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一般的陰陽法師,的確只能越級挑戰,而且只能越兩三級而已。但是,經過木聖者精心的傳授與教導,自己足以越階挑戰。

況且,自己當初在鬼靈谷,可是擊殺了雙手沾滿了鮮血的血魔,連魔法師都擊殺過,區區的七段大法師,朱帥還真的不放在眼裡。

「哼!你就逞能吧,我不管你了。」看自己的勸阻完全不起作用,玉瑤也生氣的轉過了頭,不再理會朱帥。

「哈哈,朱家的後輩果然囂張,既然如此,那我就先代我們韓家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吧!」見朱帥居然真的敢接受自己的挑戰,韓冬的眼中不可察覺的閃過一絲狡黠,轉身朝著院外走去。

韓先河表弟剛剛可是說過了,決不能讓朱帥活著從凱羅學院畢業,所以,朱帥此時敢接受自己的挑戰,那自己就要趁機將他廢掉!

韓冬臉上的惡毒之色,自然沒有逃過朱帥的眼睛。朱帥心底暗笑一聲,想要趁勢將我擊殺,恐怕你還不夠資格!

心中想著,朱帥馬上跟著韓冬行出門外。這時,朱帥突然感覺自己的手中被人塞入了一張符咒,抬頭一看,玉瑤學姐正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自己,而手中,則是玉瑤學姐剛剛塞給自己的一張克水符。

禮貌的朝著玉瑤學姐微笑一聲,朱帥便將克水符收入納戒之中,跟著韓冬來到了院中。

此時,火系的新老學生全部都跟著兩人行出了房間,遠遠的觀望著。而其他幾系的學生聽說此事之後,也紛紛的來到了院中,表情不一的看著兩人。一時間,整個城主府的後院之中,皆站滿了凱羅學院的學生。

那些新生的眼中,滿是對朱帥的崇拜之意。作為新生,他們此時只能瑟瑟發抖的任由那些老生安排,可是這朱家的朱帥,居然敢跟韓冬叫板。雖然韓家與朱家之間有不小的間隙,但是這樣的膽識也足以將他們征服。

反觀那些老生們,看向朱帥的眼神之中,則是充滿了譏笑。能夠進入凱羅學院的,都是帝國中的修鍊天才,身上總有一些傲氣。之前,也有一些新生妄想挑戰老生的權威,但無一例外的,全部被老生三下五除二的教訓一番。包括三年前那位變態的西風,在招生的當日也被老生狠狠的教育了一通。

雖然在之前招生過程中,朱帥所體現出來的修鍊天賦讓這些老生無不驚嘆,他日後的成就也絕對在韓冬之上,但是也僅此而已。韓冬已經在殘酷的學院里摸爬滾打了三年的時間,就算朱帥的天賦極其的出眾,但此時,想要勝過韓冬,依舊是完全沒有可能。

所以,那些老生此時都是滿眼的譏笑的看著朱帥,想要讓朱帥知道,挑戰老生權威的下場是什麼。只有玉瑤的眼中,充滿了緊張。

「朱帥,拳腳無眼,所以,要是在比試中出了什麼傷亡,你就怨你自己太過於自大吧!」與朱帥相對而立,韓冬的眼中滿是狠毒。

「呵呵,同樣的話,我也送給你!」朱帥爭鋒相對。

「哈哈!好,那就接招吧!」韓冬怒喝一聲,手印變幻,身體周圍的水系元素開始急速的凝結起來。

朱帥的臉上閃過一絲凌厲,手印也開始翻飛起來。

就在這時,負責招生的幾位導師恰好開完了會議,回到了後院。克烈導師看到朱帥竟然在與韓冬進行比試,臉上出現了一抹駭然。朱帥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遇到的一個絕世天才,以後火系分院的振興說不定還要靠他,若是此時出現什麼差錯,那自己可擔當不起這責任。

