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張成,去給虎子兄弟提錢!」陳大拿倒也爽快。張成應了聲。王虎子一臉得意洋洋地跟在**后出了門。

「楊偉這小子。是不是這事早都門清了。托個主來訛我倆錢!這小子……」陳大拿一思謀,自言自語了句,一聽楊偉要來,心更是放下了點,連剛剛被訛十萬都不覺得肉疼了!要說弄事找事折騰人,這鳳城怕沒有比這攪屎棍水平再高的人選了,這貨敢收拾狗臉、敢炸朱前錦地礦、敢挑郎家兄弟地地盤,放誰眼裡都是個狠角色,何況現在楊偉手裡還能指揮動一二百名保安,這陣勢拉到那也能唬住人。現在什麼都不缺。就缺敢弄事的流氓,楊偉要來,這是最合適的人選了。

樓下,王成虎兩眼笑得咪成了一條線,大早上楊偉吩咐了他來傳兩句話要錢,王虎子還覺得這事就是開玩笑,卻不料一下子真訛了這麼多。看來咱哥的水平越長進了,一句話換一萬,知道下落就值十萬……一臉匪氣地王虎子樂得屁顛屁顛提著一塑料袋錢出了門廳,拉著剛才幫自己的幾個保安,很拽的甩出一摞一萬來,大咧咧說了句,兄弟們。別客氣。一人分點,拿著喝酒玩牌找個姐們樂樂。就說你們隊長大哥分得啊。

幾個保安那成想無意中賺了這麼大筆外快,都樂呵呵地把王虎子送大爺般地送出了門……

王虎子來訛陳大拿了,這邊楊偉也來訛人來了,兄弟倆沒一個干好事!不過虎子是順順噹噹收錢了,楊偉這次可走了背字,準備了多長時候地功夫來訛人倆錢,卻不料一分沒落著………

訛誰呢?說出來嚇人一跳!高玉勝!要說出訛的數目字來,更嚇了一跳:二百萬!

上午這十點多一點的功夫,楊偉帶著輪子和賊六駕著輛拆車市場里淘來地破車,本田小商務直驅到了鴻祥茶樓,這裡是高玉勝每天早上休息連帶吃早餐地地方,負責跟蹤地賊六門清的很,連車位都沒找,按楊偉要求直接堵住了門!

「嗨!嗨!誰弄事呀?你們也不看看這什麼地方!」一位年過四旬地中年男子腆子肚子下了二樓,叫了句。楊偉一看認出這貨就是唐季廉,不過人比照片上地要胖多子,看樣小日子滋潤著呢。

「我弄事啊,怎麼了!」一身牛仔勁裝的楊偉下了車,大搖大擺進了門。

那唐季廉臉一下子拉下來了,吧台周邊倆保安剛要上來,卻見楊偉一撩衣服,一敞胸,腰裡烏黑逞亮地槍把露了一大截,那倆保安明顯識貨,一愣神不敢上前了,何況現在茶樓里客人這麼多,真弄起來影響可就大了……

「兄弟!借一步說話!」唐季廉也不愧是道上老手了,臉上瞬間換了態度,一個請的姿勢要把楊偉往樓上請。

「哈……哈……還是老高的手下有教養啊!」楊偉一副道上大佬的態勢,大搖大擺上了樓。

兄弟,這邊請!唐季廉這禮數倒是到位,引著楊偉進了二樓的一個空包廂,進門這唐季廉雙手抱拳,說了句:「這位兄弟,茶樓是道上高爺地產業,如果兄弟手頭緊借個萬兒八千好商量,咱這正當小本經營,還真經不起兄弟這麼大陣勢!」

這話說得到位了,先是表明是高玉勝的產業,賭棍的名氣在道上多少都給幾分面子,再說你要是想跑路手頭緊,還借給你錢花,夠意思了吧!其實是從黑到白的生意通用作法,對於黑道上的兄弟都留幾個面子,省得人家急紅了眼操傢伙干仗,坐地生意倒不怕一個兩個黑道混球,就怕這混球弄事之後,公安上再來上一群查案的,那可就背到家了,招呼那一群爺,還不如直接花倆錢打這一位爺呢!

楊偉,碰了個不軟不硬的釘子,看看唐季廉,楊偉一慣地壞笑又浮到臉上了………

此章較長,容我老常慢慢細說。 總算是沒有希望全失!

