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24 日 0 Comments

商販還是要問。「那你告訴我這個東西是用什麼做的?我們怎麼就沒有看到過呢?」

宋靜姝心想,你們怎麼就沒有看到過,你們要是知道是什麼,那我就不能賣了。

「就是山上的一種野果子,我也叫不上來名字。不過,這個果子我吃了好多,每天都會吃,越吃越愛吃。」宋靜姝這才開始講述。

聽得商販也是迷迷糊糊的,不過,可以確定的就是這個東西好吃。

「原來如此,真好吃,我那也有吃的,我們換著吃。」商販說着就順手拿了一把糖漬。

接下來,回到了自己的攤位上也是拿來了一把瓜子。

「換著吃着,都是剛剛炒好的瓜子。」

既然都這樣了,宋靜姝也就拿起了遞過來的瓜子。

「姝娘,我們來這是賣貨的,又不是來換著吃的。」段老三看着着急了起來。

可宋靜姝卻是對着段老三笑道:「好到不怕晚,你才來,而且還是新鮮的食物,得給大家接受的時間呀!」

宋靜姝這麼一說,段老三也就想了想,不禁點了點頭道:「姝娘,你說的有道理,那我們就耐心等待魚兒上鈎。」

過了一會兒,隔壁攤位的商販也就過來了,都過來品嘗糖漬,沒有一個人說出這個東西不好吃。

只不過是吃了幾個糖漬,接下來就能夠換來好多好多的顧客,那是值得的。

「老三,你看到了嗎?魚兒上鈎了。」宋靜姝在段老三的耳邊輕聲說。

「這個小東西,看起來不起眼,吃起來味道真是不錯。給我拿點,回去給孩子吃。」商販卻是主動要買下。

宋靜姝立即就熱情地接待了起來。「好,今日第一天出攤,多給你們一些。」

看着宋靜姝忙了起來,段老三除了看攤,還要給宋靜姝打下手。

顧客越來越多了,宋靜姝都有點手忙腳亂了。「老三,你就負責裝,我負責稱。」

「好的,遵命。」段老三立即九答應了。

而買貨的人自覺地排成了一隊,這也讓宋靜姝有了喘息地機會。

最後,沒有等到隊伍的人都買到,糖漬竟然一點都沒有了。這讓宋靜姝一時間難為情道:「對不住大家了,等到明日的時候,我一定多做些。」

跟大家客氣了之後,宋靜姝就滿意地收攤,而一旁的商販卻是走過來說:「你真厲害,這麼快就賣光了,我們這裏還有這麼多,不知道要到何時呢?」

「慢慢來么,我們就先走了。」宋靜姝說完就駕着馬車離開了。

在回來的路上,段老三就開始數銀子。就想知道今日總共賣了多少的銀子。

終於算好了,段老三驚訝道:「二十兩銀子,姝娘,我們居然賣了二十兩銀子。」

「看你那沒出息的樣,不就是二十兩銀子么,至於大驚小怪的嗎?那以後更多了,你該不會瘋了吧?」宋靜姝卻是淡定無比。

根本就不管宋靜姝怎麼看待自己,段老三因常年在家裏休養,從來都沒有看到過這麼多的銀子。

不禁回過頭嘮叨段老三的樣子,宋靜姝卻是接着說:「老三,靠你興奮的樣子,這些銀子就都歸你了。你想要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真的嗎?太好了。」此時的段老三開心地像個孩子。