心中如此想著,克烈導師便趕緊朝著兩人走去。

克烈導師才剛剛邁步,就被一旁的一位老者給拉了回來。老者是此次招生隊伍的負責人,凱羅學院的葉飛長老,此次招生行程皆由葉飛長老來安排。

「葉飛長老,你拉我做什麼,這個朱帥可不是韓冬的對手,要是出現什麼差錯,這麼好的苗子可就毀了。」見葉飛長老拉住自己,克烈導師著急的說道。

「呵呵,克烈導師,不要著急,敢和老生鬥狠的新生,現在可不多見了,咱們不妨看看這個朱帥的實力到底如何。再說,學院裡面的環境極為殘酷,現在能給這個朱帥一點教訓,未必是壞事。你我只要看著就行,必要的時候,出手保護一下朱帥就好。」葉飛長老笑著說道。

「就是,克烈導師,現在就敢跟老生叫板了,去了學院還不得翻天呀,你要是這樣護著他,他還能有什麼進步。」一旁的奉賢導師也嘲諷道。

克烈導師本還想說什麼,但是葉飛長老示意,自己也不好再有什麼行動。心中暗罵了奉賢一聲,如果朱帥是你的新生,恐怕你比我還要緊張吧!

不過既然是葉飛長老的意思,幾人也只好站在原地看著場中韓冬與朱帥之間的比試。

周圍的水系元素,在韓冬的不斷控制之下,很快的濃郁起來,整個後院,此時都有一種濕潤之感。

朱帥雖然自信能夠打敗韓冬,但後者畢竟在凱羅學院修鍊了三年之久,所以朱帥也不敢大意,手掌翻飛之間,一朵紫色蓮花出現在了手掌之中。

「哈哈,我說你為何如此囂張,原來體內擁有本源火靈。不過,你難道不知道水克火么?」看到朱帥手中的紫色火蓮,韓冬先是一驚,但馬上大笑道。

「水克火不假,但是當火足夠強大時,亦可焚水!」朱帥淡淡的道。

「看來你對自己的火系法術極為自信了,那你就嘗嘗我水系法術的威力吧!玄階高級法術,蛟龍出海!」韓冬一聲大喝,周身的水系元素快速的凝聚起來,形成一條兩米多長的水龍,朝著朱帥捲來。

朱帥看著逐漸逼近自己的水龍,微微的笑了一聲。韓冬的這個法術雖然聲勢浩大,但可惜體內沒有本源水靈,所以威力並不足以讓朱帥正視。

隨手凝聚出一朵腦袋般大小的火蓮,朱帥手掌一揮,火蓮便迎著水龍呼嘯而去。

現在朱帥對於爆炎舞已經十分的熟悉,施展起來,也十分的迅速。不過,等自己修鍊至大法師級別,得趕快修鍊一些其他的火系法術了,爆炎舞雖然威力不俗,但單單依靠爆炎舞的話,極容易被對手針對。

火蓮與水龍很快相遇,兩種對立的元素,很快開始互相吞噬起來。水系元素本來克制火系元素,但由於朱帥體內擁有本源火靈,所以,火蓮在與水龍的對抗之下,竟然不落下風。

韓冬見朱帥隨手的施展的法術就可以與自己的水龍相抗衡,心中微怒,靈魂之力馬上透體而出,開始控制起水龍來。

感受到韓冬的動作,朱帥卻是微微一笑。幽冥鬼火,有著焚燒靈魂的特效,韓冬此舉,無疑正中自己下懷。

果然,韓冬的靈魂力量才剛剛接觸到紫色火蓮,整個身體便顫動了一下,靈魂被焚燒的痛楚,讓他難以承受,臉色瞬間變的蒼白,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但是此時有這麼多人在看著自己,韓冬只好咬牙堅持,靈魂力量源源不斷的透體而出,努力的控制著場中的水龍。

朱帥的嘴角浮起一抹嘲笑。越早收手,韓冬受到的傷害越小,既然你死要面子,那我也不客氣了。如此想著,一股比韓冬強大了數倍不止的靈魂力量,瞬間出現在火蓮之上。

龍吟五行魂,能被稱為光明大陸之上的最強靈魂,並不是浪得虛名。

周圍的學生們看著場中兩人的對抗,皆是滿臉的興奮,但是以他們的境界,根本察覺不到場中的危險程度,只是滿臉潮紅的望著火蓮與水龍的不斷吞噬。

倒是一旁的葉飛長老,在朱帥靈魂力量透體而出時,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震驚。此子的靈魂力量,居然較之一些魔法師都更甚一籌,看來這場比試,要出乎眾人的意料了! 紫色火蓮與水龍,在雙方不斷的控制之下,瘋狂的吞噬著對方,而韓冬的臉色,卻愈加的蒼白,終於,一聲悶哼響起,韓冬身體向後退了幾步,一抹痛苦浮現在臉上。而那水龍與火蓮,也雙雙化為了虛無。

