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6 日 0 Comments

「鄉村隱士而已。」峰揚回答,「夜公子您估計也不知道,況且我師父也不讓我和別人說他的名號,實在不好意思。」

「哦,原來是隱士。」夜瀟寒笑了笑,把臉湊過去,聞了聞。

「你要幹什麼,我對男人可沒興趣。」峰揚一臉嫌棄地道。

「呸!我還沒興趣呢!」夜瀟寒翻了個白眼,「不過,我怎麼在你身上聞到一種熟悉的氣息呢?」

「啊?」峰揚有點驚慌失措了,

「九天的氣息,我不會認錯。」夜瀟寒笑了笑,輕輕地道。

「啊?」峰揚不知道還說些什麼了。

「你說的隱士,是子寒嗎?」夜瀟寒笑著道。

「什麼子寒?」峰揚道,「沒聽說過,這九天也不過是分體而已,以你的能力,不會發現我這九天氣息弱的很嗎?」

「哦……」夜瀟寒笑了笑,「分體,嗯,也有道理,確實沒有那麼強。」

「哈哈哈哈!」夜瀟寒笑著,離開了峰揚,回到天空中。

「暄,別打了吧?你連我的無定天幣陣都破不掉。」夜瀟寒大笑,「你就請我吃點怎麼了。」

「呸!呸呸!你個不要臉的,打不過你你也不要想我會請你吃甜筒!」張宇暄說著,一震手中的劍,一條火龍自劍尖穿出,直奔夜瀟寒。

「這還向點樣子。」夜瀟寒輕輕一笑,手一揮,圍繞著張宇暄的金幣都憑空消失,然後出現在夜瀟寒面前,形成一條金色的龍。

金龍與火龍對撞,浩瀚的氣息不斷迸發,天地之間,竟然出現了空間裂縫!

「不錯不錯,有長進了。」夜瀟寒負手而立,哈哈笑道,

「是吧?」張宇暄也笑了,「為了對付你我可花了不少功夫,來吧!」

「這麼有信心?」夜瀟寒嘴唇一鉤,道。

「那必須的,來吧!」張宇暄大笑,引劍而出,直奔夜瀟寒。

夜瀟寒認真起來,手印翻轉,在他身邊出現了許多陣法。

「術士與人打鬥都是這樣嗎?」峰揚心中道,「上次見師父使用全力,也是在身邊布下各種陣法,然後才開始。」

峰揚仔細看著天空中的對決,易子寒說過,強者之間的對決,有機會要儘力去看,去學習人家的對決方法,因為這些強者的戰鬥經驗,肯定要比你強,比你豐富,多看看對自己的戰鬥思路和反應都有好處。

只見夜瀟寒陣法成型,身體周圍全是金幣,每一枚金幣都鏈接著一道玄奧的陣法。

術士的戰鬥就靠的是陣法,術士的特點是比較聰明,可以利用天地規則,形成自己的陣法,來為自己使用。

有些術士級別不是很高,但可以越級挑戰,優勢就在於他們對天地規則的作用。

所以術士在開戰前,都要布置陣法。

而術士的弱點,就在於施法時間長,自身保護能力差,怕敵人近身攻擊。

所以,能儘力克服這些的,才是真正優秀的術士。

「飛火極炎!」張宇暄將劍一刺,一團火焰自劍尖而出,爆射而去。

灼熱的高溫充斥著這一邊天地,彷彿這裡是一個巨大的蒸籠。

火光明亮,將整個夜空都照的彷彿白晝。

「啟!」有夜瀟寒手腕一翻,身前一道陣法突然顯現,將這團火焰彈射在一邊。

火焰被反彈,直接打在了郊區的一座雪山之強,那座雪山,直接是化為灰燼。

「嘶……」在場的人無不驚恐,這樣的攻擊,一旦打在自己身上,那絕對是要完蛋的。這種毀天滅地的攻擊,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

天境強者的威力,讓人不寒而顫。

張宇暄看到了那被毀滅的雪山,搖了搖頭,看了口氣,雙手結印,一股能量包圍了那雪山所在的區域,頓時間,區域中彷彿時光倒流,一座雪山重新立起,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厲害!」峰揚不禁讚歎,能毀天滅地是能耐,能再造天地,更是能耐!

「這天境強者的能力,真的無法想象!」峰揚不禁讚歎道,「什麼時候我也能有這樣的實力,不說再造天地,就是能大飛一座雪山,也不錯啊。」

天境強者,恐怖如斯!

