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陳美君甜美一笑,就圍著馬廄轉悠了起來,付浩生等人此時也圍著馬廄轉悠了起來,開始尋找合適的馬兒。

一分鐘后。

陳美君停在了一頭棗紅色的高頭大馬前面,看著林逸笑道:「老公,這個怎麼樣?它的尾力很大,毛色光亮,有油性,無表皮傷疤,鬃尾通順,絕對算是這裡面比較好的一匹馬了。」

林逸一聽,撇了撇嘴,顯得有些不滿了,這馬兒雖然看起來體型壯碩,可年邁,四肢無力啊!而且動作十分的緩慢,頂多也就是能夠在這馬場中溜達一圈兒,在外面的話,這東西怕是沒有一點用處。

「如果這都算是好馬的話,那我今天就不騎了吧!」林逸意興闌珊的說道。

「怎麼沒有合適的?」

付浩生走了過來,盯著林逸冷冷的問道。

「嗯,都是垃圾,實在沒有心思玩兒。」林逸搖頭不滿的抱怨道。

「都是垃圾?哈哈,看來你的眼力勁兒果然高啊!這樣好了,我知道這裡剛剛從蒙古進了一匹純種的寶馬,那傢伙力量大的驚人,特別是爆發力,簡直恐怖,堪稱是這裡面最強大的一匹,只不過它尚未馴服,騎起來倒是有些危險,不知道你敢不敢呢?」付浩生盯著林逸玩味的壞笑道。

「什麼?還沒有馴服的?」陳美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不過馬上就又放下了心,一匹沒有馴服的寶馬,他的力量如果恐怖的話,甚至能夠跟一名宗師之境的強者相抗衡,如果是普通人的話,被它踢一腳甚至能夠要了他的性命,可林逸卻不同,他是什麼人啊?那可是這華夏第一強者。

這馬兒再瘋狂,力量在再大,在他林逸眼中,也不過是翻手便可以鎮壓的存在而已。

「不錯,沒有馴服過,聽說這馬場找了好幾個高手過來,都沒辦法馴服,還被踢傷了一個呢。」

唐元強也走了過來,一臉鄙夷的盯著林逸冷笑道。

「在哪兒,去看看是不是值得我出手!」林逸淡淡的笑道。

「靠!你他瑪德以為你是誰啊!」唐元強眼睛一翻,差點都忍不住想要開口罵人了,他們可是京城最出名的富二代,可是也沒有林逸這麼囂張啊!

「好啊!我相信一定不會讓林少失望的。」付浩生陰險一笑,扭頭看向了旁邊的服務生笑道:「帶路,去看看那匹純種的汗血寶馬。」

「是,付少!」

服務員恭敬行禮,也知道這些富二代不好招惹,直接帶著眾人越過馬廄來到了一處偏僻的馬廄前,整個馬廄內,此時就只有一匹駿馬,他的個頭比之前陳美君給林逸挑選的還要大上不少,一雙眼睛更會炯炯有神,身體的線條也非常的完美,毛髮光鮮亮麗,就算是不懂馬兒光是看上一眼,就給人一種充滿爆炸性力量的可怕感覺。

「這匹是非常少見的純種汗血寶馬,不但價值驚人,最重要的是他的野性很足,之前,這裡放著我們馬場其他幾匹純種的寶馬,結果,它到來之後,其他的純種寶馬都被他踢傷了,無奈之下就把它一個關押在這裡了,老闆現在正在外面尋找馴馬師。」

服務員解釋道。 「吭哧,吭哧!」

似乎林逸一行人的到來,引起了這汗血寶馬的注意,那巨大的鼻子裡面竟然噴出了一道道白色的熱氣,看起來非常的恐怖。

「不好,他要發脾氣了,大家後腿!」

服務員一看,頓時面色大變,如臨大敵一般,焦急的呵斥道。

付浩生等人一聽,自然不會遲疑,急忙後退,他們可是無比珍惜自己小命的人。

「砰!」

一聲悶響,那粗壯有力的馬蹄子竟然直接踢在了牆壁上,那無比堅固的牆壁,竟然被它一腳踢出了一道一米多長的裂痕。

「該死的,看來要換馬廄了啊!」服務員面色大變,有些心驚膽顫的說道。

以對方的力量,這牆壁如果再踢幾次的話,說不定就要倒塌了,到時候如果不小心傷害到了這汗血寶馬,他就算是搭上性命也不夠賠的啊!

