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向魂回過神來,忍不住仰天大笑,心情好到了極點!

柳暗花明,這就叫柳暗花明啊!

他原本以為,秦南識海之中的皇甫絕記憶,他今天是沒有辦法得到了,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秦南竟然做出了如此瘋狂,如此愚蠢的舉動!

如此一來,根本無需他動手,秦南就會自取滅亡!

「秦南,我要跟你道歉,我先前一直看走眼了,你根本不是什麼螻蟻!你的魄力和霸氣,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縱然是當年的周帝和皇甫絕,也比不上你!」

向魂讚歎誇獎。

「秦南,趕緊停手!」

周尋道反應過來,厲聲大喝。

「楊帆,趕緊阻止他!」

通天道樹再次傳音,語氣又驚又急。

然而,李揚帆剛剛反應過來,情形再一次變了!

周帝殘留的意志,皇甫絕的一絲意志,都好像有著靈智一樣,知道接下來會發生怎樣的事情,故而統統爆發起來,展開了無比驚人的廝殺。

夾在他們中間的秦南,遭到了更為巨大的摧殘,除了身軀之外,他體內正在蛻變的化道仙焰至尊之力,還有識海與靈魂,彷彿被無數道的利劍,給齊齊斬中!

前所未有的痛苦,沖著秦南的意志!

他的心中,更生出了一種感覺,所有的一切,都將要徹底的爆開,全部同歸於盡,毀於一旦!

重生八零我養大了世界首富 「周天印!」

周尋道見狀,根本來不及多想,綻放璀璨光華。

「哈哈,別白費力氣了,現在除非是無上天尊親臨,否則的話,誰也救不了他,誰也無法平息周帝和皇甫絕的意志!」

向魂笑聲如雷。

「一切……結束了么?」

李揚帆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她也能夠感覺到,這兩位絕世王者的意志之間,根本無法分出勝負,所有的一切,都會歸於虛無。

「給我……融!」

電光火石之間,秦南一聲大吼,響徹九天十地!

他能夠感受到,他如同塵埃,如同螻蟻,如同無盡風暴之中的一葉扁舟,渺小而又卑微!

但,他就是不甘心啊!

他就是要將這兩道意志,給強行融合一起啊!

嗡!

秦南靈魂深處的九龍石印,也好像被秦南的意志所震動,一改以往,長鳴不止,戰意高昂! 眾人七嘴八舌,直到早讀時間開始才紛紛散去。

簡艾剛回到座位,便看到林逸和閆天兩人踩著鈴聲進了教室,而林逸竟是徑直走到清歡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

簡艾側頭看著他眨了眨眼,就見林逸一臉陽光的笑容,露出一口大白牙:「清歡走了,我陪你坐吧!你也不想我一個人坐在角落不是?」

簡艾最開始的同桌是按成績分的簡依依,而林逸的同桌是清歡。

後來簡依依提出要換座,清歡便主動提出和簡艾同桌,簡依依的同桌變成了林逸。

再後來司月轉學過來,林逸為了逃離簡依依,便主動坐到了教室角落的位置,把簡依依同桌的位置給了司月。

聞言,簡艾不禁笑著沖著司月旁邊簡依依空出來的位置挑了挑下巴:「你也可以去陪司月啊!」

吸血鬼洛伊 林逸驚恐的搖了搖頭:「我還是坐這裡吧。」

簡艾當然也是開玩笑的,畢竟司月這性格,除了自己,和誰都親近不起來。

……

幾日的簡氏集團,一大早空氣中就充斥著人人自危的氣氛。

員工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時左顧右盼,不時交頭接耳,似是有什麼大事在眾人之間流傳。

汪洋如往常一樣一身正裝的出現在公司,沒有察覺到周圍詭異的氣氛,一路向前的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卻不想辦公室門鎖緊閉,汪洋微微一愣,心裡暗道難道是自己的助理今天沒有來上班?因為每天早上助理都會負責打掃他的辦公室,給他準備咖啡和彙報行程,這個時間,他應該早已將一切準備完畢了才對。

