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接過蟋蟀遞來的功法,青雷是謝了又謝,又是發誓,又是保證的,之後才開始就地修鍊起來。

可是,蟋蟀不知道,修神功法幾乎只要是修鍊,那麼就肯定能夠引來天兆等氣象相助,就如同曾經的蟋蟀一般,也曾引來過天兆。

就見這時候的天空中湧來層層疊疊的黑雲,黑雲如同墨水一般覆蓋整個青雷修鍊的區域,並在同一時刻颳起一陣陣強大的勁風,將這四周的石林吹的粉碎,強大的風力直將所有石柱挨個拔起,吹向四周。

隨著狂風的出現,天空中的黑雲則連續發出幾道黑光,向幾人射來,速度隨慢,但卻有一種穿透虛空的感覺,其威力更是將天空劃出一道道裂縫,露出旋轉著星空之力的空間。

蟋蟀等人看著這攻擊,個個心中暗驚,小赤和黑龍兩人更是帶著兩名魔尊向後飛退而去,避免這東西的攻擊。

隨著小赤和黑龍兩人的撤離,現場就只剩下天魔狼和蟋蟀青雷兩人一獸,青雷修鍊時,並沒有布置禁制,而蟋蟀一見這攻擊,更是不顧自身安危,猛然一晃雙肩,分出一個分身,在青雷的身邊布置起一道道禁制,保證讓他不受傷害。

至於蟋蟀本體,則是將自己不經常用的衍天神甲拋了出來,化做一面盾牌當在青雷的頭頂。

而蟋蟀本人則是為了躲避這幾道黑光,一個閃身不及,胳膊被穿出一道血口,紫色的血液流了地。分身也在這時被打成粉碎。

連著幾個閃身,蟋蟀出現在天魔狼身邊,一腳將它踢飛,隨後才有些怒意的看著天空,他想試試這東西和自己曾經引來的天兆和大天劫相比,究竟有多厲害,不知它究竟是相助,還是中傷。 天空中的黑雲越來越厚,將本就是黑色的森林掩蓋的更黑了,甚至於蟋蟀在這黑雲的籠罩範圍之內,連神識和視力都無法使用,四周除了黑黑的什麼都看不到。

探出神之力,蟋蟀感覺了一下衍天神甲的位置,隨後揚手便將衍天神甲招來穿上,同時在青雷所在的位置上步下層層禁制,安心的等待著接下來的天兆。

可是,蟋蟀自從被這黑雲籠罩之後,竟然沒有絲毫反應,天兆並沒有針對他,只是有意的繞開蟋蟀,轉向青雷而去。稍微一想,蟋蟀明白,這應該是針對青雷自己的天兆,是個吉兆。

想明白這一點,蟋蟀轉身就向黑雲籠罩的外部飛去,他憑藉自己對物質能量的掌控,瞬間就來到小赤和黑龍所在的外圍,有些欣賞的看著這個黑色的天兆,和天兆中的青雷。

蟋蟀不知道,在這魔界之中,只要有誰能夠引來天兆,那麼他就一定無法瞞過整個魔界的魔頭,並且還有可能會引來無數魔頭的探察,甚至於還會引來魔界的最高強者,天魔等魔頭的窺探,畢竟能引來天兆相助,可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

就見這時天空中那黑色天兆猛然發出一陣威壓,衝天的魔氣轟然而下,衝擊著青雷,慢慢的向青雷的體內隱去。

同時,在青雷的另一半身上猛然又亮起一個白色小點,雪白的顏色,和仙靈之氣非常相像,而且蘊涵的氣息也十分強大。

本來這兩種能量是相衝的,可是這時在青雷的身上,竟然出現了完美融合的架勢,並且看上去,這氣勢竟然還非常的不一般,強大的氣勢力量直衝的在場三人一獸心中一顫,他們不敢相信,如果將這兩股能量煉化之後,青雷的實力究竟會增長到什麼模樣,畢竟,仙魔雙修的人,在魔界,乃至在仙界,都不曾有如此奇才出現,也就只有青雷,才會那麼好運,得到蟋蟀的玉簡相贈。