「瑪德,這畜生果然兇殘啊!」

付浩生一臉咂舌的尖叫道,這樣恐怖的一腳,如果踢在他的身上怕是當場就要讓他骨折。

「不錯,的確是上等的好馬,甚至可以稱得上是龍馬了,不過這東西太殘暴,林逸你還是不要騎它了,萬一被傷著了不划算。」

唐元強看著林逸裝模作樣的勸說道,不過他卻沒有注意到,在他無意間說出龍馬二字的時候,林逸的瞳孔微微一亮。

「瑪德,沒想到在這地球上竟然還能夠遇到真正的龍馬。」

林逸心裡美滋滋的笑了起來,龍馬,顧名思義,便是蘊含有一絲神龍血脈的寶馬,這東西也許對於普通人來說,十分的兇殘,可是在強大的修仙者眼裡,它們卻是最溫順的一種,用來代步那更是非常不錯的一種選擇。

而且因為蘊含有一絲龍血,這龍馬不管是爆發力,還是戰鬥力可都非常驚人的,就眼前的這一匹寶馬,林逸就能夠肯定,便是一般的成年猛虎遇上了,怕是也要調頭就走。

「好,我就要這匹馬了。」

林逸微微點頭,十分滿意的笑道。

「什麼?真的要這匹了?」

服務生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騎這一匹馬弄不好那可是連自己的性命都可能丟了的啊!

「這位先生,還請您慎重考慮一下,這匹馬的野性很強,騎馬有生命危險,而且,必須要繳納一億的保證金才有資格騎它!」服務生深吸了一口氣,急忙再度看著林逸說道。

原本還在偷笑,準備看林逸出醜的付浩生三人一聽,頓時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一億保證金,便是他們三人想要拿出來也有些困難啊!

可如果拿不出來的話,今天林逸不就躲過一劫了嗎?

于帥見狀上前一步,看著服務生沉聲說道:「用我于帥,跟唐元強,付浩生三人的名義來擔保如何?」

「不錯,我們三人的身份背景你應該非常清楚,區區上億的汗血寶馬,我們還是玩兒的起的。」

付浩生也急忙上前說道,他們可等著看林逸出醜呢,這汗血寶馬他們必須要給弄出來。

服務員稍微遲疑了一下之後,點了點頭笑道:「既然有三位公子擔保,那自然是可以的了,不過這馬兒還要麻煩林少自己牽出來。」

「哈哈,你放心,把鑰匙給林少就好了,林少有的是辦法。」

「不錯,林少的強大,遠不是你能夠了解的,牽馬還不是輕而易舉?」

「美君,小雪,咱們先去一邊兒,萬一這大傢伙發狂傷害到你們可就不好了啊!」

于帥陰險的冷笑道。

「這……好吧!」

歐陽雪撇了撇嘴,有些無奈的說道,陳美君是她的好朋友,她當然希望陳美君能夠找到一個真正的強者,作為名門之後,歐陽雪實在太清楚,普通人的生活有多麼的艱難了,所以打心眼裡她還真就不喜歡陳美君跟林逸在一起。

