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碰!「一下,把佟掌柜踹到了地上,黑衣男子轉身快速的離開了躺在地上的佟掌柜滿身鮮血直流,微弱的氣息,奄奄一息的表情,慢慢的吐出了幾個字:「秦沐瑤?丫頭。「

就這樣,佟掌柜慢慢的永久的閉上了眼睛。手中緊緊的攥著拿個劍把上的白色贅頭余盛走到程連津房間的門口,猶豫了片刻,抬起手敲了敲門,裡面沒有任何回應,余盛側了一下頭,看了看窗子,熒黃色的燭蘊光,透出了窗外,想必自己的主子沒有睡,以程連津的性格,向來就是這樣,從來不會說請進兩個字。

不過余盛每次走進去,程連津也不會責怪他,貿然的闖入。

余盛快速的打開屋門,走進了屋內,看到程連津在裡屋套間內的書桌上拿著賬簿文件處理公務。

程連津永遠都是那副冰山一角的表情,也永遠都是繁忙的樣子,從來都不給自己一絲喘息休息的機會,除了聽到秦沐瑤的消息,他才肯慢慢的休息一下。

余盛走到程連津的面前,低下頭行了個禮:「少主。「

程連津抬起頭,冷冷的看著余盛,不禁的皺了一下眉頭,「嘶!余盛今天的神情,好像有心事一般,以往日大不相同,沉默不語,往日每次進來都是嬉皮笑臉的樣子,從來不會像今天這樣落寞。「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程連津太了解余盛了,從小一起長大,視他為兄弟一般,從來沒有像現在這個樣子。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程連津冷冷的眼神輕撇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筆和賬簿,怔怔的坐在紅色木椅上:「說!「

余盛臉上威儀,沉默了片刻,抬頭看向程連津:「少主嗯。「

程連津有種預感,余盛從未這樣猶豫不決過,也從未有過這樣的表情,程連津皺了皺眉頭,臉上的冰寒之氣變得更凝重了:「快說!「

余盛看到程連津有些不耐煩了,知道他猜到什麼了:「少主?今日和秦沐瑤姑娘去過許記了,兇手已經查出。「

「誰?「程連津急怒的緊皺眉頭,臉上沒有一絲的血色。蒼白如穹。

「少主?今天許記的老闆回憶說是小寶和上官小姐的丫鬟?相兒。「

余盛遲疑了一下繼續回復道:「現場遺留下來的證據已經確認過來,的確是他們所謂。「

「哐當!「一聲巨響,程連津緊緊的攥緊了拳頭,用力的捶了一下桌子,怒氣的站了起來。「咳咳咳。「的咳了起來余盛臉上恍然失色,他知道程連津這次一定是急怒了,立刻跑上前扶住程連津:「少主?您的身子要緊,千萬不能動氣呀!「余盛說著從身上掏出隨身攜帶的藥瓶,快速的從藥瓶里倒出一粒藥丸。

「少主!「余盛連忙遞到了程連津的手中,程連津接過藥丸快速的吃下了。余盛又連忙拿起桌上的茶杯,裡面還有程連津喝過的半杯水。

程連津接過水杯立刻喝了下去。

程連津定了定神,緩和了一下,余盛扶著程連津坐到了椅子上,長長的嘆了口氣:「明日把上官怡給我叫來。我要問她。「

余盛猶豫了片刻:「少主,還是先不要詢問上官小姐,因為,這件事情只是暫時確定是相兒和小寶的事情,或許?上官小姐說她不知呢?萬一她推卸責任呢?「

程連津聽了余盛的話后。低下頭沉默不語,片刻后抬起頭:「嗯!派人盯好上官怡!「

「是!「余盛立刻低頭行禮,然後又露出了淺淺的微笑:「嘿嘿,少主?秦沐瑤姑娘說了,她很喜歡咱們府內廚師的飯菜,那些菜她全都吃掉了。「

程連津向椅子後面一仰:「嗯!明天繼續。「

「哎!好嘞!「余盛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余盛被寒樂扔的油酥餅的聲音冷不丁的嚇了一跳,立刻轉身回頭看向寒樂:「喂!你吃錯藥了,一大早的發什麼神經?「