沒有接到助理的請假電話,汪洋心中不禁有些詫異,剛要去摸自己的手機,身後卻突然傳來腳步聲。

汪洋本能的回頭看去,便看見四個西裝革履的法務部同事向他走來,為首的是法務部總監陶春。

法務部的突然出現,讓汪洋本能的升出一絲不好的預感,可他是公司元老,心思深沉的很,所以面上並沒有表露出任何,反而是一臉正色的看著對方問:「陶總監,你們這是?」

陶春在汪洋麵前站定,臉上神色十分嚴謹,聞言直接開口道:「汪秘書長,你從今日起被正式免職,一切正規補償公司會在財務走完流程之後發放給你,請你現在離開!」

陶春吐字清晰,配上她面無表情的樣子,就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一樣。

汪洋聞言,當下不禁驚訝的瞪大了眼,半晌才不可思議的反問:「你……你說什麼?」

陶春自認自己傳達的話已經足夠清晰,所以並沒有重複一遍的意思,只是道:「你辦公室里的個人用品,回頭公司會郵寄到你的家中。」

汪洋回過神來,當下不禁連忙道:「陶總監,這玩笑可開不得!我是公司董事會的人,想要免我的職,得董事會過半的人簽字才可以!」

豈料,汪洋話音剛落,陶春便拿出一份文件遞到汪洋麵前:「董事們的簽字在這裡了,還有什麼問題嗎?」 在這一刻,秦南的身體之中,好像打開了一道又一道的亘古枷鎖,一股磅礴浩瀚,難以想象的力量,從裡面洶湧出來!

他所釋放出來的十二門問道之法的意志,彷彿增強了成千上萬倍,達到了一個無比不可思議的程度,將兩道正在廝殺的周帝之意和皇甫絕之意,給強行鎮壓!

並且,無論它們如何劇烈反抗,都開始被強行融合!

雖然還只是一點點,但就這麼一點點,卻如同一道無盡曙光,刺破了籠罩這世界無數歲月的大黑暗,帶來了一種全新的希望!

尤其是秦南,當打開了這道希望之後,他體內湧出的那股無形力量,彷彿變的更多,更為浩瀚,無窮無盡。

「這——」

通天道樹和周尋道,皆是如遭雷擊。

這兩位存在了無窮歲月的古老巨頭,從四大無上天尊那個時代結束之後,整個世界觀,第一次遭受到了極為巨大的衝擊。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向魂臉上的笑容,驟然一僵,旋即發出了一聲大吼。

這可是皇甫絕和周帝的一絲意志!

秦南只不過是一個剛剛開始問道成主的螻蟻啊!

螻蟻的力量,怎能將堂堂兩位無上天尊給撼動?

轟轟轟!

整個場面,開始發生了從古至今,第一次出現的事情!

兩位無上天尊的意志,在那無窮無盡的鎮壓之下,反抗、掙扎、廝殺等等,變的越來越弱,它們也一點點的被強行融合成功!

一息之後,兩道意志,徹底融合在了一起!

也就在它們徹底融合的剎那,立刻爆發出來了一道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恐怖波動,猶如一場亘古罕見的絕世風暴,將整個神宮都衝擊的密布無數裂紋,破碎在即!

不止如此,咚咚咚一道道古老的鐘聲,從冥冥之中響了起來!

天地驚,大道動,規則震!

「他……成功了?」

通天道樹和周尋道,皆是滿臉震撼,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

這一幕給他們帶來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不可能,不可能,這不可能……」

向魂繼續嘶吼,只是他嘶吼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他的臉色第一次變的蒼白起來,他那一直猖狂、囂張、霸道、自信等等的眼神之中,第一次露出了抹驚恐。

更應該說,這是在四大無上天尊時代結束之後,他第一次露出這樣的神情!

「我認輸,這兩樣東西,都是你的!」

不過,他的反應無比迅速,所有的計劃和想法等等,全部拋之腦後,沒有任何的猶豫,化作一道璀璨白光,一舉衝破了宮殿的大門,向前極速飆去。

「那是……向魂!」

樹巔之上,正陷入震驚,疑惑,恐懼的無數位修士們,還有鄭候、王天放等等巨頭們,以及妙妙公主和江碧蘭等人,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身份。

「向宗主!」

被鎮壓在遠處,奄奄一息,渾身重創的庄南,心神大振,臉色大喜。

在他的心中,向魂必然斬殺了秦南,得到了所有!