見所有人都離開了,服務員急忙上前把鑰匙遞到了林逸的手中,尷尬的笑道:「林少,您注意安全,這東西脾氣火爆的很!」

「呵呵,好!」

林逸接過鑰匙便朝著馬廄走了過去。

付浩生見狀一臉陰險的冷笑,悄悄的使了一個眼神,唐元強跟于帥便跟他一起走到了一旁。

「兩位,不如咱們打個賭啊!看這個小子能夠撐住幾分鐘啊?」

付浩生陰險的冷笑道。

「呵呵,好,我出一千萬,賭他撐不過一分鐘!」

「我出兩千萬,賭他撐不過兩分鐘。」

「既然這樣,那我就出三千萬,賭他撐不住三十秒好了。」

三人站在一旁陰測測的盯著林逸獰笑道,剛剛那一腳可是讓他們深有體會啊!那要是踢在人身上,怕是當場就要跪下。

「啪嗒!」

鎖被林逸打開。

「寶貝兒,這裡的場地實在太小了,你留在這裡,的確是委屈你了,跟我走吧!」林逸看著汗血寶馬淡淡的笑道。

「吭哧,吭哧!」

剛剛才安靜下來的汗血寶馬,鼻腔中再度噴出兩道白色的熱氣。

付浩生等人一看,頓時眼睛一亮,心裡簡直就像是吃了蜂蜜一樣開心。

「哈哈,臭小子,讓你丫的在這裡跟老子裝,今天看你怎麼死!」

「不錯,還尼瑪都是垃圾,你以為你是什麼人啊?能騎什麼樣的啊?」

「可不是,丫的裝的好像就是太子爺一樣,瑪德,窮鬼就應該有窮鬼的覺悟!」

「圖魯魯!」

汗血寶馬腦袋甩了甩,不但沒有絲毫往前的意思,反而一臉驚恐,彷彿遇到了什麼極為危險的東西一般,被嚇的直接慢慢後退開來。

「瑪德,這是怎麼回事兒?」

付浩生三人都傻眼了。

「好了,別不好意思了,我知道你是母的,不過你放心,我有媳婦兒了,走吧!一起出去溜達溜達!」

林逸看著有些害怕的汗血寶馬,淡淡一笑,便上前一把抓住了韁繩,他實力滔天血脈強悍,再加上經常跟強者對戰,身上的彪悍之氣,可遠在這汗血寶馬之上,汗血寶馬見到了他,自然有如見到了洪水猛獸一般害怕。 「他,他到底是什麼人?」

牽馬的服務生瞪著眼睛,一臉驚恐的尖叫道,他雖然只是最低下的一個牧馬人,可他對於馬兒的了解絕對在付浩生等人之上,特別是這匹純種的汗血寶馬,簡直就是馬中的王者,否則,諾大的一個馬場老闆,也不至於為了找到馴服它的辦法而外出了。

它的骨子裡有身為馬王的驕傲,它的血液之中有著萬馬奔騰的瘋狂,可現在,這樣一個誰也不服氣的王者,在見到林逸的時候,竟然表現出了如此驚恐不安的神情,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要知道,在這匹寶馬弄回來的第一天,他的老闆為了能夠馴服它,甚至把他在西藏收養的一隻藏獒弄了過來,想要挫挫他的銳氣,結果呢?兇猛異常的藏獒卻先慫了,可現在,一個看起來宛如陽光大男孩兒一般的傢伙,竟然能夠把這汗血寶馬嚇的不斷後退,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難道他比藏獒還厲害?」服務生心裡又忍不住浮現出了一個念頭,野獸之間,從來都是靠實力說話,能夠讓他們畏懼的,永遠只有強者。

「瑪德,你這到底是什麼寶馬?你不是說它的脾氣很狂暴呢?」

付浩生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盯著服務生呵斥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這傢伙剛剛那一腳你也看到了,牆壁都給踢炸了……等等,難道他也是一個馴馬師?」突然,服務生眼睛一亮,看著付浩生激動的說道。

「馴馬師?」

付浩生眉頭微微一皺,顯然有些難以置信。

倒是一旁的于帥,此時微微的點了點頭笑道:「我記得以前我們在國外留學的時候,也會有一些窮苦人家的孩子,為了生活費外出打工,當球童,馴馬的,難道這小子也是這樣的?」

服務生一聽,急忙笑道:「這個可能性很大,在我們這馬場,就有兩個大學生在打理馬草。」

唐元強一聽,也頓時明白了,傲慢的冷笑道:「看來應該就是這樣的了,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是一個馴馬師,難道咱們三個就這麼輸了?」

唐元強的問題,頓時讓眾人陷入了沉思中,輸,他們是絕對輸不起的,就算是不為了陳美君他們三人也輸不起,堂堂京城有名的三大公子哥,如果輸給一個馴馬的,他們三個人以後哪裡還有面子在這馬場玩兒了呢?

