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冬獅郎,這種人不值得你傷心。」死神a

「是啊,你就看著我們怎麼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吧!」死神b

「因為」伊澤搖搖晃晃地站直,低聲說「他必須死。你的猶豫,根本改變不了現實。」

日番谷冬獅郎的眸子猛地收緊。

「跟這小子廢什麼話!」死神c

「就是,揍他一頓再說。」死神d

對於周圍想要置他於死地的死神,伊澤好像並不害怕。他揮開架在肩上的手臂,沒了支撐的身體一下子坐在地上。「你當我是朋友?當我是朋友,叫了這些人來侮辱我。呵呵,我們之間的事什麼時候變成了他們的事。你是擔心我逃,還是覺得自己下不了手,所以打算借用別人來懲治我。小獅,其實就算是你一個人來,我也不會還手。」

陽光照在每個人的身上,卻一點也不覺得溫暖。

「咳咳….」伊澤望著天空,可能是因為角度的關係,陽光沒有找到他這裡。街巷裡只有他們幾個,一個路人也沒有。他今天顯得很殘忍,先是逼哥哥說出自己心裡的感受,又戳破了小獅對他今生的一點情誼…..如今發泄過了,又覺得很沒意思。 策江山:嫡若驚鴻 果然,到頭來一定要把人都得罪光,孤家寡人的離開這個世界嗎?

發了一陣呆,伊澤嘴角微翹,還是笑了出來。

「小獅,欠你的,我一定會做個交代。」

他的笑容卻令周圍的人一驚。

恰巧這時,伊澤略過圍住他的眾位死神,看到了自家哥哥的身影。而此時,所有的人也順著他的視線,發現了白哉。大家都停在那裡,不知怎麼辦好。

「哼,一群膽小鬼。」

還沒壓下的衝動,被伊澤一激,輕而易舉的爆發了。不知是誰,沖他揮了一拳,也不在乎白哉會不會發現。

拳頭的力道之大,夾帶著一陣風。

伊澤故意沒有躲開,毫無意外的中招。

「咳咳…..嘔….」本就是不堪一擊的身體,頓時被這一拳,完全的擊潰。伊澤彎下腰,開始拚命的咳嗽,日番谷冬獅郎和死神們全都怔住了,他們都覺得還沒有重到這個地步。

「咳咳咳咳……」呼吸好睏難……大灘的血液不斷從伊澤嘴中溢出,染紅了他胸前的白色襯袍……

伊澤艱難的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已經注意到這面的白哉,雖然他現在的情況很糟糕,不過他還是習慣性的挑起了唇角,朝白哉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視線開始漸漸模糊……伊澤彷彿可以聽見自己血液不斷流失的聲音……真是微妙,流了那麼血竟然一點也痛,還是說……他的身體狀況已經惡劣到感受不到疼痛的程度了……?

這樣也好。

迷迷糊糊之中,伊澤彷彿又看到了白哉冷峻的輪廓,只是這一次,這個男人似乎失去了以往的冷靜,那雙眸子里彷彿透露了深深的悲傷和憤怒。

「哥哥……咳咳……」

「不要說話,我馬上帶你去找卯之花烈,不會讓你死的。」伊澤感到自己彷彿被一雙溫暖的臂膀緊緊的抱住了,那灼熱的體溫就好象久遠的曾經……久到他還是個卑微的乞丐的時候……

「咳咳……沒用的……即使沒有他們……我也活不了多久……」伊澤覺得意識愈漸模糊,在黑暗即將籠罩他整個大腦的時候,伊澤緊緊抓住了白哉的手,就像小時候每次手拉手回家一樣,混合著血跡的精緻臉上緩緩揚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哥哥……咳咳……我還有最後一個……願望……你能……答應我嗎……?」

白哉收攏了緊抱著伊澤的手臂,他低下頭,銀白色的髮絲擋住了他的眼睛,讓人看不清楚他眼底真正的情緒。

站在一旁的死神和日番谷冬獅郎看到這裡,紛紛不忍的別過了頭,他們對於白哉的性格多少也有所了解,正因為這樣,他們才會更能感受到眼前畫面的衝擊力。

那個打了伊澤一拳的人,已經紅了眼眶。

白哉對外給人的印象一向是冷漠無情,難以琢磨,就算以前傳言他怎樣的寵愛伊澤,可是最近的冷淡,都讓人覺得他們的關係,也不過是對平常的兄弟。可是現在這個樣子,白哉對這個沒少給他添過麻煩的弟弟態度確實是特別的。

