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操,你們當然買不到了,大批的軍火都讓老子給吞了,老子又讓喬治.倫敦下令嚴查軍火走私,連個槍子都流不出去!

高戰用水擦擦肩膀:「我認識一個人,姓鄭叫鄭十七,表明上從事藥品加工生意,但只有我知道,買賣春藥只是他的業餘愛好,他的真正職業是買賣火藥!」

馬金龍;「火藥,軍火么?」

高戰點點頭。

「最近上頭緝私軍火力度很大,我們尖沙咀警署也都全面開始打擊走私軍火生意,我和姓鄭的也因此產生了一些矛盾,不過只要你馬老闆說一聲,我就算厚著臉皮也要給你穿針引線,讓你們認識一下!」

我的工作是花錢 馬金龍心裏面總算多少有了些安慰,剛才的那一筆錢沒白花,雖然離自己的目標有些遠,但總比連個屁都沒撈到要強得多。

忙道:「那真是太謝謝你了!我媽金龍要是真的把事情給辦成了,一定忘不了高探長您的大恩大德!」

「你看你,又見外了不是。只要馬老闆支持我的工作,這比什麼都實在!」

「那是當然,你不用擔心,以後凡是我地盤的會費,我一定會及時交上!」

兩人正客氣著呢,就聽馬金虎說道:「好啦,好啦,大家既然都這麼高興,像這樣的場面怎麼能沒有美女助興呢?」說完,向外面一拍巴掌道:「讓她們全都進來吧!」

隨著叫聲,從外面走進來三名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每個人都穿著極其單薄的衣服,或者說她們所穿的衣服根本就是薄若蟬翼的白紗。白紗勒的很緊,把每個女孩子的胸部都玲瓏剔透地束勒出來,露出深不可測的乳溝。

三名女孩子的身材也都很棒,可以說每個都是女人中的極品。雪白高翹的臀部,堅挺結實的胸部,加上纖細妖嬈的腰肢,還有美得令人窒息的玉頰。這一切絕對讓任何男人大噴鼻血!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馬金龍見自己的傑作鎮住了兩人,得意地笑道:「怎麼樣,這三個可都是我千挑萬選出來的尤物啊,每個女孩子都很特別,都受過了良好的調教。大哥,你就先吃些虧,人家高探長遠來是客,讓他先挑一個!」

高戰一聽這話也不客氣,一雙虎目直向三個女孩子掃去。

他不得不承認三個女孩子的確都很迷人,要青春有青春,要風情有風情,身材好,賣相也不錯,還都很懂得勾引人,一看他望向這裡,立馬做出各種姿勢,或叉著小蠻腰,或嘟著性感的嘴唇,或擺出魔鬼般的s型身段。

高戰挑了半天,指著一名女孩子說:「就是她了!」

馬氏兄弟望去,但見高戰挑中的女孩子果然是個妙物,不說別的,單說她的雪白的肌膚就把其她兩名女孩子比下去了。

俗話說一白遮三丑,她的肌膚雪白透亮,恍似羊脂白玉,一伸手就好像能掐出水來。再看她的胸部,了不得啊,她的胸部更是驕傲的令人噴血,打眼看去就像是在胸前抱了一隻碩大的奶葫蘆。

馬金虎咽口唾沫道:「高探長真有眼光,阿雪是我專門從遠處找來的女孩子,不僅名字有雪,皮膚更是白的像雪,說實話,就她這一身雪白的皮膚,足以讓所有男人神魂顛倒,你可真是賺了…好了,你們都過來吧!」

三個女孩子一聽這話,就全都笑靨如花地走了過來。

「把你們的衣服都給脫掉!」馬金虎命令道。

「是!」三個女孩子聽到命令,走到浴池旁邊的時候,開始把自己身上僅有的薄物一點一點地脫去。

三個女孩子脫衣服的動作明顯經過訓練,充滿了誘惑和挑逗。她們動作緩慢,儘可能把高翹的屁股和豐滿的胸部展現在人們面前。在這一系列的動作中,讓所有人的眼球跟著她們轉動,眼裡除了她們白花花的**以外,再沒有任何東西。