淡笑一聲,朱帥看向韓冬的眼神,滿是戲謔。怎麼了,不敢繼續拼靈魂力量了么?不過就算如此,你所受的靈魂創傷,恐怕短時間內也極難恢復。

場上的所有人,看著朱帥與韓冬的初步交手,居然以朱帥略佔上風結束,表情極為的精彩。這個新生,難道真的要打破學院招生的歷史了么?

玉瑤臉上的緊張之色早已消失不見,轉而代之的,滿是欣賞與興奮。有了朱帥,火系分院,要真正的崛起了!

惡狠狠的盯了朱帥一眼,韓冬揉了揉自己有些痛楚的腦袋,聲音之中滿是惡毒:「朱帥,你徹底激怒我了,接下來,接受制裁吧!」

韓冬眼神之中滿是陰狠,雙手不停的揮舞起來,而其周身的水系元素,以極快的速度開始聚集起來,迅速的在韓冬的面前,凝聚成了一支閃著淡淡熒光的水系三叉戟,三叉戟直指朱帥,隱隱泛著些許寒光。

見三叉戟成型,韓冬嘴角陰冷的一咧,陰森的看著朱帥。

場上的那些老生們無不驚懼。海之三叉戟,水系靈階低級法術,韓冬在學院賴以成名的絕技,居然在與朱帥稍稍試探一番之後,直接使出。

感受著那三叉戟中精純的水系元素,朱帥的臉上也滿是凝重。七段大法師施展出的靈階法術,威力自然不俗。

沒有絲毫的猶豫,朱帥體內的五行輪轉術急速的運轉起來,其餘四系元素源源不斷的轉化為火系元素,在朱帥的身前凝聚。一朵比之前龐大了數倍不止的紫色火蓮,在朱帥的不斷控制之下,迅速成型。

場上眾人的臉色再次劇變。原來,在先前的試探之中,朱帥居然隱藏了絕大部分的實力,現在的爆炎舞,才是他的最強一擊吧!

惡狠狠的盯了對方一眼,朱帥與韓冬的手勢幾乎同時一揮,三叉戟與那火蓮便帶起一陣破風之聲,呼嘯著朝著對方急射而去。

那些觀戰的學生們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困難了起來,眼睛緊緊的盯著場上的一舉一動。勝負,就在此一擊了!

看著朱帥與韓冬各自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一擊,淡定看戲的葉飛長老臉上也終於露出一抹凝重,開口說道:「出手保護一下吧!」

克烈導師此時臉上早已布滿潮紅,興奮的看著朱帥。沒想到這個剛剛成年的朱帥,實力居然如此的強橫,與韓冬對戰都不落於下風。看來自己這次真是的撿到寶貝了,火系分院,或許因為他要崛起了!

聽到葉飛長老的話,克烈導師馬上開口說道:「葉飛長老,現在需要出手么?我看朱帥似乎完全能應付了韓冬!」

聽了克烈導師的話,葉飛長老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哭笑不得的表情,身軀一震,一雙翠綠色木系元素之翼瞬間破體而出,朝著場中飛去。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傳入了幾位導師的耳中:「我不是保護朱帥,我是保護韓冬以及這些學生,哎,現在的新生,真不讓人省心!」

紫色火蓮與水系三叉戟,很快便在場中相遇,就當人們紛紛準備抵禦兩者爆炸之後的衝擊波時,幾道木系屏障突然出現在了兩者相遇的四周,一道道翠綠色藤蔓從四周席捲而至,將兩者強行化為虛無。

法王強者的實力,強橫如斯,就算是兩道靈階法術,也被他輕易的散去。

「在城主府大打出手,真是有損我凱羅學院的聲譽。韓冬,作為一名三年級老生,學院的規矩你難道忘記了么?罰你回學院之後,三日禁閉,學院排位降低一級。朱帥,作為新生不懂得尊敬師長,傲慢無禮,罰你清掃學院藏經閣一月,且一月以內不得參與學院排位賽!」就當眾人紛紛驚異於場中的突髮狀況時,一道滄桑的聲音自上空傳來。

