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怕?我說丹青老前輩,大荒天界誰人不知幽帝是什麼樣的主兒,這些年他怕過誰?」

「幽帝?也只是以前而已。」朝元也跟著說道:「你們莫要忘了,他的九幽帝印早在浩劫之後就被審判的煙消雲散,無雙仙魔王座也是如此,現在的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罪徒而已,當年他不怕,並不代表現在不怕,沒有了仙魔無雙王座與九幽帝印的古天狼,如被拔掉利齒的老虎一樣,不足為懼。」

「哎呀呀!丹青、朝元兩位老前輩,你們現在可真威風啊?」來自妖道的胡媚娘嘲笑道:「剛才在秘境的時候,為何在他面前連個屁都不敢放呢?」

「在秘境的時候,我等為了大局著想,才不得不忍讓,你以為我等當真怕他不成?」

此間。

主宰這方世界天道與仙道的朝元與丹青二人,臉上都流露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迷之笑意,那丹青又恢復了仙風道骨,朝元亦又變得高高在上起來。

望著朝元與丹青二人,軒轅綰微微搖首,像似有些厭惡,說道:「我勸你們還是收斂一些吧,莫要忘記他現在還有一身無盡之多的太極金丹,且,大日如來的忿化身也在他手上。」

「軒轅姑娘。」來自魔道的奈落問道:「你說他真的會廢掉太極金丹,也真的會交出大日如來忿化身嗎?」

「呵呵,廢不廢掉太極金丹,交不交出大日如來忿化身,現在已經由不得那罪徒。」仙風道骨的丹青捋著下巴的白須,說道:「現在原罪之血已經進入天之禁區,我等再也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今日他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軒轅綰暗暗嘆息,並未反駁,因為她知道這是事實。

當古清風沒有出手搶奪原罪之血,失去先機之後,同時失去的不僅是主動權,還有執掌自己生死的權利,正如丹青所說的那樣,今日古清風如若交出來的話,或許還能活,如若不交的話,恐怕就……

軒轅綰現在只希望當古清風真的廢掉太極金丹,也交出大日如來忿化身之後,天道仙道不會出爾反爾。

就在她感嘆的時候,一個人的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中,張望過去,正是古清風。 白衣勝似雪,黑髮宛如墨。

暮色噬虛空,霸勢震蒼穹。

他出現。

佇立在虛空。

衣袂在雲海中微微蕩漾,長發在罡風中肆意飛揚。

儘管承載原罪之血的四方大鼎已經進入天之禁區,不過諸天大道的殺機依舊籠罩著他。

古清風望了一眼天威滾滾的天之禁區,沉聲道:「我來履行承諾。」

話音落下,他緩緩抬起手臂,五指張開之時,豁然間,一尊佛像憑空出現。

那是一尊巍峨如山的佛像,看起來有些破舊,佛像盤膝而坐,坐下是蓮花,雙手合十,微微閉著雙眼。

看見這座佛像,軒轅綰等大道之人無不面色驚變,根本不敢怠慢,立即雙手合十,低下頭,以示敬畏,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尊破舊的佛像,正是西天佛主大日如來的忿化身,只因忿化身慧眼未開,所以從表面上看不出而已。

「阿彌陀佛。」

普度的神色頗為激動,道:「老衲代表西天佛陀,多謝古居士歸還我佛大日如來忿化身。」

https://tw.95zongcai.com/zc/65551/ 「歸還之前,我想問幾個問題。」

「古居士請問。」

「可還記得方才你們西天對我的承諾?」

「古居士且放心,只要你歸還我佛大日如來忿化身,廢掉一身無盡之多的太極金丹,我西天佛道便不會為難古居士。」

「若是有人不守信用為難我呢。」

「這……」普度猶豫片刻,像似在等待佛道的示意,過了一會兒,回應道:「古居士,方才諸天大道已經全部答應,如若有誰出爾反爾,不守信用的話,我西天佛道定然不會袖手旁觀。」

「你大可放心,剛才諸天大道承諾之時,我也在場。」軒轅綰也站出來,說道:「如果有誰不守信用,我們聖地也不會袖手旁觀。」

「幽帝,我們魔道也不會允許有人出爾反爾。」

「爺,你儘管放心,如果有誰出爾反爾,我們妖道第一個會站在您這邊。」

魔道、妖道的奈落與狐媚娘都站出來表示支持古清風。

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等人站出來支持,竟然遭到了古清風的反對,道:「不必,也不需要,你們只要自己恪守承諾便可。」

古清風的話讓他們都被倍感意外,不知道,也想不明白古清風為什麼會這樣說。

軒轅綰更不知,她也越來越覺得古清風像似話裡有話,就好像知道會發生什麼一樣,而且為此已經做好了準備。

羅馬尼亞雄鷹 這種感覺很強烈。

可到底會發生什麼?

