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不是說,突破到玄王期,都能掌握法則的力量么?可是秦浩天發現自己,到現在都沒有摸到法則力量的一根毫毛。

而碧落天這一次向自己挑戰,顯然對方勝券在握。顯然是很有信心。

「難道對方掌握了法則的力量?」想到這,秦浩天的心頭打了一個突。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那就有些的麻煩了。而且秦浩天覺的,這個可能性非常的大。

法則的力量,秦浩天可是領教過幾次了。對法則那毀天滅地的力量,他是深有感觸的。如果在決鬥的時候,碧落天真的掌握了法則的力量,那……結果……

「不行……我一定要掌握法則的力量……」

秦浩天也清楚的知道,這法則的力量雖然是玄王期以上才能夠掌握的。但它和領域的力量一般,也是需要自己領悟出來的。並非天然就能夠掌握的。

接下來的幾天,秦浩天把時間放在了領悟法則力量之中,可是很可惜,欲速則不達。秦浩天沒有任何的進展。

這一天,秦浩天從入定中回過神來。

「哎,還是沒有任何的收穫……」

秦浩天嘆了一口氣。

悠然,秦浩天掛在脖子上的那條項鏈閃出了耀眼的光華。這不是華辰師傅送自己的那一條。而是柳晴雨送自己的生日禮物。 秦浩天看著這把鏈墜,總覺的這柳晴雨送予自己的禮物,似乎別有深意的一般。品書網在柳晴雨臨走時,那意味深長的一笑。秦浩天總覺的這裡面是有原因的。

看著散發著耀眼光華的鏈墜,秦浩天心頭一動。精神力投入了鏈墜當中。

「轟……」秦浩天但覺自己的腦袋一沉。他覺的自己似乎來到了一個很是陌生的空間。

一句句晦澀難懂的字句,在自己的腦海當中浮現了出來。伴隨著那些晦澀難懂的字句的是一道模糊的影子。秦浩天仔細的看那影子,似乎在打著手勢。那手勢很玄奧。

「血海輪迴?」看到這手勢,秦浩天福至心靈。頓時知道,這就是血海輪迴了。

自己曾經想和柳晴雨學。可惜當時被柳晴雨推搪去了。卻不想,竟然在這鏈墜中找到了血海輪迴的招術。秦浩天的心頭無比的激動。

秦浩天眼睛死死的盯著那青年的手勢。感悟著這法則力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秦浩天覺的自己的頭有些的難受。一股針扎般的刺痛,讓他瞬間的回過神來。悠然,秦浩天發現,東方冰兒、藍可欣、梅紫凝幾女站在自己的面前,看著他。

「浩天哥哥,你沒事吧?」東方冰兒很是關切的看著眼前的秦浩天。

秦浩天微微頜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對著眼前的東方冰兒說道:「我怎麼了?」

東方冰兒噘著嘴,對秦浩天說道:「你都在房間里待了一天了,都沒看你出來,我們擔心你,就進房間找你了……」

「我在房間里待了一天?」秦浩天微微的吃了一驚。不過先前他在鏈墜的空間內,沉浸在那法則力量之中,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秦浩天記得自己醒來前還是深夜的,現在已然是白天了。現在確實已過了一天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幾女安心的離開后,秦浩天又將那柳晴雨送予自己的鏈墜拿了出來。他再度想將自己的精神力潛入進去。可是讓他覺的有些的吃驚的是,自己的精神力根本就無法進入鏈墜當中。這讓秦浩天有些驚愕。為什麼昨天自己的精神力還能進入鏈墜當中,現在卻不行了。回想起昨晚的情形。秦浩天的靈機一動,難道是因為那照入房屋中的月光,打開了鏈墜的空間,才讓自己……

