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師兄聞言,臉上露出為難之色:「師弟,其實這句話還有後半句,叫『若是隔夜就莫計較』。」

「師兄!」師弟不滿的喊道。

師兄連忙擺手,說道:「行行行,我們去找江長老,讓江長老給你報仇行不?」

「江長老?為什麼不是稟告掌門呢?」師弟疑惑不解的問道。

霸寵田園:潑辣小娘子 師兄一副你不懂的模樣,說道:「掌門性子和善,加上布衣宗強勢,若是稟告掌門,她定會讓我們選擇隱忍;但是江長老就不一樣了,他是個狠人。」

「江長老是個狠人?」師弟一臉茫然。

「師弟,你認為一個想要毀滅自家門派的長老,他算不算的上是狠人?」說話間,師兄已經穿好了衣服,帶著師弟走出房舍,一眼就看見不遠處守在青石板路上的落花流水師兄弟,師兄沖他們笑了笑,便朝山上走去。

師弟跟在師兄身旁朝山上走去,聞言先是疑惑,繼而恍然,看著師兄說道:「我明白師兄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說江長老沒有任何顧忌,所以他敢把事情鬧大!」

師兄難得意外的看了一眼師弟,面帶欣慰地說道:「師弟,你又成長了。」

「還是師兄栽培的好。」

「……」

江落陽正在大殿後面建造他的房舍,從師兄弟嘴裡知道這件事情后並沒有什麼情緒波動,淡淡地說道:「去找掌門。」

「大長老,師兄說掌門性子和善,不會幫弟子報仇。」師弟可憐巴巴的說道。

江落陽聽到這句話,手裡的工具下意識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著師兄弟二人,認真的說道:「你們可能對掌門的了解有什麼誤會。」

張靈巧性子和善?

這個玩笑真的一點都不好笑。

「大長老,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師弟沒聽明白江落陽這句話的意思,倒是師兄一副我早已聽懂的表情,站在旁邊輕輕點頭。

總裁的萬能女傭 江落陽看了一眼師弟,正準備說話,餘光瞥到一身白色勁裝的張靈巧正往這邊走來,默默轉身繼續沉迷建造。

「你們在這裡幹嘛呢?」張靈巧走著『掌門步伐』來到三人面前,趾高氣昂的問道。

「參加掌門!」師兄弟二人連忙拱手行禮。

張靈巧先是看了一眼背過去工作的江落陽,這才看向師兄弟二人,看見師弟眼睛上的紅腫時也是微微驚訝,問道:「尚柏,你的眼睛怎麼腫了?」

師弟聞言,一張臉瞬間苦了下來,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告訴張靈巧。

張靈巧一聽,臉上頓時露出憤怒的神色,呵斥道:「簡直就是豈有此理!布衣宗雖是七品宗門,但也不能無緣無故毆打我靈山派門下弟子。走!本掌門帶你去找他們討個說法去!」

張靈巧此話一出,師兄弟二人看向張靈巧的目光中都帶著濃濃地驚訝和不相信。

掌門竟然真的敢這樣做!

只有江落陽依舊無動於衷,沉迷建造,無法自拔。

「噹噹噹~」

「咚咚咚~」

「咯吱~咯吱~」

「江長老啊……」忽然,耳邊傳來一陣幽香,張靈巧湊了上來,一張臉帶著略微不好意思地笑容。

江落陽:「……」

江落陽默默地轉了個身,和張靈巧拉開距離,因為他感覺自己體內的那股灼熱感又出現了,但凡只要聞到張靈巧身上的那股香味,這股灼熱感必然發作。

「嗖~」

江落陽的衣角被張靈巧扯住,無法離的太遠,張靈巧鍥而不捨的湊了上來,小聲地說道:「江長老,幫個忙,去找你新收的徒弟出手教訓一下那兩名布衣宗弟子。」

江落陽聞言,跟看傻子一樣看著張靈巧,說道:「他是布衣宗的執事。」 讓一個布衣宗的執事去毆打布衣宗的弟子,這種想法可能全天下只有張靈巧能夠想的出來。

張靈巧『誒(ei第二聲)』了一聲,繼續說道:「忘川不是想要加入靈山派嘛?那麼趁著今天這個機會試探一下他的底子,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要加入,又可以幫尚柏報仇,這樣豈不是一箭雙鵰?」