軒轅綰實在想不出來。

「我這個人從來不信命,不過,對於佛向來都有敬畏之心,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但也只是敬畏之心罷了,敬畏只是敬畏,並不代表其他。」古清風話鋒一轉,淡漠的望著普度,說道:「今日歸還大日如來忿化身,不是因為我敬畏佛,也不是因為你們西天佛道,而是為還一個和尚的人情,僅此而已。」

「不知古居士口中的和尚是……」

「拿去吧。」

古清風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微微一抬手,大日如來忿化身瞬間被一道神聖的金黃色光華籠罩,這是一道佛光,是從西天而來的佛光,佛光籠罩之後,大日如來忿化身漸漸消失,與此同時,籠罩在古清風身上來自西天佛道的殺機也隨之消失。

他說到做到,已然將的大日如來忿化身歸還西天。

都市劍說 「下面我來履行下一個承諾!」

話音落下。

嘩的一瞬間,古清風周身光華閃爍,如萬紫千紅,變化多端,如陰又似陽,似光明又似黑暗,陰陽在交合,光明與黑暗在交錯。

太極!

這正是太極金丹的光華!

此間。

在場所有人都清晰的看見古清風周身諸般竅穴盡數打開,一股浩瀚無盡仿若源源不斷的靈息爆發開來。

這靈息當真是強大絕倫,強大的令場內大道之人都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就連普度都禁不住念了一句阿彌陀佛,哪怕是來自聖地的軒轅綰也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緊接著便是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他們看見古清風的諸般竅***皆藏著一顆陰陽變化的金丹,這金丹神聖無比,浩然純凈,令人大開眼界,更令人嘆為觀止。

要知道太極金丹在上古時代千萬年都不曾出現過,一直都是一個傳說,誰也不曾親眼見過。

現在他們終於見到了。

且見到的還不止一顆,而是一身無盡之多,數都數不清。

每一顆金丹都如源一般,仿若蘊含著至高無上的力量,而古清風卻擁有無盡之多。

沒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奈落、伽羅、普度,軒轅綰不知,那些大道之上的大佬也都不知。

更加可怕的是,同樣沒有人知道擁有無盡之多的古清風,其實力到底該是何等可怕。

是的!

沒有人知道。

他們甚至有種后怕的感覺,如果古清風方才動手搶奪原罪之血的話,恐怕無人能夠制止。

他們也感到非常慶幸,慶幸古清風沒有出手搶奪原罪之血,如若不然,誰也無法預料,究竟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也有人感到惋惜。

這畢竟是太極金丹,還是無盡之多的太極金丹。

憑藉無盡太極金丹,人王之位非他莫屬,日後的成就,更是無法想像,成為今古第一人,甚至凌駕在諸天大道之上,問鼎神靈,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現在。

我的偶像是同桌 他卻要親自廢掉自己的這一身無盡之多太極金丹。

實在是太令人惋惜了。

至少,軒轅綰就很惋惜,內心也充滿了愧疚,她覺得自己在扼殺一位人王,也在扼殺一位創造奇迹的人。

她甚至幻想如果古清風與原罪之血沒有任何關係的話,那該多好。

可惜,也只能幻想一下。

古清風畢竟屬於原罪之血,而原罪之血的存在,又威脅著天地的安危,就算軒轅綰內心有千萬個不願意,今日也不得不這樣做。

「諸位睜大眼睛看清楚了!」

砰的一聲!

藏在古清風竅穴裡面一顆太極金丹爆炸潰散開來!