終於,女孩子們的衣服已經全部脫完,這時候高戰驚異地發現,三個女孩的下體連一點毛髮都沒有,應該是蓄意刮掉的讓人看得更加清楚。在他目光的注視下,她們用手捧著胸部,面上微帶羞澀地邁腿進了浴池。就在她們抬腿的一剎那,讓高戰清晰的看見了她們下身那若隱若現粉紅飽滿的縫隙。

高戰不可避免地起了生理反應,再看馬氏兄弟早已經劍指南天了,心說,操他姥姥的,在漂亮女人面前十個男人九個翹棍子,老子翹這麼晚,已經算是有定力了。

馬金虎眼看是慾火焚身,也顧不得再客套些什麼,張嘴道:「裡面有包房,想去打一炮的儘管進去,包管裡面安靜沒人打攪…我這什麼什麼,先走一步了,媽的,炮彈都快走火了,小**,看等一會兒我怎麼收拾你!」說完馬金虎抱起身邊的女孩子,**裸地就朝里包房裡面走去。

馬金龍見兄弟已經先去打炮了,就回對高戰說:「你也進去吧,年輕人有的是精力,有時候適當地放鬆一下也不是什麼壞事…你要是嫌進去麻煩的話,在這裡做也可以,我不介意啊。」

操,讓我給你做現場表演啊?老傢伙你想的倒美。你不介意,我還介意呢!高戰心中這樣想,口中道:「馬老闆怎麼不先進去呢?難道說…」

用狐疑的眼光打量了一下馬金龍肥胖的身材。

馬金龍讓他這麼一看,老臉不禁一紅,苦笑道:「不用看了,我在那方面是有些力不從心,大家都說男人瘦插不夠,男人胖插指頭。我現在是連指頭都懶得插了!媽的,人太胖還真沒什麼好處,吃得多,睡得多,什麼都缺,就是不缺肥肉,哈哈!」馬金龍自嘲地笑了起來。

高戰這時候也用不著跟他裝斯文了,一伸手攬住那名叫「阿雪」女孩子的蠻腰,道一聲:「那我就不客氣了!」 愛你很甜 說完,大笑著朝包房走去。當然,臨走前沒忘記把浴巾裡面包裹的那筆錢帶上。

後面馬金龍看見他這舉動,暗中罵道,去死吧,貪錢佬!

包房很大,有足可以容納四五張麻將桌的空間。高戰一進房間就先四下察看,看有沒有人在裡面做過手腳。就在他查看的時候,忽然感到自己胯下多了一雙小手,轉眼一看,原來正是自己剛剛抱進來的阿雪。

此時此刻的阿雪已經渾身**的跪坐在他面前,黑色長發披散開來,一雙雪白的小手正輕柔地撫摸著高戰的跨下的雄偉。

看著眼前雪白豐滿的**,高戰漸漸瀉下的慾火又重新高漲起來。

高戰用手撥開阿雪的頭髮,以便能把她的臉龐看的更清楚一些。

此刻的阿雪臉頰好像塗抹了一層淡淡的胭脂,在微微的紅暈中高戰甚至能看清楚她若隱若現的毛細血管。

高戰用手緩緩托起阿雪的下巴,道:「你真的很漂亮,身材也不錯,真想不到馬氏兄弟為了我下了這麼大的本錢!」

阿雪緩緩站起,高挑豐滿的身材,顫巍巍的**直向高戰貼了過來,然後用艷紅的嘴唇去親吻高戰肩膀上的傷疤。

在一陣麻癢中,高戰嘴角勾勒出一絲邪笑,道:「我這是說你好看,但沒說讓你起來啊,所以你還是…」用大手一按阿雪的頭部:「…蹲下給我吹!」

阿雪一接觸高戰驚人的膨脹,小嘴有些合不攏,驚訝道:「可是你的太硬也太大了,我怕我含不住….」

沒有任何憐惜,高戰還是強硬地把她的按了下去。

「不要,嗯哼…」阿雪無奈地低下頭,勉強用嘴巴含住了高戰的膨脹,嘴巴鼓鼓地吞吐起來….