現在,就讓向魂來對付這兩個可惡的女人!

然而,他的念頭才剛剛升起,還沒來得及傳音,他就猛然發現,向魂的神色,完全不對勁。

轟!

正當此時,一聲滔天巨響。

那整座龐大無比,氣息浩瀚,非同凡響的神宮,徹底爆炸開來,化為了無數的光點,沖向四面八方。

一道身影,從中衝起,身上閃耀著古老聖光,古老魔光,十二種不同的問道之意,如同十二位遠古神祗。

一身威壓,達到了一個難以形容的恐怖程度,令得整個巨大無比的樹巔之處,都為之震動起來。

「秦……秦南?」

無數位修士們,仰望著這道身影,雙眸睜大,徹底失神。

這,還是那個秦南嗎?

「向魂!」

秦南說話了,短短二字,如同大道之音,令得無數片虛空,齊齊破碎開來,化作一片片的混沌,各種各樣驚人的異象,在天地間演化而出。

向魂如遭雷擊,身形僵住。

緊接著,他的心中,就炸開了一道在那個時代結束之後,他心中再未出現過的危機感!

「聖國無疆!」

「永恆鎮古,不滅不死!」

「諸天十三符,萬血嘆息錄!」

在這一剎那,向魂仰天長嘯,將半步永恆不滅之體的所有力量,全部都給釋放出來。

各種各樣強悍的主術意志,古老道術,也組合一起!

他身體之中,那些他耗費了上萬年的歲月,收集到的一個個曾經名震諸天的天尊至寶,紛紛打出!

一時之間,無數道的光芒,自向魂所在之處衝天而起,無數道的威壓,好似一場盛世風暴一般,卷向了四面八方。

「給我死!」

秦南身如一位遠古而來的無敵大聖,一步跨越了無窮距離,降臨在了向魂的上方。

那被他強行融合的兩大無上天尊的意志,還有那十二門問道之法的意志,他自身的意志,全部融入一起,融成了一記刀意,當空斬下。

轟!

這一瞬間,天地四方,再無任何光彩,唯有大道顫鳴,規則沸騰。

那摧枯拉朽,恐怖到了極致般的力量,將那一門門主術意志,組合道術,全部碾成粉碎,使得那一件件天尊至寶,全部哀鳴一聲,黯淡無光,砸向遠處。

「我是諸仙第六人,我是永恆不滅之體,你不過是一個螻蟻而已,怎麼可能殺的了我,怎麼可能殺得了我——」

向魂大聲狂吼,燃燒壽命,燃燒靈魂,聖光不斷爆發。

但是,他擋不住了,他眼睜睜的看到,他這苦苦追尋,耗盡手段,不惜一切得來的永恆不滅之力,最終被撕裂開來。

這記刀意,結結實實斬在了他的身上。

啊!

一聲慘叫,向魂的身形劇烈顫抖起來。

唰!

秦南的身形,化作了一道絕世長虹,眨眼之間,就來到了他的上方,手中的斷天刀,攜帶著他體內最後的力量,貫穿了他的胸膛,將向魂死死的釘在了地面。

鮮血飆撒,不再落地成花。 汪洋一愣,不可思議的看著陶春遞給他的文件。

這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昨天還一切正常,今天他竟然就失業了。

是他幫著簡老做事的事情敗露了惹怒了總裁?還是因為什麼其他的原因?

此時已經容不得汪洋多想,他不能離開公司,他在簡氏勤勤懇懇幾十年,從簡老成立公司之處就在簡氏,不論什麼原因,簡氏都不可以這樣一腳把他踢開。

如此想著,汪洋顫抖著聲音說到:「我、我要見總裁!」

陶春面無表情的抬眼看他,淡聲道:「總裁目前不在公司,有什麼事你可以給他打電話,但是我現在正式請你離開公司。」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