付浩生跟寧帥一聽,也陷入了沉思之中,實在是輸不起啊!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讓他輸,否則,我要了你的命!」

半晌后,付浩生只能抬頭看著服務生冷冷的呵斥道,對方畢竟是馬場的人,長期混跡在這裡,懂得的東西自然比他們多一些,而且馬場裡面的貓膩,他們幾個人也多少知道一些,一匹馬輸贏有的時候可是掌握在馬場工作人員的手中。

「付少,這,您這是為難我啊!那可是汗血寶馬,如果出了什麼事兒的話,我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賠啊!」

服務生一聽,頓時面色大變,一臉緊張為難的看著付浩生哀求道。

「哼!出了事兒我們三個擔著,可如果他贏了我們三個的話,那怒火你一個人擔著!」

付浩生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話,就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林逸,可否告知一下,你這是怎麼馴馬的啊?」

付浩生看著林逸善意的笑道,林逸掌握的這一手對他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畢竟他經常在這馬場玩兒,如果有這個絕技的話,不但以後泡妞以無往不利,最重要的是萬一引起那些老爺子的注意,那價值簡直無法估量。

「不錯,林逸,教教我們,多少錢你開個價,你也知道的,我們兄弟根本不差錢。」

寧帥也走了上來,顯然,對著馴馬術也十分的好奇,心動。

「呵呵,不好意思,這東西啊!你們學不來!」

林逸哈哈一笑,便上前一步,動作乾淨利落的翻身騎在了那強壯威武的汗血寶馬之上。

「圖魯魯!」

汗血寶馬腦袋猛的一揚,發出了一聲不滿的嘶吼。

「把他給老子摔下來!」

寧帥在心裡狂吼,只可惜,汗血寶馬的表現卻讓他們失望了,在發出了一聲嘶鳴之後,汗血寶馬便宛溫順的低下頭,吃著地上的乾草。

「美君,這東西的野性還在,我帶著它溜達一圈兒,等會兒回來帶你!」

林逸看著陳美君淡淡的笑道。

「好!」

陳美君一臉濃濃的幸福之色,淡淡的笑道。

林逸見狀瞳孔微微一縮,面色頓時變得無比凝重起來,雙腿用力一夾,暴喝道:「走!」

「嗖!」

汗血寶馬就像是經過專業訓練的一般,竟然邁開前蹄就從馬廄里跳了出去,要知道那馬廄的護欄可足足有兩米多高啊!

「砰!」

地面上的泥巴,青草,直接被剛猛有力的蹄子踢的四處飛濺,打了三位大少一臉,隨後便如一條蛟龍一般,帶著可怕的勁風飛了出去。

「我曹他瑪德,這是給老子擺臉色呢?」

「可不是,狗曰的,看看我們三個,現在簡直就是小丑。」

「瑪德,這王八蛋,我一定要他死!」

寧帥三人頓時怒了,一個個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咆哮道,本來因為陳美君的事兒,三人跟林逸就是死對頭了,現在倒好,林逸竟然讓他們變成了小丑,如何能不憤怒呢。

「汗血寶馬,這,這果然不愧是汗血寶馬啊!如此驚人的爆發力,這天下能有幾匹?」

服務生看著已經消失在百米之外的汗血寶馬一臉激動的尖叫道,對於一個愛馬之人來說,此時簡直就是見到了自己的「天菜」了。

勁風呼嘯,馬兒狂飆。

順滑的毛髮,在疾風之中擺動,簡直充滿了無與倫比的魅力。

「我的天啊!那是什麼馬?」

「我去!這馬絕了啊?」

「老公,我要那匹馬,我要那匹馬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