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可是兇手會是誰呢……難道是鴻蒙至尊昔日部下餘孽來複仇的?」

李舟神色凝重道:「不行,發生了如此大的事,家主又不知所蹤,我要立即將此事稟明靈霞上神大人!」

篤定主意后,李舟驚慌失措的飛出了尉遲神境,駕馭神舟朝鴻蒙神城飛去……

斗轉星移,十八日後。

旭日東升。

譚雲解除了易容術,暢通無阻的進入了鴻蒙神城,來到了時空殿內。

雪影天尊飛出了譚雲耳中的神塔,看著譚雲傳音道:「爹爹,女兒先返回始源神界了。」

「嗯。」譚雲依依不捨的道:「照顧好自己,別讓為父擔心。」

「放心吧,女兒會照顧好自己的。」雪影天尊說完后,拿出了一塊令牌,打開了通往始源神界的神界之門,進入消失不見。

隨後,譚雲帶著笑容,邁出了時空殿,朝鴻蒙神山飛去。

既然靈霞天尊晉陞了靈霞上神,譚雲自然要以弟子的身份去祝賀一下。

當譚雲抵達鴻蒙神山之巔,進入鴻蒙神府時,尉遲家族十二長老李舟,慌慌張張的駕馭神舟飛落在鴻蒙神城外。

他自報家門后,看守神城的大神將才放行。

鴻蒙神府,上神殿。

這座大殿原本叫天尊殿,當靈霞天尊晉陞上神后,便將牌匾更換了。

此刻,大殿內,靈霞上神落座神座之上,在大殿左側落座著一名氣度不凡的中年人。

中年人不是別人,正是尉遲家主:尉遲如風!

靈霞上神看著尉遲如風,搖了搖頭道:「尉遲家主,你兒子尉遲皓是本上神極為青睞的弟子。」

「本上神也想撮合穆貞和尉遲皓,只是穆貞似乎不喜歡皓兒,若本上神賜婚,穆貞這孩子會記恨本上神一輩子的。」

「所以,尉遲家主你提親之事,暫且擱置,來日方長,若有一日皓兒能打動貞兒的心,本上神再賜婚不遲。」 「好。」尉遲如風笑道:「那就聽上神大人的吧。」

https://tw.95zongcai.com/zc/52310/ 這時,譚雲稍整衣袍,大步流星的邁入了上神殿,朝靈霞上神躬身道:「徒兒荊雲,見過師尊。」

「雲兒,你怎麼來了?」靈霞上神看到譚雲后,甚是開心。

譚雲笑道:「徒兒出關后,在柏承天尊口中得知師尊您晉陞上神后,便前來祝賀您了。」

「嗯,雲兒,你有此孝心為師很欣慰。」靈霞上神笑著打趣道:「既然是祝賀,那你可有給為師帶來賀禮啊?」

「有,徒兒稍後便獻給師尊。」譚雲畢恭畢敬過後,佯裝不認識尉遲如風的樣子,看著尉遲如風道:「師尊,這位是?」

「雲兒,這是我們鴻蒙神界三大古老家族尉遲家族的族長:尉遲如風上神。」靈霞上神介紹道。

譚雲故作震驚,轉身朝尉遲如風彬彬有禮道:「晚輩荊雲,見過尉遲上神前輩。」

「嗯。」尉遲如風笑道:「本上神方才還在你師尊口中聽到關於你的事迹。」

「不得不說,鴻蒙神界有荊小友,真乃是我鴻蒙神界之福啊!」

惡魔總裁的天使新娘 「假以時日,荊小友必會成為鴻蒙神界的棟樑之才。」

聞言,譚雲恭敬道:「前輩您謬讚了。」

這時,靈霞上神看著譚雲,好奇道:「雲兒,快告訴為師,你給為師的賀禮是什麼?」

譚雲笑道:「師尊,徒兒有兩個賀禮給您。」

「荊雲你來啦!」這時,隨著一道欣喜之音,已是六等聖皇的黎詩音,開心的邁進了上神殿。

「嗯,剛來。」譚雲微微一笑,「我聽說師尊晉陞上神,便特地趕來給師尊祝賀了。」

「嗯。」黎詩音笑不露齒,便站到了靈霞上神身後。

「雲兒,你給為師準備了兩個賀禮?」 大叔,你真迷人 靈霞上神頗為好奇。

「是的,兩個賀禮。」譚雲說道。

「什麼賀禮?」靈霞上神笑道。

接下來譚雲的一席話,猶如一道驚雷自靈霞上神腦海中響起,震得她腦袋嗡嗡直響。

譚雲說道:「師尊,徒兒的第一個賀禮並非實物,而是一個好消息。」

「徒兒在這次閉關中,將四術神典中的煉器術幾乎融會貫通,成為了聖階神尊器師。」

「嗖!」

靈霞上神豁然起身,眼神中透露出極度的震驚之色,顫聲道:「雲兒,你說什麼?你、你再說一遍。」

「回稟師尊。」譚雲擲地有聲道:「徒兒現在已是聖階神尊器師了。」

「嗖!」

座位上的尉遲如風猛然起身,他盯著譚雲,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

要知道,放眼整個鴻蒙神界,目前也只有凌童是聖階神尊器師啊!