但是最後沒有想到的是……伊澤的身體會差到這樣。在場有心的死神,都覺得這件事里有很多蹊蹺的地方。可是,所有的死神都沒有提出來,畢竟,伊澤快死了。

日番谷冬獅郎絕對是和白哉一樣心痛的,雖然他對於伊澤還有些彆扭,但是此時還是有種內心悲涼的感覺。原來,他們一個個都要離開嗎?伊澤是不是早就算到…..他會死在自己的面前…..真是個殘忍的傢伙….

白哉把頭埋在伊澤的肩膀處,低沉中壓抑著強烈情緒的嗓音最終化作了堅定無比的一個字。

「好。」

伊澤聞言,在臉上最後扯出了一個安心的笑容,微弱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響了起來,「忘…..忘記我。」

黑暗在這一刻徹底侵襲了伊澤的神經,在雙眼失去焦距前的最後一秒,那張溢滿了鮮血的唇角輕輕勾起了一個極淺的弧度。

白哉抱著懷裡漸漸失去溫度的身體,依舊是低沉冰冷的眼眸,但是壓抑著某種暴烈般的感情。

伊澤,你是擔心哥哥耍賴嗎?這樣迫不及待的離開,連回答都不等他說出口。 圍困歐陽凡的喪屍匯成了一片汪洋,而歐陽凡便如同汪洋中的那塊礁石,舉目悵然。

靠別人來救是不可能了,看這些喪屍對他的怨念,祈禱它們自行散去更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

無聊想打打喪屍撈點積分吧,可惜手不夠長,在這高聳的哨塔之上,他範圍最遠的技能都難以夠到地面。

本來身後的那條被他斬斷的樓梯,是個不錯的刷喪屍場所,可惜隨著喪屍不要命地上上下下,木質樓梯終於在一聲悲鳴中徹底倒塌。

歐陽凡頭一回對劍魂這個職業產生了不滿,哪怕是一個菜到摳腳的弓箭手,此時也能射射喪屍打發一下時間啊。

無聊透頂之間歐陽凡終於想起了之前哥布林國王的掉落還沒來得及查看,本著苦中作樂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歐陽凡點開了背包。

首先看到的是103個金幣,夠買一條白沙煙了,嗯,不虛此行。

接著是一枚閃著粉色光芒的指環,不用看,妥妥的神器無疑了。

歐陽凡身上的指環、手鐲、長靴三個部位都還是空缺狀態,這個指環來的可謂是恰到好處。

但歐陽凡同時又有些鬱悶,進入遊戲以來好裝備是爆了不少,但軟妹幣卻基本沒賺到什麼,最大的一筆收入還是不久前帶人過異界副本賺到的一萬塊錢。

歸根結底就是因為好裝備要麼被他自己帶在身上,要麼用來武裝小強了,賺錢的機會也不是沒有,只是要想儘快地提升實力,就不能想著賺錢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年輕人,目光要放長遠嘛,歐陽凡如是安慰自己,然後點開了剛套進手上的指環屬性——

哥布林指環(神器)

力量+20

特效:攻擊時有5%的幾率召喚一隻同等級的持棍哥布林協同作戰,哥布林有自己的AI,不受玩家操控。

哈哈,居然是加的力量,真是缺什麼來什麼啊。

20點力量可以給歐陽凡增加40點攻擊力,剛好讓他的攻擊力突破700點大關。

700點攻擊力,現階段相當於玩家中的中上水平,對於他這個全敏加點的劍魂來說可謂是很不錯了。

至於召喚哥布林的5%幾率,而且還是最弱的那種拿木棒的哥布林,怎麼說呢,聊勝於無吧,畢竟多個人為自己搖旗吶喊,漲漲氣勢啥的也是極好的。

只可惜解決不了眼前的困境啊,特效說明是攻擊時有5%的幾率召喚出哥布林,可前提是你要打到人才算是有效攻擊呀,眼下愁的就是打不到人啊,真是愁死個人了。

歐陽凡長嘆一聲,繼續查看背包里的掉落物品,這次入手的卻是一張泛著粉光的卡片——

裝備升級卡(神級消耗品):

可將裝備提升一個品階,僅限對神器及神器以下品階的裝備使用。

歐陽凡看到卡片介紹那一刻,差點手抖得讓卡片掉下塔樓,塔下可是數以十萬計的喪屍啊。

暗道一聲好險,歐陽凡終於咧開嘴笑了起來。

有了這張卡片,即使這次全服任務自己一隻喪屍都殺不到,那也不算虧。

裝備升級一個品階是什麼概念?