眾人紛紛抬頭,發現出手之人竟然是葉飛長老時,紛紛拱手彎腰,以示尊敬。

聽到葉飛長老的懲罰措施,韓冬的臉色不由的變了一變,但無奈於葉飛長老的權勢,只好彎腰示意,看向朱帥的眼中,滿是怨恨。

而朱帥則是有些無所謂,學院的排位賽是什麼東西,自己完全不知道,不參加就不參加。至於打掃藏經閣,不就是體力活么,更難不倒自己。朱帥十分牛X的想到。只不過這個老頭突然出手,壞了自己教訓韓冬的好事,讓朱帥略微有些惋惜。

不過,若是此時有人和朱帥說說學院排位賽的規則的話,估計朱帥就不會這麼想了。

妖惑六界 「好了,各位導師各自管理好自己的學生,收拾行囊,半個時辰之後,出發回學院!」葉飛長老淡淡的說了一句之後,便飛掠不見。

克烈導師趕緊跑到了朱帥的身邊,見朱帥並沒有受傷,這才鬆了一口氣,帶著朱帥等人回到了房間。

院內的其他學生也紛紛散去,各自回去做準備。

「這個葉飛長老,處罰的力度還真狠。」回到房間,克烈導師不滿的說道。

「就是,一個月不許參加排位賽,對修鍊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一旁的玉瑤臉上也滿是懊惱。要是剛才自己極力拉住朱帥的話,事情也不至於發展到現在的這番地步了。

「哎,事已至此,到時候只能給你開小灶了。不過韓冬那傢伙也挺慘的,排位降低一極,估計得一個月才能重新升回去。」克烈導師看著朱帥無奈的說道。

這時,朱帥才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自己對學院的規則絲毫不知情,不過,從玉瑤學姐以及克烈導師的表情來看,這個排位賽似乎在學院中挺重要的。

想到這裡,朱帥才弱弱的開口問道:「克烈導師,這個排位賽是什麼東西,很重要麼?」

克烈導師扶了扶自己的額頭,哭笑不得的說道:「重要?何止重要,這麼跟你說吧,不能參加學院的排位賽,你在學院里根本就是寸步難行,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呆在家裡一個人悶頭修鍊。」

一旁的玉瑤學姐也馬上點點頭,表示克烈導師所說完全正確。 時間都知道 而其餘的幾位老生,也都是有些可憐的看著朱帥。

靠!被那個法王老頭給坑了!朱帥的心中哀嚎一聲。

招生隊伍很快便整頓完成,葉飛長老一聲令下,聲勢浩蕩的招生隊伍便動身出發,朝著凱羅學院行去。

凱羅學院坐落在帝國的中心位置的天墓山脈內,距離昊陽城有半個月的行程,好在此次招生隊伍有葉飛長老坐鎮,所以並沒有出現什麼意外狀況。

不過,在前往凱羅學院的路上,朱帥終於在玉瑤學姐的講解之下,大致了解了凱羅學院的一些規則。

凱羅學院,作為德克帝國最為出名的學院,對學生的管理自成一脈。在學院中,分為金木水火土五個分院,那些陰陽法師,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加入任何一個分院,但是一經選擇,便不可更改。

每個分院的學生,每周只需參加兩次各自院系的實踐課,剩餘的時間全部自行安排。但是每位學生,都需要參加學院的個人排位賽,根據自己的排位情況,依次獲得不同的修鍊資源,排位越高,則享受的修鍊資源越豐富。

五個分院,不定時的會舉行院系之間的比試,並根據結果進行積分。每三個月進行一次積分排名,排名前三位的院系,可以獲得進入學院藏經閣的機會,選擇合適的法術進行修鍊,包括藏經閣中的靈階法術。