當小女孩的神情和動作映入到蘇沐眼中的瞬間,他那顆剛才已經死掉的心頓時悄然復甦過來。<-》他沒有任何再想著繼續看熱鬧的意思,蹭的起身就要向外走去。

只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比他還要快,說著便離開座位,向著門口奔去,赫然便是剛才坐在蘇沐旁邊的男人,只見他順手抄起一根放在汽車上的鋼棍,直接沖著司機道:「開門!」

「開門?有沒有搞錯?怎麼能夠開門那?絕對不能開門,你要是開門的話,那個瘋子會衝過來的。到時候那可怎麼辦?」

「就是,你想死的話沒有人會阻攔,但是別將我們都拖進去!我現在還不想死那,司機,聽到沒有,趕緊開車離開這裡!」

「那是個瘋子,他竟然改變方向,他去殺那個小女孩了,天哪,怎麼辦?現在怎麼辦?」

……

當長途汽車內響起這樣的聲音之時,蘇沐瞧見那個光頭男人真的像是不耐煩了般,轉過身就沖著那個小女孩衝過去,瞧那架勢分明是想要將小女孩給當場砍死,兩人的距離只有可憐的十米遠,轉瞬間就會衝過去的。

而那個小女孩像是也意識到危險,轉身就要跑,誰想到就在這時可能是因為情急之下腳脖子給崴了,一下子便跌倒在地,瞧著已經快要飛撲過來的光頭男人,哇的便大哭起來。

「給我開門!」坐在蘇沐旁邊的男人,瞧見這樣的一幕沖著司機怒聲呵斥道。

「不能開門!」

「你給我閉嘴!再敢多言一句話,信不信我廢了你!」蘇沐猛然起身沖著還想著說出這種話的男人呵斥掉,眼神之中的冰冷味道。當場便將對方給嚇住,硬是不敢再吭一聲。

司機哪裡敢猶豫,急忙開開車門,那個男子跳下車之後,就想要衝著小女孩過去。卻沒有想到在他身邊,蘇沐的身影是更加快速,已經瞬間便沖了過去。

緊接著出現的一幕,真的是比任何電影都要驚險!

「給我去死吧!」

光頭男握著的殺豬刀就那樣狠辣的劈向小女孩的腦袋,真的要是劈中的話,小女孩絕對會當場死掉的。小女孩像是已經被嚇蒙似的。獃獃的坐在地上動也不敢動,只是一味的大聲痛哭著。

砰!

蘇沐在電光火石間一腳飛起,直接踢中光頭男的身體,生生的將他給踢飛,撞到了旁邊的公交車上,跌落下來之後。身子已經是彎成了蝦米狀。

「沒事了,叔叔在這裡那,不用害怕!」蘇沐說著便俯身將小女孩給抱起來,溫柔的安慰著道。

「哇哇!」

小女孩仍然是哭喊著,神情仍然沒有絲毫恢復過來的意思,但身體卻明顯的開始變的安靜下來,沒有再像是剛才那樣不斷的顫抖著。只是整個腦袋都埋在蘇沐的肩上。使勁的摟抱著蘇沐,像是只要鬆開,自己就又會被那個瘋男子砍殺似的。

「小心!」

就在蘇沐剛想抱著小女孩離開的時候,突然間身後傳來一道急呼聲,蘇沐轉身瞧著那個光頭男人竟然又是滿臉猙獰的站起來,揮舞著殺豬刀砍殺過來,那樣子分明就像是不將蘇沐給砍死的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架勢。

「叔叔!」小女孩也著急的喊起來。

「別怕,叔叔在這裡那,叔叔讓你看看怎麼打壞人好不好?」蘇沐笑著道。

「好!」或許是因為蘇沐的笑容。小女孩在瞧見這笑容之後,緊張的情緒竟然減退不少。

就在光頭男人即將命中蘇沐的時候,在兩人之間有著一米遠時,蘇沐的身子向著旁邊一閃,抱著小女孩的蘇沐。絲毫沒有被小女孩所影響到,這麼錯身而過的同時,蘇沐的右腳再次踢出。和剛才不同,這下這一腳的力量更是夠份量,當場便將對方踢的跌倒在地上,再也掙扎不起來。

