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成交!」

「這件寶物由九十三號嘉賓拍得。」

劉昊一直觀察著夏禾姑娘,他並沒有發現她對哪件寶物感興趣。

「讓我們有請下一件拍品。」

「這件拍品就有些不一樣,他是一件樂器,這件樂器是一件古箏,乃由一塊沉年的秋玉檀香木製成,每根弦絲都是由軟化銀鐵所打造,據說用它彈奏的音律彷彿可以牽動人心,清心怡神!」

「更有人說它可以讓聽者參透突破修為的契機,像那種長年處在一個境界的頂峰而無法突破的人們,也許對你們來說這是一樁機緣也說不準。」

「注意下面就是我要說的重點,他還是一件靈級兵器,內置一百二十四根用深海銀母打造的銀針,只要彈奏特定的曲子,他便會從中射出,而且他還可以重新裝填,賣主承諾送一萬根深海銀母。」

「如果諸位的心上人有會彈古箏的話,不妨買來送給她。」

「起拍價兩千靈源幣,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百。」

「下面起拍開始。」

「第十六號出價兩千五百靈源幣,第十八號出價三千靈源幣。」

「還有沒有更高的出價者?」

腹黑首席,吃定你 「三千靈源幣一次!」

此刻的劉昊欣喜發現夏禾姑娘的神色中彷彿希望能夠得到那一件古箏。

於是劉昊舉起了手中的牌子,「第四十三號出價三千五百靈源幣,還有沒有更高的?」

此刻夏禾驚奇的發現,出價買下古箏的人竟是身邊的劉昊,雖然他想擁有那件古箏,可價格實在太貴,他思索半天後決定還是不拍了!

「三千五百靈源幣一次!」

「三千五百靈源幣兩次!!」

「三千五百靈源幣三次!!!」

「成交!」

「這件古箏由第四十三號嘉賓拍得。」

「下一件藏品乃是玄龜遁甲,屬於護具類法寶,據買家所說它可以抵擋不超過五品鑄台境的所有能量攻擊,而且還有自我修復功能。」

「起拍價兩千靈源幣,每次加價二百靈源幣。」

「起拍開始。」

「第四十五號出價兩千零兩百靈源幣,第四十六號出價兩千零四百靈源幣,第七十八號出價兩千零六百靈源幣,第二十七號出價兩千零八百靈源幣,第九十三號出價三千靈枚源幣,第三十六號出價三千零二百靈源幣,第八十八號出價三千零四百靈源幣,第九十九號出價三千零六百靈源幣,第七十三號出價三千零八百靈源幣,第二十二號出價四千靈源幣。」

「還有沒有更高的出價者?」

「四千靈源幣一次!」

「四千靈源幣兩次!!」

「四千靈源幣三次!!!」

「成交。」

「這件寶物由第二十二號嘉賓拍得。」

「我們暫且休息一下,廣告回來還有更珍貴的寶物等著你們。」

「靈媗姐你有沒有感覺這章有點水字的感覺?」雲權開問道。

楚靈媗無語道:「這明顯是作者在水字啊!」

讀者:作者滾出來,這到底還有沒有把我們這些讀者放在眼中。

作者:抱歉,抱歉!今天因為……的原因,請原諒!下次絕對不敢了!

作者猝,享年九十八歲……

作者獨白:親愛讀者,如果閱讀本章給您帶來了不適!在這裡本人致以真摯的道歉,今天不知怎麼的感覺頭好疼,有點暈!

對於水的這一章作者深表歉意!但作者不會輕言放棄的!以後只會更加努力!!! 「我們的拍賣會也已經接近尾聲,接下來將是我們壓軸的五件寶物拍賣時間,下面有請第一件寶物,因為賣主沒有提供它的名字,所以我們的鑒寶師為他起了一個響亮的名字。」

「下面有請,暗劍,登場。」

「這是一把一寸長短劍,眾所周知武器的品階分為凡器,靈器,魂器,以及聖器,而這件兵器正是一柄魂器,並且品質不低。」

「這把短劍的設計也是獨具匠心,你們看著柄短劍的紋路就可以想象的到,當初打造這柄魂器的人是多麼的用心,這暗紅的色調給人一種此劍一出必將飲血的感受,這柄魂級兵器體積小便於攜帶,當你們在與人打鬥的時候,便可以趁人不備利用這柄暗劍重創他人。」