要知道現在全服可是連一件傳說級裝備都沒有,他只需要將這張卡片對身上的一件神器使用,便可以將全服第一件傳說裝備收入囊中,這哪是賺,這分明是血賺才對嘛。

馬上用了馬上用了,不然歐陽凡怕自己忍不住把這張卡片擺上拍賣行賣掉,全服首件傳說裝備的噱頭,賣個10多萬不過分吧?歐陽凡發誓自己真的是用了好大的毅力,才忍住不賣的。

說白了還是貫徹賺錢還得自身硬這一網游準則,歐陽凡不再猶豫,將卡片直接用掉。

「叮,請問您需要提升哪一件裝備的品級呢?」

呵呵,居然問出這種毫無智商下限的問題,念在你只是個沒有靈智的NPC,老夫這次就原諒你了。

開什麼玩笑,難道還有哪個部位比武器對玩家的提升作用更大嗎?

因此歐陽凡二話不說便選擇了升級武器雙龍魔影劍的品階。

「叮,升階成功,恭喜你獲得【真·哥布林指環(傳說)】,祝您遊戲愉快。」

哈哈,全服第一件傳說裝備就這樣到手了,簡直不要太輕鬆呀……呃,等下,去載麻袋,givemewait,剛才系統說我獲得什麼來著?

片刻之後,哨塔上傳來一聲殺豬般的慘叫。

蒼天啊!你不當人!為什麼是一隻哥布林指環啊!

歐陽凡死活不承認剛才是自己手抖點錯了,一定是系統故意安排我的,嗯,一定是的。

惆悵地連抽兩根虛擬煙,歐陽凡終於接受了這血一般的現實。

得嘞,事已至此除了強行忍受還能有什麼辦法呢,總得點開這萬惡的哥布林指環瞧一瞧,醜媳婦至少也要見見爹娘吧——

真·哥布林指環(傳說)

LV:45

力量+50

特效:攻擊時有100%的幾率召喚一隻同等級的持棍哥布林協同作戰,哥布林有自己的AI,不受玩家操控。

三件套屬性:未知(目前狀態:未湊齊)

……

卧槽尼瑪,歐陽凡欲哭無淚。

召喚幾率倒是從5%一下提升至100%,可謂是質的飛躍,可TM不還是哥布林么,武器也還是木棒連變都沒變。

而且還TND不受玩家操控,就憑哥布林那小腦袋瓜,智商能有250就頂天了,數量一多歐陽凡還閑它們絆腳呢。

好在力量倒是比原先多了30點,如此一來歐陽凡便有了760點攻擊力,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不過那個三件套屬性是什麼鬼?卧槽,這麼水的傳說裝備難道還有三件不成?傻子才會去湊齊呢!

歐陽凡罵罵咧咧一陣后,卻又驚喜的發現背包角落居然還躺著一件事物。

喲呵,這哥布林boss搶得值啊,居然掉落了這麼多東西,不枉老夫與雄霸天下公會徹底結仇。

歐陽凡嘻笑著將那事物從背包角落掏出,入手處卻是一片圓潤的光滑,頓時暗呼好大。

哇,這手感,比林璇的……咳咳,別想歪了。

這手感,似乎是個球啊!