秦浩天想到這,雖然還有些懷疑。不過他準備晚上再度一試,就知道自己的判斷到底是不是正確的了。

到了晚上,天氣不錯。一輪明月當空。

隨著那月光照射入房間當中。那鏈墜散發出耀眼的光華。

這情景就如同那天一般。秦浩天大為的驚喜。再度的將精神力,潛入了鏈墜當中。一如那天的情形出現了。

秦浩天再度的看到那昨晚的情形。

那模糊的人影的手勢非常的快。如果說昨天秦浩天還看的雲里霧裡。隨著秦浩天一遍又一遍的觀摩。他結合了那晦澀的法訣。漸漸的有些領悟。秦浩天的心頭狂喜。繼續領悟這法訣的玄妙。

接下來的幾天,秦浩天完全沉浸在血海輪迴的參悟之中。

在秦浩天和碧落天一月之期的前幾天。秦浩天終於將血海輪迴,完全的參悟了出來。甚至到了可以施展的時候。

在一處山峰之上。秦浩天的衣袂隨著微風輕輕的抖動著。

秦浩天的手在虛空中舞動著,打著極為玄奧的手勢。他的手勢特別的快。如果他的旁邊有人在,估計連他的手影都看不清楚。

隨著秦浩天的手勢打出,巨大的血海輪盤在虛空中幻現了出來。可怕的血色氣浪……在空中沸騰著。

一道道血流騰空而起,都被吸入了那血海當中。

周圍的花草樹木瞬間枯萎,變的乾涸了。

「好強的力量……」秦浩天輕輕的呼出了口氣。

一朝使出,就要屠盡萬千的生靈。如非萬不得已,還是慎用啊!秦浩天的心頭暗道!

不過學會了血海輪迴,對秦浩天來說,等於又多了一個底牌。這對秦浩天來說,算是好事。

轉眼,到了秦浩天和碧落天的決鬥之日。這一天,秦嶺絕脈可以說是熱鬧非凡。這一天,是整個玄武大陸一個極為重要之日。甚至震天教的一舉一動,都少了許多人去關心。幾乎所有的修鍊者,都奔著秦嶺絕脈而去,沒有人,願意錯過這絕世一戰。

這一天,秦嶺絕脈早早就來了許多的修鍊者,這些修鍊者的實力都不一般。畢竟秦嶺絕脈地勢險要,沒有一定的實力,絕難輕易上的了。雖然如此,可是到現場的修鍊者,仍然突破了四位數。

這一次,玄武大陸各大勢力的人都來了。縹緲宮,聖殿、碧落宮、還有各大帝國的高手。而這一次,因為決鬥雙方特殊的身法。天機閣赫然也派人來了。 神醫嫡女 天機閣到場的代表可不一般,他在玄武大陸也算是德高望重。他就是天機閣的副閣主。諸葛青雲。白髮蒼蒼,臉上的皮膚有些褶皺,但一對眼睛卻是炯炯有神的。

「諸葛兄,你預測一下,這一次雙方的勝率……」另外一名同樣是白髮蒼蒼的老者對著諸葛青雲說。

「林兄……老朽怎麼敢輕易論斷,雙方可都是玄武大陸最近難得的青年才俊,雙方皆有機會啊!」諸葛青雲一摸白須,淡然的說。

另外一名老者赫然是碧落宮的長老,林正風……

「呵呵,諸葛兄不敢論斷,老朽卻敢……這一次必定是本宮的少宮主得勝……」林正風似乎很是肯定的說。

「林兄如此肯定,那老朽先祝賀貴宮旗開得勝了……」諸葛青雲微微一笑。

「林兄的話,我不敢苟同……」就在這時,另外一個生冷的話音傳來。

這也是一名看起來年過六旬的老者,當然比起諸葛青雲和林正風兩人來說,他還算是年輕的了。

如果秦浩天在現場看到他,應該會有些驚愕,因為他赫然是蒼龍學院的院長冷宗。

女配攻略 「哼,閣下有何高見……」林正風眉頭一凝,有些不客氣的說。 「哼,碧游宮的少宮主是不會輸的……」林正風淡淡的看了冷宗一眼,有些不屑。

冷宗微微的一笑,對著林正風說道:「我們蒼龍學院的學員,也不是吃素的……」

看著林正風的眉頭一凝,正待發作。邊上的天機閣的副閣主諸葛青雲似乎怕兩人在這個時候,起什麼衝突,連忙勸道:「算了,比賽就待開始了。結果如何,很快就見分曉了。此時再爭執,又有何意義……」