砰!又是一顆,砰砰砰!一顆接著一顆不斷的爆炸潰散。 太極金丹的力量要比他們想象中強大多的多,古清風的存在也比他們想象中可怕多的多。

但凡修行之人皆知道,金丹爆炸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尤其是在體內爆炸,有灰飛煙沒的危險,哪怕沒有灰飛煙滅,體內的紫府,經脈,竅穴也會斷裂,從此成為廢人一個,再無修行的可能。

普通金丹尚且如此,如若是造化金丹,幾乎沒有人敢讓其在體內爆炸,因為造化越高的金丹,力量就越強大,越強大的金丹,對肉身的損壞也就越大。

更何況古清風此刻爆炸的還是丹中至尊太極金丹,且爆炸的還不止一顆,而是無盡之多,場內眾人,有一個算一個,沒有人敢讓太極金丹在體內爆炸,甚至他們連讓太極金丹爆炸的膽量都沒有。

是的。

沒有!

這不是捨得不捨得的問題,而是敢不敢的問題。

誰也無法保證自己的肉身能不能承受太極金丹爆炸的威力。

然而。

此時此刻。

那白衣男子就那麼負手佇立在虛空之中。

一動不動!

任由一身無盡之多的太極金丹瘋狂爆炸潰散著。

一顆顆太極金丹接二連三的爆炸著,每一顆金丹爆炸,都會爆出極其恐怖的力量,震的罡風潰散消失,也震的混雲盡數散開,就連整個虛空都被震的連連顫抖,軒轅綰等大道之人皆是驚恐駭然的後退不止。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如此之多的太極金丹爆炸,震的虛空都在顫抖,但是,他卻巍然不動,就好像此刻引起無盡之多太極金丹自爆的不是他,而是別人一樣,與他毫無關係,他甚至連眉頭都沒有挑一下,連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無盡之多的太極金丹自爆難倒沒有影響到他的肉身嗎?

不!

不是沒有。

至少,軒轅綰看的清清楚楚,每一顆太極金丹爆炸,都將古清風的竅穴炸的粉碎,當所有太極金丹全部爆炸之後,古清風全身諸般竅穴也毀於一旦,經脈也盡數斷裂,換言之,古清風已經成為一個廢人。

即便如此。

他的神色依舊未曾變化,臉上也沒有任何情感色彩,無悲亦無喜,就恍若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此間。

靜寂無邊。

罡風混雲早已被震的潰散消失。

軒轅綰等人望著這一幕,亦都是瞠目結舌,雙目之中流轉著複雜的色彩,有震驚,有駭然,有后怕,又慶幸,然而更多的是敬佩,是嘆服。

「阿彌陀佛,古居士不僅一言九鼎,更是敢作敢當,無論是膽識魄力,還是英雄氣概,都堪稱天地之最,實在是令老衲敬佩至極!」

普度一聲嘆息,誠然沉聲而道:「古居士且放心,今日如若有誰出爾反爾,我西天佛道第一個不答應!」

「幽帝,我魔道之主無法在這方世界現身,特讓我轉告他對您的敬佩之意。」

「我們妖道老大對幽帝亦是拜服,特讓人家告知眾人,今日如若有誰敢動幽帝,便是與我們妖道為敵!」

來自聖地的軒轅綰沒有說話。

因為心目中對古清風的敬佩之意令她早已無法言語,她也覺得沒有什麼言語能夠表達此刻對古清風的敬佩,縱觀天地,芸芸眾生,論膽識魄力,古清風絕對是其中之最,無人能出左右。

當古清風一身無盡之多的太極金丹爆炸之後,籠罩在他身上的殺機也在逐漸減少,諸天大道似乎都收回了殺機,就連屬於天道的殺機也都收了回去。

但。

唯獨屬於仙道的殺機沒有收回去。

眾人等了片刻。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是,屬於仙道的殺機非但沒有收回,反而越來越多。

「仙道,你們是什麼意思,難倒要出爾反爾嗎?」

魔道奈落說罷,妖道的胡媚娘喝斥道:「好一個不要臉的仙道!」

軒轅綰也質問道:「仙道,你們做什麼?」

就連佛道的普度也沉聲詢問道:「阿彌陀佛,敢問仙道意欲何為?」

這時。

這方世界仙道主宰者丹青,帶著七八位仙道使者,盯著古清風,喝道:「罪徒古天狼罪惡滔天,罪孽深重,威脅甚大,為大道法則的秩序,為天地蒼生的安寧,今日我仙道決定將其封印鎮壓。」

此言一出。

眾人震驚嘩然。

「先前仙道已然答應,只要他放棄原罪之血,歸還大日如來忿化身,廢掉一身無盡太極金丹,你們仙道就不會再殺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