「你才發神經呢,一大早的跑來幹嘛?挺好的心情被你攪和了。「寒樂一臉討厭的看著余盛「我是來看秦沐瑤姑娘的,怎麼哪也有你呀?還有,你天天一個大男人家家的老往女孩子屋裡跑什麼呀?「余盛雙手交叉在懷裡,瞪大了眼睛指責寒樂「我還要說你呢,一大早的就往秦沐瑤這裡跑,有何居心?「寒樂氣憤的回擊道「我是提我們少主過來給秦沐瑤姑娘送東西的,有你什麼事呀?瞎摻和什麼?「余盛瞟了一眼寒樂,轉過身坐到了茶桌旁「你們少主,少主?天天就知道你們少主?你可真是個好僕人呀?呵呵「寒樂一臉嘲笑的轉身走到秦沐瑤面前。

「哎呀!你們又吵,一大早的,先吃飯吧,我都餓了。「秦沐瑤走到茶桌前彎腰拿起剛才扔的油酥餅。拿到鼻子前聞了聞:「嗯! 總裁只歡不愛 真香,寒公子,你買的?「

寒樂滿意的點了點頭秦沐瑤伸手掰了一塊剛要放在嘴裡,外面就有人急促的向屋內跑來:「秦沐瑤姑娘?不好啦?秦沐瑤姑娘不好了。「

聲音很大聲,秦沐瑤。寒樂還有餘盛一同看向跑來的人,只見一個身穿茶色布衣的小夥計,滿頭大汗急促的跑了進來:「苓?芷?姑娘?不?好了。「

余盛皺了皺眉頭,轉身站起:「發生什麼事了?「

小夥計走進屋內,站住了腳步,大口的喘息著,用不均勻的語氣回復道:「不?不好了?佟?掌柜?他。「

秦沐瑤大驚失色的瞪大眼睛看著小夥計:「你慢點說?我乾爹他怎麼了?「

小夥計吞咽了一口氣,喘息均勻后停頓了片刻:「佟掌柜?他?昨晚?被人暗殺了。「

小夥計說著眼淚噼里啪啦的掉了下來,伸出衣袖擦拭著眼淚「你說什麼?「秦沐瑤臉色發白,全身顫抖著。差點沒站穩,後退了兩步,雙手扶住桌子,寒樂看到秦沐瑤失態的表情立刻上前扶住秦沐瑤:「秦沐瑤?你沒事吧?「寒樂關切的看著秦沐瑤秦沐瑤搖著頭:「不不可能,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帶我去?我要去看看。「

秦沐瑤一臉慌張的表情,立刻向外跑去「秦沐瑤。「寒樂一邊喊著一邊向外跑去,余盛一直緊皺著眉頭,聽到這件事也有些驚呆了,不過看到秦沐瑤和寒樂跑了出去,也沉不住氣了,隨身跟著追了上去。

「什麼?你?你說聚仁堂那個佟掌柜死了?「上官怡一臉驚訝的表情看向黑衣男子黑衣男子低著頭:「我原本是想盜葯書的,結果沒有找到,卻被那老頭髮現了,情急之下怕人聽到,失手向那老頭刺了一劍。不知他是死是活。「

上官怡聽到后獃獃的坐到了紅木椅上,緊皺著眉頭,一臉憂神的表情,沉思了片刻,抬起頭:「阿海,你先回去吧,回江寧?先躲一躲。「

阿海一臉茫然的緊緊的注視著上官怡:「小姐?我?老爺吩咐我過來保護小姐的,如果我這麼回去的話,老爺責問起來,那如何是好?「

「沒事。你先回去,如果責問你,我擔著,我寫一封信給爹爹,你帶著回去。如果爹爹責問你的話,你就拿這封信給他看便是。「

上官怡一臉淡定的回復道,轉身拿起筆來低頭寫了起來秦沐瑤急促的跑到佟掌柜的卧房門口,剛一進門,就看到佟掌柜靜靜的躺在了病床之上。緊閉著雙眼,病床旁邊跪著兩個小夥計,低聲哭泣著,伸著衣袖不停的擦拭著眼睛秦沐瑤走進門口,愣住了。看著病床上的白髮老人靜靜的躺在那裡,秦沐瑤不敢上前了,欲哭無淚,此刻的秦沐瑤腦子一片空白,臉色蒼白,愣在原地,半天沒有換過神來。