時間過的很快,大約半個時辰不到,青雷就在蟋蟀的擔心之下,慢慢的開始掌握兩股能量,並慢慢的將兩股能量收進體內,天空中天兆的威力也在這時慢慢的減弱,被青雷完全吸收。

烏雲散去,這片黑色的森林已經失去了他原有的模樣,四周的石柱,在這天兆之下被擠壓成齏粉,就連黑色大樹也沒有例外。

四中除了散落了一地的齏粉之外,還有地面上的一道道被蟋蟀用戰神刀砍出的裂縫,這些裂縫從十丈到數十丈不等,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大峽谷一般,更讓蟋蟀震驚的是在這些個峽谷之中,竟然也蘊涵著大量的魔氣,其密集程度,雖然沒有天兆所發生的強大,但也相差不多。

看著這些峽谷,蟋蟀心生疑惑,暗說這麼長時間,應該那些魔頭們快趕過來了才對,可是這個峽谷下面又是什麼東西?

「哈哈。」隨著一陣狂笑聲傳來,就見這時候的青雷突然出現在黑龍和小赤的身邊,一把將他們抓住的兩名魔尊給抓了過來,隨後張口就噴出一道黑霧,將這兩名魔尊包裹了起來,慢慢的變成兩顆小血珠,飛回青雷的口中。

「哈哈,這個仙魔殺功法果然霸道,太讓我期待了,不知接下來能夠修鍊成什麼模樣。」青雷剛將兩名魔尊吞噬后,立即就發出一陣痛快的長笑聲,有些興奮的說道。

「小雷,魔界的人就要來了,這下面可能還有東西,先去看看,我們這這裡等你。」看了看峽谷,蟋蟀又將目光落向天空,平靜的對青雷說道。

現在的蟋蟀看著青雷,已經無法看透了,只能朦朧的看出他目前的實力,大約比自己略遜一籌,比黑龍和小赤兩人要厲害,甚至於,他很有可能快要趕上天魔前期的境界了。

不過,蟋蟀對應青雷並沒有防備之心,不管怎麼說,他們也是從修仙界來的,算是老相識了。即使將來的青雷會做出什麼讓蟋蟀難以想象的事情,蟋蟀也有把握控制住他。

「陸遠哥,明白了。」青雷很自覺的回了一句,接著便帶著天魔狼,縱身向峽谷飛去。

「主人,你這麼做,恐怕將來很有可能會演變成大患啊。」黑龍看的很遠,有些擔憂,他對蟋蟀的做法有些不太理解,只能提醒式的說道。

「無妨,對於他,我有把握控制住,另外,有了他,我便能刺激修為的增長,你難道不覺得,最近我的功力遲遲都沒有增長嗎?」看了一眼黑龍,蟋蟀略有深意的說道,看上去,他竟然還對青雷使上特殊手段了。

「陸遠,這樣,你真的有把握嗎?在他的身上,有一種連我都有些恐懼的氣勢,不知道將來會不會養為禍患。」小赤悅耳的聲音在蟋蟀的耳邊響起,看上去有一絲不忍。

「放心,我自有分寸,目前,我們需要對付的,還是眼前的這幫傢伙,跟我來。」蟋蟀看了看這顆星球上的點點星空,一手攬住小赤的細腰,帶著她向星空中飛去。

感受到魔頭的力量,這次的黑龍明白,這次來的傢伙,恐怕不是先前那般容易對付的,當下更是長嘯一聲,化成龍身,晃著它那黑里透白的身體跟著向蟋蟀飛去。

三人飛行的速度很快就來到星空之中,而當他們來到星空中的時候,才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星空之中的魔頭數量。

「早就聽聞魔界是所有各界中,修鍊數量最多的一個,現在看來,果然名不虛傳,簡直太出人想象了。」看了一眼密密麻麻飛來的各種魔頭,和天空中飄浮的血雲,這些血雲從表面上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塊血紅色的紅布飄浮在星空之中,不同於紅布的是,在這血雲之中偶爾的還鼓動著一些魔頭,各種各樣的魔頭,看的三人直掉雞皮疙瘩。

看了一眼身旁的黑龍,蟋蟀很乾脆的一抱小赤,將她抱的發出一陣輕嚶,全身都開始酥麻起來,她根本就沒想到蟋蟀黑突然抱住她,這太讓她有些措手不及了。

來到黑龍的龍頭之上,蟋蟀奇怪的看了看小赤,當他發現小赤滿臉潮紅時,才突然間想起什麼,接著微微一笑,竟然深情的吻了小赤一口,這才滿足的轉頭看向將自己包圍的那些魔頭,朗聲說道:「看這架勢,諸位還真給面子,竟然出動了如此之多的力量,只是,為什麼不見你們領頭的傢伙呢。」