學院雖然對學生的時間管理的極為寬鬆,但是其他方面特別的嚴格。特別是學生之間的私自切磋,一旦發現,處罰力度極為嚴重。

如此一來,學院的學生們便更加註重學院的排位賽,因為只有在個人排位賽上取得更好的成績,才能獲得更好的修鍊環境。

所以,學院的管理看似輕鬆,實際上卻極為的殘酷,這也是為什麼進入凱羅學院學習的學生,都會取得極大的進步的原因。

清楚了這些規則之後,朱帥的心中再次暗罵了葉飛長老一聲。一個月不能參加排位賽,也就意味著自己一個月內不能獲得修鍊資格,那自己在凱羅學院中,將要落後別人許多。

但是,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朱帥的心中也毫無悔意。雖然最後一擊被葉飛長老及時的阻止,沒有將韓冬擊傷,但是能夠在眾目睽睽之下教訓一下韓冬,也沒有丟了朱家的面子,大不了一個月後自己多努力便是。

如此想著,朱帥的心中也算安穩了一些。

招生的隊伍行進的很快,只用了十幾天的時間,便來到了凱羅學院所在的位置,天墓山脈。 天墓山脈位於德克帝國的中心位置。由於此處山脈連綿數百里,俯瞰而視的話,此處山脈相連之間,似乎形成一個墓碑形狀,故得名為天墓山脈。

天墓山脈內極為兇險,各種高階魔獸數不勝數,傳言,在天墓山脈內還擁有著六階凶獸的存在,所以,除去一些刻意進入山脈尋找某種魔獸獸核的團隊之外,極少有其他人進入其中。

但是,凱羅學院卻藝高人膽大,將學院建設在了天墓山脈的中心位置。而讓人深感敬佩的是,自從學院建成以來,並沒有發生過學院遭受魔獸襲擊的事情。這也從另外一個方面說明了學院的強大。

招生隊伍在行至天墓山脈的入口處時,便停滯不前。葉飛長老從馬車中走出,手掌一揮,一顆翠綠色信號彈在空中爆裂,不久,十幾隻背部安放著數間房屋的巨大飛行魔獸便出現在了天際。

飛行魔獸的速度極快,緊緊幾個呼吸之間,便行至了距離招生隊伍不遠處的地方。巨大的雙翅不停的扇動,將此處的高大樹木都刮的東倒西歪,塵土飛揚之間,這些飛行魔獸才緩緩的落下。

朱帥看著這些飛行魔獸,眼中滿是駭然。這種飛行魔獸名為墨羽鷹,是一種三階魔獸。由於其雙翅巨大,羽翼健壯,所以飛行的速度極快。但是墨羽鷹的性情十分暴戾,極難控制,所以極少有人可以將之馴服。

馭獸符雖然可以輕易的將之控制,但是馭獸符的製作方法極為罕見,朱帥手中的馭獸符也是在機緣巧合之下,才僥倖得到。再加上這些墨羽鷹之上,皆有一人手持魔笛而立。這些人就是專門馴服魔獸的馴獸師,而那手中的魔笛,則是發號施令的物品。所以,朱帥可以肯定,這些墨羽鷹是被強行馴服的。

可以將墨羽鷹強行馴服,而且數量還如此龐大,這凱羅學院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

等周圍的灰塵散去之後,葉飛長老便一聲令下,指揮著幾位導師開始行動起來。在導師的安排之下,朱帥與玉瑤學姐等火系分院的學生,全部進入了一隻墨羽鷹之上的房間內。

等招生隊伍的所有人全部安排妥當之後,那些立於墨羽鷹之上的馴獸師,將魔笛放於嘴中,發出了一陣陣悠長的旋律。

隨著旋律聲起,那些墨羽鷹再次撲騰著雙翅,緩緩的升空,隨後化作一道利箭,朝著學院的位置飛掠而去。

初次乘坐這種飛行魔獸,朱帥的心中略微有些緊張,萬一這墨羽鷹失控,那這些人中,除去葉飛長老以外,恐怕都會摔成粉身碎骨。但是看著玉瑤學姐等幾位老生依舊談笑風生,似乎對這墨羽鷹的安全性極為的放心,朱帥這才強行壓下心中的恐慌。

墨羽鷹不愧是飛行魔獸中速度排行前列的魔獸,僅僅過了一個時辰,朱帥就感覺墨羽鷹的速度降了下來,從一旁的窗戶朝外看了一眼,那宏偉的凱羅學院已經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從高處俯瞰,整個凱羅學院呈圓形分佈。在圓形的正中央,一座足有數十米高的塔形建築巍然而立,整個建築呈暗黑色,十分的莊重。

