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月靈看著秦浩天哼了聲道:「別假惺惺了,我遲早會打敗你的。」說著,月靈轉身而去。

秦浩天苦笑著摸了摸鼻子,有些鬱悶的道:「怎麼一個女孩子這麼不淑女。整天打啊殺的?」

卓富貴走到了秦浩天的身邊,對著他笑了笑說道:「老大,你不覺的這樣的女孩才有味道嗎?」

秦浩天有些迷惑的看了卓富貴一眼,問道:「是嗎?」

「老大你試試就知道了!」卓富貴很是猥瑣的望著秦浩天說。

秦浩天:「……」

晚上,吃完飯,秦浩天來到了蝶舞的辦公室。

「老師,我來了。」秦浩天走進了辦公室內,對著似乎正在忙碌的蝶舞笑了笑。

一看到秦浩天,蝶舞的臉色微微的一紅。道:「先坐一下。」

看著身材火辣,性格直爽的蝶舞每一次見到自己似乎臉都會不經意的紅一下。秦浩天懷疑她是不是喜歡自己啊!

想到這,秦浩天的越發的懷疑了起來。

「你幹嘛這麼的看著我?」蝶舞見秦浩天的目光直勾勾的望著她,有些納悶。

「呵呵,沒什麼,姐姐,您先忙吧!」秦浩天嘿嘿的一笑。

接著,秦浩天眼珠子一轉,喜不喜歡自己,對自己有沒有意思,也不是不可能弄清楚的。秦浩天還有看穿一切的技能呢!嘿嘿!想到著,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陳青雲也是人肉做的,也知道痛。可想而知,巨大的撞擊聲都讓隔壁的人聽到了,他能不痛嗎?

不過,他忍著。男人在有些時候就得忍住。否則就是沒有能力,而現在忍著是為了把命留住。這兩位老人要是知道他半夜從老婆房間裡面越獄出來,指不定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翟小姐,你沒事吧?」秦頌出來后,看到翟靈薇從地上爬了起來,詢問道。

翟靈薇微笑了一下,說道:「沒事。剛剛不小心絆倒了。」

「沒有傷到哪吧?兒媳婦,去拿點跌打葯給翟小姐。年輕人皮膚嫩,要是哪碰破了,留下傷疤可不好。」陳青雲的nǎinǎi關心道。

躺在翟靈薇兩腿之間的陳青雲卻感覺腦袋嗡的一下,過來人,那今天晚上玩的陽台三步跳就白玩了。趕緊在裙子下面捅了一下翟靈薇,後者身子一顫,嬌羞的用腿踢了一下陳青雲。

這傢伙,難道不知道大腿是女人敏感的地方嗎?

陳青雲被踢了一腳之後如夢方醒,這個姿勢……這個姿勢……很霸道啊!

仰望裙底,風光無限,曾幾何時,那些風sāo的爺們哪個沒夢想過一睜開眼就可以看到無限風光。這絕對是帝王般的享受!

白sè雪花底紋褲,豐潤的翹臀,從下往上看更是一種妖異的弧度。

陳青雲有種想要流鼻血的衝動,想要閉上眼睛不看,卻是在抵擋不了這種誘惑。要了親娘的命啊!

「我沒傷到,沒有關係。不用麻煩您了。」翟靈薇表面平靜,內心著急的說道。

「那怎麼行?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不注重身體,等到了我們這個年紀,你們就知道什麼叫做遭罪了。」陳青雲的nǎinǎi倒是很執著。