「怎麼樣?叔叔是不是很厲害?壞人是不是最後都被打倒了那。」蘇沐笑道。

「是的,叔叔真棒,爸爸就說壞人都是紙老虎,叔叔果然很厲害,和爸爸一樣。」小女孩開懷笑道。

總算是沒有讓小女孩的心裡,留下什麼心理陰影!蘇沐心底鬆了一口氣,如果說真的要是繼續下去的話,沒準小女孩真的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成為噩夢的。現在被蘇沐這麼輕易的化解掉,壞人是紙老虎,當小女孩說出這話的時候,蘇沐就清楚的感覺到,她剛才的那種緊張恐慌已經消失不少。

「你沒事吧?」

就在蘇沐抱著小女孩的時候,和蘇沐差不多一起下車的男人走了過來問道。

「我沒事!」蘇沐搖搖頭。

嘩啦!

當兩人才剛剛說出這麼一句話,都沒有機會繼續向下說的時候,之前公交車上跑掉的人,長途汽車上坐著冷眼旁觀的人,全都嘩啦著圍聚過來,說著就開始向著光頭男人的身上扔石頭,嘴裡面還罵罵咧咧著。

如果說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蘇沐動手之前的話,他是不會有著任何想要干涉的意思,但現在看到這些人的模樣,他的心底便蹭的竄出一股無名之火。

不知道為什麼,在蘇沐的腦海中瞬間便浮現出魯迅先生寫過的那篇經典文章,想到了文章中所踢到的那些天朝人。

「全都給我住手!」

蘇沐上前一步,冰冷的眼神掃過去,隨著他的站出來,剛才動手的那些人全都停下來,沒有誰再敢動下。要知道蘇沐可是真的不怕死的人,他們沒有誰敢和他叫板。

「你們還有臉在這裡對著他扔石頭?之前你們都幹什麼去了!你們幾個應該是坐在公交汽車內的吧?就這麼一個光頭男人,你們哪一個的體格不比他強,你們這麼多人,將你們手中拎著的皮包扔過去,都能夠將他砸倒吧?你們是怎麼做的?下車之後竟然落荒而逃,你們丟人嗎?

還有你們,剛才在長途汽車裡面,一個個都是害怕的要死,現在眼瞅著他被制服住,你們就站出來想要充當所謂的救世主,你們捫心自問,你們好意思嗎?你們連這個小女孩都不如,她還知道勇敢的站出來,知道誰是壞人誰是好人,應該怎麼做。」蘇沐毫不客氣的就這樣呵斥著。

被蘇沐呵斥著的所有人,臉色都開始漲紅起來,說真的他們也想要和蘇沐對著吵起來。但怎麼吵?剛才他們的確是沒有下車,也沒有想辦法阻止這個男人。這時候如果再像是潑婦般的喊叫起來,真的會更加丟人的。

「叔叔,不要吵了,咱們現在怎麼辦?」小女孩低聲道。

「給叔叔說,你叫什麼名字?」蘇沐問道。

「我叫萱萱!」 我成了反派祖宗 萱萱笑著道。

這時候的萱萱是真的有種當了小英雄的感覺,再加上光頭男就那樣躺倒在旁邊,所以說她跟隨著蘇沐,整個人是感覺到很為舒服的樣子,所以才會笑起來。

「萱萱是吧?萱萱真的是個好女孩!」蘇沐說著就直接掏出手機,撥打了。幸好這裡距離西品市倒是挺近的,蘇沐相信很快就會有著警車過來。畢竟在光天化日下發生這樣的事情,性質已經是相當的嚴重。

再加上那個光頭男剛才又真的是傷了人,如果說警車不儘快過來的話,都是不行的。

「咱們快點走吧!」

隨著蘇沐的報警,其餘人便開始轉身,想著回到長途汽車和公交車上,想著趕緊離開這裡。但還沒有等到蘇沐開口,跟隨著他一起下來的那個人便直接喊道:「誰也不許走!」

「你是誰?憑什麼不讓我們走?我們又沒有犯罪!」

「就是我回去還有事情那!」

「走,省的在這裡留著再碰到麻煩事!」

……

蘇沐是真的對這群人失去了希望,他能夠猜出來這個男人那樣喊叫是想要做什麼,卻沒有想到這群人竟然是流露出這種神情來。果然那個男人臉色當場便陰沉下來,沒有理會那些轉身就要走掉的人,而是直接沖著蘇沐走過來。

「很高興認識你,剛才如果你不那樣做的話,我也會那樣做的。幸好還算是遇到了有血性之人,真的要像是他們這樣的話,這西品市就真的是沒有前途了!自我介紹下,我叫做伍為道!」伍為道伸出右手說道。

伍為道?