江落陽聞言,意外的看著張靈巧,他倒是沒有發現張靈巧居然懂這麼多陰謀論,還知道懷疑忘川想要加入靈山派的背後想法。

雖然張靈巧的這些懷疑並沒有什麼用,作為一品門派的靈山派是不會有人想要惦記的。

「不去。」江落陽可沒什麼時間摻和這些,而且邪惡之書說的很明白,在這次任務中他只需要保護好自己不受到傷害即可,任何事情能不參與就不要參與,當個隱形人。

「江長老,這可是我們靈山派的弟子啊!你真的不打算幫他出氣嗎?」張靈巧看了一眼尚柏,語重心長地說道。

尚柏聞言,跟個大熊貓似得可憐巴巴的看著江落陽,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江落陽:「……」

江落陽猶豫了一下,正準備說話,突然眉頭輕皺,低沉著聲音說道:「有血氣。」

對面的三人還沒有明白什麼意思,突然前方大殿廣場邊緣處傳來幾聲『嗖~』的聲音,張靈巧臉色頓時大變,連忙提著青鋼劍沖了上去。

江落陽見此,也跟了上去,留下師兄弟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

張靈巧和江落陽來到大殿前方廣場處時發現這裡已經沒有任何人影,只有一團燒完了的篝火。

「下山了嘛?」張靈巧疑惑的說了一聲,便朝山下跑去。

江落陽正要跟上,突然又停了下來。

「噗通~」

「噗通~」

一股濃郁的血氣撲面而來,又一次勾起了江落陽體內存在的那種灼熱感,這一次的灼熱感與上一次不同,是嗜血,是殺戮!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江落陽晃了晃腦袋,同時屏住呼吸,眼中才恢復了些清明。

空氣中瀰漫的血氣,內心中那躁動的灼熱感,嗜血與殺戮的慾望,為什麼會產生共鳴,這血氣又是從何而來?

直到江落陽壓抑著自己體內的躁動來到半山腰時,才明白了一切。

半山腰師兄弟二人住著的房舍旁,也就是上山通道青石台階上,兩名布衣宗弟子落花流水橫躺在上面,脖子上一道鮮艷的划痕,血已染紅了青石台階。

死了。

跟下來的師兄弟二人看到這一幕也是紛紛后怕不已,如果他們剛才沒有上山去找江落陽的話,可能現在也和落花流水一樣,躺在青石台階上了吧?

忘途蹲下身子檢查了一番落花流水二人脖子上的傷口,一張臉陰沉的可怕,可是放眼看向整個萬葬山,無一草一木,也無人跡。

「居然有人敢對布衣宗弟子下殺手,看來對方來頭不小啊!」忘川站在後面,身邊跟著大魔尊,饒有深意地看著大魔尊說道。

「卑微的凡人,不要用你那充滿貪婪的目光褻瀆本尊。」大魔尊哼哼唧唧的說道。

「嘿嘿。」忘川也不惱,嬉笑著轉移目光,看向後方的江落陽,沖其眨了眨眼睛。

江落陽看都不看忘川一眼,眼睛一直盯著死去的兩名布衣宗弟子,同時餘光掃射整座萬葬山。

萬葬山不大,但也不算小,而且因為寸草不生的緣故,一眼看過去能夠將半個萬葬山盡收眼底,所以若是有人上山的話絕對是能夠及時發現的。

可這兩名萬葬山弟子致死都沒有發出一丁點的聲音,而且從不敢置信的表情上也能夠看出,他們似乎也沒有料想到會被人殺死。

從上述所推理就可以看出,殺害布衣宗兩名弟子的人,實力絕對不會弱。

想到這裡,江落陽默默地把目光轉向忘川。

如果說這裡面有誰能夠做到無聲無息地殺死布衣宗兩名弟子且讓他們感到不可置信的,要麼就是忘途,要麼就是忘川。

忘途是他們的師父,想來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但是忘川就不一定了。。

只不過江落陽有注意忘川今天一直都跟在忘途身邊,坐在篝火旁,沒有殺人的時機。

那麼,到底會是誰呢?

「還請勞煩張掌門幫我們處理一下屍體。」忘途臉上的陰沉很快就消失不見,抱拳沖著張靈巧說道。

張靈巧也是一臉沉重,回道:「忘執事放心,靈山派會安頓好他們的。」

忘途點點頭,轉身背負雙手朝山上走去,忘川也帶著大魔尊跟了上去。

留下張靈巧和江落陽以及跟下來的師兄弟二人。

「寂石,尚柏,拖去山下找個地方把他們給埋了。」張靈巧對師兄弟二人吩咐道。

「是,掌門。」師兄弟二人紛紛應聲,然後開始處理落花流水二人的屍體。

江落陽看仔細打量了一番,然後也朝山上走去,張靈巧則先一步上山安撫忘途一行人。

至於所謂的禁足,倒是成了個笑話。

回到萬葬山上,江落陽發現廣場上站著張靈巧和忘途一行人。

「張掌門,我希望你們門派能夠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留山上,避免出現更多的傷亡。」忘途一臉嚴肅的說道。