秦頌微笑著說道:「是啊!我過去幫你看看,沒事了,大家也都放心!」

翟靈薇知道執意拒絕對方的好意有些說不過去了,可是陳青雲卻在陽台上。如今也只有快速回房間,將陽台門關上,然後將窗帘拉上。

「你待在這,千萬弄出動靜。」翟靈薇小聲的囑咐了一下陳青雲,發現對方毫無反應。這才反應過來,臉sè嬌紅得不行,咬了一下嘴唇,趕緊跑回屋子。

好在陽台的搭邊很高,從隔壁望過來看不到腳下。不過,事情也很難辦啊!桃花和nǎinǎi就站在陽台上,似乎沒有回去的意思了。

這下如何時候,只求老媽別跑到陽台上才好。

翟靈薇膽戰心驚的回到房間,將陽台的門關上,然後又將窗帘擋得嚴嚴實實,這才打開房門。

秦頌拿了一瓶跌打油走了進來,問道:「快看看,有沒有傷到哪?」

「我剛剛看了,沒事。葯給我自己擦就好了。天晚了,您早點休息吧!」翟靈薇盡量使自己的語氣平穩一些。

秦頌也沒有拒絕,將油放到翟靈薇手中,說道:「那好吧!如果感到哪裡不舒服,就趕緊去醫院。這種跌打的傷就容易讓人忽略,可是這種傷是最容易產生嚴重後果的。」

被陳青雲的媽媽關心,翟靈薇感覺到一陣溫暖。因為什麼呢?難道就因為對方是陳青雲的媽媽嗎?

「呀。」翟靈薇因為失神了那麼一小下,沒有將跌打油拿住,掉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啪!」跌打油落了一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房間內立刻充斥了一股濃濃的藥味,十分的刺鼻!

翟靈薇趕緊跑到浴室拿工具來收拾,可是等到她出來的時候,嚇得將手上的東西都掉落到地上。

秦頌正站在陽台的門前,說道:「藥味太濃了。開門放一放吧!」

「不要!」翟靈薇一緊張,大喊了一聲。

秦頌嚇得一激靈,回頭茫然的看著失態的翟靈薇,這孩子怎麼了?

「那個……那個……阿姨,我穿得少,還是等一會我關燈的時候再開門吧!」在這萬分緊急的時候,翟靈薇只能想出這麼一個蹩腳的理由。

秦頌聽完了,輕笑:「你這孩子,真是有意思。剛剛你不是就穿這些站在陽台上嗎?放心吧!這裡的樓間距很大,而且你穿得可是比我這個老太婆保守多了。」

「…………」

「那…………」翟靈薇還想說點什麼,秦頌已經嘩啦一下,將窗帘全部拉開,然後將門推開。

秦頌轉過身笑道:「好了。放一會就好了。等沒有味道的時候,再關上門,否則對身體不好。現在想擦也沒得擦了。如果要是覺得哪裡不舒服,就趕緊去找青雲,讓他送你去醫院。早點睡吧!」

「謝謝阿姨!」翟靈薇臉sè有些發白的回答,小心肝嚇得都快要蹦出來了。

秦頌走了,翟靈薇趕緊跑過去將門鎖上。也顧不得收拾地上的東西,跑到了陽台上,可是哪裡還有陳青雲的身影。

倒是旁邊的房間陽台上,桃花還在和陳青雲的nǎinǎi聊天。指著漫天的星斗,桃花詢問這個是什麼星座,那個是什麼星座。

「乾媽,你沒事了?」桃花發現了翟靈薇。

翟靈薇笑著點點頭,眼神卻在四處尋找。桃花兩人一直在陽台上,那麼陳青雲是怎麼消失的,這也太詭異了吧?

「哦,我沒事。那個桃花,我明天可能要出門一趟,想要帶什麼禮物回來?」翟靈薇實在是沒有什麼招數了,希望這孩子能聽懂她的話。

桃花想了想,笑道:「等我想好了,給你打電話吧! 聖道狂徒 好期待明天早點到來哦!太nǎinǎi,我們趕緊進房間睡覺吧!」

翟靈薇在這一刻內牛滿面啊!這孩子太懂事了!明天非得好好親親她,實在太招人喜歡了。恐怕就是大人這般暗示都未必明白,可是她立刻就懂了。

陳青雲的nǎinǎi慈祥的摸摸桃花的腦袋,笑道:「好吧!那下次再教桃花認星座。」

兩人回了房間,翟靈薇站在原地長長的喘了口氣。然後立刻緊張的四處查看,照理說,陳青雲不應該就這麼憑空不見了啊!

「青雲?」翟靈薇小聲的呼喊了一句。

「你在叫我嗎?」

翟靈薇感覺到聲音在她身後傳出,一轉身正好與陳青雲撞了個滿懷,嚇得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這傢伙是神仙啊!怎麼神出鬼沒的!