酥麻的感覺漸漸傳來,高戰乾脆大不咧咧地躺在床上,雙手枕在頭下,心想,眼看馬氏兄弟這邊最近不會有什麼事兒,難的是跛豪那一邊,鷸蚌相爭,想當漁翁真不容易啊…

阿雪吞吐好久,見眼前的膨脹越來越大,脹得自己幾乎喘不過氣,只好嘴角掛著涎液,用小手抓住開始套弄…

現在的尖沙咀變得越來越好玩了,之前是十四k和潮州幫的天下,現在卻多了我一個高戰,不論他們怎麼厲害,我是兵,他們是賊,永遠都能抓住他們的把柄….

阿雪見時候差不多了,抓住高戰下面的把柄在自己的下面蹭了蹭,直到流出水來,才揚起下巴,痛苦地呻吟一聲,大著膽子坐了下去….

嘿嘿,跟我玩心計,他們都還太嫩了點,現在就讓你高爺爺教教你們什麼叫做「絕對超前的經濟戰爭」…

阿雪在上面賣力聳動,自己撫摸著自己豐滿的胸部,嘴中發出**的呻吟聲….

高戰收回遐思,用大手朝她臉龐撫摸過去。阿雪張嘴含住他的手指頭,**地吮吸起來,嘴裡面發出「啊,嗯,哦」的**。

沒想到對方如此騷媚,情緒高漲中,高戰大喝一聲翻身把阿雪壓到身下,然後身子一挺,長驅直入,開始進行自己狂風暴雨般的鞭撻!

不多時,只聽包房中傳來陣陣痛苦混合著歡愉的嬌啼聲。

外面還泡在池子中的馬金龍聽得清楚,心說,沒想到這姓高的傢伙在這方面也如此強悍。

再看看自己,沒在水裡面的小老弟也終於聽到了自己的呼喚,起了反應,忙對旁邊給自己做按摩的女孩子說:「快,趁熱打鐵,要不然一會兒你就沒得吃了!」

女孩子看了一眼他的下面,咯咯一笑,微微吸一口氣,潛進了水裡….

不一會兒,馬金龍發出一陣舒服的呻吟,他總算知道了自己的弟弟馬金龍為什麼那麼喜歡女色,在即將達到臨界的時候,他的頭腦里還惦念著自己那句話:色字頭上一把刀啊!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次日夜裡,根據高戰的穿針引線,馬金虎帶著一幫子弟兄來到約好的地點進行軍火交易。

左等右等,對方就是遲遲未到。馬金虎心想,還是大哥安排的周到,看這情景說不定裡面有什麼陰謀,萬一是姓高的設的圈套,借買賣軍火的名義把我們一網打盡,那就虧大了。現在大哥坐鎮十四,我來這裡交易,就算他真有什麼花招也得掂量一下我們幫會的實力。

跟他一起來接貨的是他的兩名得意手下,一個叫風火輪,一個叫花柳強。此刻兩人正在鬥嘴。

風火輪對穿著花襯衫打扮得油頭粉面的花柳強說:「花柳強,你改性子啦,今天接貨怎麼不帶一個女人來?難道是你的老二出了問題,要不要我介紹一個割包皮的給你認識?」

花柳強尖著聲音說:「風火輪,**你老母!就算你胯下那根老槍生鏽了,老子的還照樣油光鋥亮!倒是你這傢伙肌肉不見長,卻多出了一身的小肚腩!」

風火輪平時最注重自己的身材,他的想法是既然在道上混,今天不是你砍人,明天就是你被別人砍,做打手的死亡機率比抗美援朝的志願軍還要多,不好好操練操練自己那還不是在等死。

當然這裡面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風火輪綽號叫做「風火輪」,在那方面也是風風火火,很快就完事兒,這種自卑讓他拚命鍛煉肌肉,以此來給人一種「猛男」的感覺。這也是他習慣性一上來就要先問候對方「老二」的原因,以便先下手為強遮掩自己的缺陷。

