當賓客中有幾個感知靈敏的紛紛驚呼,他們在莉莎身上看到了重影之後,莉莎本人都讓他刺激得差點精神力暴動。

A級嚮導的精神力暴動啊,看熱鬧差點要命,他們找誰說理去。

你說你切磋就切磋,為什麼要嚇人呢?!

當然是因為,段小溪自小就是被阿爹嚇著長大的呀╮(╯▽╰)╭好吧,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他上輩子到底經歷了什麼。

不過這並不妨礙大家時不時回憶下他們到底經歷了什麼。他們這些從家族中掙出頭角,能來參加荒星域競賽的,誰手上沒沾過血啊,敵人的,競爭對手的,甚至是有血緣的。這要是下回神經病少年又準備科普下巫的力量,跑誰面前講講不為人知但偏偏他就是知道的鬼故事,那感覺真是毛骨悚然好么~

如此想來,眾人不禁生出了與皇家學院教導主任同樣的蛋蛋憂傷。少帥,大家都看好你哦少帥。這是心的呼喚,這是愛的奉獻,為了大家以後少受驚嚇折磨,管教好神經病中二少年,真的刻不容緩!

對於外界這種不切實際的渴望,溫樞溫副官是嗤之以鼻的。

他們家小溪少爺從聚會嚇人歸來后,倒是消停了兩天。然後,他就收到了從海皇星給他打包快遞過來的土特產——海妖族的屍體。

如今正在實驗室里,對著一具因為意外而被從頭到尾整齊切成了兩半的屍體思考著,能不能用他的小蜘蛛吐絲將整具屍體完美縫合的問題。

而被無知大眾寄予厚望的少帥呢,面對開開心心哼著小調擺弄蛇尾巴玩偶的問題少年,戚少帥通常都會回以慈父般的微笑。誰也不知道這伸手不見五指的縱容底線在哪裡。

溫副官也是事後才反應過來,他們跟著少帥去古礦區撈人的時候,少帥為什麼能夠那麼準確的找到挖礦少年呢?答案是,因為少帥的伴生獸一直跟著他家小嚮導啊。

那麼,重要的問題就來了,少帥的伴生獸一直跟著小溪少爺,要說小溪少爺在古礦區折騰得天翻地覆喪盡天良,他們少帥一點也不知情,那才是鬼話吧!

心中裝著無盡的星辰大海,自然不會在意古礦區這一粒微塵,三觀再次升華之後,溫副官覺得,他也悟了。

總之,指望少帥管教小溪少爺,真是太天真了,他們辣是如虎添翼、相得益彰。

別說少帥了,就元帥也、也、算了。溫副官回憶了下,曾經無意中聽他爺爺奶奶念叨過一嘴,據說元帥從小也是不靠譜的,老元帥一天照著三頓抽打,都依然頑強而倔強的不忘初心並茁壯成長。

這般算來,老戚家畫風最最正常的,大概就是老元帥了。可惜啊,老元帥死的早。

在內心默默感嘆了下,溫樞溫副官深吸口氣,抬腳走進了小溪少爺的實驗室。

他本人其實是拒絕走進去經受視覺衝擊的,無奈少帥是個能夠感動全星際的監護人,總會盡量抽出時間陪伴他家興趣愛好詭異的中二少年。作為副官他能怎麼辦呢,只能硬著頭皮進去彙報工作啊。

好在,實驗室內並沒有什麼令人難以接受的場面。

呃,嚇不嚇人,反正見仁見智吧。

倒霉催因意外被切分成兩半的海妖族人,此時已經呈完整狀態,甚至一點縫合的痕迹都有沒留下。深藍色的長發,瓷白的肌膚,偏向於陰柔的艷麗五官,再加上與發色相近的幽藍色蛇尾巴,不得不說,單看如今這賣相,眼前這個躺在試驗台上的年輕的海妖族雄性,真的有著非同一般的美感。人身蛇尾,危險又魅惑。

隨著溫樞溫副官的靠近,年輕的海妖族緩緩睜開了蔚藍的眼睛,慢慢坐起身來,幽藍色的蛇尾流水般輕盈無聲的滑下試驗台,三兩下擺動,整個人便靈活而流暢的滑動到了溫副官的對面。眨眨眼,他甚至還衝他吐了吐那前端開叉的非人類長度的舌頭。

這活靈活現毫無違和感的模樣,若不是離得近了,從他身上感覺不到一絲半點的活氣,並且,這具屍體還是經溫副官的手,給安排到實驗室的,恐怕連他自己都要相信,眼前這個,就是個活生生的海妖族雄性了。

再次深吸口氣,溫副官內心的小人只能不斷做著心理建設。穩住,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像少帥那樣面不改色的!小溪少爺的小蜘蛛本來就有一隻控制系屬性,操控個把屍體,已經不是頭一回了,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然而,再多的心理建設,也抵不住不靠譜少年他控制到一半控制不住了呀。

本來準備鎮定繞過海妖族屍體的溫副官,忽然就直面了與他保持近距離接觸的海妖族,那張陰柔精緻甚是養眼的臉,從頭頂到眉眼鼻尖下巴開始一點一點裂開,然後裂痕逐漸擴大並一路向下,吧嗒一聲,裂成兩半的屍體重新倒在了地上。

隨即,實驗室另一邊,傳來了不靠譜少年沒心沒肺的感嘆,「還是失敗了啊。用蛛絲縫合,效果是挺完美,可是稍不留神,蛛絲就會從屍體上消失。一點都沒有修補靈魂輕鬆。本來還打算給溫副官一個驚喜的。」

默默捂住心臟的溫樞溫副官:……他們家小溪少爺,一直對驚喜這兩個字,存在著令人難以描述的誤解。

再再次深吸口氣,拿生命在當副官的溫樞溫副官,迅速調整好狀態,愛崗敬業的走到他家少帥身邊躬身稟報,「少帥,那個贈送綺麗兒公主殿下骷髏頭項鏈的海盜,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死了。而那條項鏈,似乎並沒有什麼線索。」

「項鏈本身沒有線索,但項鏈引出了刺殺綺麗兒的那些人,就是最好的線索。那個海盜的目的,應該是如此。」將準備去撿屍體的少年撈回身邊坐好,戚少帥逗弄地伸手,將少年的臉捏圓搓扁,「小溪少主,該仔細交代下你和左右護法在礦洞中的重大發現了。」 異能狂巫:匪後多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