「既然我們鑒寶師為它取名字為暗劍,自然是這柄短劍,在暗處才能發揮最大的威力。」

「在關鍵時刻也許他就是左右你們戰鬥勝利的籌碼!如果有哪位看中此寶,那麼就舉起你們手中的牌子!」

「這件寶物的起拍價為兩千五百靈源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百靈源幣。」

「我宣布,起拍開始!」

「第二十一號出價三千靈源幣。」

「第四十六號出價三千五百靈源幣。」

「第七十五號出價……」

「……」

「第八十二號出價五千靈源幣。」

「還有沒有更高的出價者?」

「五千靈源幣一次!」

「五千靈源幣兩次!!」

「五千靈源幣三次!!!」

「成交!」

「這件寶物由八十二號嘉賓拍得。」

「下面有請第二件寶物!」

「…………」

拍賣會結束以後,雲權他們收穫頗豐,總共收穫了兩萬靈源幣摺合成武魂幣也有兩百之多。

雲權幾人正準備上馬車離開的時候,劉昊出現在了夏禾的身邊。

「夏禾姑娘,這件樂器送給你。」

此刻劉昊拿的正是他在拍賣會拍來的古箏。

「劉昊公子,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劉昊直接把古箏裝在賣家送的收納袋中,那個收納袋比儲物袋要小許多且非常精緻,然後直接放在了夏禾的手中,我知道你挺喜歡它的,你就別推辭了。接著劉昊直接上了馬車,夏禾看著劉昊的背影突然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沒說出口。

夏禾與楚靈媗坐在同一輛馬車上,而雲權,王翼,劉昊他們坐在另一輛馬車上。

雲權他們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什麼都沒看見,此刻當屬夏禾的心情最為複雜。

楚靈媗也沒閑著,她正在想辦法旁敲側擊一下,問問他有沒有喜歡的人,還沒等她開口,夏禾就先開口道:「靈媗姐剛才劉公子把他在拍賣會拍來的古箏送給了我,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能收,你還是幫我還給劉公子吧。」

楚靈媗疑問道:「你不喜歡這件古箏嗎?」

「喜歡是喜歡,可我又怎麼好意思收劉公子這麼貴重的禮物呢!」

「喜歡你就收著吧! 請和傲嬌的我談戀愛 既然送給你了,你在往回送想必他一定會很傷心的!」

最後楚靈媗也想不出什麼辦法,便直接開口道:「你有沒有發現,劉昊好像喜歡上你了!」

夏禾震驚道:「靈媗姐怎麼可能,像劉昊公子這樣優秀的男子怎麼會喜歡我一個普通的女子。」

楚靈媗開口道:「我就問你一個問題,你有喜歡的男子嗎?」

夏禾害羞的說道:「沒有!」

「那你感覺劉昊怎麼樣?」

「劉公子為人正直善良,又那麼的厲害,當真是世間少有的男子。」

「那你喜歡他嗎?」

夏禾猶豫片刻開口道:「我也不知道!我一直把劉公子當做朋友看,也沒想過其它的。」

「那你想想吧!劉昊確實是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如果你喜歡他的話正好你們可以在一起,如果不喜歡的話,你又不好意思說出口,我可以幫你轉告他。」

絕寵億萬甜妻 「謝謝靈媗姐。」

夏禾猶豫片刻開口道:「靈媗姐你感覺雲公子怎麼樣。」

楚靈媗心中一驚:「你不會是對他有意思吧!」

夏禾捂著嘴笑道:「行了,逗你的,雖然雲公子很優秀,不過我看的出來,他只鍾情與你!」

「小姐我們到家了。」

「好的,李伯伯!」

「走吧!

夏禾牽著楚靈媗的手下了馬車。

他們兩個人很快混熟了,經常牽著手到處跑,整的雲權都有些嫉妒了,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在和別人牽手,額~雖然是女人吧!

「靈媗姐我也要,」雲權沒皮沒臉的跑了過去,想要牽楚靈媗的手,可是還沒到地方,夏禾就拉著楚靈媗到了另一個地方。

她們兩個看著雲權失落的表情,不禁笑道。

夜晚,雲權終於能和楚靈媗單獨在一起了,他們兩個找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欣賞起月色來了!

此刻,夏禾待在自己的房間中,通過窗口看著美麗的月色靜靜的發獃。

終於他的心中有了一個答案,他必須要找個合適的場合與劉昊說清楚,而此刻劉昊久久不能入眠,滿腦子都是夏禾的身影,時不時的露出甜甜的微笑,這就是所謂的單相思吧!

