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張北羽不耐煩的轉頭看了他一眼,揮了揮手說:「我這不是勸兄弟么,你老擱那叨逼叨的有意思么!閉嘴!」說完,幽怨的白了一眼,轉頭回來繼續對酒鬼說:「兄弟啊,你別聽他的。聽我的,好女人有的是,再找一個就行了,對不對。實在不行,你告訴哥,你喜歡啥樣的,哥給你找!」

江南搖著頭笑笑,輕聲對立冬說:「小北是真喝多了!」

酒鬼也抬手抓著張北羽的肩膀,「哥們,我誰也不要,就要她!我就喜歡她!你去幫我把她找來。」

張北羽頓了頓,擺擺手說:「咱先不著急,我來幫你分析分析,看看這個女人值不值咱們去找。你告訴我,你們倆為什麼分手?」

「哥們,實話實說,不是分手啊,是她甩了我!」酒鬼一說到這,撂下酒瓶,雙手不斷拍著大腿,哇哇的嚎起來,像個神經病似的。

張北羽楞了一下,上下打量一眼,說道:「兄弟,你這條件不錯啊!你說說,她為什麼甩了你。」

酒鬼慢慢恢復了平靜,說:「她嫌我丑。」

張北羽又看了一眼。這哥們雖然算不上多帥,但也絕對不算丑的,何況人家有范啊,主要看氣質嘛。於是,就本能的說了一句:「丑?你丑啥?」

酒鬼渾濁而又真摯的眼神突然發生了變化,拉下臉回了一句:「瞅你咋的?!」

你瞅啥…你瞅啥…你瞅啥…這三個字是開戰宣言。

這個聲音回蕩在兩人的耳朵里,張北羽意識到自己說的這句話有點歧義。他趕緊站起來,解釋道:「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丑!啥!」

酒鬼也騰一下站起來,「哎我艹!我就瞅你了,怎麼的!」

重生之醋娘子 張北羽一看這傢伙借酒發瘋,也不想理他了,擺擺手說:「你他嗎是不是有病!拉倒!不管你了。」說完,扭頭就走。

沒想到那酒鬼不依不饒,竟然跟了上來。

「你別走,來來,把話說清楚。我就瞅你了,怎麼地吧!」

張北羽好歹也是四方老大,而且這還是在自己的地盤,雖說對方喝多了吧,但被人家這麼挑釁也說不過去。何況大夥都喝了酒,他能人,別人忍不了。

第一個忍不了的就是麻桿。自己的大哥被人家指著鼻子戳,作為自封的「首席近身」,他哪能容得下這口氣。嗖一下就竄了出去,直奔那酒鬼而去。

張北羽眼看著麻桿從自己身邊跑過去,也沒攔他,還說了一句:「好好教訓他!」

話音剛落,視線中閃過一個黑影,呼一聲從自己背後飛了過來,緊接著,咚一聲摔在了地上。

張北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抬手揉了揉一看,躺在地上的竟然是麻桿…

從他跑過去到飛回來也不過一秒鐘的時間,一秒…能把一個人打飛…

不單是他,後面的幾人也愣住了,而且他們更吃驚。張北羽是背對著酒鬼,不知道什麼狀況,只看見麻桿跑過去,飛回來。而江南、立冬他們幾個人都看的真真切切。

麻桿衝過去的一瞬間,酒鬼雙腳在地上猛地一蹬,身體像一顆發射出的炮彈撞了過去,接著貫力,衝起來一拳轟在麻桿的胸前。

當然,麻桿也是喝了酒,腳下有點不太穩。但不管怎麼說,酒鬼只用了這麼一拳,竟然就把麻桿打飛。

在場的人都露出嚴肅的表情。這可是四方的地盤,先是張北羽被挑釁,又是麻桿被打,別說對方是個酒鬼了,哪怕是個老頭也不能忍了。

立冬陡然握緊拳頭,正要上前,聽到了白骨的聲音。

「冬哥,我去就行了。」說罷,白骨踏著輕盈的步點,嗒嗒嗒,幾下就跑了過去。

在這些人當中,白骨還算是比較清醒的,喝的不是很多。此時張北羽也退後幾步,轉身看著兩人。

只見白骨飛身一腳刺蹬,直中酒鬼的下顎。他向後微微一頓,突然伸手抓住白骨腳踝,往旁邊用力一掰,抬腳踹過去。

Pon!一聲,白骨應聲後退,還未站穩,酒鬼再次衝上來。雙拳如疾風席捲而來,力量不大,卻恰到好處,足以將白骨逼退。

白骨手上的功夫幾乎為零,難以招架,想提腿卻被酒鬼將空間完全壓制,無法出招。一進一退之間,就已經弱於下風。

這時,酒鬼突然發起猛攻。一記勾拳虛晃,旋即提膝撞向白骨小腹。

Bon!一聲,白骨吃力彎腰。酒鬼或許看她是個女的,也手下留情了,並沒有繼續猛追猛打,只是一手抓住他的肩膀,向後推了一步。

眼看著白骨敗下陣來,還挨了一下,江南當即動氣,拔腿就衝上去。旁邊又閃過一人,攔了他一把,「南哥,我去。」 ?當一件化神境重寶以一億三千萬的價格成交,拍賣會,結束了。