「哼,外界人,領頭的在這裡,本皇正要問你,為何進入我魔界?」隨著一聲悶響傳來,一個身材高大的魔頭出現在蟋蟀眼中,正是魔界目前實力最強的幽皇天魔 「看來這位就是傳說中的幽皇天魔了,果然不愧為魔界第一高手,實力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不過可惜啊,魔界雖然封你為至尊,可惜沒有了魔界的傳承之力,你依舊不能稱為一界至尊啊。」

看著新出現的傢伙,蟋蟀僅憑感覺便能夠分辨出他就是魔界鼎鼎大名的幽皇天魔,畢竟能夠擁有如此實力的高手,可著實不多,但從蟋蟀的話中還不難看出,他竟然在幽皇天魔剛出現時,就開始打擊他。

果然,隨著蟋蟀的這話一出,頓時就見幽皇天魔暴跳如雷,怒罵到:「本皇不管你是誰,只要進我魔界,我就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當幽皇吼完之後,立即就見他控制著身邊的無數魔頭之力,湧向蟋蟀,奇怪的是,當他在攻擊時,他身邊的那些其他的魔頭全都懼怕似的向後退去。

幽皇爭鬥,極要面子,若有誰不長眼的卷進他的戰鬥之中,那下場幾乎就可以肯定了,除了被其吞噬之外,便沒有第二個結果了。

看著湧來的魔頭,蟋蟀豪氣大發,閃身從黑龍的身上飛到攻擊的地方,冷靜的看著這漫天的魔氣,和那股魔頭力量。

「哼,若真想打,那便發揮你的最強實力,否則僅憑這點攻擊,是無法耐何與我的。」看著鋪天蓋地的魔頭之力,蟋蟀非但沒有擔心之意,當下還豪情大發的吼了起來,接著就見他的手指連彈,打出數道神光球在眼前炸開,強大的神之力,頓時就充斥著整個星空,將那些湧來的魔頭之力炸的粉碎。

「如你所願!天魔刀。」幽皇天魔一眼便看出來蟋蟀的古怪,他知道若不出真實的實力,恐怕很難打贏眼前的傢伙,並且對方還是能一語道出自己的心結,那更是不易,當下他便毫不猶豫的招出天魔刀,要和蟋蟀一決高下。

「哼,天魔刀?相傳魔界初始時,它就已經存在,是凝聚了整個魔界之力而成的最高魔器,不過我到很想試試它和魔天槍相比,究竟是誰更高一籌?」

就在蟋蟀也想要和幽皇天魔比拼一場時,青雷不知什麼時候突然冒了出來,手握著一把簡易至極的長槍,站在天魔狼的身上,正威風凜凜的看著幽皇天魔。

四周的魔頭一見又冒出來一個天魔境界的魔頭,並且還腳踏一隻天魔狼,頓時就心生恐慌,畢竟魔界講究弱肉強食的自然法則,見到如此修為的大魔頭,當下哪裡還敢找死阻攔,都紛紛讓開一條道,讓青雷進入其內。

再看這時的青雷,就見他手上的天魔槍,槍長約一丈二,烏黑的槍身還隱隱的散發著各種血腥氣息,槍尖更是隱隱的冒著紅光,更離奇的是,那把槍的造型,表面上看來,它極其簡易,就好像是一根黑棍削尖了一般,和槍身連為一體,通體流暢,沒有任何不協調的地方。

表面上雖然簡易,但它蘊涵的魔氣可不低,足以和幽皇天魔的天魔刀相比了。

至於青雷此時的功力,竟然又竄了一大截,和那幽皇天魔比也不遜色多少,加上他腳下還有一隻天魔狼,如此,就更加增加了青雷和魔界至尊一拼的實力了。

畢竟青雷不知道蟋蟀身上有著開啟魔界本源之力的鑰匙,他還以為蟋蟀帶他來是要打敗幽皇天魔,一舉收服魔界的魔頭呢。

當下,青雷在星球上得到了天魔狼守護的魔天槍之後,立即就趕了出來,信心倍增的青雷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契機,所以一出現,便要和幽皇天魔比試一把。