「快進屋!」翟靈薇趕緊拉著陳青雲走進了屋子。關門,拉窗帘,一氣呵成。做好了這一切,臉上帶著擔心的紅潤。

「你剛剛跑哪去了啊?」

「我?」陳青雲挑眉毛苦笑了一下。「我一直在陽台啊!」

「可是,剛剛我明明沒有看到你,難道你隱形了?」翟靈薇沒好氣一邊幫陳青雲拍身上的灰塵,一邊拉著對方來到床邊。「好好坐著別動,你看你這一身灰塵。剛剛沒傷到吧?」

「沒事。」雖然撞得很疼,但是陳青雲皮糙肉厚的,根本沒事。

翟靈薇認真的檢查了一番,確定陳青雲真的沒事後,這才坐到了旁邊,將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說道:「你知道嗎?剛剛上天聽到我的祈禱了。」

陳青雲自然不會知道翟靈薇剛剛對月亮祈禱的事情,搞得一頭霧水。

「靈薇姐,你剛剛對著月亮祈禱什麼了?」陳青雲問道。

翟靈薇笑著搖搖頭,故意賣了個關子,問道:「那你先告訴我,剛剛是怎麼回事?」

陳青雲無語的撓了撓腦袋,笑道:「其實,很簡單啊!剛剛nǎinǎi在教桃花認星座的時候,我趁著她們不注意,就跳出了陽台,用手搭在陽台邊上。就這樣,老媽才沒有看到我。」

說著簡單,可是做起來就驚險了。

翟靈薇雖然沒有看到整個過程,卻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容易的過程。首先,陳青雲要抓到桃花和nǎinǎi兩人談話之間的空隙,然後站起身跳出陽台,用雙臂的力量掛在陽台上。

這得多麼的迅速,只要稍微慢一點,肯定會被察覺。這倒不是重點,就這麼掛在二樓上,整整十分鐘,多危險啊!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在陽台待著,就不會讓你受這麼多苦了。」

翟靈薇如此說,反倒讓陳青雲有些不好意思了。似乎,他過來就是想找翟靈薇的。目前,只有她一人可以幫他解決生命中的困惑,也只有她一人可以讓他綻放青chūn。

「那個……靈薇姐,你這麼說會讓我很不安的。」陳青雲笑著捏捏對方的臉蛋。「好了,現在告訴我,你剛剛許了什麼願望?」

說起這個,翟靈薇的臉蛋有些變紅。貌似剛剛的願望太那啥了。剛剛到底是怎麼想的,居然許了那麼一個莫名其妙的願望。現在想起來,自己都覺得有些怪怪的。

美人在懷,又看到如此嬌媚的神sè,陳青雲心頭一盪,這妮子絕對是勾引男人犯罪的尤物。剛剛因為涼水衝去的yù望一下就莫名的竄了起來,嘴唇發乾,喉嚨發苦。

「那個,我要是說出來,你可不許笑我。」翟靈薇小聲道。

陳青雲點點頭,一本正經道:「好吧!你說吧!我保准不笑。」

「我的願望是要一個陳青雲!」

「…………」陳青雲呆了。

「怎麼了?」翟靈薇看陳青雲的臉sè有些古怪,詢問道。

「難道你沒特別說明一下,想要一個喝了虎鞭酒的陳青雲?」

「…………」 秦浩天的眉頭瞬間的凝了起來。【】望著蝶舞導師對她使出了看穿一切的技能。瞬間,一道無形的光芒從秦浩天的眼睛中迸發了出來。射到了蝶舞的身上。

很快一個數值出現在了秦浩天的腦海當中。

雖然秦浩天早就用了心理準備了。可是當他看到眼前的這個數值的時候。不由的有些的驚詫了起來。

1500。對於秦浩天來說,這1500的數值真的不算是太高。但也不算是太低。至少還是沒有達到推倒的要求。秦浩天原本是蠻懷希望的。可是現在看來,蝶舞導師對自己應該還是處於一種很朦朧的狀態當中吧!

