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你不眼饞神品魔神丹?」巨大皮囊驚愕,不通道。

「看清楚了!」江帆笑了笑道,手一揮使出空間之刃,空中頓時出現一把十餘米的巨大白芒刀刃閃現,隨即消失。

「你不是符魔神,你是符神!」巨大皮囊大吃一驚,接著欣喜道:「難怪你對神品魔神丹不感興趣了!」

「這樣,等我恢復了實力,除了人形骷髏蟲外,我給你提供三次保護的機會,如何?我可是比魔神主強大多了,幾個魔神主捆在一起都不是我的對手!」巨大皮囊沉吟片刻主動提議道。

什麼情況?這玩意竟然要保護我三次?它為什麼這麼做?江帆愕然,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瞪大眼睛看著巨大皮囊,一時轉不過彎來,想不明白了。

「怎麼,你不需要嗎?你才符神王境界,既是有些特殊本領,在符魔神界也是有很多對手的!」巨大皮囊似乎擔心江帆不同意,忙勸說道。

「需要,需要,當然需要,不過我怎麼相信你能兌現所說的話?」江帆腦筋急轉忽的恍然了,有這麼個超級高手做保鏢自然是大大的好事,眼珠一轉質疑道。

「怎麼,你不相信我說的話?」巨大皮囊有些不悅道。

「呵呵,咱們彼此彼此嘛!」江帆意味深長的笑道。

「那你說怎麼才相信我的話?」巨大皮囊怔了怔有些無奈,自己也確實不相信他,想了想問道。

「很簡單,你自己設下元神死咒我便信你!」江帆賊賊的要求道。

「好吧,不過說好了,要是人形骷髏蟲那我可就管不了你了,還有,在大海中我也不管,海洋上空到是可以保住你問題不大!」巨大皮囊沉吟片刻后也是很謹慎道。

「可以,對了,今後我們不可能綁在一起,到時我們要是隔著很遠,召喚你,你不會故意拖拖拉拉姍姍來遲吧!」江帆點頭,考慮周全的問道。

「整個符魔神界,不管你在任何地方,你召喚我,我都能在十分鐘內趕到,當然你最好及時的召喚我,或者你想辦法拖住些時間,要是拖不住,那就沒辦法了!」巨大皮囊道想了想道。

「可以,不過還得加上一條!」江帆覺得合情合理,又賊賊的要求道。

「加上一條,加什麼?你可別過分了!」巨大皮囊一愣有些不悅道。

「不過分,就是你永遠不能對我不利,也就是說你永遠不能對我動手,你恢復實力,隨時可以殺了我,我得要保住自己不是嗎?」江帆要求道。

「可以,這個沒問題!」巨大皮囊倒是很理解,爽快的應下,只要恢復了實力,很有信心今後江帆是無法威脅自己的。

巨大皮囊按照江帆的要求,意念發出,一個十餘米大的元神出竅,開始自我設置元神死咒,但上面確實裂痕累累,足以證明傷勢多嚴重。

江帆看著那龐大的元神心中震驚不已,我靠,這麼大的元神,要是能吞噬了多好!當然只是想想而已,可不敢去行動,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玩意真要拚命可不得了,同歸於盡還是有可信度的。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你說吧,兩樣東西在哪?我儘快的給你取來!」見巨大皮囊元神死咒完事,江帆很是滿意道。

「同城城西郊外三十里有個不沉湖,不沉湖中有個小島,小島上有個天然溶洞,兩樣東西就在溶洞底部水潭下面!」巨大皮囊透露道。

「呃,這麼簡單,你怎麼會把這兩樣東西放在那裡?難道不擔心被人發現取走了?」江帆怔了怔,有些不解道。

「不擔心,我話還沒說完呢,溶洞底部水潭的岩石設有強大的符咒封印,魔神主都無法開啟!」巨大皮囊不在意道。

「哦,難怪了,那我怎麼開啟符咒封印取到?」江帆恍然,問道。

「開啟符咒封印要麼憑藉強大的實力,當然你不成了,只能用另一種辦法,我給你我身體的一部分組織,你帶著去,到了那裡,取出我的身體部分組織,符咒封印自動開啟!」巨大皮囊道。