看著新出現的青雷,蟋蟀也是一陣驚奇,他沒想到,剛來魔界,就會讓青雷得到這麼多好處,收服天魔狼,得到魔天槍,好似這一切都太巧合了。

「難道……在他的身上還隱藏著什麼秘密不成?」疑惑的看了青雷一眼,蟋蟀閃身便退到一旁,重新來到黑龍的身上,將戰場留給了青雷。

同一時刻,蟋蟀決定,如果有時間,一定要找孤星問問,青雷的身上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

對著蟋蟀微微一笑,感激的點了點頭,之後才看向幽皇天魔。

而這時的幽皇天魔再看青雷時的眼光就不太一樣了,他最清楚自己手上的天魔刀和青雷手上的魔天槍是什麼關係了。

這兩件魔器同樣身為魔界的頂級魔器,是屬於相生相剋的那種,若用的好,天魔刀能將魔天槍克制的死死的,但反過來一樣,魔天槍若用的好,同樣能將天魔刀克制的死死的。

更是讓他心驚的還是對方腳下的那隻天魔狼,想當初他花費了不知道多少力氣,損失了無數魔頭的力量也沒有將天魔狼收服,可是眼前的這個小子,很明顯是剛到魔界,然而他剛到魔界就能有如此成就,這讓他在魔界混了無數年的老傢伙情何以堪,不管怎麼說,他這一仗,都不能有任何閃失。

可是,對方的那隻天魔狼著實可惡,本身它的實力就非常強大,以自己目前的實力根本無法和它對抗,況且對方那個少年還和自己同樣實力,如此一來,勝敗一眼便可分辨,若讓自己和他對陣輸了的話,恐怕不是什麼好事。

但是以目前的形式來看,若不打,那麼自己這個魔界至尊的地位,恐怕就要瞬間失去了。想了想,幽皇不得不硬著頭皮,再次看向青雷,準備和他拼個高下,可是當他剛想說話時,腦中靈光一閃,突然變幻面色,厲喝道:「哼,哪兒來的小魔頭,不知本皇乃魔界至尊嗎?膽敢放肆,小崽子們,給我拿下。」

說著,幽皇天魔便一揮手,釋放出大量魔氣,天魔刀也是猛的砍出一道魔氣直衝青雷,同時他邊的幾名魔尊也跟上,沖向青雷,很明顯,他們是經過幽皇暗中吩咐的。

這樣一來,魔頭大軍竟然將蟋蟀三人落下了,分出全部實力開始找青雷的麻煩。

只是這些魔頭們雖然心生不快,個個暗罵幽皇天魔的無恥,但也不敢表現出來,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向青雷衝去,因為他們知道,沖,或許還能在戰亂之中活下來,若是不沖,估計也就只有被吞噬的命了。

大魚吃小魚,魔界最簡單而直接的法則。一時間,這片星空之中頓時就血雲密布,一片片各種高級魔頭釋放出來的血魔雲充斥著整個星空,而那些小魔頭則紛紛拿出最強大的手段,攻向青雷。

沒有魔器的它們,只能依靠魔頭的本能去攻擊,畢竟魔界的資源極少,而魔頭又多,有魔器的,也只有那些神魔級的魔頭才能夠擁有。

如此,星空之中,頓時大亂,各種魔頭的叫嚷的聲音不絕於耳,成千上萬的魔頭同時攻擊所產生的氣勢非常強大。

不過它們在青雷的眼中可沒有那麼可怕,甚至這時天魔狼的眼中已經閃著赤紅的興奮之光了。

「哼,還真夠無恥的,不過你以為魔頭多,就能耐我何嗎? 我的刺婚時代 魔狼,上。」彷彿早就知道幽皇天魔會這麼干,青雷當下便一跺腳下天魔狼,身上黑影閃爍,越過魔頭,向幽皇天魔衝去,他定的目標,沒人能改變。

當青雷飛出之後,天魔狼頓如大赦,興奮的狂吼一聲,沖向那些飛來的魔頭,這些魔頭在它的眼中都是大補丸,正好可以被它用來恢復受損的魔力。

青雷的這一決斷之後,這些魔頭頓時就慘了,他們本身對於天魔狼就有一種懼怕的心理,而青雷的一離開,就更加助長了天魔狼的氣焰,吞噬起魔頭也更加能夠放開了,速度也是奇快無比。

