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關鍵是,居然沒一個人發現她。」

「我聽胤兒說過,唐蕊在隱匿身形這方面很厲害,連胤兒都不一定發現得了她。」顏君說道,「兩孩子胡鬧,好在是沒出什麼事。我估摸著,唐蕊是早有打算,故意不告訴胤兒,多半也是擔心胤兒在戰場上有個什麼。」

夏黛笑著搖了搖頭,現在的孩子啊。

顏溪胤拉著唐蕊來到自己的宮殿後,吩咐下人全退出去后,將人抵在牆壁上,眸光森森的盯著她,「你怎會跑來的?」

「是白澤讓我這麼做的。」唐蕊毫不猶豫的『供出』白澤,因為她發現這會兒自己非常危險,隨時有可能被拆卸下肚,「他說這樣能讓我歷練,還不會被你發現,我也是聽白澤的話。」

在玉暖里的白澤,「……」

他還是裝什麼都不知道,繼續療傷去吧。

顏溪胤低頭瞥了眼唐蕊左手無名指的黑玉戒指,嚇得玉暖一瞬關閉了外界和自己的聯繫,黑耀他們幾個,包括他,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

哇,男主人好嚇人,第一次看到男主人這麼嚇人,主人自求多福。

「所以,你不告訴我一聲,就自己跑來了?」顏溪胤的語氣很危險。 「嘿嘿,你就瞧好了吧!」

說著,許辰便將那塊鏤空的金屬板安裝在一個金屬支架上,正下方的桌面上則固定著那塊剛剛熔煉好的金屬板。

細長的「鐵手臂」上伸出一根平直的鋼管來,穿過金屬支架上那塊鏤空金屬板上的空槽,一直延伸到桌面上的金屬模板上。

鋼管的粗細正好和金屬板的空槽處契合,沒有半點多餘的空隙。

「刻畫符紋的難度就在於刻畫的時候還要灌注靈氣,同時又要用神識進行微控,對修士的經驗、神識強弱、修為等等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

「然而一旦將這兩步分開,單純的刻畫符紋其實一點也不難!」

許辰一邊比對著鋼管的位置,一邊開口說道。

楊紫菀贊同的點頭,接話道:「你說的不錯!若只是複製符紋的形狀,但凡一個開始修行的人,都能完美的依葫蘆畫瓢!」

「如此一來,無論是刻畫符紋還是灌注靈氣,都會變得相當簡單!」

比對好位置后,許辰按下開關。

一陣機括聲響起,鋼管隨即緊緊地貼著鏤空金屬板的空槽開始運動。

「這根鋼管是空心的!裡面裝著用妖獸血製成的獨特墨汁,也就是製作符篆所用的那種!」

「通過這根鋼管,一邊將符紋刻出,一邊直接噴吐墨汁,通過最下方的這把專用的刻刀,就能一次性將符紋刻畫到所有的金屬粗坯上!」

「接下來通電!另一邊的陣列上安裝著靈石,通過符紋將靈石內的靈氣導出,然後混合著電流在這一段符紋中流轉!」

許辰伸出手指在桌面上比劃著,順著他手指滑動的方向,桌面上竟有著幾條彎曲的符紋正在閃爍著明亮的光芒。

光芒一直延伸到金屬模板邊緣,然後彙集到一個點上,最終通過刻刀在金屬模板最終收刀的那處落點,全部灌注進了金屬模板上,金屬模板上剛剛刻畫好的一個符紋瞬間大亮!

「好了!這個『輕羽』符紋就刻畫完畢了!」

說著,許辰取下金屬模板,用手輕輕一拋,閃著亮光的金屬模板竟憑空的浮起,飛翔於空中。

「看見沒?整個過程安全、便捷、高效!」許辰悠悠然,繼而滿臉自得的說道:「最重要的一點,我的成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

「反正這些天來,我刻畫了這麼多個符紋,沒有一次失敗!」

親眼看到許辰簡單的操作后,楊紫菀算是有了一個直觀的認識,因此受到的震驚也越發劇烈!