巨大皮囊說完后,巨大的像是嘴巴的邊緣微微張開一條小縫隙,一個一尺長麵條寬烏黑的薄片飄出。

「我拿著這玩意沒事吧!」江帆看了看那烏黑的薄片問道。

「沒事,它無害的!」巨大皮囊道。

江帆命令雙頭裂體將那薄片取來置入符寶袋中,看了看巨大皮囊問道:「現在我們已經達成協議了,你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了吧!」

「我叫黑皮,是主人創世符神符天座下仆獸!」巨大皮囊隨口答道,也不再隱瞞。

「呃,黑皮?這名字到很貼切,仆獸?要麼就是僕人,或者魔獸嘛,怎麼叫仆獸?」江帆怔了怔,看了看巨大皮囊有些好笑,接著又是有些不解問道。

「這個問題我拒絕回答!」黑皮仆獸道。

「這麼說那個被人形骷髏蟲吃了的大猩猩也是你主人創世符神符天座下的仆獸?」江帆也不在意,又問道。

「是的!」黑皮仆獸應道。

「那你主人創世符神符天座下一共有多少像你一樣的仆獸?有沒有僕人?好像你主人與人形骷髏蟲不對路吧,有什麼恩怨?」江帆點點頭繼續問道。

「不告訴你!」黑皮仆獸道。

「好吧,換個話題,你主人創世符神符天是怎麼死的?」江帆再次問道。

「你這人怎麼這麼多問題?」黑皮仆獸頓時不悅道。

「呃,咱們已是朋友了,互相了解一下嘛,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江帆,這兩個是我的僕人,它叫雙頭,它叫小蠻,我來自符神界,符神王實力……!」江帆笑嘻嘻的道。

「好了,好了,我不想知道,你也別再問我其他問題了,這裡你還搜不搜了?」黑皮仆獸不耐煩的打斷道。

「黑皮,你這態度就不對了,是朋友要交心的,我都將自己的事告訴你了,你也應該投桃報李吧!」江帆有些鬱悶,但還是糾纏道。

「這樣吧,等你取來那兩樣東西我再和你交心如何?」黑皮仆獸想了想提議道。

江帆悻悻的應下,知道想要套取更多的信息是基本無望了,明顯它是推脫,但也不好再糾纏,忽然又是覺得奇怪,忍不住又問道:「為何那兩樣東西要放在同城那裡,隨身帶著不好嗎?」

「你的問題實在太多了,真受不了你!那是我家主人安排的,為什麼我不知道!」黑皮仆獸有些哭笑不得,態度生硬道。

「好吧,好吧,那我這就走,你在這安心的等我,我會儘快的去幫你把兩樣東西取來!」江帆訕訕道,有些鬱悶,這黑皮口風很緊。

「你不搜查了?」黑皮仆獸奇道。

「搜查什麼,我們是朋友了,我信你!」江帆故作大方笑道,其實幾個雙頭裂體已經悄然搜查了天坑底部和周圍千餘里範圍,卻是沒發現什麼情況,已是命他們悄悄遠去等待。

「好吧,你快點啊!」黑皮仆獸聽到心中舒坦,叮囑道。

「嗯,我會儘快的,不過你也別太急躁了,告訴你吧,我與人形骷髏蟲扶持的傀儡魔神主已經起衝突了,他正在四處通緝我呢,只怕此去同城不一定順利,你耐心點!」江帆應下並提醒道。