「幽皇,哼,枉你身為一界至尊,竟然如此的卑鄙無恥,今天我就要取締你魔界至尊的地位。」

青雷在沖向幽皇的時候,就厲聲喝道,他知道,這時候給幽皇扣上一個大帽子並不能起什麼效果,但是打架總得佔一個理字,所以很乾脆的將這頂大帽子給他扣上了,隨後才是正戲。

「哼,魔界講究的便是弱肉強食,你若有實力,吞噬我也不是問題,不過現在嘛,你的死期到了。」

幽皇見自己的目的達到,當下也不和青雷客氣,天魔刀猛然一盪,發出一層黑色波紋,蔓延向蟋蟀,接著他的長刀猛然一震,飛向青雷,砍了過去。

「來的正好,魔天霸槍!」青雷面色一冷,眼中露出一陣興奮,將手中的魔天槍旋轉一圈,也揮出一道黑色的波紋撞向幽皇的那層波紋,接著他便將手中的魔天槍甩手直刺而。

這兩個魔界頂級魔頭的戰鬥一觸即發,戰鬥瞬間打響,而這些被蟋蟀看在眼中,卻讓他皺起了眉頭,很顯然對兩人的戰鬥不太看好,他似乎發現了什麼。

「小赤,黑龍,準備隨時接應青雷,另外,小赤,魔頭最怕你的火焰,隨時準備出擊,另外,待會你們若支撐不下,隨時傳音給我,我送你們回九天虛無界,他娘的,這次麻煩大了。」

終於,蟋蟀忍不住,先將退路步好,免得一會落得個全軍覆沒,因為他已經看出來,魔界並非幽皇天魔說的算的,而在這四周的星空,隱隱的,他已經察覺到了些其他的勢力和高手,已經出現了。 「轟——」隨著星空中的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傳來,巨大的轟鳴聲,又將蟋蟀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就見這時候的青雷和幽皇天魔一錯既分,雙方都拿著自己的頂級魔器,謹慎的看著對方,從剛才的一拼之中就不難發現,兩人都差不多摸清對方的底細了,所以在接下來的爭鬥中,會更加小心的,畢竟兩人的功力誰也不比誰高多少,自然,也不會低,也正是因為如此,爭鬥才要更加小心。

「果然不愧為魔界至尊,如此戰鬥太刺激了,再接我一槍。」青雷看著幽皇天魔,興奮的大叫道,接著長槍一震,再次刺了過去,不同於上次,這次的他並沒有凌空打出,而是雙手緊握,使出魔天槍的實體攻擊。

「哼,你也不過如此而已,少猖狂。」幽皇天魔同樣對青雷諷刺道,隨後一震天魔刀,瘋狂的湧出無數魔頭之力,慢慢的形成一片片血雲,鋪天蓋地的向青雷飛去,同一時刻,他還將天魔刀也砍了過去。

一刀一槍相撞,頓時爆發出一陣轟然炸響,兩者同時向後退去,而幽皇天魔的血雲則迅速的向青雷身上包裹而去,很明顯的要將青雷吞噬。

可是,青雷根本就沒有理會血雲的意思,就見他單手指訣迅速變幻,猛然打出一道黑氣,悄然散去,而隨著這道黑氣散去時,幽皇天魔的血雲則剛好裹中青雷,將他完全包裹在內。

「哈哈,小子,你死了,魔煉。」當幽皇天魔一見到青雷被包裹之後,立即就興奮的叫道,看他的模樣,好像對自己的這一招非常具有信心,並在同時釋放出更強大的魔訣,用來煉化或者吞噬青雷。

「哼,高興的太早了吧。」就見這時候的青雷沒有絲毫懼意,他只是冷哼一聲,就立即將自己的魔天槍射向幽皇天魔,同樣信心十足。

這時的幽皇天魔在見到青雷的攻擊之後,立即就感覺到不對,魔天槍射來的速度並不快,但隱隱的暗含一種鎖定跟蹤的效果,另外他所釋放的那道黑氣也在這時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幽皇腳下,猛然纏上他的腳上。

這一變化非常讓幽皇心驚,他哪裡會想到青雷打出的手段如此強悍,根本讓他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更讓心驚的是,青雷在這時打出的魔天槍突然加快速度向他射去,驚的他一身冷汗,當然,如果他有冷汗的話。