諸葛青雲和冷宗兩人似乎也覺的此時再起爭執沒有任何的意義,也都偃旗息鼓了。

雖然冷宗和林正風兩人沒有再起爭執,但是現場近千的修理連者卻開始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風兄,你說這一次誰會贏?」一名中年男子對身邊的同伴問。

「嗯,不一定,雙方都有機會……碧落天的實力有目共睹,而且這一次一出山,表現的太搶眼了……上次聽說青年榜排第三的修鍊者,都敗在了他的手中,而且還只是一劍而已。由此可見一般了……實力當真是恐怖……」

「那秦浩天呢?」中年男子繼續問。

「秦浩天作為青年榜第十……曾經擊敗過無數的高手。但是和碧落天比起來,我還是比較看好碧落天……」那名男子仔細的斟酌了一番,鄭重的說。

「哦……」先前那名中年男子,聞言微微的頜首著。

現場的修鍊者都在議論秦浩天和碧落天兩人的勝率。秦浩天雖然是近來的後起之秀,實力很是雄厚。但是現場的人,似乎比較看好碧落天。

「唰!」的一聲,一道如蛟龍般的影子從虛空而降,落在了山頭的礁石上。

現場一片的沸騰。 千億總裁:絕寵傲嬌妻 此人一身白衣飄飄,看起來很是飄逸自然。讓一些年輕的青年女子尖叫了起來。

「此人就是碧落天……當真是人中俊傑……」天機閣的副閣主,諸葛青雲讚歎著說。

「那是當然,我們少宮主可是號稱玄武大陸後輩第一人……就是大部分的前輩,都不如他……」林正風很是得意的說。

時間漸漸的過去了十分鐘,但是秦浩天仍然還沒有來。現場的人漸漸的等的有些不耐了。

「哼……那個秦浩天不會是不敢來了吧!如果真的不敢來,大可直接宣布我們碧落宮少宮主取勝……」林正風哼了一聲說。

「哼……也許人家是被什麼事情給耽擱了,等等便是了……」說話的卻是冷宗。

「希望是如此……」諸葛青雲哼了一聲。

可是時間漸漸的過去了半個時辰,秦浩天仍然未到。

就在現場漸漸的起了騷動的時候。一道黑影從遠處向這方飛來。

「來了……來了……難道那人便是秦浩天?」現場有人指著秦浩天飛來的方向,驚呼出聲。

秦浩天落在了距離碧落天十米遠的那塊礁石之上。與碧落天遙遙的對峙著。

「你來了……」碧落天看著秦浩天,一股凌冽的氣息,鎖定在了秦浩天的身上。

秦浩天看著眼前的碧落天,淡淡的一笑,說道:「是的,你失望了?」

「哼哼……失望?我很高興,這一次,可以當著菲雲的面,擊敗你……證明誰才是菲雲的真命天子……」碧落天對著眼前的秦浩天說。

「哼哼……我會當真菲雲的面擊敗你的……讓她知道,誰才是她的真命天子……」秦浩天也不甘示弱。

兩人一見面就針鋒相對。一股可怕的氣機在兩人的面前互相碰撞著。空氣中的能量,似乎是受到了兩人間的影響,劇烈的顫動著,飛沙走石。

一股強大的氣壓從兩人之間向周圍擴散了出去,不住的碰撞著。撕扯在了一起。

強大的氣壓讓周圍的人,都感到了無比的壓力。那些離兩人交戰中心稍微近一些的修鍊者,皆感到了驚駭。

「好強的壓力……我們離的這麼遠,都感到了如此大的壓力,兩人到底是何等的實力……?」一名修鍊者神色驚駭的問。

「嗯……兩人估計都是玄主期後期……甚至……更強……」另外一名修鍊者的神色懍然的說。