這時余盛和寒樂走了進來,看著秦沐瑤楞楞的站在原地不動,寒樂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老人,哀傷的緊皺了一下眉,又慢慢的走到秦沐瑤身旁,張了張嘴巴想要說什麼,又欲言又止了。伸出雙手扶住秦沐瑤的胳膊,滿臉安慰和同情余盛躊躇了一下,低著頭走到小夥計面前,倒吸了一口冷氣:「你們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其中一個小夥計哭泣的站起了身:「薛護衛,今天早上我來給佟掌柜送葯,剛一進門就看到老掌柜全身是血,扒在了地上?屋子裡很凌亂,好像是被什麼人翻盜過一樣。「

余盛走到床前看了一眼佟掌柜,已經換好的衣服,看到手上有一絲划痕,想必是被什麼利器所傷,應該是刀劍之類的。

余盛后提了兩步。站起了身,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乾爹?我是秦沐瑤呀,對不起,我來晚了,沒有信守承諾,我應該早點過來的。乾爹,你好些了嗎?我給你拔下脈吧?您呀?再不注意身體真的要得哮喘了,昨晚一定熬夜了吧?「秦沐瑤說著就去拿佟掌柜的手,慢慢的把佟掌柜的手拿到面前,輕輕的拔著他的脈搏站在一旁的寒樂皺了一下眉頭。發現秦沐瑤的神情有些不對勁,立刻上前阻止,伸手去拉秦沐瑤:「秦沐瑤?佟掌柜已經過世了,你快點起來,讓他安息吧。秦沐瑤。「

「你別拉我!!「秦沐瑤眼中帶著殺氣。奮紅的眼睛瞪著寒樂。

寒樂被秦沐瑤仇視般的表情驚呆了,沒有再阻攔秦沐瑤的動作秦沐瑤慢慢的轉過頭,從身上掏出一本書,笑臉笑臉盈盈的看著佟掌柜:「乾爹,您給我的書我昨晚看過了,嗯!確實很好,裡面有好多我沒見過的奇方異草。乾爹,您放心,我一定完成您的心愿,把您此生的心血發揚光大。造福百姓。「

站在一旁的寒樂實在看不下去了,他知道,秦沐瑤受了打擊,經過了婉柔的死,這次又是佟掌柜的暗害,秦沐瑤的心裡承受不住了,寒樂想到這,彎下身:「秦沐瑤!佟掌柜已經過世了,你再這個樣子,你讓佟掌柜走的怎麼安心呢?「

「乾爹。「秦沐瑤的眼淚終於奔流直下了,大聲哭喊著,怕到了床前,埋頭苦了起來站在一旁的寒樂和余盛看著秦沐瑤傷痛欲絕,眼睛紅了,眼淚在眼眶中打著轉。

寒樂轉過身沒有再看秦沐瑤,低下頭,伸手擦拭了一下眼中的淚水。

屋外的天陰沉沉,烏雲密布,像壓抑了很久一般的怒氣,轟隆一聲,巨雷響起,好似怒氣壓抑了很久一般,片刻間狂風呼起,不一會大雨稀里嘩啦的下了起來,清洗著這一切的不悅,洗禮著人世間親情冷暖寒樂轉過身,憂傷的看著痛苦的秦沐瑤,慢慢的走上前,扶住秦沐瑤:「秦沐瑤,不要難過了,會傷身子的,快起來,我們還有好多事要做呢,你要堅強!「

痛苦中的秦沐瑤慢慢的抬起頭,不停的抽泣著,看向佟掌柜:「乾爹,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您病了我應該守護在您身旁的,是秦沐瑤的錯,對不起。「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站在一旁的余盛,滿臉痛心的表情:「唉。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立刻轉身,快步離開了房間「少主少主。「

程連津正坐在書桌前低著頭處理著公務,聽到有人急促的跑了進來,慢慢的抬起頭,程連津眼睛一怔:「怎麼渾身濕透了?沒帶雨具?「

極速跑進來的正是余盛,程連津看到全身被暴雨淋濕的余盛,關切的詢問著。

「少主對不起屬下有罪,?沒有保護好秦沐瑤姑娘。「余盛停住腳步,喘息了片刻,低頭自責道「她怎麼了?「程連津大驚失色的立刻站了起來,驚慌失措的表情看著余盛。

「昨夜佟掌柜遭人遇害了秦沐瑤姑娘知道此事,傷痛欲絕,現在還在佟掌柜房間跪著不肯起身呢。 輪滑傳奇之冠軍之路 屬下怕,怕?這樣下去,秦沐瑤姑娘身體會垮掉。「余盛一臉落寞的低頭回稟著程連津。