如此變化,幽皇只來得急避開要害,之後才驚奇的看向青雷。

就見這時青雷的身上竟然就浮現著幽皇天魔剛才打出的血雲,只是這時的血雲竟然正在被青雷一點點的吞噬消失著,如此一幕,竟讓幽皇天魔心生恐懼。

恰巧在這時,青雷的魔天槍剛好射中幽皇天魔,發出一聲悶響,而青雷打出的那個黑影正在一點點的蠶食著幽皇天魔的身體,看上去極其殘忍。

眼看著自己的身體在一點點的消失,幽皇甚至連自己的天魔刀都顧不得了,就見他的身體突然鼓漲起來,散發著驚天魔氣,強大的魔氣溢出體外,一點點積累,竟然又形成另外一個幽皇天魔,甩掉青雷釋放的那個黑影。

如此一幕,不但驚的青雷心中一愣,就連一旁觀戰的蟋蟀心中也是一愣,蟋蟀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這樣的手法,竟然能夠利用魔氣瞬間製造一個自己,並以次來擺脫青雷的攻擊。

幽皇經過這一次攻擊,立即就明白青雷的攻擊方式。

「這傢伙的主要攻擊竟然是吞噬,這次麻煩了。」幽皇天魔心中暗想,他在弄清楚青雷的特點之後,頓時就覺得有些難辦,轉頭看向他的魔頭大軍。

這一看不要緊,只見這時候的那些成千上萬的魔頭竟然被那隻天魔狼追的七零八落的,根本就無法阻止有效的攻擊,唯一有些攻擊力的魔尊也都心生懼意,不敢使用最強攻擊,生怕惹惱了那個龐然大物而被對方吞噬。

重新轉頭看向面色不動的青雷,幽皇天魔心生退意,他明白,今天這場架自己是一點好處都撈不到了,並且很有可能還會將自己失陷進去,畢竟在一旁的蟋蟀看起來更加厲害。

咬了咬牙,幽皇天魔心中一狠,狠狠的看了看青雷,決然的將手中的天魔刀拋向空中,接著本人更是狠狠的一振雙臂,將雙手舉過頭頂,痛苦的掃向四周,猛然吼道:「天魔煞。」

隨著幽皇天魔的大吼,就見從他猛然接過天魔刀,一個轉身,向青雷砍去,迸發出一道道無匹的魔氣,強大的魔氣掠過,更是將星空劃出一道道黑色裂縫,奇怪的是,這黑色裂縫竟然不是空間裂縫,但卻有些無匹的撕裂之氣,強橫無比。

見幽皇攻擊又至,青雷知道對方要拚命了,當下將魔天向猛然下壓,揮舞了一圈,頓時在他的腳下就出現一個四角勁氣風充斥身周,竟然形成一個獨特的防護罩將自己保護起來,同一時刻,他的魔天槍一個轉換,旋轉著刺向幽皇打來的刀氣。

兩道攻擊急速相撞在一起,奇怪的是,兩道攻擊並沒有因為碰撞而發出爆發,就見幽皇射來的刀氣竟然橫穿青雷的長槍槍勁,將它從中刺成兩半,順著長槍就射向青雷,速度極快無比。

看著射來的刀勁,青雷心中一驚,險之又險的將魔天槍橫在眼前,想要擋住幽皇射來的這刀勁。

刀勁與魔天槍的相撞,瞬間將青雷魔天槍所釋放出來的防護罩打碎,接著更是將青雷撞飛,狠狠的砸向天魔狼與那些魔頭大軍的戰團之內。

看著被打飛的青雷,幽皇天魔心中一片鬱悶,他本以為這一擊肯定會將青雷打成重傷,沒想到還是沒有傷到他分毫。

怒吼一聲,青雷狠狠看了幽皇一眼,憤怒的爬了起來,魔天槍一甩,將邊上的幾名魔頭挑開,瞬間吞噬,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將魔天槍一震,要釋放絕招來一決高下。

「青雷,夠了,留點力氣收拾這些想撿便宜的傢伙吧。」就在這關鍵時刻,蟋蟀突然站了出來,阻止青雷繼續攻擊,掃了一眼四周,冷漠的說道。

蟋蟀發現,事態已經要超出他的掌控了。 隱隱的,蟋蟀已經發現了這四周的星空在這爭鬥的一小段時間內,竟然出現了不同的好幾批勢力,其中甚至還有比幽皇天魔還厲害的高手,雖然只有一兩名,但是他們的存在,還是讓蟋蟀覺得不太安全。

原本蟋蟀的發現只是來了幾撥和幽皇天魔同樣高手所帶的勢力,雖說沒有他的魔頭大軍數量和質量多,但是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了,而且數量眾多,讓蟋蟀不得不防。