他並沒有懷疑自己的兩名弟子是被靈山派的人所殺,畢竟剛才忘途親眼看見靈山派所有人都站在大殿後面還未建成的房舍旁,沒有殺人的時機。

「這個沒問題,不過忘執事知道是何人殺害的他們嘛?」張靈巧現在哪敢擅自跑下山去?這明顯就是一場有預謀的暗殺,她還指望著在這段時間內忘途他們能夠保護一下靈山派呢。

忘途搖搖頭,說道:「暫時不清楚,不過想來他們肯定不會就此退去,我們靜觀其變即可。」

殺兩名禁神宗弟子,肯定不是最終目的。

但到底是針對布衣宗還是靈山派,就不得而知了。

師兄弟被叫到了山上,防止他們倆被暗殺。

萬葬山的氣氛因為布衣宗兩名弟子的死而變得有些凝重,整個一天大家都待在山上不敢下去,並且盡量出現在大眾的視野里。

江落陽對於這一切雖然關注,但卻表現的十分平靜,一整天都在沉迷建造無法自拔,並且經過一天的工作,房舍終於是建造完成。 「江長老,手藝差了啊!」張靈巧繞著江落陽剛建造好的房舍,搖搖頭,一副本掌門很不滿意的樣子。

江落陽站在一旁,默默地沒有說話。

他這次建造的房舍確實是有點不太美觀,僅僅只能從結構支架上看出這是一間房子,不過江落陽覺得還挺滿意,畢竟這是他第一次不藉助任何力量獨立完成房舍的建造。

所以只要能用,那就是成功的!

「咯吱~咯吱~」

張靈巧不知何時走到了一根樑柱旁,伸出嫩白的手戳了戳,房舍便開始搖搖晃晃。

「呀!」張靈巧嚇了一跳,連忙後退幾步。

「砰~」

塵土飛揚,一戳房舍灰飛煙滅。

江落陽:「……」

張靈巧:「……」

「其實能把房子搭起來已經很不錯了,江長老繼續加油!」張靈巧背手鼓勵了一下,邁著急促的步子連忙逃離現場,生怕江落陽找她算賬。

江落陽原地沉默一會,上前開始檢查問題所在。

作為一名合格的築造大師,必須要懂得善於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這樣才能建造出更完美的房舍。

入夜,江落陽坐在篝火旁沉思,張靈巧坐在他旁邊,篝火對面坐著的是師兄弟二人,在距離不遠處是忘途一行人。

大家都各自的在準備著各自的晚餐,萬葬山四周瀰漫著一股陰森森的氣息,伴隨著涼風吹襲,吹起人內心深處的恐懼。

「江長老,本掌門感覺到有些大事不妙。」張靈巧緊挨著江落陽,小聲地說道。

江落陽瞥過頭,盡量不讓自己聞到張靈巧身上的那股淡淡地香味,低聲呵斥道:「男女有別,離本尊遠點!」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大家都是武者,那麼計較幹什麼?」張靈巧四處看了一眼,不僅沒有挪開身位,反而更湊近了些。

江落陽的胳膊都碰到了張靈巧的胳膊,一股異樣開始從江落陽的內心深處湧出。

「掌門,大長老,兔子肉烤好了。」師弟將一隻烤好的兔子遞給張靈巧,語氣有些顫顫驚驚,也不知道是因為白天布衣宗弟子死亡事件還是因為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嗯。」面對師兄弟張靈巧就沒有那麼多話了,端著架子嗯了一聲接過烤好的野兔,撕下一條兔腿遞給江落陽,說道:「喏,江長老。」

江落陽瞥了一眼張靈巧的手,眉頭微皺:「沒洗手?」

「早上洗的算不算。」張靈巧歪著腦袋說道。

江落陽一臉嫌棄地轉過頭,他才不要吃被張靈巧那臟手碰過的兔腿呢。

「嘿!」張靈巧一見江落陽這樣就知道他又犯了『傲嬌仙尊病』,低頭看了看準備找自己那柄青鋼劍。

「嗖~」

突然,江落陽一把抓住張靈巧,神情嚴肅地低聲喝道:「別動!」

張靈巧被嚇了一跳,乖乖地一動不動。

對面原本一直在偷看的師兄弟也是被江落陽的表情給嚇到了,互相湊到一起偎依起來,四處看著。

空氣中的氣氛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過了好一會,沒有任何動靜出現。

江落陽這才放開張靈巧,低頭陷入沉思。

張靈巧和師兄弟都是滿臉疑惑。

「嗖~」

突然,一道快速的破空聲響起。

「誰!」只見另一邊忘途一聲冷喝,整個人瞬間朝一處飛去,衣袖藏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