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鄒子川走進房間,讀書二個月的時間家裡並沒有絲毫變化,好像時間在這個房間裡面停頓了一樣,就連餐桌上的桌布都還是他生日時候買的一次性桌布,不過,桌布依然潔白如雪……(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太子依舊是一派祥和溫潤,但周圍對太子的態度卻大不一樣了。

以往這些宮女內侍們,就算不敢對太子無禮,但伺候太子時候那個氣氛是隨性,甚至懶散的。

人家軒轅禮周圍的人馬,那氣氛就是陪著小心的。

如今,這東宮裡頭,氣氛悚然一變,肅然莊嚴,自有一派龍威。卻也不是當初玉妃身邊那些人察言觀色的小家子氣,而是自有法度,不敢逾越禮制的肅穆。

就連當初驕橫陰沉的蘇羽葭,如今也變了。

太子誠不讓軒轅赤多說,是因為,很多事情,他想自己告訴仙木媛。

蘇羽葭冰雪聰明,怎麼會看不出呢。

但即使如此,蘇羽葭採取了「寬容無視」的態度。

仙木如今的靈念力修為,完全可以看出,蘇羽葭不是假賢惠,是真的不打算對自己做什麼行動。

如今的蘇羽葭,才是真的變智慧了,而不是聰明。

墨嬰寧跟著蘇羽葭,也變得穩重大方了,還有眼力見了。什麼主子帶出什麼奴才。

墨嬰寧如今這份氣度,出去做個一品大員的正經嫡妻,公卿夫人,都沒啥承應不起的。

「孤當初在宮內,並無眼線,是母后和蘇氏在宮裡預先布置了眼線。不過,因為局勢險惡,母后布置的人,大半都藏起來了,還有的甚至叛變了。羽葭布置的人,也不敢有動作,只是傳個消息而已。如此,孤還朝之後,才曉得宮裡出的事情。「太子徐徐言來。

仙木不覺莞爾。皇後跟蘇羽葭的段位,這一次是真的分出高下了。

往後,皇後娘娘估計在蘇羽葭面前,都施展不開了。

看到仙木嘴角露出的小渦,太子頓了一頓,似乎發出一聲嘆息,「墨若琳知道真相,是蘇氏給挑明的。不過,蘇氏告訴我,她只是讓墨若琳別太得意,沒想到墨若琳比她想的還上道。」

墨若琳知道親哥對她做的事之後,沒日沒夜,在自己的小殿里做嬰兒衣服。

這個真相很徹底,說明的內容太豐富:首先就是,軒轅忍這個貨,根本就沒打算給墨若琳負任何責。連續把墨若琳送人,還不準生孩子,就算軒轅忍狗血衝天,真的做了皇帝,後宮里絕不會給墨若琳留位子。沒了生育能力的墨若琳,就算強塞給某個倒霉蛋做了嫡妻,在後院里也不會有任何競爭力,只能等死。

如果軒轅忍有心給墨若琳留個妃位,就不會把她送給老皇帝。這樣的話,即使沒了生育能力,墨若琳往後抓個後宮別的妃子的兒子,殺母留子,還有做太后的希望,最起碼還有兒子給養老的依靠。

可是,軒轅忍欺負墨若琳,簡直就是上了癮。

其次就是,墨熙染的背叛太扎心了。如果不是墨熙染利用妹妹的親情誤導墨若琳,牽制著墨若琳往絕路上走,甚至還給墨若琳下藥,墨若琳不會走到走投無路這一步。

這就是老實的墨二公子做出來的好事。沒有人會理睬這個無能狠毒的男人,就只有墨若琳拿他做親人看。坑不了別人,就只能坑親妹妹。 餐桌的上面,已經準備好了三菜一湯,湯熱氣騰騰,香氣四溢。

「洗個澡再吃飯吧。」

鄒子川剛準備坐到餐桌上的時候,走進鄒子川房間的米雪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疊整整齊齊的新衣服。

鄒子川站了起來,沒有立刻接過衣服,而是凝視著米雪的臉上,深邃的眸子彷彿要看穿五臟六腑一般。

「看什麼?」米雪一臉臉上突然泛起一絲紅暈,她居然不敢和鄒子川的目光對視。

「你變了。」鄒子川捏著米雪的下巴,把米雪如花似玉的臉抬了起來,讓米雪的目光看著他。

「放開我!」米雪被鄒子川突然粗暴的動作弄得憤怒了,冰冷的目光看著鄒子川。

「嗯,這才是你,我更喜歡!」

鄒子川左臂一攬,米雪已經整個人被他抱在了懷裡,張嘴吻了上去。

赫然,米雪就像觸電一般,身體先是僵硬,立刻拚命的掙扎,奈何鄒子川的手臂就像鐵箍一般,那的雙手因為托著衣服被夾在兩人的身體中間絲毫動彈不得,她呼吸困難,而她的紅唇卻被一張大嘴堵住……

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身體強壯得可怕,就像一座大山壓住她。

https://tw.95zongcai.com/zc/19487/ 一股濃烈的男人氣息把她包圍,米雪感覺大腦一陣眩暈。

米雪立刻放棄了抵抗,只是緊咬牙關,她知道,如果掙扎得越厲害,她越需要氧氣,窒息的後果就是鬆開牙關。

米雪全身放鬆,任鄒子川抱著,一雙眼睛始終睜開看著強吻他的鄒子川,一動不動,冷漠得就像冰川大陸的冰雕一樣。

始終,鄒子川未能突破米雪的防線。

「我曾經強姦過二十三個少女、無數婦女,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強姦你嗎?」鄒子川鬆開,一臉獰笑的看著米雪。