也正是因為如此,蟋蟀才出聲組織青雷的,蟋蟀已經可以猜出魔界並非是幽皇天魔一個人說了算的,況且他沒有傳承真正的魔界本源之力,按理說,他還不算是一界至尊的。

而青雷聽到蟋蟀如此一說,頓時就有些警覺,他知道,以蟋蟀的性格是不可能隨便的干涉自己的爭鬥的,而既然他這麼說,那就表明他肯定是發現了什麼,畢竟他的實力在哪兒擺著呢。

放緩剛才的姿勢,青雷小心的傳音向蟋蟀問道,他必須要知道這四周究竟出了什麼狀況,也只有這樣,他才能和蟋蟀共同商量出解決辦法。

很快,當青雷聽到蟋蟀如此一說,青雷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他怎麼也想不到,僅僅是因為自己修鍊仙魔殺而引來的一個魔兆,就能吸引這麼多魔頭出現,而且還有幾名更強大的高手,這讓青雷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看著青雷震驚的表情,幽皇天魔像是立即想起什麼一般,探出他的魔識向四周探查而去,他要看看是不是和他想象中的一樣。

很快,當幽皇天魔探查到結果時,原本就蒼白的臉色變的更白了,在轉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那些魔頭們,心中又是一愣,這才這麼點時間,自己帶來的魔頭大軍,竟然被那天魔狼吞噬掉了整整一半,如此打擊,還真讓他有些無法忍受。

「魔狼,回來。」大概明白幽皇魔尊的苦處,青雷一招手,將天魔狼招了回來,只留下那一半受傷嚴重的魔頭。

這時的幽皇天魔連自爆的心都有了,他雖然第一個發現這裡出現魔兆的人,也是第一個帶人來此的人,可沒想到後面那些傢伙竟然如此會撿便宜,他們根本就是預謀好的,也只有這樣,自己才會落得個今天的下場,只是有些不太明白,他們究竟是怎麼知道自己會帶上大半勢力來到此處的。而且幽皇天魔還想知道,他們究竟是怎麼樣將自己剩下的勢力收服的。

「莫非有內應?」看了看眼前的傢伙們,又看了看身後那些魔頭,幽皇突然間想到,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出來,他雖然警惕,但身為魔界至尊,自然有著自己的一副威勢,所以表現的非常鎮定。

「各位既然來了,又何必躲躲藏藏,這好像不是你們的做事風格吧。」終於,幽皇天魔一揮手中的天魔刀,有些吩咐的說道。

可是,聽到了幽皇天魔的話,並沒有人敢出現,他們之中可沒有誰敢當出頭鳥,若是幽皇重傷,或者是他的勢力被徹底瓦解,那或許還會有魔頭出來炫耀一番,可是現在,沒有人魔頭敢,先不說幽皇的實力,單憑他做事的風格,恐怕就沒有人敢和他叫板。

掃了一圈,幽皇發現並沒有魔頭敢站出來,當下他更是氣憤,天魔刀狠狠的舉起來就要攻擊,但最終想了想,沒有落下。

幽皇明白,自己不出手,就這麼等著,或許可以因為自己是一界至尊的名頭嚇唬住他們,但如果是出手攻擊,惹急了這幫傢伙,說不准他們聯合起來討罰自己的,那就慘了。

「我如果是你,就不會繼續等待,不管怎麼說,他們既然已經決定要對付你,那麼就不可能會因為某些原因而停止,有可能,現在的他們已經開始商量該如何對付你了,而你現在的等待,或許就是增加你被滅亡的幾率而已。」

就在幽皇天魔左右搖擺不定的時候,蟋蟀突然站了出來,就這麼朗聲對他說道,聲音雖小,但卻飄向遠方,能讓所有人都聽到。

蟋蟀的這話剛落,頓時就引起那些魔頭們的騷動,有獨立思考的魔頭已經明白過來,這四周看來是有其他高手到來了。

「該死!這小子存心害死我。」一聽到蟋蟀的話,幽皇頓時就想要罵人了,對於蟋蟀的話,他不是不清楚,但現在的情況時,剛才爭鬥時耗費了他不少魔頭之力,而現在被蟋蟀這麼一說,那些有野心的魔頭們一定會立即攻上來的,如此一來,他保一界至尊的位子就更加艱難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