這時就聽風火輪說:「**你屁股,花柳強,你懂不懂欣賞?我這身材可是跟虎哥學的標準猛男身材!」

「操!就你這熊樣還敢跟虎哥比?!虎哥那才是千年難遇,風靡萬千少女的絕代猛男身材,你這頂多也就是一卵蛋,沒半點苗頭,簡直跟你下面的傢伙一個德性,中看不中用!」

俗話說「揭人不揭短」,花柳強這一嘴巴正中風火輪的軟肋。

風火輪惱道:「花柳強你***可不要隨便亂放屁,你是哪隻眼睛看見老子不行?還是你用嘴巴親自試過?」

花柳強也惱了,道:「風火輪,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尖沙咀的婊子們哪個不知道你大炮是外面『曹操』(操操)裡面劉備(流被)!操你老母,還裝猛男,裝龜公吧你,能看不能幹,什麼玩意兒!」

風火輪被徹底惹火了,大吼道:「**你媽的逼花柳強,你***胡說什麼?」衝上前就要開戰。

花柳強也不示弱,扯著尖嗓門叫道:「你以為老子怕你不成?」做出欲斗姿勢。

風火輪又叫道:「有種就站出來單挑?」

花柳強強硬道:「誰怕你不成,來啊,單挑!」

「來啊!」

「你來啊!」……

兩人一邊擼袖子摩拳頭,一邊像公雞一樣斗著嘴。

兩人原本有些裝腔作勢,眼看再沒有人上前阻攔就會真得「干」起來。

這時站在一旁的當家人馬金虎發話了:「操你們祖宗,閑得沒事你們想在這裡打擂台呀?干你老母,我大哥不是說了么,和氣生財,以和為貴,你們兩個王八蛋一見面就狗咬狗一嘴毛,對方還沒出現,你們倆倒先幹上了,信不信老子把你們倆都給掛了,免得看見就心煩!」

剛才還準備劍拔弩張的風火輪和花柳強,一聽這話全都軟癱了,道:「虎哥你看這…我們剛才只不過是在鬧著玩哩,這王八蛋賣家這時候還不露面,我們心裡頭有些急啊…所以才會…嗯,虎哥,你明白的,要是真的遇到事兒,我們倆絕對是一條心,響應龍老大的號召,槍口一致對外…虎哥,您就饒了我們吧!」

兩人正在求饒,只見前面車燈閃爍,一輛大卡車鳴著喇叭,呼嘯著開了過來。

馬金龍暗中罵道,你***賣個軍火也這麼拽,白白讓老子等了大半天,要不是大哥交代不能隨便惹事,老子一定要給你們一些顏色看看。

此刻,坐在卡車裡面的鄭十七也在發牢騷。

這是什麼老闆嘛,說好的讓自己投資傳媒事業,弄到最後卻讓自己繼續搗騰春藥;搗騰春藥吧,你又讓我來搗騰軍火。媽的,這什麼跟什麼嘛,我堂堂一個落難少爺竟然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哎,上了賊船,回頭也難啊。

看一眼旁邊的劉金定,囑咐道:「等一會你別太多嘴,一切按我的吩咐行事,記住,這是做買賣,不是打架鬥毆,殺人放火,你的那一套行不通!」

劉金定點點頭,他原以為老大把大批軍火運到尖沙咀是為了與跛豪和馬氏兄弟幹上一仗,沒想到弄到最後卻是拿來做生意。這跟送給人家有什麼區別,人家手裡面有了這玩意還不囂張得冒泡,到時候把你一下子給做了,你還賺個屁呀!當然這都是他的心裡話,不敢說出來。