他怎能不震驚?

「雲兒,你說的是真的嗎?」靈霞上神難以置通道:「你真的學到了四術神典內的煉器術精髓,成為聖階神尊器師了?」

「是的師尊。」譚雲如實道:「徒兒所言千真萬確,這多虧了四術神典,否則,徒兒斷然無法成為聖階神尊器師。」

「師尊,四術神典是您撰寫的嗎?」

靈霞上神搖頭道:「不是,這是鴻蒙至尊生前撰寫的。」

「雲兒,雖然鴻蒙至尊是十惡不赦之徒,可為師現在不得不感謝他,若非他留下了四術神典,也就無法造就出你這個聖階神尊器師了。」

聞言,譚雲面不改色,實則心中冷笑不止,「靈霞,你這個逆徒,你等著吧,我會讓你越來越信任我。」

「就像當初我那麼信任你一樣,然後,我會讓你知道,被信任之人背叛,是多麼的心痛!」

暗忖此處,譚雲右手一翻,手中出現了一座袖珍版的三十六層神塔。

旋即,譚雲捧著神塔來到了靈霞上神面前,躬身道:師尊,這是徒兒送給您的禮物。」

靈霞上神目光一凝,以自己聖階天尊器師的造詣,居然看不出神塔的品階。

「雲兒,這莫非是神尊神塔?」靈霞上神問道。

「是的師尊。」譚雲說道:「這是極品神尊時空神塔,共分三十六層。」

「每層可容納一萬人修鍊,一座神塔內可容納三十六萬人。」

「外界一日,其內千年。」

「這是徒兒孝敬給師尊您的。」譚雲躬身道:「請您收下。」

「好好好。」靈霞上神笑得合不攏嘴,伸手接過了神塔,仔細端詳起來。

而她身後的黎詩音望著譚雲,美眸中柔情與崇拜之色並存,心頭鹿撞,「若我黎詩音能嫁給這樣優秀的男人,就算死我也心甘情願。」

片刻后,靈霞上神收起了神塔,望著譚雲,情真意切道:「雲兒,為師能有你這樣的弟子,真是自豪啊。」

譚雲笑了笑,「多謝師尊青睞。」

這時,尉遲如風看著譚雲,嘖嘖稱奇道:「荊小友的資質真把我震撼到了。」

「你僅僅只是五等聖皇,煉器術造詣幾乎已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成為鴻蒙神界第二位聖階神尊器師。」

「此事若傳出去,必會在三大神界掀起崇拜之潮啊!」

尉遲如風看似一副很是欣賞譚雲的樣子,實則,恨不得將譚雲碎屍萬段!

因為他清楚,當初兒子尉遲皓讓女兒尉遲晴去殺譚雲,結果卻死了!

他知道譚雲便是兇手!

「裝接著裝,老子殺了你女兒,你還能裝出一副欣賞我的樣子,你也真夠可以的。」譚雲心中冷笑,面上卻是帶著笑容說道:「前輩過獎了,這都是師尊教導有方的功勞。」

就在這時,一名婢女來到了上神殿外,面朝靈霞上神畢恭畢敬道:「上神大人,尉遲家族十二長老李舟,行色匆匆,說有要事求見。」

「嗯。」靈霞上神點了點頭道:「讓他進來吧。」

「是上神大人。」那丫鬟領命后便轉身離去。

大殿內,尉遲如風眉頭緊鎖,暗忖道:「李舟並不知本家主在此啊。」

「他來找靈霞上神大人作甚?」

就在尉遲如風暗忖時,譚雲心中卻笑了。

譚雲猜測,這個叫李舟的十二長老,定是當時不在尉遲神境的漏網之魚。

而李舟返回尉遲神境,發現尉遲家族被滅門后,才趕來求見靈霞上神!