「秦浩天,你這麼的看著我幹嗎?」也不知道為什麼,蝶舞被秦浩天的目光看到,瞬間,覺得有一種很不舒服很怪異的感覺。

秦浩天望著眼前的蝶舞淡淡的笑了笑道:「沒什麼!」

忽然,秦浩天想到了什麼,望著眼前的蝶舞問道:「姐姐,你讓我來是……?」

蝶舞這才想起了自己找秦浩天來的目的。

蝶舞對秦浩天鄭重的說道:「據我收到的消息,你下一個對手應該是易水寒!」

秦浩天一聽到易水寒三個字不由的愣住了。自己和易水寒還當真是冤家路窄。想起自己和易水寒的恩怨,秦浩天笑了,目光中閃過了一絲恨意。敢傷害自己的女人,秦浩天是不會放過他的。

蝶舞看著秦浩天的樣子,當然知道因為梅紫凝的事情,秦浩天和易水寒可是有梁子的。皺了皺眉頭,對著他說道:「你還有心思笑出來,你要知道,易水寒可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

「呵呵,他不簡單難道我就很簡單了嗎?你放心,我絕對會把易水寒給打敗的。」秦浩天對著蝶舞自信滿滿的說。

蝶舞看著秦浩天自信滿滿的樣子。嘆了口氣說道:「哎,你有時候不能太輕敵了。[看小說就到~]所以趁著這一次十強賽結束,你最好準備一下。」

「額,如何的準備?」秦浩天愣了一下,望著眼前的蝶舞。

「我當你的陪練吧!」蝶舞鄭重的望著秦浩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什麼時候開始?」秦浩天皺了皺眉頭,望著眼前的蝶舞。

「就定在後天吧。」蝶舞略微的沉呤了一下說。

「額!好吧!」秦浩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著說。

「嗯,這一次我親自一對一的指導你。希望你能把握住這一次的機會。」蝶舞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

「額!謝謝姐姐了。」不知道為什麼秦浩天看著蝶舞的眼神總覺的有些不對的感覺,但是秦浩天又看不出什麼。

表面上,秦浩天看起來似乎有些勉強的樣子。但是心裡卻是暗暗樂了。這可是和蝶舞姐姐獨自相處的機會。看起來似乎是個苦差事。但是這對秦浩天泡導師可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要知道泡美女最快的辦法就是肢體接觸。肢體接觸要遠遠的比其他的方法更能增進親密感。這是秦浩天在地球看網路上一些狼兄狼弟所總結出來的經驗。

「那沒事,我先走了。」秦浩天對著蝶舞點了點頭。

蝶舞對秦浩天點了點頭。

當走到門外的時候,秦浩天忽然想起了什麼。又重新的走了回來。

看著秦浩天又莫名其妙的走了回來。蝶舞有些詫異的望著秦浩天道:「你怎麼又回來了?」

秦浩天撓了撓頭,嘿嘿的對著蝶舞涎著臉說道:「姐姐,我想問你個問題,有些不好意思問!」

蝶舞看著秦浩天那猥瑣的笑容,就知道一定是沒什麼好事情了。但她還是對著秦浩天問道:「什麼事?」

秦浩天笑嘻嘻的對著蝶舞說道:「姐姐,我想知道,我如果真的得了第一名,你是不是真的就做我的女朋友?」

「滾……越遠越好……」蝶舞對著秦浩天憤怒的咆哮著說。(看小說就到)

秦浩天看著姐姐那憤怒的樣子。汗了一下,緊急撤退。

在知道了自己的下一個對手就是易水寒后。秦浩天雖然說的輕鬆,但還是開始認真的備戰了。進入十強后,中間隔了十天給選手準備的時間。所以對秦浩天來說,時間還是相對的比較充裕的。

在蒼龍學院的食堂內卓富貴、凌天奇、葉武城、林豹、秦浩天五人圍在一起吃飯。

因為卓富貴在秦浩天和易水寒那一戰中,連內褲都拔下來壓秦浩天贏。這瘋狂的豪賭下,卓富貴是賺的盆滿缽滿的。所以這幾天卓富貴、葉武城、秦浩天幾人吃飯都由卓富貴請客了。卓富貴也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倒也大方。

「老大,我對您的景仰是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啊!」林豹望著秦浩天一臉崇拜的樣子。

「老大您知道不,您現在在學院當中的人氣有多旺!您現在已是第一的種子選手了。」林豹望著秦浩天。

「額,種子選手?」秦浩天愣了一下,望著林豹有些好奇的問道:「那我是排第幾的種子選手?」

林豹笑眯眯的對著秦浩天說道:「第四……」

秦浩天:「……」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