重重的咽了幾口唾沫,楊紫菀這才艱難的出聲:「你這方法也能用來製造符篆?」

「廢話!」許辰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說道:「我都能在不規則的金屬粗坯上刻畫符紋了,在平整的紙張上刻畫簡直是小兒科好吧!」

「不僅是刻畫!我都能量產!」許辰指著數條細長的「鐵手臂」說道:「看到沒,每一根都能獨立工作,然後只需要搭配好相應的鏤空金屬板,用基礎符紋的構件湊出所需的符紋,就能不間斷的刻畫,只要動力充足、材料足夠,符篆這東西要多少有多少!」

「那……那不跟印書一樣了?」楊紫菀獃滯的問道。

「必須的!要不怎麼說高效率呢!」許辰倚在桌沿,雙手交叉於胸前,臉上滿滿的自豪。

「你……你先讓我緩緩!我想靜靜!」

楊紫菀伸出手來,晃了晃,彎著腰,深吸了幾口氣,這才直起腰來,一臉的喜色。

「哈哈哈哈,咱們發財了!」

「咋了?」這下輪到許辰疑惑了。

楊紫菀笑了一陣子,這才緩過神來,說道:「咱們可以承接天工宗的符篆製造啊!」

「我那天去天工宗的珍寶閣兌換那什麼門派貢獻點的時候,發現那些個符篆貴的要死啊!」

「攻擊符篆還是最便宜的,尤其是一些稀少的防禦、恢復類符篆,一張就要幾百上千點貢獻點!」

「你知道相同的貢獻點能換什麼不?一百斤千年地心鐵才只要五百貢獻點,也就夠換一張中等的防禦符篆!」

「千年地心鐵很值錢嗎?」許辰眨巴雙眼,愣愣的問道。

楊紫菀臉上的笑容一僵,立刻收斂,陰沉沉的望著許辰,冷冰冰的吐出一句話來:「你說呢?」

「嘿嘿!」許辰傻笑兩聲,繼而問道:「那天工宗不禁止私人製造符篆嗎?」

「哪可能禁止啊!」楊紫菀大搖其頭,說道:「不僅不禁止,只要你有,不管多少,他全部市價收購!這些東西可都是戰略儲備物資好吧!」

「市價?給靈石嗎?」

隨身空間:戰神的異能小媳婦 一聽能賣錢,不,是賣靈石,許辰立馬上前抓住了楊紫菀的雙手,雙眼內放出強烈的渴望,簡直好像禁慾多年的男人再見女人一樣!

楊紫菀一驚,搖頭說道:「不!只能換貢獻點!」

「切!那你說個屁啊!」一聽這話,許辰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

「但是門派貢獻點能夠換靈石啊!」楊紫菀又慢悠悠的加了一句。

「當真?」剛剛轉過去的半個身子,瞬間迴轉過來,再度抓起少女的雙手,直勾勾的望著她。

「對啊!不過直接用門派貢獻點換取靈石的話門派要抽取一成的手續費!畢竟靈石也是一種儲備資源嘛!」

「再說,一般的弟子也不會把辛辛苦苦積攢到的貢獻點去換取每月都會分到的份例靈石。」

許辰一聽,雙眼滴溜一轉,立刻便想出注意來,笑道:「那咱們可以直接把東西賣給門內弟子啊!要是天工宗不能賣,那咱們可以拿到外面去賣啊!再不行,賣給天工宗后,換些珍稀材料來,再轉手賣給弟子,總之只要得到靈石就行!」

聽到這,楊紫菀也算明白了過來,驚訝道:「你很缺靈石嗎?」

「相當缺!」許辰點頭道。

「可是上一回我不是給你送了三千塊來嗎?那可是我第一個月的份例,以及入門時五峰掌座、師傅高求他們一道給的見面禮啊!」楊紫菀疑惑道。

「三千塊?三千塊我五天不到就用完了!」

許辰苦笑搖頭,指了指那張巨大的木桌,再指了指旁邊立著的另一具大型鍊鋼爐以及配套的大型發電機,無奈的說道:「你看看,有哪一個符紋不要燒靈石?」

「這邊這個,我準備以後運回外界去的大型鍊鋼爐,目前這也就只是把形狀搞出來了,具體的符紋一個也沒刻畫,沒辦法,實在是沒靈石了啊!」

「這麼費靈石?」聽了許辰的話,楊紫菀也大吃一驚!