這時,李舟滿頭大汗的邁進了大殿,他正要朝靈霞上神下跪時,身體一頓,對著尉遲如風猛地跪了下來,渾濁的淚水奪眶而出,「家主,原來您在這裡啊!」

「家主,大事不好了!」 「十二長老,你別哭,有事起來說。」尉遲如風起身,上前一步扶起了李舟。

「家主……嗚嗚……」李舟聲淚俱下,「尉遲家族沒了,尉遲家族被人血洗了!」

「轟!」

此消息,對於尉遲如風而言,猶如晴天霹靂,呆立當場,久久無法緩過神來。

片刻后,尉遲如風雙手握住李舟雙肩,用力搖動,咆哮道:「你胡說!我尉遲家族有大供奉坐鎮,他可是三等永恆境界的天尊,我尉遲家族怎麼可能被滅門!」

「家主,屬下沒有騙您。」李舟泣不成聲道:「大供奉他死了,他死的好慘啊,被人抽筋拔骨而殺。」

「我尉遲家族八萬多族人,全部被殺了。」

尉遲如風魁梧的身體,劇烈發抖,雙目赤紅,嘶吼道:「我父親呢?我的兩個弟弟呢?他們一定沒事對嗎?」

話罷,尉遲如風見李舟不吭聲,便大吼道:「你聾了嗎?說啊!」

李舟抹去淚水,哽咽道:「家主,老家主他們也都遭到毒手了。」

「屬下返回家族時,兇手已經離開,離開前,在大供奉的身體旁,用大供奉的血液,寫下了血債血償四字。」

聞言,尉遲如風雙拳緊握,臉色先是蒼白,接著渾身發抖,臉色漲紅,上身一挺,噴出了一口血液。

「天殺的,究竟是誰幹的!」尉遲如風悲痛不已的嘶吼道:「我一定要逮住兇手,將兇手千刀萬剮!」

靈霞上神眉頭緊蹙,「尉遲家主,人死不能復生,你要節哀順變。」

「嗯。」尉遲如風遏制著悲痛,朝靈霞上神躬身道:「上神大人,我家中遭到變故,便先行離去了。」

「嗯,快回去吧。」靈霞上神說道。

隨後,尉遲如風帶著李舟離開了鴻蒙神府,朝後方第二座主峰飛去。

「十二長老,你可發現皓兒的屍體?」尉遲如風眼中噙著淚水問道。

「沒有。」李舟如實道:「少爺一定還活著。」

……

同一時間。

鴻蒙神府,上神殿。

譚雲愁眉不展道:「師尊,尉遲家族大供奉乃是三等永恆境的天尊,究竟是什麼人,才有如此強大的實力,能滅尉遲家族?」

「是啊娘親。」黎詩音附和道。

靈霞上神長嘆一聲,說道:「雲兒、詩音,其實兇手不用猜,我也知道是何人。」

「當年尉遲家族,協助過我滅殺鴻蒙至尊的部下餘孽,現在很顯然,鴻蒙至尊的部下餘孽,經過這麼多萬年的蟄伏,如今實力大增,已成為了我的心腹大患。」

聞言,不明真相的黎詩音,冷若冰霜道:「娘親,鴻蒙至尊十惡不赦死有餘辜,看來他的部下,和他一樣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竟如此報復尉遲家族。」

「是啊!」靈霞上神看著黎詩音、譚雲,叮囑道:「詩音、雲兒,我擔心不久的將來,鴻蒙神界必有一場浩劫。」

「詩音,從今以後,娘不允許你和你哥離開鴻蒙神城一步,以防被兇手惦記。」

「還有雲兒,你今後沒有重要之事,盡量待在擎天軍城,為師擔心兇手得知,為師如此器重你,會對你動手。」

譚雲恭敬道:「徒兒明白。」

「師尊,徒兒決定立即返回擎天軍城閉關修鍊,早日提升實力,為您分憂。」

「好。」靈霞上神話罷又道:「詩音,你去送送雲兒,然後你也閉關吧。」

「好的娘親。」黎詩音應聲后,便和譚雲邁出了大殿,不多時走出了鴻蒙神府,出現在鴻蒙神山之巔。

「詩音留步。」譚雲說道:「你不用送了,快回去閉關修鍊吧。」

「嗯。」黎詩音點了點螓首。

譚雲轉身剛邁出數步,身後突然響起黎詩音之音,「荊雲你等等。」

譚雲轉身的剎那,黎詩音身影一閃便出現在他身前。

旋即,黎詩音接下來的一個舉動,令譚雲愣住了。

卻是,黎詩音突然踮起腳尖,蜻蜓點水般吻了一下譚雲臉頰,旋即,嬌艷欲滴逃一般的進入了鴻蒙神府,只留下一道蘊含著忐忑、深情之音,縈繞於譚雲耳旁久久不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