「嗯……不愧是青年榜前十的高手……」

兩人皆然不動,雖然兩人還未出手,可是兩人的氣機卻已開始劇烈的碰撞。兩人身上的氣勢在此時也是越來越強。離的稍微近一些的修鍊者,忍不住向後退了幾步。神色有些的懍然。

「唰!」的一聲碧落天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他出現在了秦浩天的面前。手一拍,血色的掌印憑空在虛空中浮現了出來。如實質般的力量,帶著可怕得氣壓,向著秦浩天的身上轟擊了下去。

「疊浪擊……」

秦浩天的腳在地上一蹬,整個山巒劇烈的一震。秦浩天一拳向著碧落天的身上轟了下去。

「砰!」的一聲,兩股力量在虛空中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秦浩天的身子在虛空中微微的一震,整個人向後微微的退了兩步。而碧落天的身子在虛空中晃動了幾下,消失在了秦浩天的身後。

當然,秦浩天早有準備。雖然碧落天的速度堪稱快到了極致,但速度對秦浩天說,也是他的強項。兩人以快打快,身影在虛空中,漸漸模糊了起來。在現場的人,幾乎都看不清兩人的影子。

「轟……轟……」劇烈的爆破聲,不時的在現場響徹了起來。

「好快的速度……真想不到,秦浩天竟然可以和碧落天僵持下去……」現場的修鍊者,對這一戰,感到驚嘆。

原先比較看好碧落天的修鍊者,此時也不敢真正斷言碧落天就一定能取得這一次決鬥的勝利。

殊不知更為吃驚的還是現場正交戰在一起的秦浩天和碧落天。

秦浩天雖然早已做好心理準備,碧落天會有玄王期的實力。可是此時秦浩天雖然已突破達到了玄王期一段。但他很是清楚,碧落天論及實力,應該還在自己之上。而碧落天的吃驚,絲毫也不在秦浩天之下。甚至還在秦浩天之上。這一次,碧落天取得了突破,達到了玄王期。甚至再度突破到了玄王期的二斷。原本他很自信,自己能以快刀斬亂麻之勢,將秦浩天擊敗。 攻城掠妻 讓歐陽菲雲知道,到底誰才配的上她。自從第一次看見歐陽菲雲,碧落天就深深的喜歡上了她。在碧落天的心裡,歐陽菲雲早就是他的人了。豈容他人染指。

原本回到碧落宮的三年,是為了爭奪碧落宮的繼承人。三年後,碧落天在家族繼承人的比試中,最終脫穎而出。成為了碧落宮的少宮主。原本再度出山後,碧落天很有信心前去縹緲宮提親。雖然他也知道,縹緲宮是不容許門人有男女之情。但是碧落天卻深信,自己碧落宮少宮主的身法,絕對可以讓縹緲宮破例。只要他和歐陽菲雲結親,有了碧落宮這個實力不下於縹緲宮的勢力聯盟。縹緲宮絕對是可以壓聖殿一頭的。只是這個想法,在碧落天出山後,卻是破滅了。他竟然發現,歐陽菲雲竟然和別的男子好上了。

瞬間,碧落天的心頭湧上背叛、憤怒、絕望的情緒。他發誓,自己要將那個搶奪自己心上人的男子給碎屍萬段。否則,絕難消他的心頭之恨。

只是,在第一次見到秦浩天的時候,秦浩天明明只是玄主期的實力,為何現在竟然也突破了玄主期,達到了玄王期。玄主期和玄王期雖然只相差一階,但是其實力相差,幾有天壤之別。想要從玄主期突破到玄王期,絕對沒有那麼容易的。