倒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名字!

蘇沐也伸出手笑著握住,他知道剛才伍為道的話是真的,因為他可比自己還要提前下車,瞧那架勢分明是要衝著光頭男衝過來。

「很高興認識你,蘇沐!」

咦!

就在蘇沐這邊伸出手微笑著握手的瞬間,他腦海中官榜倏的旋轉起來,得到的消息讓他整個人有了那麼短暫的錯愕。

不會是這麼巧合吧?

姓名:伍為道!

職務:格間縣縣政府副縣長

喜好:讀史

親密度:四十!

升遷:金色數字三!

隱疾:無!

窺私:沒有想到會和花海縣縣長蘇沐在這樣的場合下碰頭,真不知道他會如何做?會挺身而出?還是會明哲保身?真的要是後者的話,就會讓我失望了。真要是那樣的話,以後我是絕對會對他敬而遠之的!

人脈:……

催眠:……

這便是伍為道的資料! 上回說到,楊偉單刀直入直接找上了門,卻碰了唐季廉這個老奸巨滑的油條,一看楊偉來者不善、腰裡揣傢伙的架勢,還真把楊偉當成上門打秋風的黑道份子了,一轉眼給了楊偉一個不軟不硬的釘子………

楊偉卻是早已料到這些天天在黑白道打滾的人精會這麼做,看看唐季廉,楊偉一慣的壞笑又浮到臉上了,說了句:「哈……你是糖公**!誰說你小氣,這不小氣嘛,這麼大方,白送錢啊!……別客氣,哥們我不缺錢!不是來收保護費的。****兄弟我叫楊偉,綽號攪屎棍加惡棍,跟你家高爺是把兄弟,他叫棍我也叫棍,今兒來是會會你家這位爺,麻煩通報一聲!」楊偉一抱拳,笑著說道。這話損人都沒帶句髒字,把唐季廉倒說得小了一輩。

「你找高爺?哎喲喲,你看這事多不巧,他不在這兒!」唐季廉眼一轉,看楊偉這架勢怕是沒好。這惡棍腰裡揣上傢伙,要有好事才見鬼了呢。

「拉倒,我要不摸清了我能來,老唐,我不難為你,你要不願意叫,我到你旗下的茶樓棋牌室挨個放上兩槍,到時候可不是我找他了,他可得滿世界找我了啊!」楊偉吸吸鼻子,笑著說了很流氓的辦法威脅了句。

「得,您稍等!」唐季廉一聽,這攪屎棍楊偉的大名可不是蓋,這爛事指不定他真敢幹。趕緊應了句出了門。還是老大拿主意吧。

高玉勝當然就在店裡!楊偉這早摸得一清二楚,一會兒唐季廉滿臉堆笑見著楊偉點頭哈腰,一伸手,高爺有請!

兩個棍終於要見面了,一個是三十年寶刀未老,一個是成名三年不到,楊偉長吸了一口氣,態度一下子端正起來,心裡卻是有點惴然。 超神機械軍團 不知道這賭棍究竟是一個何方的神聖,在鳳城和周邊屹立三十年幾起幾落怕也算得上了人物了,此行還真不知道結果如何!唐季廉偷偷瞟了楊偉一眼,眼光里多少還是有點敬畏。雖然不知道傳說中的惡棍到底有多厲害,只聽說了惡跡不少,不過今天見單槍只人來見高玉勝絲毫沒有一點懼色,這膽氣多少還是有幾分的,不禁對倆人的見面也是有點盼望起來,今天還真得見識見識!

兩人一前一後,上了三樓,這裡是貴賓間,正是高玉勝每天早上必到的地方。

高玉勝。坐在三樓臨窗的包間里,正悠閑著啜著早茶,品著鴻祥茶樓里小籠湯包,如果不是近段時候和陳大拿之間的事,他估計會連保鏢都不帶。就坐在大廳里悠悠閑閑地吃早點。剛剛一聽唐季廉來說居然楊偉來訪。略一思索便說了句:把他請這兒來吧!不過唐季廉下樓請人之後,一向手很沉穩的高玉勝手莫名其妙地顫了下了,一下子讓他感覺有點意外,每次在對賭地時候拿到手的牌不確定輸贏的時候才會有這種感覺………莫非。這次會有什麼意外?