就在每個人各懷心思的時候,大卡車停了下來。

鄭十七從駕駛室裡面跳出來,也不看走過來的馬金虎,自顧自地抽出一根煙,用手防著風點燃起來。

等到煙點燃以後抽了一口,這才正眼打量起馬金虎來。

此時的馬金虎心中積滿了怒火,他沒想到對方會這麼拽逼達旦,於是便沒好氣地問:「你們的東西帶過來了嗎?」

鄭十七依舊不說話,吸口煙,然後指了指卡車的後面。

馬金虎走過去拉開卡車圍著的帳篷一看,車廂里沒有軍火,只有一車的西瓜。

「媽的逼,你耍我呀,你他媽是賣軍火的,還是賣瓜的?」

風火輪和花柳強一聽這話,立馬帶領一干手下抽出砍刀,擺好了準備干仗的架勢。

鄭十七笑了笑,道:「別發那麼大的火,既然是高探長介紹你們來的,我怎麼也要給你們幾分薄面。」

說完走過去,從容地從對方手裡接過一把砍刀,一刀劈開一個西瓜,只聽呼啦一聲,從西瓜裡面滑出一大捧黃澄澄的金屬子彈。

「我們買賣軍火的,不能不小心啊,現在查的嚴,雖然說高探長能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人心難測,誰知道他會不會私底下吞了我!」

馬金虎冷哼一聲,道:「這些只是子彈,槍呢?」

鄭十七微微一笑,看一眼劉金定道:「大傻,準備幹活!」

劉金定心裡嘟囔,老子什麼時候改名叫「大傻」了,你小子隨便給人起外號也不打個招呼,你要是不看我一眼,我還以為你在叫鬼呢。

心裡嘟囔著,手腳可沒閑著,一邊吩咐手下把車上的西瓜全都搬出來,一邊趴到卡車底下把藏著的槍支取了出來。

鄭十七看差不多了,這才扔掉煙頭,碾滅在地道:「馬老闆可以先看看貨色!」

一擺手,劉金定把一把衝鋒槍上好彈夾,然後沖著前面擺好的一排西瓜,「砰砰砰!」就是一陣掃射。

西瓜應聲炸裂,鮮紅的汁液流了出來,活像人破碎的腦殼,情景十分壯觀。

劉金定收手,說一聲:「馬老闆接著!」把衝鋒槍朝馬金虎扔了過去。

馬金虎接過衝鋒槍,感覺微燙的槍身好像在催促自己幹些什麼,不再猶豫,一扣扳機,沖著前面剩餘的西瓜,瘋狂地掃射過去。

馬金虎一邊掃射,一邊瘋狂大叫,好像前面有成千萬個敵人。槍聲和他瘋狂的叫聲混淆在一起,一時子彈殼亂飛!理想文學()會員整理提供。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瘋狂地發泄完畢,直到把槍裡面的子彈全部射完,馬金虎才喘著粗氣,拎著槍停了下來。

「怎麼樣,馬老闆,這些傢伙還可以吧?」鄭十七笑眯眯地問。

「不錯,不錯,真他媽是好東西,這比西瓜刀和手槍用起來可爽快多了….」馬金虎讚不絕口。

「那我們是不是該談談它的價錢了?」

「你說吧,多少錢,我全買了!」

「嗯,這樣吧,我們這是第一次打交道,看在您是高探長朋友的份上,就給你打個九折,這批貨一共是四百五十九萬,就實收你四百一十三萬,零頭就算了!」鄭十七大度地說道。

「什麼?」馬金虎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就你這一批貨要我四百多萬?」

「怎麼,你嫌價錢太低嗎?」鄭十七裝出一副真誠的模樣。「我不能收你太多,我們買賣軍火的也講究一個誠信,不僅要物美價廉,更要物有所值….」

馬金虎從來沒遇見過這麼恬不知恥的人。「不,我是說你這分明是在宰我,別以為我不幹這一行就什麼都不知道,就你這點破玩意,拿到哪裡也都只值二百來萬,你一下子收了我兩倍多,操你媽的,你還真以為我是冤大頭啊!」