雖然如此,碧落天卻是沒有放棄。

「即使是你也突破到玄王期又如何,我碧落天絕對要擊敗你……」碧落天在心頭叫囂著。

「碧血掌!」

血色的掌印層層疊疊的向著秦浩天的身上落了下去。讓秦浩天感到了一股無比窒息的力量。

秦浩天的眉頭一凝。兩隻手指並了起來。血色的指光在虛空中凝了起來。

「血神指!」

秦浩天望著虛空中,向著自己身上湧來的掌印。以點破面。兩隻手指點在了那掌影之上。

「轟!」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了起來。

碧落天但覺一股霸道的力量,竟然擊破了自己的掌力。向著自己的身上衝來。

「什麼!」碧落天的心頭一駭。連忙運轉起了護身玄氣。將那指光擋住了。

吞噬之劍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手上。

「五行劍陣!」

五道劍光出現在了秦浩天的身前。向著眼前的碧落天的身上沖了過去。

碧落天的眉頭一凝,看著虛空中向自己飛來的五把劍。那可怕的劍氣讓他覺察到了一股危險。可是碧落天剛剛想要躲開,可是那五把劍卻已從四面八方將碧落天的身子給困住了。

「什麼?」

秦浩天盤膝坐在地上,雙手不住的打著手勢。

「這是什麼功法?」邊上圍觀的修鍊者,不知道劍陣,看到這新奇的功法,都覺的有些驚奇。

就連蒼龍學院的院長冷宗都有些的奇怪。 星辰歷84092430年。

在蛇貝大陸東南方,有一片連綿不盡的森林,裡面居住著龐大到無法計數的各種妖獸,千萬年來,這片叫作妖獸森林的地方一直是人類世界的禁區之一。特別是妖獸森林的中心區域,在那些人類的心目中,更是萬萬不能靠近的死亡地帶。

近千年以來,這裡還從沒有一個人類能夠有幸踏足其中,但是今天,這片讓人類畏之如虎被稱作死亡地帶的中心區域,卻意外的迎來了一個人類,而且還是一個只有十三歲的小屁孩——歐陽萬年。

默默感受著這個陌生的世界,歐陽萬年心中儘是感慨,沒想到那株乾坤樹周邊竟然還隱藏著陣法,自己剛把成熟的乾坤聖果摘下,就觸動了隱藏著的陣法,真是太大意了。還好那只是傳送陣,並不是那種威力恐怖的殺陣,否則自己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了。那樣的話,還不被歐陽倩影那小丫頭給笑死去?

一想起歐陽倩影那小丫頭,歐陽萬年就氣得牙痒痒的,按照常理來說,歐陽倩影應該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可惜啊可惜,偏偏出現了誰也想不到的意外,他在母親的肚子里一呆居然就是一萬年(歐陽萬年這個名字也是因此而來),而歐陽倩影這個小丫頭雖然遲他千年才出現在大媽的肚子里,卻比他出生要早了八千八百八十八年,待歐陽萬年出生后,原本應該當哥的他就因為這樣的一個意外而淪落為小弟,且一當就是十三年。

媽媽的,他不服啊,憑什麼比他晚出現在母胎里上千年的小丫頭能當姐姐,而他卻只能當弟弟呢?於是,在他六歲那年便屁顛屁顛的跑過去責問歐陽倩影:我在母胎里形成生命明明比你早了足足上千年,你應該管我叫哥,憑什麼要我叫你姐?結果歐陽倩影用巴掌回答了他,二話不說就把他拎起來打屁股,在屁股變腫的巨大威脅下,歐陽萬年只得無奈的向她屈服了。當然,屈服只是暫時的,是口服心不服的那種,這幾年來,他可一直沒有忘記尋找翻身當哥的機會。

而就在前些時候,歐陽倩影那丫頭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居然給了他這麼一次機會,那就是兩人不準藉助家裡,各憑本事去尋找珍稀的天材地寶,時限為三年。誰找到的天材地寶比對方的珍貴,就算誰贏,而贏的一方想當哥或當姐,那就是贏方說的算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