不過他隨之搖搖頭,自己這條命估計好多人想要,唯獨這楊偉不會來要!這段時候怕是陳大拿和張東猛的一系列地把自己弄得有點過份緊張了。

唐季廉引著楊偉進了這偌大的一間,四下看看就高玉勝一個人坐著,門外的桌子坐了倆人,見了楊偉一臉不善。恐怕就是賊六嘴裡那保鏢兼司機了。楊偉卻不認生。大咧咧地坐在高玉勝的對面!

一個是年青氣盛,高玉勝的眼裡。這位鳳城蠻名的惡棍相貌還算入眼,黑臉堂,大眼劍眉,唇厚胡茬稀,是個典型的老西兒形象,裹上頭白毛巾能上山放羊、挽上頭黑驢能下地幹活,換上身西裝就是個鄉下暴戶的形象,不過相貌在多少懂點相面知道的高玉勝眼裡,卻是一副善大於惡地忠良之相,高玉勝一下子對這人多了幾分喜歡。

而楊偉眼裡的高玉勝,人比照片多少還上相,臉上明顯富了,紅光滿面,右額上的痣更明顯了一點,雙手手指修長紅潤,看樣保養得很得體,雙眼很溫和,坐在那裡和楊偉差不多的高個,身材怕是魁梧得很,如果不說這是鳳城蠻名三十年的賭棍,這架勢,比鳳城那個局裡地局長、處長還有架勢。

兩人相互凝視了兩分鐘,卻是各有心思!眼裡,多地是欣賞也不是敵對。

「後生可畏呀!」高玉勝看楊偉說了句,若無其事地拿出杯子啜了口茶,說道:「這位就是楊偉楊兄弟吧!大名如雷貫耳呀!咱們可不是一條路上的啊,找我有什麼事嗎?」。高玉勝的口氣很平和、很直率。

「呵,惡名臭名,不值一笑!不敢不敢……我看不是後生可畏,是老生可畏呀!和您比,我是後輩,找你有點小事!」楊偉看高玉勝一副溫文爾雅的態度,這倒不起火來了。而且看高玉勝一臉溫和慈祥,反而莫名其妙地感覺有點親切。楊偉就是如此,遇善則善、遇惡則更惡,遇到值得尊敬地人,這態度自然就是尊敬起來,而高玉勝這表現,實在出乎楊偉的意料,彷彿這就是個睿智的長者一般!

「請講!」高玉勝單手做了個請的姿勢,看樣對楊偉也是看重得很。

楊偉也不說話,從口袋裡摸出史更強的複印件拍桌子上,示意高玉勝看。高玉勝也不答話,有點詫異地把東西拿起來看看。

「楊兄弟,這什麼意思!這不是收條嗎?」高玉勝粗粗一看,問了句。

「高前輩,您仔細看看,從借錢到還錢,一共才十七天,本金五萬,利息就八萬五!這是高利貸呀!別告訴我你不認識史更強、不懂法律啊!」,楊偉開口即道破了自己的用意,要挾!

「噢,小史嘛,是我手下一小兄弟,怎麼了?你準備拿這收條威脅史更強還是威脅我?」高玉勝毫不在意地笑笑。聲色不動卻是一語道破了楊偉地來歷。

「威脅!?沒那意思,這都啥年代了,誰怕誰呀?今兒就想把這東西賣給你們,多少湊倆錢安排我那兄弟。你們為了收這十三萬五把你們把他折騰得不輕啊,關了幾天,幾個人輪流折騰,光煙疤燙了二三十個,我聽說還往他身上撒尿,這事做得可真有過份了啊!是人可都受不了,咱們雖然都幹得不是什麼好事,可這道義多少得有點吧。」楊偉說道。這正是此行地目的。要和高玉勝攤牌了。

「哈………小兄弟還是仁義地人啊!」高玉勝搖搖頭,看來楊偉還是不夠狠不夠辣。要擱道上說就是還有點嫩,居然坐下來講道理,這事要放一個狠茬手裡,怕是有仇報有怨報怨,早就私底里了結了。高玉勝現在倒對楊偉的行事有點感興趣了。跟著看著楊偉問了句:「你準備賣多少錢?」