鄭十七依舊一臉雷打不動的笑容,嘖嘖有聲道:「外行就是外行!我不說你不知道,聽過『物以稀貴』這個詞兒沒有?聽過『時過境遷,一切皆有可能』這句話沒有?沒有吧,今天我就給你算一算這批貨究竟值不值四百多萬!」說完一臉正經地扳著指頭道:「首先這是軍火不是大蔥,都有它們自己的成本價,就我這一批軍火,成本是一百六十二萬八千七百塊錢。另外從美國運到英國,從英國運到荷蘭,從荷蘭運到泰國,再從泰國運到香港,你合計合計,其中各個關卡的運輸費要不要一百多萬?最近物價上漲,尤其鋼鐵方面的原材料更是成倍地增長,據說現在大陸都在砸鍋賣鐵大鍊鋼鐵了,可想而知,這製造槍械的原材料再多出個一百來萬也是很正常的事兒。最後,我和我的弟兄們頂著殺頭的危險,不辭辛苦,遠渡重洋,好不容易才弄到了這些貨色,加上最近條子查得太緊,都快逼得我們走投無路了,我們這麼拚命,歸根結底還不是想撈上一筆,所以再加上一百多萬的賣命錢,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兒….這林林總總下來,你說每個四百多萬能行嗎? 蜜愛老公寵上天 咱不用說太多,將心比心,換成是你的話,你也一定會這麼做!」

馬金虎徹底迷糊了,或者說徹底滿腦袋漿糊了,你讓他砍人拚命可以,讓他用腦袋瓜子算賬,簡直是在要他的老命。

所以在他聽完這一大串的數字分析以後,做的第一個動作是猛打一個激靈,眼珠子總算會動了,操,剛才都快成了木頭人。

「你說那麼多…..老子…..不明白!」馬金虎理直氣壯地說。「反正你要的價碼太多了,我是不會出的!」

鄭十七攤攤手:「那好辦啊,你不出這樣的價碼,我就把貨賣給別人,失去你這一個買家我又不是活不下去。現在大家都在爭地盤,這玩意搶手的很,你們不要那就便宜別人….西瓜刀用起來也很爽啊,還能拿來剔牙!」

一聽對方說出這樣的話,馬金虎霸道地說:「你不賣給我,也不許你賣給別人!」

鄭十七裝作很驚訝地打量一下馬金虎,道:「你剛才說什麼?我不把貨賣給你,你也不許我賣給別人,哈哈,哈哈….「他大笑起來,好像聽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話。用手指頭點著馬金虎道:「你是我干著一行遇見過的最可愛的人!你也不打聽打聽,我鄭十七走南闖北多少年,什麼樣的大風大浪沒見過,會怕你這一句話,嗯?!告訴你,姓馬的,別以為你們在尖沙咀可以橫行無忌橫行霸道,聽過那句話沒有,千犯萬犯,莫犯眾怒,遇山要拜山神廟,遇水要祭龍王瓢,干哪一行就有哪一行的規矩,山有山道,水有水路,我姓鄭的既然敢搞這玩意,就已經把腦袋栓在了褲腰上,你說我連命都不要了,我害怕個鳥啊?你要是想黑吃黑,可以告訴你,我已經在卡車上安裝了炸彈,只要我一按按鈕,砰地一聲,一切都他媽玩完,你們想要軍火,要個屁吧,連渣兒都不給你們剩下!」

馬金虎沒想到對方考慮這麼周全,怒道:「你以為我馬金虎是三歲小孩啊,會相信你這一番鬼話?老子可是嚇大的!」

鄭十七「嘿嘿」一笑,走過去坐到卡車上,慢悠悠地抽出煙點燃道:「你既然那麼有種,就過來跟我一起坐到這卡車上試試,看看這炸彈能不能把咱倆一塊兒送上天!」

馬金虎一下子愣在了那裡,不知道該不該走過去。

他的手下風火輪一看情勢不對,虎哥下不了台了,於是就打圓場道:「虎哥還有重要事情要辦,才不跟你窮蘑菇呢,你們的軍火太貴,既然我們吃不下,別人也都吃不下,你儘管費力氣去跑吧,到時候跪下來求我們買,我們還不要呢!」

馬金虎啪地一聲,給了風火輪一個巴掌。

「操你媽的,老子不會說話嗎,你他娘的多嘴個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