此時的宋靜姝靜下心來思考着,這只是開始,對於她來說,未來可能還有更多的挑戰,想要在段家生存下去,就必須要做出一些成立來。

「姝娘,你覺得我們回到家,娘是不是會吃驚?她也沒有一下子就收入這麼多錢的時候呀!」段老三又是說着。

宋靜姝也就說道:「或許吧!娘高興還不好嗎?」

「好好。」段老三高興的,眼睛就一直看着手裏的銀子。

到了家,段老婆子也是擔心兩個人,就一直在門口等待着。

看清了是兩個人,段老婆子立即就趕了過去。

「你們兩個終於回來了,順利嗎?有人買嗎?」段老婆子迫不及待說道。

宋靜姝停下馬車,立即就跟段老婆子說:「娘,我們都賣出去了。我們進屋說。」

段老三拿着銀子,就拉着段老婆子回到了房裏,並且將銀子都鋪在了炕上。「娘,一共二十兩銀子。」

看着炕上的銀子,段老婆子的反應超乎了段老三的想像。

「這麼多的銀子?」段老婆子都不敢相信。

可段老三卻是肯定道:「是的,就是這麼多。」

段老婆子一時間只是盯着銀子,都沒有其他的反應了。 第二天一早,陽光撒落,風聲伴隨著音樂聲「呼,呼」的吹過皇宮,皇宮內,歌舞昇平,一片祥和美滿。

舞姬絕世,眉目如畫,美妙絕倫,領舞的舞姬身著霓裳羽衣,隨著音樂起舞亂風華,如同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美妙,一舞即可斷殺伐,定天下,舞如蓮花旋,清泉澗,看的眾人是目不轉睛,驚且嘆!

端木雲看的都直眼了,端著腦袋,痴痴的望著那個舞姬,看著端木雲這般,旁邊的上官珠只能暗自幽怨道:「呸呸呸,明明是我的回門宴,幹嘛非要請舞姬來啊,父皇真是的!」

她賭氣的拿起酒壺「嘩嘩」倒了一杯酒,拿起酒杯「噸噸」就把酒喝下了肚,並「啪」的一聲就將酒杯摔在了桌上,對著端木雲怒道:「喂,我喝多了,要出去走一走,醒醒酒!」

端木雲還是痴痴的看著舞姬跳舞,完全不管上官珠的態度,只是隨口回了一句:「好好好!」

這給上官珠氣的不輕,「哼」!的一聲就走了出去!

上官珠走到了水池旁,撿起幾塊石頭丟進水池,並罵道:「混蛋端木雲,討厭,討厭,討厭!」

聽到這邊的動靜,走過來一美男子,他驚訝的說道:「公主?」

上官珠不耐煩的說道:「大將軍,你怎麼在這?你不是和他們喝酒呢嗎?怎麼跑這來了?」

那個叫大將軍的說道:「我見你離席時臉色不是很好,有點擔心你,便跟過來看看!」

上官珠假笑道:「呵呵……你想多了,大將軍!」

大將軍看了一眼水池,又看向上官珠說道:「公主,快別裝了,池子里的魚兒們都向我抱怨呢,說公主心情不好拿石頭砸了他們半天!」

上官珠歪頭道:「哼,那就算本公主再怎麼不開心,也跟你沒關係!」

「公主,照理來說,嫁給自己心儀之人,應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為何你卻表現的愁眉苦臉的呢,可否說給我聽聽,你有任何委屈,都可以和我講!」

可上官珠並沒有理他,場面一度十分尷尬,死一般的寂靜。

大將軍也管不了了,只好放棄,唉聲說道:「唉,公主,我先回去了,你要是有委屈,千萬不要憋著,說出來總比憋著要痛快的多,公主,我先走一步,告辭!」

等大將軍走後,上官珠獨自看著水潭和裡邊的魚,往裡邊扔了一點東西,唉聲說道:「唉,就當作是我剛剛拿石頭砸你們的賠禮吧,真是的,連魚都有感情,那個端木卻是個木頭腦袋,怎麼就不開竅呢?」