第二天,他們吃過早飯早早的又聚集到了一起,楚靈媗的心中有個大膽的想法,就是去妖獸森林狩獵,看能不能再獲得一些妖核幫助他們提升修為,有雲權在他們自然也就沒那麼害怕,當初他可是輕鬆的戰勝過一隻實力強大的妖獸。

雖然付出了點小代價,不過像那樣的代價完全是可以避免的,經過楚靈媗的提議他們也都贊同,他們外出主要是為了歷練而不是出來遊玩的,有提升實力的方法他們自然會去嘗試一番。

雲權他們四人由極樂帶著他們重新回到了先前經過的妖獸森林,夏禾由於是個普通人,就沒有讓她跟來。

雲權他們來到了妖獸森林的邊緣,找到一處寬闊的地方,停在了那裡,極樂也重新回到了雲權的手臂上。

雲權簡單的說了一下,這次狩獵妖核是並不是主要的目的,他們主要的目的是在這裡與妖獸搏鬥,增加自己的實戰經驗。

曾經的雲權停滯在魂基境巔峰的時候也是因為和王翼的戰鬥他才能領悟到突破的契機,從而突破魂基境踏入了鑄台境。

所以雲權總結了一下,實戰不僅可以增加戰鬥經驗,還可以讓自己對武道的見解變的更加透徹。

雲權他們在森林中尋找著獵物,妖獸乃是沒有靈智而非常的殘暴,只懂的殺戮,有的時候甚至連同類也會殘忍的殺死!

因此雲權他們來獵殺妖獸,也就等於為民除害了,以後那條道路一定還會有人經過,如果是沒有修為的普通人遇到妖獸必定難逃一劫,所以雲權他們想嘗試著把森林最外圍的妖獸全都殺光,順便收集一些妖核幫助他們修鍊。

「雲兄弟有了!」

雲權疑問道:「有什麼了!」

他們幾人湊了過去,是一塊藍晶狀的妖核,剛才王翼獵殺了一頭冰晶狼,從中取出了一塊妖核。

不過顯然沒有雲權那日獵殺的那長臂妖猴所獲得的妖核品質好。

他們見到王翼有了收穫,他們也沒有閑著,而是接著在搜尋妖獸。

「雲師哥,那裡有一頭妖獸!」

楚靈媗也湊了過來,那是一頭魔眼地鼠,生性異常狡詐,看它的修為也有靈級水準。

楚靈媗開口道:「我們四個一同獵殺它,不要讓它跑了!這隻妖獸極有可能爆出妖核。」

雲權打出一道法印,一個「控」字浮空,手掌貼了上去,下此刻雲權利用困獸之藤封鎖了四周限制了魔眼地鼠的活動範圍。

雲權大呵一聲,「動手!」 玉竹正在蘇雲初的房裡為她鋪床,但蘇欣悅卻是突然跑來了找蘇雲初,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蘇雲初看著她的樣子,笑道,「怎麼了?」

蘇欣悅猶豫了一會兒,終是開口,「三姐姐,我想去茅房,你能陪我去么?我有些害怕。」

柔情陷阱:賈少的逃妻 蘇雲初瞭然,對著玉竹道,「你先鋪床吧,我出去一會兒。」

玉竹卻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小姐,我去吧。」

蘇雲初擺擺手,「不必了。」

蘇欣悅不知怎的,竟是肚子不舒服,因而,直到了一刻鐘之後,蘇雲初才回到客院之中,送了蘇欣悅回房之後,才回了自己的屋子,但是,一走進屋子,便聞到了一股奇異的味道,當下面色凝重,微微斂眉,卻是盡量放低了聲音。

只是,在她猛地推開門的時候,卻是傳來了一個稍大的響動,只見一個黑衣人影已經扛著棉被裹起的包袱,通過窗戶快速閃身出去。

黑衣人在看到蘇雲初的時候,明顯有片刻的猶豫,但最終還是拿著棉被逃離出去了。

來上元寺的時候,蘇雲初並沒有叫應離跟著過來,因此,此時,在這裡的只有她和玉竹,玉竹伸手本就不錯,但今晚,卻也是出了意外,而這個空氣之中的味道,也讓她皺眉不止。

幾乎是沒有猶豫的,蘇雲初便往黑衣之人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管他是個什麼陰謀陽謀,她都不會放下玉竹不管,而且,看著這個陣勢,來人其實想要帶走的應該是她,而剛好她陪著蘇欣悅出去了一趟。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