「呃,你一個符神王竟然和魔神主對抗,真有你的,那你小心點,可別死翹翹了!」黑皮仆獸有些感慨,隨即告誡道。

江帆沖著黑皮仆獸擺擺手到了聲保重,金甲蠻蟲立刻飛上高空離去,黑皮仆獸立刻鑽入淤泥中消失不見。

金甲蠻蟲按照原路回飛,魔沼有幾萬里範圍大,但已經沒必要搜查了,江帆相信黑皮仆獸的話不會有假。

金甲蠻蟲飛出千餘里,此時雙頭裂體獸再也憋不住問道:「主人,您都答應了幫它取來兩樣東西,那黑皮怎麼還會主動提出保護您三次?還答應永不對你不利,並且發下元神死咒?」

「是啊,主人,黑皮似乎沒必要這麼低姿態的貼上來吧?」金甲蠻蟲同樣也好奇的附和問道。

「一點也不奇怪,黑皮非常想儘快的恢復實力,雖然我是符神,用不上神品魔神丹,但黑皮擔心我取到神品魔神丹去交換利益,它這麼做是確保我拿到東西後會交給它!」江帆笑著解釋道。

「黑皮強調自己的強大,答應提供三次保護的機會,答應不對我不利,這是打消我的顧慮,也讓我明白只有交給它,得到的好處才是最大的,因此它不得不這麼做!「江帆進一步道。

「哦,原來如此,難怪黑皮會那麼主動,委曲求全了!「雙頭裂體獸和金甲蠻蟲頓時恍然大悟。

「主人,有了這個強大的黑皮,今後就不再怕什麼魔神主了!」金甲蠻蟲歡喜道。

「主人,不是要知道魔女飛飛的身世嗎,等黑皮實力恢復了,可以讓黑皮去抓住李子豪拷問了!」雙頭裂體獸提議道。

「嗯,有道理,魔女飛飛的身世可以讓黑皮幫忙,不過黑皮只答應三次,還有兩次機會可不能輕易使用,必須用在關鍵時刻,符魔界未知的危險還很多啊!」江帆也很興奮,但還是謹慎道。

「同城,同城在什麼地方?」江帆喃喃自語道,取出符魔界地圖查看,不由的皺眉道:「我靠,還真的有風險,同城幾乎在符魔界中心地帶呢,也不知屬於哪個魔神主的勢力範圍!」

「主人,問問劉茜姑娘不就是了!」雙頭裂體獸道。

「也是,也該將劉茜放出來透透氣了!」江帆點頭,立刻意念發出,將昏睡的劉茜從符咒世界放出,點上一指,劉茜很快醒來,緩了緩神,一骨碌坐起,沖著江帆怒道:「你混蛋!」

「呃,劉茜,你怎麼罵人?」江帆頓時汗顏,有些不悅道。

「就罵你,怎麼了?放我下去,我不和你攪和在一起了,我要獨立!」劉茜氣呼呼的叫嚷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我靠,你還來勁了是不?老實些,再吵吵扔你下去!」江帆有些惱火,眼睛一瞪喝道。

「凶什麼凶,你扔吧,死了拉倒,也比留下來受你欺負強!」劉茜怔了怔,江帆似乎生氣了,有些害怕,不滿地輕聲嘀咕道。

劉茜剛才只是氣話說說而已,至少目前離開江帆還真不行,一些事還要仰仗他。

「好了,別鬧了,說正經事,我們要去同城!」江帆見劉茜態度軟化下來,也不再打擊她,畢竟是女孩子,多少留點面子,語氣一緩溫和的說道。

「去同城?去那裡幹什麼?」劉茜大吃一驚,驚訝道。

「劉茜,我們現在還是攤開來說吧,一些事說透了大家也心中有數,免得猜忌,省的你又說把你當外人,欺負你什麼的鬧彆扭!」江帆沉吟片刻道。

「你非要我說出家中的隱秘不可嗎?」劉茜眉頭皺起沉默了會十分犯難道。

「我可沒這麼說,想不想說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不會逼你!」江帆搖頭道。

「那你要和我攤開了說什麼?」劉茜有些迷惑不解地望著江帆。

「劉茜,我們認識沒多久,我對你的了解也不多,而我帶在身邊的都是絕對信得過的自己人,知根知底的,做什麼事沒有任何顧忌!」江帆沒理會,自顧的說道。

「你已經知道我來符魔界的目的,也知道了我不少事,說實話這讓我有些不安,你說關於魔蟲王牽扯到你家中的隱秘,不說是你的本分,但我心中有種擔心啊!」江帆意味深長道。

「擔心!擔心什麼?難道我會害你不成?我絕對不會害你的,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而且我也害不了你,我現在既沒有實力也沒有勢力,落魄的很呢!」劉茜聽到似懂非懂,狐疑不解道。