原本她對靈石也沒有太大的概念,只是當成舟海將她第一月的份例,一百塊靈石送來時,對比了一下收到的近三千塊靈石的見面禮,楊紫菀自然疑惑的看向成舟海。

爆笑天王:來呀,互相傷害啊 於是成舟海便苦笑的為其解釋了一番。

楊紫菀這才恍然!

原來他們這些天工宗的高層,每月就只有百塊靈石的份例,當日的見面禮,那可都是他們咬著牙送出來的!

畢竟是高求的關門弟子,又身具高品質雷靈根,這幫人也就不得不大出血一次了!

如今,三千塊靈石卻被許辰頃刻間全部花完,楊紫菀也驚的說不出話來。

「唉!都是燒靈石的啊!」許辰無奈的笑道:「據我估計,等把這個大型鍊鋼爐送到外界去后,就算能夠成功造出內燃機替代符紋陣列發電,可還是要花上不少的靈石維持這上面的符紋運轉,好延續它的使用壽命!」

「如此一來,在我造出的每一桿步槍里,都有著不小的靈石成本!」

「據我粗略估算,一桿步槍至少需要百塊靈石的花費!」

「一百塊啊!要是按照汴城一塊靈石相當於百萬兩黃金的比價,那可就是一萬萬兩黃金啊!」

「一億兩黃金才能造出一桿步槍來!呵呵,我就是洗劫了全天下,恐怕也湊不出幾條步槍來!」

許辰自嘲的笑著。

「步槍?就是你的秘密武器嗎?」楊紫菀的好奇心再度被勾起。

神情頹廢的許辰,瞬間又活力滿滿!

「不錯!廢了這麼大功夫,就為了一桿槍啊!」

說話間,許辰在桌面上連續按了好幾個按鈕后,木桌的中心處,這才彈出一個暗格來。

許辰拉開暗格,取出裡面的錦盒,打開后抱向楊紫菀。

「看吧!就是這東西了!」

楊紫菀隨即將錦盒裡的東西取出,只見前端乃是一根細長的空心鋼管,後端卻是一個實心的木製把子,中間有著一個小小的圓孔,孔內伸出一個月牙狀、好似開關的東西。

「這……這不是燒火棍嗎?」楊紫菀一臉的疑惑。

許辰臉上的笑容一僵,滿頭都是黑線!

「這是槍!是殺人的神器!這把槍可耗費了我一半的靈石!」許辰大聲吼道。

「你說什麼嗎?」楊紫菀聽了這話,同樣大驚失色,繼而怒道:「你花了老娘一千五百塊靈石就為了這麼一根燒火棍?」

「許辰,你小子要是不能解釋清楚,老娘跟你沒完!」

算了,和這種沒見識的女人說不清楚,還是直接演示給她看吧!

「想要看效果也行!先幫我做件事!這事我試了好久,沒一次成功,看來也只能找你這個修士了!」 唐蕊使勁搖了搖頭,很慫很慫,「真不關我的事,是白澤蠱惑我的。」

早知會這樣,她說什麼也不這樣玩了。

這會兒的顏溪胤好可怕。

顏溪胤又是后怕又是無奈,抬手輕拍了一下唐蕊的臀部,「你讓我怎麼說你好。士兵是要衝在前面的,要是你有個什麼,你讓我怎麼辦。」

唐蕊用雙手捂著自己的臀部,癟著嘴,這會兒她可不敢還嘴。哪裡有顏溪胤說的這麼兇險,他就是太擔心。

「看你這樣子,我就知道你沒悔改。」顏溪胤俯身輕咬了一下唐蕊的紅唇,「為了讓你長記性,我得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不不不,我長記性的。」唐蕊欲哭無淚,「一會兒你還要出征,不能耽誤的。再說了,做這種事影響不好,將士們心裡會不滿。」