「備車!「程連津急切的快速起身,說著就要往外走。

「是!「余盛聽到程連津的吩咐后立刻跑出來門外。

「相兒阿海回去了嗎?「上官怡心事重重的看著剛剛進屋的相兒。

相兒走到上官怡面前,點了點頭:「嗯!小姐。已經回去了。「

上官怡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提著的心放鬆了一大半。

「小姐?你快看!「站在窗口的相兒急切的指著窗外上官怡疑惑的表情,慢慢的走到窗前,看著瓢潑大雨的窗外,一臉失色。

「小姐,這不是連津少主嗎?這這冒著這麼大雨,他們這是去哪裡呀?看樣子很著急的。「

相兒歪著頭看著窗外的程連津和打著傘的余盛,兩人急切的神情走了出去。

上官怡一臉怒氣,看著兩人消失在雨景里的身影,立刻轉過頭來。心中想到一定是去聚仁堂,這會估計他們已經知道了此事。

「秦沐瑤!都是你,如果沒有你,我也不會讓連津傷心難過!「上官怡一臉怒氣怨恨的表情長跪在靈堂的秦沐瑤,身穿一身白色布衣。手裡拿著草木秸稈,面前一個火盆,秦沐瑤伸手不停的把秸稈放到火盆里,火盆中熊熊的烈火溫熱的映在了秦沐瑤的眼中,像佟掌柜那張慈祥的面容。

「丫頭?呵呵,你的配方不錯呀,哪裡學來的?丫頭,不錯?丫頭看了這麼多病人,休息一下吧,來!喝杯茶丫頭,胳膊上的傷好些了嗎?從這麼高的地方摔進了深坑,傷的不輕呀,要多加休息丫頭丫頭。「秦沐瑤一邊燒著秸稈,目不轉睛的看著火盆,滿腦子裡都是佟掌柜生前的樣子。

那副慈祥的面容,和關切的神情,讓她想起了爺爺:「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離開了我?為什麼?為什麼我愛的人都離我而去?「

這時,秦沐瑤前面一個修長的黑影應入眼帘

「唔。「秦沐瑤聽到男子的話后,像個嬰兒一般,雙手瞬間摟上了男子的肩膀。嚎啕的大聲的哭泣著,哭的痛徹心扉,哭泣的像個孩子秦沐瑤一邊哭泣一邊回想起種種的經歷和過程,她的腦海像幻燈片一樣,不停的閃爍著種種的畫面。想起了淳染,想起了爺爺,想起了婉柔,想起了佟掌柜這種種的經歷都讓秦沐瑤痛徹心扉,哭泣聲越來越大,這一刻秦沐瑤像崩潰了一般,如潰堤的洪水一般,淚水洶湧澎湃的直流男子的心被秦沐瑤的哭泣聲震碎了,疼痛的心像被撕裂一般,心痛不已。男子慢慢的伸出手,撫慰著秦沐瑤的後背,輕輕的拍著秦沐瑤,緊皺的眉頭,傲氣寒霜般的神情,銳利夾雜著殺氣般的眼神,像一把鋒利的劍刺出:「你放心,所有的事都交給我,我一定幫你報仇!!「

男子之後的兩個字話語很重,狠,冷,決,絕。

不知哭了多久,秦沐瑤慢慢的離開男子的懷抱,輕輕的抬起頭。紅腫像核桃般的眼睛,已經分不出周圍的視線,只能用模糊的光影搜尋著男子的氣息再看男子肩膀上的衣服都被秦沐瑤的淚水全然打濕。

秦沐瑤哭泣著,不停的抽泣著,慢慢的回了回神,看向男子:「你怎麼來了?外面的雨這麼大?你的身體?「

「無礙!「男子冰冷的臉上突然變得溫和了許多秦沐瑤慢慢的站了起來,跪的太久腿都麻了,有著酸疼吃力,秦沐瑤剛要站起身來,蒼白無力的臉。面無血色,突然間眼前一黑,秦沐瑤倒在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立刻緊緊的抱住秦沐瑤,不停的呼喊著秦沐瑤的名字:「秦沐瑤秦沐瑤。「