「痛快!連本帶利。史更強一共謀了二十二萬五,不多說,往後頭加個零,讓史更強給我兄弟認個錯賠個禮。這事咱們了了!你不欠我的人情,我不找你的麻煩,咱們井水不犯河水。」楊偉終於說出了自己地想法,如果就事論事,自己還真和高玉勝扯不上什麼恩怨,史更強是一定要收拾的。但高玉勝也是一方大佬。這能少一事還是少一事!如果真能和平解決,這倒也不錯。謀他們倆錢再給秦三河找回點面子。這可是最好結局的。真幹起來可就是個未知數了!

卻不料高玉勝一聽,仰頭朝後哈哈大笑,好似這話是他這些年聽到了最大的笑話一般,楊偉一聽,這事怕是要黃了。就見高玉勝笑了半晌,說了句:「二百二十萬!?我說楊偉呀,我你把我這兒當銀行,你就搶銀行也得操著幾把傢伙來吧,這麼簡單就要二百二十萬?」

「高前輩,你這是笑話我自不量力呢?」楊偉有點怒意了。

「呵……既然你說了,就省得我說了。楊兄弟,這飯得一口一口吃,錢得一分一分掙,你這麼就獅子大張口,你讓我怎麼答應你呀?!」高玉勝是不卑不亢,應對得合情合理。

「那你是不準備給了?」楊偉再問。

高玉勝笑笑,搖搖手,說了句:「這樣,看在都是同道地份上,這張條上寫了多少錢,你可以拿回去多少錢!這事揭過了!怎麼樣?」

「就這麼點!?高前輩,年齡上和你比我是小孩,可你不能哄小孩似的打我吧?」楊偉看著高玉勝,也是一副不依不饒的勁頭。

「楊兄弟呀!」高玉勝一副語重心長的口氣,拿著那張收條說道:「你這東西只值這麼多!既使你把這東西交警察手裡,真把小史抓了,也就判個三年兩年,這十四萬你不要,我送給警察,直接買個保外就醫也沒什麼問題嘛!」高玉勝語重心長的說了句,話不好聽,但在理,也多少代表點事實。

楊偉一聽,一下子被這話噎住了!要說還真是這麼回事,現在這提錢釋放的事還真不少見!看來,姜還是老的辣,楊偉設計的這第一步就沒有套住高玉勝反倒把自己將住了。

「高前輩呀?您要這麼說,咱們可就痛快不了了,我可得自己去你們家場子里取了!我楊偉幹事向來不藏著掖著,要跟你犯不好,這話我提前說到明處。別到時候說我不講道義背後操傢伙。」楊偉噎了半天,憋出一句來。這也是他一直下定不了決心真跟高玉勝斗的原因,要真說起來,除了不齒史更強之外,和高玉勝還真沒有什麼仇怨,人家收人家債,礙咱蛋疼!

「可以啊!我之所以只還利息不還本金地意思就在這裡,有本事在我的場子里贏,那算我倒霉!有本事挑了我的場子,我無話可說。道上從來就是你來我往,能黑吃黑算你有本事,弱肉強食向來如此!可你這麼著讓我拱手送你二百萬,錢倒沒什麼,這面子我也丟不起!而且我們賭這行,純粹就是下套拉黑牛、收水出千,說白了就是騙人,可道上規矩你也知道,大家各吃各碗里飯。不管別人嘴裡的食,總不能你一句話,想訛我多少我就給多少吧!那樣的話,今兒來個楊偉要二百萬我給。明兒來個早泄,我再給二百萬!後天呢?再來個腎虧怎麼辦!」高玉勝說這話地時候,聲音有點提高了,畢竟是一方大佬,被人當著面訛還是頭了回。

「他媽地!」楊偉一聽高玉勝話里的諷刺,有點火了,拍案而起:「高賭棍,你他媽罵人是不是!信不信老子現在揍你***!」

高玉勝未開口,門外嘩拉衝進來了兩人。兩保鏢還以為生了什麼事,卻不料見楊偉和高玉勝都安安生生坐著,一下子愣在當地了。楊偉兩眼一瞪,罵了句:「滾!看門當狗的不好好看門,進來幹什麼?他媽要動手老人早動了。你們還趕得上來!」

高玉勝擺擺手。兩保鏢訕訕退了出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