密密麻麻的白光,驟然亮起。

這是傳送的光芒。

所有人,不管大廳還是包間,皆在同一時間,被傳送回了天雲城七寶玲瓏閣的大廳之內。

下一刻。

唰唰唰……

數十道人影,化作飛虹,衝出了七寶玲瓏閣大門,而後,踏步虛空,凝視人群。

六名化神境尊者。

十三名元嬰境尊者。

還有不少培元境強者。

這所有人,將七寶玲瓏閣唯一的出口圍的水泄不通。

意圖再明顯不過了。

只要喬拉丹踏出七寶玲瓏閣大門,等待他的,勢必會是雷霆一擊。

「區區結丹境渣渣,也敢如此囂張,哼,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低調!」

「一件異寶,一件准至寶,還有一件至寶殘片,還有無數靈石,搶到手,發了!」

「手快有手慢無,誰能搶到,那就各看本事了!」

「一群培元境的渣渣也敢覬覦這筆財富,找死!」

「出來,趕緊出來啊!」

「哼哼,有種你就在七寶玲瓏閣躲上一輩子!」

躲一輩子?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還有那麼多事情要處理呢,喬拉丹哪有閑工夫跟這群人磨嘰。

「動手!」

一聲令下,一道人影突然從人群中暴起。

元嬰境!

劍修!

劍氣肆虐,朝著喬拉丹撲殺而去。

「不好!」

「有人搶先動手了!」

「卧槽,這誰啊,竟然敢在七寶玲瓏閣內動手。」

「這是不想活了啊!」

「夠狠的!」

「遭了!」

守在七寶玲瓏閣外的眾尊者,臉色齊變。

懼於七寶玲瓏閣的威名,所以,都在外面等著,等著喬拉丹出來。

卻沒成想,竟有人在七寶玲瓏閣內動了手,竟搶在所有人之前,動了手。

還不等眾人做出反應。

噗!

伴隨著一口鮮血,喬拉丹倒著飛了出去。

元嬰境全力一擊,威凌絕倫,根本就不是結丹境渣渣所能抗衡的,就算勉強祭出異寶也沒用,根本就擋不住,直接就是重傷的下場。

不僅僅是重傷。

在喬拉丹以用手祭出昊天鏡的同時。

那元嬰境劍修,化身為電,往前一衝,右手劍氣轟在喬拉丹胸膛的同時,左手,往前一抓,不但將那昊天鏡搶到手裡,甚至,連喬拉丹右手食指所佩戴的須彌戒指,也給擼了下來。

搶的是乾淨利落。

沒有一絲拖泥帶水。

就好像是早已演練好的劇本似的!

還就是早就演練好的劇本。

這一切,都是喬拉丹設計好的。

直接乘坐傳送陣離開七寶玲瓏閣?

確實,這個辦法確實可以躲開眾多尊者的追殺。

可是。

這樣做卻並不能從根本上打消那些尊者的覬覦之心,只要異寶和諸多寶貝還在喬拉丹身上一天,這些尊者就不會放棄,除非喬拉丹再不踏足天雲城,否則,被追殺是遲早的事情。

一嫁再嫁,家有國民好老公 現在卻就不同了。

演上這麼一出無間道,在所有人的見證下被搶,那些大佬再怎麼貪婪,卻也不會把主意打到喬拉丹身上了。

還打個屁啊!

昊天鏡被搶了。

手上戴的唯一一枚須彌戒指也被搶了。

這是被搶的乾乾淨淨的節奏啊!

這不。

「放肆!」

「找死!」

「留下來吧!」

「去死吧!」

易峰暴起搶奪,激怒了那些想要在七寶玲瓏閣外面堵喬拉丹的大佬,一個個,憤怒無比的朝著易峰發起了攻擊。

一尊氣勢渾厚、仿若大山一般的巨鼎,從天而降,壓了下來。

一把殺機肆虐、仿若閃電一般的光劍,呼嘯而出,激射而來。

長槍。

法印。

術法。

……

眾多大佬齊出手,那威勢,毀天滅地。

若真讓這些攻擊轟進七寶玲瓏閣內,死的可就不僅僅是劍修易峰了,這滿滿一大廳的修士,有多少算多少,都得死。

可是。

一道光暈,突然亮起。

一道光罩,突然升起。

天殘真人出手了。

以天殘真人自己的力量,肯定是扛不住這麼多人的攻擊的。

好在,七寶玲瓏閣底蘊深厚,每一家分店,都建有非常強大的守護結界,在這關鍵時刻,天殘真人法印打出,激活了結界。

結界,開啟。

轟轟轟……

在眾修士心驚膽戰的注視下,那結界,在眾多尊者合力攻擊之下,只是震蕩了幾下,便穩住了。

「擋住了!」

「卧槽,嚇死老子了!」

「還以為這次死定了。」

「混蛋,為了搶奪寶貝,根本不顧忌無辜,這些人太可惡了!」

「什麼尊者,就是一群見利忘義的強盜!」

「還好有七寶玲瓏閣,否則,這次就死定了。」

「不好……」

卻就在眾人剛剛松下一口氣的時候,驚呼聲,再度響起。

那搶走了昊天鏡和須彌戒指的元嬰境劍修,正欲飛身離去,卻沒料到,人群中,突然有竄出一道人影。

也是元嬰境。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