男子看到秦沐瑤暈了過去,急切的向外大聲呼喊著:「來人。「

「少主!「余盛迅速的跑了過來。看到秦沐瑤暈倒在男子身上,立刻快速的跑上前,一臉驚訝:「這。「余盛愣住了,驚呆的看著秦沐瑤。

「快!快把她扶回房間,請大夫!「男子急切的命令道。

「是!「余盛快速的扶住了秦沐瑤。

這時寒樂跑了進來。看到秦沐瑤昏倒過去,心急如焚的樣子:「秦沐瑤你這是怎麼了?快醒啊?別嚇我。「

「喂!嗆辣椒,快讓開!看不到我抱著人了嗎?沒眼力勁,躲開!「余盛緊皺眉頭,憤怒的怒吼著寒樂此時的寒樂有些懵。他看到秦沐瑤昏倒后蒼白無色的臉,余盛抱著秦沐瑤和他怒吼時,他沒有再計較這些,所以他乖乖的讓開了,寒樂讓開后,余盛緊急的向外跑去車水馬龍,來來往往的馬路上,公交站台下站著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女孩,黑色馬尾的長發,清秀俊美的面容,一雙水汪汪輕靈透徹的眼睛,不停的嚮往著馬路的一頭處。

女孩看到公交車還沒來,低落的表情來回的走動,失落的低下頭,櫻桃般嬌嫩的紅唇緊閉,不悅的嘴巴撅得很長。

烈日當頭,頭頂上的太陽像火球一般,狠狠的照射在女孩的身上,炎熱的夏季,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女孩,被烈日照的眼睛睜不開,女孩拿下身上的雙肩包舉在頭頂。

正在女孩被炎熱烈日照的睜不開眼睛時,女孩頭頂上空多了一把傘,全然的遮住了女孩頭頂上烈日的光線。

女孩茫然的轉過身,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的身上。女孩獃獃的抬起頭,看到了一個清冷麵容,表情淡定的男子,男子清澈冰冷的眼神,注視著女孩,臉上露出了從容於淡定。

女孩看到男子后不悅的皺了一下眉頭,嘴巴撅的更長,迅速轉過身去:「哼!你不是不願意來嗎?「

男子沒有答覆女孩的話,一隻手幫女孩撐著傘,另一隻手伸進自己的牛仔褲都。快速的掏出來,伸到女孩面前。

女孩不悅的眼神,正憋著氣,看到男子伸手遞給自己臉前兩張周杰倫演唱會的門票,女孩不悅的臉色瞬間綻開了喜悅的笑容。女孩快速的伸手接過男子的兩張門票,快速的轉過身來,喜悅的臉上露出了甘甜清美的笑容

:「你怎麼買到的?我都要打算自己去買了,嘻嘻,沒想到你這麼快買到了淳染你真的太好了!「女孩說完,蹦跳的撲到男子身上,一下摟住了男子的肩膀。

男子皺了一下眉頭,看了看公交站太的四周,輕輕的拿抓住女孩的雙手:「注意形象!這是大街上!「

女孩歡快雀躍的從男子身上跳了下來。

雙手拿著周杰倫演唱會的門票,欣喜的低著頭。高興的「啪!「的一下,嘴巴親吻著了一下手中的門票。

男子看著女孩瘋狂喜悅的舉動,冰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搖了搖頭女孩快速轉過身,雙手緊緊的摟住了男子的胳膊,頭輕輕的依靠在男子的肩膀上:「淳染,謝謝你!謝謝你這麼包容我,寵愛我!「