而在高塔的四周,又分別佇立著五座顏色不一的高層建築。這些建築分別與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相對應,應該是凱羅學院的五處分院。在五座高層建築的周圍,高低不一的有許多其他的建築物,緊緊的簇擁著五處分院。

整個凱羅學院,如同一個五行陣,出現在天墓山脈的中心。

墨羽鷹的速度逐漸的減慢,依次降落而下,停靠在了凱羅學院的院門之外。

從墨羽鷹的背部一躍而下,將眾人集結完畢,確認無誤之後,葉飛長老便帶著昊陽城的招生隊伍朝著凱羅學院行去。

此時,在凱羅學院的院門之外,正有一隊學生在不停的巡邏,見到葉飛長老,負責此處巡邏的導師馬上迎了上來,拱手說道:「葉飛長老,您回來啦!」

葉飛長老微微點頭,說道:「仲山導師,其他招生隊伍回來了沒有?」

都市妖孽修真醫聖 「哈哈,葉飛長老今年有些落後了,其他的招生隊伍已經全部回來,現在,就等著您一支隊伍了。」仲山導師笑著說道。

「是么?看來我有些拖拉了,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告辭了,大長老估計還等著我彙報情況呢。」葉飛長老說了一句,便帶領著招生隊伍進入了學院。

進入學院之後,葉飛長老吩咐了幾位招生導師幾句,便先行離開。而幾位招生導師,則在那些老生的幫助之下,帶領著各自分院的新生,一一散去。

緊跟著克烈導師,朱帥等三位新生很快來到了火系分院之中。此時的火系分院,竟然有些蕭條之感。院內的行人並不多,偶爾有幾位老生走過,也是滿臉的愁容,再看克烈導師此行居然只招收到三名新生,暗嘆一聲,與克烈導師打過招呼之後,匆匆的離去。

看著火系分院這有些異常的景象,克烈導師的眉頭也緊鎖起來。

帶著朱帥三人進入一處房屋,房屋內的幾名老生馬上站起身來,開口說道:「克烈導師,你終於回來了,今年的招生,就差你了,怎麼樣,招到什麼好苗子沒有?」

克烈導師先端起一旁的一杯茶水一飲而盡,才開口說道:「今天咱們火系分院似乎有些不對勁啊,怎麼回事?」

聽了克烈導師的話,那幾名老生臉上浮起一抹愁容,開口說道:「哎,別提了,昨天的分院賽,咱們火系分院又輸了,而且是輸給了實力不怎麼樣的水系分院。再過一月就要積分排名了,估計咱們火系分院這次又要墊底了。咱們火系分院已經連續兩次墊底了,院里的學生們也都大半年沒有進入過藏經閣了,所以大家的情緒有些低落。本來還想著這次招生能招到什麼變態的新生,但是到目前為止,實力最強的也僅僅是一名四段法師,完全不起什麼作用。我們這不是都等著你回來呢,希望你能帶回什麼好消息來。」

一睡成癮:邪性總裁太難纏 大致解釋了幾句,那些老生朝著朱帥幾人看了一眼,發現居然只有三名新生,而且看起來都是弱弱的樣子,眼神更加的黯淡了,繼續說道:「看來,你這次也沒有遇到什麼好苗子,咱們火系分院,怕是短時間內翻不了身了。」

幾名老生有氣無力的說著。

「恩,別這樣,再怎麼著也不能輸了氣勢。該努力還得努力,不然咱們火系分院就真的完了。再說,別看我這次只帶回三名新生了,但是這個朱帥,你們絕對意想不到。」見幾位老生如此氣餒,克烈導師笑著拍著朱帥的肩膀說道。

聽了克烈導師的話,幾位老生的目光馬上聚焦在了朱帥的身上,朱帥雖然剛剛成年,看起來略微有些瘦弱,但是由他身上散發出的自信的氣息,還是讓幾位老生感覺有些不同。

「這個朱帥,實力很強么?」幾位老生疑惑的說道。

「哈哈,何止是強,他可是一名八段陰陽法師!」克烈導師笑著說道。

「什麼,八段陰陽法師?」幾位老生的眼睛瞬間睜大,八段陰陽法師的新生,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說。

「哈哈,怎麼樣,這個驚喜還可以吧。況且,在招生時,他還差點打敗韓冬!」克烈導師繼續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