等上官珠回去之後,看到的卻是喝的爛醉的端木雲和上官鈺。

「端木雲,我跟你講啊,珠兒是我從這麼大點,看著長到這麼,這麼大的,那功夫,她還直尿床呢!」

「哈哈哈哈,原來她也有這麼尷尬的時候!」

見他們說起了自己的糗事,上官珠再也忍不住了,立馬衝上前去捂住上官鈺的嘴,說道:「好了,鈺哥哥,你喝太多了。」

上官鈺驚訝道:「呀,看這是誰,我的小珠兒,嘿嘿……」

端木雲明明喝多了,卻還是意猶未盡的說道:「哈哈,別停啊,接著喝啊,我端木雲千杯不醉!」

上官珠卻是不耐煩道:「你喝多了!咱們回家!」

隨後她便拽著端木雲的胳膊往外走。

端木雲還醉意熏熏的說道:「宮裡的酒可真好喝,家鄉的酒可比不上,來啊,再喝啊!」

上官珠掐了端木雲一把,讓他醒酒。

端木雲清醒了一點,說道:「你瘋啦!」

上官珠薅住端木雲的耳朵說道:「少廢話,跟我回家!」

端木雲被上官珠治的服服帖帖的,眾人看到這個場景,不禁感嘆道:「公主真厲害呀!」

上官珠硬生生把端木雲從皇宮拉回公主府,擦了一把汗,呼了一口氣,並給他蓋上了被褥,怕他著涼,細心的很,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可惜了,端木雲他並沒有了解到上官珠的心意。

見喝的爛醉的端木雲,上官珠罵道:「累死我了,端木雲你這個大混蛋,跟個大酒鬼似的,發什麼瘋喝成這樣?臭死了!」

正當上官珠為端木雲整理衣冠的時候,喝的爛醉的端木雲直接順勢抱住了上官珠的腰,上官珠身子一軟,倒在了端木雲的懷裡。

上官珠露出了一副小女人的模樣,嬌羞的說道:「放……放手啦……」

但看著端木雲的樣子,她還是忍不住會心動,剛忍不住想要順勢親下去,去親端木雲的嘴,卻聽到端木雲口中喊著別的女人的名字:「輕盈,我好想你啊!」

輕盈是肖雲前世的老婆,謝輕盈,如今肖雲身處異世,他在夢裡夢見自己的老婆,自然會想念,所以他在睡夢中念出了這個名字。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喊出這個名字之後,面臨的會是怎樣一個人間煉獄。

上官珠直接「啪」的一聲,給了端木雲一個響亮的耳光,並怒道:「你給我去死!」

隨後便大義滅親,狠狠地踹了端木雲一腳,把他踢下了床!

上官珠站在床上,捲起袖子,怒道:「好你個端木雲啊,一天天朝三暮四,看來以後是要嚴格管教你了,不然你真當本公主是吃素的啊!」

誰知道端木雲被這一腳踹開還沒有醒,抱起被子就是一頓親熱,還說著夢話:「啾!么么么!輕盈,你別躲啊!」

上官珠也懶得理端木雲了,她要等他醒來之後再問個清楚,順便再稀罕稀罕(調教調教)他!

第二天一早,端木雲從睡夢中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的右臉隱隱作痛,道:「咦惹~怎麼回事?疼疼疼!」

端木雲一隻手捂著紅腫的右臉,看向空落落的房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自己怎麼就到這了呢?

端木雲另一隻手捂向自己的腦瓜門,揉搓著說道:「我怎麼什麼都想不起來了……?看來昨天我是喝斷片了,那麼,既然來到這個世界,肯定得去享受享受啊,不過,我得先偽裝一下,省的被那個惡魔公主給纏上!」

端木雲喬裝打扮了一下自己的容貌,給自己貼上了個八字鬍,手拿一柄摺扇,換上一件貴公子的服裝。

端木雲本就是個美男子,無論怎麼打扮,這小氣質都拿捏的死死地。

他從公主府偷溜了出去,按照端木雲的記憶,找到了平樂坊。

這裡的夜色燈火闌珊,如同幾千年前的不夜長安,女子們個個都是花枝招展,都是人間絕色。

端木雲來這幹什麼呢?

原來,他是來這逛紅樓的……

女子們嫵媚的聲音從樓台處傳來,她們舞著衣袖,對著台下的人說道:「大爺,來玩啊!」

「嘻嘻,來玩呀!」

「哈哈!」

……

端木雲看的入迷了,看的那叫一個眼花繚亂,今天的享樂跟幾天前跟公主結婚的折磨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此情此景,端木雲不禁感嘆道:「哈哈哈哈,這才是人生該有的樣子嘛,這些天,可是憋死小爺我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