男子冷冽的面容,薄霧般的嘴唇,嘴角輕輕一勾,冷冷的嘆一了一下,低頭看著躺在自己臉上的女孩:「別在大街上肉麻了,車來了!「

女孩輕輕的抬起頭,看了看馬路一旁列車,又微笑著看向男子:「淳染,我們今天不坐車了好嗎?「

接過余盛手中的葯,慢慢的吹著碗里的熱氣,輕輕的承了一勺湯藥,慢慢的向秦沐瑤嘴邊送去。

「淳染淳染。「秦沐瑤滿臉冒著汗珠,嘴裡不停的念叨著。

程連津拿著手裡的湯勺,送到秦沐瑤的嘴邊,停住了手上的動作,皺了皺眉頭,冰冷寒氣的眼神:「嘶她在說什麼?「

站在一旁的余盛一臉懵的看著秦沐瑤,也仔細的傾聽著秦沐瑤的聲音,搖了搖頭:「聽不清。「

程連津停頓了片刻,還是把手裡的湯藥餵了下去。

秦沐瑤喝了一勺湯藥后,輕輕的咳了幾聲,程連津快速的拿起床邊的毛巾,輕輕的擦拭著秦沐瑤的嘴唇。

這時,寒樂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托盤上放滿了飯菜。

走到桌前放到了桌上,目光緊緊的注視著病榻上的秦沐瑤,慢慢的走到秦沐瑤的床前:「還沒醒嗎?「

程連津回過頭來,有些陌生的表情打量了一下寒樂站在一旁的余盛立刻明白了程連津的表情,立刻上前介紹道:「哦!少主,他是秦沐瑤姑娘的朋友,以前救過秦沐瑤姑娘的命,所以呢,秦沐瑤姑娘熱心腸,好心?看他無家可歸,暫時收留了他。「

余盛一邊說著,一邊輕視的眼神看了看寒樂,輕視的口氣。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寒樂憤怒的剛要說著什麼,可看了看身旁的程連津忍了下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余盛!「程連津嚴厲的表情看向余盛。

余盛看到程連津眼神裡帶著斥責,立刻低下了頭,不再多說什麼了「你好!程連津!「程連津向寒樂行了個禮,臉上露出了淡定的表情。

寒樂看到程連津禮貌的向自己介紹,立刻站直身子,緊抱雙拳:「你好!寒樂!花公子的大名我早有耳聞,沒想到花公子果然氣度非凡,秦沐瑤有花公子這樣的朋友,我也跟著高興。「

程連津冷冽淡定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微笑:「哦!寒公子過獎了,寒公子氣度非凡,救下秦沐瑤也是令人欽佩的。還要謝過寒公子。「

兩人正聊的起興,這時,外面走來一個小夥計,走到程連津面前。低頭行禮:「少主嗯。「小夥計遲疑的表情,停住了程連津從容的臉上又露出了冰冷的表情,皺了皺眉頭,盯著小夥計:「講!「

小夥計抬起頭,上前一步。伸出雙手遞到程連津面前一樣東西:「少主這是今天早上佟掌柜手裡緊緊握著的東西,我是從佟掌柜手裡拿出來的。「

程連津緊皺著眉頭,接過小夥計手裡的東西,拿到手裡仔細的看著。

「劍墜!「余盛吃驚疑惑的看著程連津手裡拿著的東西,凝聚著雙眉,看了看緊接著說:「嘶我怎麼覺得這個劍墜好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余盛疑惑的緊緊的盯著眼前的劍墜。

寒樂也目色緊緊的鎖定在程連津手裡拿著的劍墜:「嗯好像是有些眼熟。「寒樂目光炯炯,仔細的看著劍墜仔細的思索著,突然眼睛一亮:「哦!我想起來了黑衣人!「

衚衕口的那個黑衣人讓寒樂記憶深刻,這是他來到這裡遇到的第一個大大交過手的敵人。除了余盛,那個黑衣人讓寒樂謹記在心。

「哦!是他。確實是他的劍墜,我還和他交過手,唉!差點把他忘了。「余盛恍然大悟,寒樂這麼一說他果然想起來了,還有那個黑衣人。不過低頭靜下心來再仔細一想,余盛的臉上大驚失色:「上官怡!「

余盛的腦子裡突然閃現出了這三個字,讓余盛毛骨悚然,他萬萬沒想到的人,真兇必露「啪!「程連津回到自己的房間后急怒的走到書桌前,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怒目的眼神,恨不得殺出血來,緊緊的咬著牙:「上官怡!!「

此刻的程連津知道實情后氣的憤怒不已,恨不得把上官怡給殺了。

「咳咳咳。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程連津低頭深咳了起來「少主。「站在一旁的余盛立刻跑上前,扶住程連津,讓程連津坐了下來,坐到了紅色木椅上,然後快速的倒了一杯水,遞到了程連津的面前,程連津長長的喘息了一口氣,接過余盛遞過來的水杯,「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隨後又遞到了余盛手中,余盛緊張的注視著程連津:「少主您的身子要緊,保重身體。「

程連津沒有理會余盛的話。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明日,把上官怡給我叫來,我要方面問問她,居心何在!「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