顏溪胤一把扛起唐蕊,往內殿的方向走,「不會耽誤的,這次必須得好好教訓你。」

唐蕊,「……」

好後悔這麼玩,會把自己給『玩死』的。

兩個時辰后,一臉饕餮滿足的顏溪胤重新騎在戰馬上,帶著先頭部隊用傳送陣前往妖界。

至於唐蕊,昏睡在顏溪胤的懷裡,一絲的力氣都沒有,足見她被折騰得有多慘。

沒一個人說什麼,或者有什麼不滿。少夫人的實力也強悍,跟著他們出征沒什麼不好。最重要的是,少夫人管得住少主,關鍵時候能求少夫人保命。

魔界第一個要攻打的,是大東城。因此,先頭部隊駐紮在大東城外,威脅著大東城。

亂世節 之所以第一個攻打大東城,一是因為大東城是妖界最大的勢力之一,二是因為大東城是最活躍的,分割領地很積極,到處拉攏其他勢力,三是殺雞儆猴。

大東城外的不遠處,數個軍用帳篷搭建起來,最大的一個帳篷是顏溪胤和唐蕊住的。

這會兒,唐蕊正在床上昏睡著,顏溪胤在主帳和眾將士商量第一戰。

大東城城主范博文得知魔界率軍前來攻打他,幾乎嚇掉半條命,急得團團轉,不知該如何是好,急忙召集自己的手下商量對策。

如今妖界被幾大勢力分割成數個地盤,實力大大的減弱,根本不是魔界的對手。魔界也不知怎回事,別的勢力不打,偏偏選中他。

還不等范博文和手下商量出對策,顏溪胤便親自率領精銳前來攻打大東城。

隨著第一聲爆炸響起,預示著魔界和妖界的戰爭正式開始。

唐蕊是被不斷響起的爆炸聲吵醒的,她睜開眼,成大字躺在床上,一點兒也不想動彈,好累。

她輕嘆了口氣,惹毛自己男人的後果真的好可怕,她被折騰得都求饒了,那混蛋還不肯放過她,非得折騰得她累暈才作罷,全身酸疼得厲害。

「小氣吧啦的男人,哼。」她聽著各種爆炸聲,知曉是在打仗,並不太擔心。

只要蘇蔚和戮不出現,顏溪胤就不會有危險。

「好累,還是睡一會兒吧。」唐蕊打了個哈欠,不管那些震耳欲聾的聲音,閉上眼繼續睡覺。

現在天大地大,沒有她睡覺大。

不到半個時辰,大東城便被攻破,城主范博文帶著自己的親信逃走了。

在強大的實力面前,任何抵抗都是沒用的。以顏溪胤如今的修為,加上精銳部隊,可以直接碾壓大東城。若不是為了不牽連百姓,是不會花費半個時辰的。

顏溪胤並未追擊范博文等人,而是命令牽營到城中,並安排了相關的事,等待大部隊的到來。

大東城中有魔界的將士處理一切,修補城牆,滅火,安撫好百姓,巡邏警戒等等,暫時不會再攻打其他的地方,等做好下一步的安排才會再進行第二次的進攻。

魔界瞬息之間攻佔了大東城,在妖界引起極大的轟動,不少的勢力紛紛自危,生怕下一個遭殃的就是自己,各自開始打算。

有的相互聯手,意圖抵擋魔界大軍。有的猶豫不決要不要寫信投降,有的則是在打其它的主意,有的則是投靠其他人。

本就越發混亂的妖界,這下是更加的混亂了。

唐蕊睡到第二天接近中午才醒來,她醒來便看到坐在凳子上在處理事情的顏溪胤,「很忙嗎?」

顏溪胤聞聲暫時放下手裡的事情,來到唐蕊的身邊,扶著她坐起來,「算不得很忙,一些軍事安排要處理。雖說旗開得勝,但剩下的才是最麻煩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