「不知道。」米雪心臟一跳,看著鄒子川那張殺機凜然的臉,她居然莫名的相信他的話。

「我只強姦想殺我的女人!」鄒子川一字一頓說道。

「我不是殺你的人。」米雪搖了搖頭。

「所以,我不強姦你。」盯著米雪的眼睛冷冷道。

「為什麼這樣對我?」米雪明亮的眼睛看著鄒子川,鄒子川猙獰的表情讓她突然感覺到了一種陌生。

「因為,你是我的妻子!」

「我明白了,你該洗澡了。」米雪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嗯。」鄒子川捏住米雪的下巴道:「你有兩個選擇,第一,今天晚上陪我,第二明天馬上離開,你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考慮,一直到我洗澡吃飯進房間。」

鄒子川說完,從米雪手中拿過衣服走進了浴室。

米雪看著高大寬厚的背影走進浴室一陣失神,她總感覺這個男人有點古怪,那種感覺無法形容,這兩年來,他就是牽一下她的手都不敢,而今天,他居然敢強吻她,而且,是那種粗暴強勢,肆無忌憚的強吻……

米雪感覺骨頭還有一絲疼痛,這個男人的力氣大得驚人,她居然沒有一點反抗的餘地。

米雪裝了兩碗米飯後怔怔的坐在椅子上,看著這個小小的房間發獃,明天,她將離開這裡……

她沒有選擇!

很快,鄒子川從浴室裡面出來了,米雪眼睛不禁一亮,從浴室裡面走出來的鄒子川穿著她買一件半長的皮衣,皮衣立領,黑得發亮,褲子也是一樣顏色的皮褲,穿上了皮衣皮褲的鄒子川顯得苗條了很多,更加精神,不過,也更加深沉,配上那雙冷漠的目光,米雪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鄒子川出來后看了一眼米雪徑直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二分鐘后,鄒子川走了出來,這個時候的鄒子川已經換上了原來的襯衣,形象立刻恢復到了以前的樣子。

「不喜歡?」米雪眼睛裡面露出一絲失望。

「還不是時候。」鄒子川搖了搖頭。

「什麼時候?」

「我想,你看不見了。」鄒子川坐到了餐桌上。

「為什麼?」

「如果你真的是我妻子,我可以考慮告訴你。」鄒子川輕輕的喝了一口湯,味蕾開始把那鮮美的味道傳輸到了大腦的中樞神經。

「我……」

「吃飯吧。」鄒子川埋首開始專註的吃飯,動作一絲不苟,彷彿在做一件非常神聖的事情一般。

米雪沒有在說話,她知道鄒子川吃飯的時候是很少說話的,實際上,這也是她的要求,作為一個貴族家庭長大的人,除了社交宴會,吃飯的時候是不能隨便說話的。

氣氛安靜得讓人窒息。

米雪沒有胃口,靜靜的坐著,幾次想說話,看到鄒子川那專註的表情都欲言又止。

這頓晚餐是漫長的……

終於,鄒子川吃完了晚餐,走進了衛生間洗漱后直接往房間走去,自始至終,沒有看米雪一眼。

「子川……」就在鄒子川走進房間的那一瞬間,米雪喊住了鄒子川。

「我明天走。」米雪一臉黯然。

「嗯。」

打開門的鄒子川回頭走到米雪的身邊,深邃的目光看著米雪。

「我很喜歡你送給我的皮衣,謝謝!」

「不用。」

鄒子川看了一眼米雪後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呯」的一聲,房間門關上了,彷彿,這道門把米雪和他隔絕成了兩個世界。

米雪就像一個機器人一般開始打掃房間的衛生,一點一點,非常的細緻,她用不停的勞動來麻痹著自己的神經,時間反而越發顯得漫長。

鄒子川到底怎麼了?

米雪的腦袋裡面始終都是這個問題,她找不到答案。

鄒子川的一些行為顯得很突兀,卻又沒有絲毫做作很自然。

九點!

十點!

十一點!

……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了,離天亮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而米雪也越來越焦慮,米雪不記得自己擦了幾遍椅子,六把餐桌椅已經被她擦得秋毫畢現,很想鄒子川出來上洗手間,但是,鄒子川的房間彷彿沒有生命一般,沒有絲毫的動靜。

為什麼?

為什麼?

難道有什麼危險?米雪想到了那個六級精神力高手風鈴子,她一直沒弄清楚鄒子川是如何殺死風鈴子的。

突然,拿著抹布做著機械運動的米雪身體凝固了,她想明白了,想明白了……

「咚咚……」

「咚咚……」

……

鄒子川一直都在閱讀書櫃裡面的藏書,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維。

「進來。」鄒子川的房門是從來不鎖的。

「子川。」米雪淑靜的站在門邊。

「有事?」

「我想和你談談。」米雪明亮的眼睛如同一泓秋水。

「坐。」鄒子川點了點頭,站了起來把椅子拉開,自己坐到床上。

「可以到大廳里嗎?」

「為什麼不在房裡?」

「我……」米雪頓時無言以對。

「怕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