歐陽凡掏出一看,卧槽,還真TM是個球。

或者準確來說,是一枚泛著粉光的寵物蛋——

神級寵物蛋:可孵化出神級品階的寵物。

歐陽凡頓時樂了,居然是全服都難得一見的寵物。

雖然寵物系統早在開服那一天就已開放,甚至不少幸運兒在新手村就已經爆出了寵物蛋,但那畢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至今拍賣行里寵物蛋都還是有價無市。

好東西啊,而且還是一枚神級寵物蛋,只要不是哥布林,哪怕你就是孵化出一條狗,老夫我也認了。

歐陽凡這樣碎碎念著,而後毫不憐香惜玉地用劍柄將寵物蛋敲開。

啪嚓,蛋殼碎裂,一個綠色的圓滾滾小腦袋從殼內探出,眨著兩隻大眼睛好奇地打量歐陽凡,估計心裡在想這是我的爸爸么。

輕風微微拂過,小腦袋上那兩隻尖尖的耳朵似不勝輕風般微微收縮,別提有多可愛了。

卧槽,可愛個毛線啊!不還是只哥布林么!

歐陽凡真的想砍人了,系統,你不帶這樣玩我的。

點開寵物排行榜一看,目前伺服器一共才7隻神級寵物,小哥布林不才,正好排在第7位,或者說是最後一位,嗚嗚,這叫什麼事啊。

歐陽凡強忍住將眼前這貨丟下塔樓喂喪屍的衝動,很不爽地點開它的屬性一看:

哥布林王子(神級寵物):

LV:1

攻擊:5

防禦:3

技能:丟石塊。

歐陽凡看到這坑爹的基礎屬性卻罕見地沒有爆粗口,反而滿臉狗腿之色地將哥布林王子抱在懷中。

兒,你真是我親兒,歐陽凡恨不得親這小丑八怪兩口。

歐陽凡之所以一反常態,絕不是因為突然良心發現,而是哥布林王子的技能赫然正是——丟石塊。

丟石塊這個技能可是了不得啊,不怕來的好,就怕來的巧。他當下就缺一個可以打遠程傷害的手段,來替他從塔下的喪屍身上賺取積分,這個哥布林寵物來得真是太是時候了。

「我決定了,今後就賜予你呂奉先這個霸氣的名號,吾兒奉先,你可滿意?」歐陽凡對著小哥布林認真的說道。

小哥布林智商明顯不低,雖然不會口吐人言,卻是如哈巴狗一般痴痴地望著歐陽凡,嘴裡流著口水似乎在說要得要得,就要叫奉先。

可惜一道全服通告突然響起打斷了他們的父子情深——

「叮,玩家笑清風通過伺服器喇叭喊話:誠邀全服四十級以上玩家來君臨城集合,半小時后玩家隊伍開赴日炎城清理喪屍群。」

卧槽,老子好不容易能打喪屍了,你們這群夠日的又想來搶老子生意。

當下歐陽凡哪裡還敢浪費時間,連忙分神操控傻乎乎的哥布林王子朝塔下的喪屍丟起石塊。

寵物與召喚物不同,召喚物靠它自身的意識行動,玩家一般無法操控。

而寵物卻既可以自由行動,又可以接受玩家的操控,可謂是當狗腿子的不二之選。

在歐陽凡的操控下,哥布林王子不知疲倦地將一塊塊小石頭砸向塔下的喪屍腦袋,只可惜哥布林王子目前只有1級,只能對喪屍造成1點血的強制傷害,照這個速度,光殺一隻喪屍就得耗上個把小時,只怕剛殺完一隻笑清風早就帶著百萬玩家軍隊趕到了,到時候別說剩飯剩菜,就連剩飯剩菜經過人工催化后的最終產物,歐陽凡估計都撈不到一口吃。

然而就在那毫不起眼的小石塊砸中喪屍腦袋的那一刻,歐陽凡的真·哥布林指環忽然發出了金色的光芒,塔樓上一個青色的小六芒星陣在地板上出現,隨即一隻憨憨的哥布林從六芒星陣中浮現了出來。

歐陽凡目瞪口呆,原來寵物的攻擊也能觸發玩家的攻擊特效,看那召喚出的哥布林拿著大木棒的樣子,虎頭虎腦的可凶可凶了。 伊澤的死對於熟悉的死神來說無疑是個晴天霹靂。作為死神,死亡是個不可避免的詞,誰都知道大家的歸宿早晚都是這樣。可是,沒有人在平日里會想到愛笑愛鬧、喜歡往尸魂界跑給一幫小豆丁講些不知名的故事、總是會給自家惹麻煩、靈力超低的吊車尾、白哉的親弟弟會突然的死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