「劉茜,我不是要套你的話,你聽聽心中有個數就行,我有種感覺,你知道關於魔蟲王的秘密與我來符魔界的目的有關,會起衝突!」江帆笑了笑比較含蓄的挑明道。

劉茜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江帆的意思,頓時兩眼瞪得老大盯著江帆看了半晌,撲哧一笑道:「鬧了半天原來你擔心我會與你爭魔神之骨,便處處提防我!」

「怎麼,你那關於魔蟲王的隱秘不是與魔沼洞有關的嗎?」江帆有些迷惑了,直白的反問道,不相信劉茜的話,魔蟲王既然認過她家人為主,會不知道魔蟲王的一些事?

「江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絕對與魔沼洞無關,更不會與魔神之骨有關,你放心好了!」劉茜鄭重的申明道。

劉茜的神情很認真嚴肅,江帆看了覺得不似說假話的樣子,不禁有些懷疑了,遲疑了下道:「劉茜,我不是要套問你的隱秘,我想知道你對魔蟲王的事到底了解多少,是部分還是全部?」

「呃,我只知道魔蟲王的部分情況!」劉茜一愣,答道,忽然心中一動意識到什麼,訕訕的問道:「江帆,你是說魔蟲王與魔沼洞有關?」

「既然說要把事情攤開說,那我也不隱瞞了,魔蟲王的確與魔沼洞有關!」江帆點頭道。

「不是吧,這麼說魔蟲王就與魔神之骨有牽扯了!」劉茜頓時驚愕了。

「江帆,在這裡我保證,我真的不知道魔蟲王與魔神之骨有關聯,我要找到魔蟲王是另有他事,與找魔神之骨無關!」劉茜申明道。

呃,她說的到底是真是假?難道魔蟲王還有其他的功能別的用途?江帆有些茫然了。

「江帆,我在這裡起誓,我絕對不與你爭什麼魔神之骨,要是做了這事,不得好死!」劉茜見江帆沒吭聲,似乎並不相信,有些鬱悶,想了想又道,隨即意念發出,竟是自我設置元神死咒。

「好了,好了,說開了就好,我信你就是,幹嘛弄什麼元神死咒嘛!」江帆這種徹底的信了,乾笑幾聲,有些虛偽的馬後炮的埋怨道,得了便宜賣起乖來。

「一定要的,不然還別成天被你懷疑死了,說不定你疑心病來了,一下子把我弄死了呢!」劉茜卻是認真道,言語中帶著些許責備,她看出來了,自己要是不這樣,江帆不會信她的。

「哪能啊,把我說的那麼壞,我有那麼心胸狹窄兇殘嗎?」江帆有些鬱悶道。

劉茜撇撇子沒說什麼,江帆也不再多說,轉移話題道:「現在我們去同城,同城是誰的勢力範圍?」

「同城現在是誰的勢力範圍說不清楚,它已經是座空城死城了!」劉茜答道,接著道:「你要去同城幹什麼?最好還是別去啊!」

「我去同城找東西,呃,不是吧,同城怎麼成了空城死城?那裡幾乎是符魔界的中心地帶呢,既是在普通怎麼會沒人?」江帆應了聲詫異道。

「以前同城是楊爽魔神主的勢力範圍,是一普通小城,四五十萬人口,兩千年前,同城那裡出現了恐怖的怪事,三天之內無緣無故死去十餘萬百姓,剩餘的人們便全部出逃了!」劉茜心悸道。

「呃,還有這種事!十餘萬人,誰幹的?沒調查嗎?」江帆驚愕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