「再來!」看著那片雪山被修復完全,張宇暄滿意地點了點頭。

說著,張宇暄引劍而飛,直奔夜瀟寒面門。

火焰包裹著寶劍,向夜瀟寒砍去。

夜瀟寒手掌一翻,身旁陣法變化,形成一個用金幣連接的六芒星陣。

這時,無數櫻花自陣法中心飛出,然後化為一枚枚金幣,似潮水般湧向張宇暄。

「無定飛花!」夜瀟寒笑著,說出了招式的名字。

張宇暄見狀氣息突然辦法,眉心出現一個火苗形狀的圖案,那火苗散發出熾熱的火光,籠罩了全身,形成一個火光護盾,抵擋住了飛來的金幣。

「給我破!」張宇暄中午來到夜瀟寒面前,大喝一聲,揮劍砍向夜瀟寒。

這一砍,氣勢洶湧,威力巨大,火光閃爍。

夜瀟寒後撤幾步,雙手結印,不斷變換,就在劍劈來的一霎那,夜瀟寒雙臂展開,在面前又出現一個法陣。

法陣由櫻花組成,櫻花的香氣不斷地自陣法傳出,而張宇暄這一劍,也是被陣法擋住。

就在比試,夜瀟寒手印再次變換,櫻花陣法散開,化成金幣,將張宇暄圍住。

「好了,你又輸了。」夜瀟寒笑道,「你已經踏入我的九皇天幣陣中了。」

「唉!」張宇暄搖了搖頭,把劍放回,「還是你厲害。」

「好了,我這次就不吃你甜筒了,我有任務在身,緝拿要犯,沒想到他還跑到你這裡偷寶物。」夜瀟寒笑道,「奚澤過來了,我就不和你嘮了。」說著夜瀟寒閃身而去,出現在剛才盜寶人被絞殺的地方。

峰揚跟著看去,只見一瘦高男子蹲在那裡,穿著白色大褂蹲在盜寶人身邊治療。

夜瀟寒走過去,掏出兩枚金幣,放大,套在盜寶人手腕上,將盜寶人的手銬住。

「怕他跑了。」夜瀟寒笑道。

「師父?」

峰揚突然聽見一個女聲,然後順聲音而看去,只見冰槿語向那個地方跑去。

「難道這就是那中原奚家家主奚澤?」峰揚心中疑惑,但看到冰槿語的反應,應該就是了。

也就在冰槿語到了的時候,那盜寶人竟然站了起來,峰揚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是被絞殺了的!

這奚澤竟然能使人起死回生!

天境強者,恐怖如斯! 聽完這話,韓元直接傻了。

這擺明就是想要把他和李承乾推出來當靶子。

過分了!

「父皇放心,兒臣一定不負父皇期待。」李承乾顯然有些迫不及待了,一臉堅定的點了點頭,甚至那嘴角都開始上揚起來了。

傻大舅哥啊!

你是真的傻還是假傻啊!

這活肯定不能接啊!

這你奶奶的弄不好就要出事啊!

世家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萬一這些玩意撕破臉,看你我好欺負,直接逼宮咱們倆等於是導火索啊!

「岳父,其實這段時候我也有些不舒服,要不我也出城休養幾天?」韓元一臉獻媚的看着李二。

「怎麼可能,昨天你還滿長安跑呢。」李承乾直接揭穿了韓元,還裝作一臉老實的樣子。

我——

李承乾,你作死能別拉上我嗎?

「行了此事說定了,我會吩咐王德擬旨的。」

「行了,這後宮之地不是你久呆的,滾吧。」李二也懶得跟韓元廢話了,直接擺擺手示意讓韓元走人。

「是。」韓元無奈的答應了下來。

狗日的,現在說後宮不是的呆的地方了?

之前你怎麼不想着換個地方啊?

「岳母,我先走了。」韓元雖然心裏滿滿不甘心,還是恭敬的對着長孫皇後行了一禮。

「去吧,你去忙吧。注意照顧好自己。」長孫皇后含笑點了點頭。

我照顧不好自己啊!

岳母您就給李二這貨說說吧,我想照顧您啊!

「父皇,兒臣也告退了。」李承乾老老實實的給李二行了一禮,拉着韓元就興沖沖的離開了。

「狗日的,你是不是嫌棄咱們倆死的慢啊?」等出了宮殿韓元頓時忍不住了,一臉嫌棄的甩開了李承乾的手。

「妹夫,話怎麼能這麼說,你想啊,父皇走了,這說話的就是我了,你說咱們能幹多少事?」

「能賺多少錢?」

李承乾笑呵呵的湊了過去話語之中充滿了誘惑。

「干哈?命都保不住了,要錢幹嘛?」韓元充滿了無語,自己這大舅哥想錢想瘋了吧?

「哎呀,這你就不知道了吧。」

「你說,咱們倆留在這裏,父皇會放心?」

「肯定不會,肯定會安排百騎司保護好你我的。」

「這百騎司是什麼我就不需要跟你講了吧,至少我們是安全的。」

「那安全了,不造作人生有什麼意義?」李承乾一臉認真的看着韓元給韓元灌起來毒雞湯。

「那我就問你,你知不知道斷了他們糧食,等於是斷了他們根基,你感覺他們可能不翻臉?」

韓元翻翻白眼,這狗日的李承乾還想着給自己灌毒雞湯。

不知道自己被毒雞湯灌的已經百毒不侵了么?

「知道啊,這樣水不是渾了么,你不是經常說,水攪渾了才能抓大魚么。」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